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4

       王一博知道肖战是去帮他报仇的,可还是嘴硬道,“打架都不会。”

  心里堵着的都是关心,出口就是一把刀子,不把人扎出血来就不舒服一样。

  肖战没说话,小孩把饭煮得又干又硬,水加的压根不够,可他就着那一盘青椒炒蛋愣是多吃了一碗饭。

  王一博看他不说话,尴尬得转移话题,问,“好吃吗?”

  “好吃,今天作业写了吗?”

  他想回床上躺一躺,在派出所的时候有医生给他查了,都是皮外伤,他不太禁打,得疼上好几天。

  “今天……”他想说今天是周五,明后天休息,不着急写,可这话就跟他第一次炒出来的菜一样难以出口,“今天我会快点写。”

  肖战心里稍微安生了一点,吃完要去洗碗被小孩拦下了。

  “我去洗,你去歇着吧。”

  愣了一下,脸上的宝宝肉还没长开的小孩子突然懂得关心他了,他还有点不太适应,但他记得早死的妈妈和他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或许这份穷是刻在了骨子里吧。

  “洗完去做作业。”

  他扔下这么一句话就扶着墙回了卧室,王一博才敢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全是油的盘子里挤洗洁精,今天他油倒多了,肖战肯定吃出来了。

  王一博长大之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哭,理解了一个“难”字,还有一个“无力”。

  肖战晚上没端牛奶过来,他想着去给肖战端一杯,蹑手蹑脚地出了卧室拉开冰箱门,里面那个2L的牛奶盒用尺子打好了刻度线,他拿出来摇了摇,应该只剩一杯了。

  想也没想就开火热,他迟疑地把整个牛奶盒放进锅,感觉不太对,又拿出来,回到卧室偷着用座机给班主任打电话。

  班主任显然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晚给他打电话就是为了问牛奶怎么热,他教给小孩要隔水加热,王一博下意识咬着手指问什么是隔水加热,班主任说就是先把水煮开了,把奶倒杯子里,连着杯子一起泡在水里热。

  王一博也不知道要用什么容器煮水,干脆想了个好办法,他去厕所接了点热水,也勉强把奶捂热了。

  握着这杯来之不易的热牛奶,王一博推开肖战卧室的门,里面的人正哆嗦着换衣服,看样子是要出门。

  “你要去哪儿,你都这样了。”

  肖战被突然摸进门来的小孩吓了一跳,后腰的伤装在床头柜的尖角上,他反手去扶,腰     上    却已经有了一只手,还带着热牛奶的温度。

  享受着小孩的按摩,他叹了口气,“有个兼职,晚上去做。”

  “什么兼职,这么晚去做?”

  “你什么意思?”

  “我……”

  谈话一时陷入僵局,肖战又叹了口气,用手把小孩乱了的刘海梳好,“行了去睡吧,明天给你带早点上来。”

  “真的会回来?”

  小孩奶声低着头自言自语的样子把肖战逗笑了,他把外套穿上,转头问王一博,“你会骑自行车了吗?”

  王一博点头,这东西好学得很,他摔了两下就学会了。

  肖战把门口的鸭舌帽盖在小孩头上,轻松道,“送我去。”

  深夜的风稍微有点凉,肖战坐在后面把外套脱下来披到正努力蹬着脚蹬子的小孩身上。

  面前的黑色T恤透着微微的汗味和油烟味,他都能脑补出小孩子不知道抽油烟机怎么用捂着鼻子嘴巴炒菜的样子,“小啵,今晚是不是还没洗澡?”

  肖战的话总是带着微微上提的尾音,和他的北方口音不一样,带着南方人的温柔玲珑,听得人心痒。

  抓了抓胸口,心里像有跟羽毛在挠,王一博停了车子闻了闻腋下,“还、还不是你洗那么久!”

  肖战笑了笑,小孩子还和十年前没什么变化,这几年也就是长高了,聪明了,可还是不禁逗,多说两句就恼羞成怒,家里的门都不知道修了多少次。

  高中让剃寸头,他觉得圆寸不好看,像从监狱里出来的一样,于是带着小孩去楼下五块钱一次的理发店剪了个板寸,之后再长长,他拿着推子一手包办。

  后脑的头皮湛清,说明发质好,肖战身后摸了两下,让人停车,“把自行车放下吧,我给你打车回去。”

  骑过来也没要多久,王一博也知道心疼钱,不放心地多看了几眼那个又黄又绿的LED招牌,上面写着“绿橙酒吧”四个大字,他还没来过这种地方,但感觉不是什么好人会来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孩子大了不由己,早晚有一天轮到王一博来管着他,“服务生。”

  王一博不懂,一下子就想到tvb电视剧里那些陪酒妹,脱口而出,“哪种服务?”

  肖战瞪了他一眼,他吐吐舌头不再说话,执意要走回去,肖战拦不住,千叮咛万嘱咐叫他注意安全,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也活不成了。

  小孩的脊背挺得直直的,走起路来带着风,肖战想着要不等孩子再上两年高中直接送进军营去练,当了军官也算是熬出头了,退役之后也不担心没饭吃,退休或者转业的,到时候就有的选择了。

  他拼了这么久,就为了给小孩拼一个选择出来,他得让王一博有的选,别像他一样,活着也就是为了活着。

  店里的漫射灯晃得他眼晕,灯红酒绿的生活是好,可就是不适合他,来这儿干兼职也是朋友给介绍的,说比别的酒吧给的多,就是得上夜班,一周上两天,就能给六百。

  他也是第一次来,笨笨地往人群里挤,也不知道谁   摸    了    下   他    的   屁   股,惊慌地转过头去却找不到罪魁祸首。

  “你是新来的?”

  有个穿着深V小西装的男人拽住了他,明明是男人,脸上的粉却比女人抹得还厚,眼影选的紫色,睫毛膏沾到了下眼睑,但没人关注这些。

  深V男瞧着他青涩的样子,惊奇地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该不会是直男误入吧?

  肖战懵懵地点头,“不就是酒吧吗?”

  深V男一脸果真如此的无奈,把他拉了出去,“这里是gay吧,你要是被看上了可轻易出不了这儿了。”

  说话间刚刚还慈父一样劝导他的深V男就被个油腻的胖子搂紧怀里,而男人也换了一张脸一般,惊喜地往胖子的怀里靠,“查查,你来啦,快进去等我~”

  胖子流着口水进去,深V男几乎是在转身的瞬间就露出满脸的嫌恶,从胸口一边掏出来个四方的小包,两人对视一眼,男人尴尬地把小包塞回去,又从另一边拿出一个小包,这次是一次性消毒湿巾。

  酒精的味道弥漫在两人中间,肖战看愣了,问,“你不愿意还做?”

  深V男把用过的湿巾扔进垃圾桶,淡淡道,“给钱啊,摸一把就能有一千。”

  “一千?!”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3)

热度(16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