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2

老父亲心里苦啊

——————————

       “别人的爸爸都不管孩子,你怎么总管我!”

  回到家第一句话就是埋怨让他丢进脸面的肖战,把书包甩到沙发上,脚搭到茶几上,肖战总教他要有点家教,在别人面前他恨不得把自己伪装成贵公子,可在家里他只想和肖战对着干。

  看见那张总是低三下四的笑脸露出无可奈何想骂他又忍住咽下去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暗爽。

  “小啵,不可以。”

  肖战走过来把他的腿搬下去,软软的指腹贴着他的小腿肚,酥麻的感觉自那里流窜到心里,王一博震惊地看着弯着腰的男人,突然恶劣地把腿伸长,害得还扶着他腿的人摔在地上。

  “吃饭吧。”

  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让他顿时失去了恶作剧的兴趣,还说吃饭呢,要不是吃饭他也不至于丢这么大的人,“不吃,我出去吃。”

  肖战愣了一下,问,“和谁去?”

  “同学。”

  其实没人和他一起吃,他瞧不起学校里那些幼稚的人,每天把脏话和女同学挂在嘴边,学着社会上的小混混抽烟打架,他十分想上去和他们说女孩子才不会觉得帅。

  王一博一个人走在步行街上,身边是各种各样的店,捏着口袋里肖战刚给他的五十块钱,愧疚总是在孤身一人的时候不期而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肖战是靠着什么工作来养活他。

  肖战自己扣扣搜搜,对他倒是大方得很,五十块钱够他吃五六顿了,肖战让他请朋友吃饭,就给了他这么多。

  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平时不敢多去的汉堡店,想点两个牛肉汉堡来吃,嘴刚张开就觉得像有人在背后盯着他一样,看了半天菜单还是回到楼下的馄饨店点了一碗大份馄饨,多加香菜。

  馄饨上来肉香四溢,碗面上绿油油一片,他大口大口吞咽着小馄饨,被烫得直吐舌头,因为嚼得太快还咬到了脸颊内侧的肉。

  “操!”

  嘴里短暂地弥漫着血腥气,他就着馄饨汤喝了下去,喝完才想起来他这不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吗?

  回家的时候肖战正在洗衣服,一双手搓得通红,“你傻啊,洗衣机不会用?”

  肖战抿着嘴,洗衣机太费水,先手洗再用洗衣机甩干,可以节省一半的水,上个月马桶漏水,一周漏没了二百块钱的水,他心疼得更不敢多用水了。

  “把这身脱了吧,我一起洗了。”肖战没在意他的恶语相向,反而还来伺候他脱衣服。

  “你、你起开!我自己能脱……”他把人推开跑进了卧室换衣服,换好抱着脏衣服扔进了洗手池。

  “小啵,作业做了没有?”

  肖战把靛蓝色的校服浸进水里,倒了点洗衣粉泡着,转而来催促小孩去写作业。

  本来是要去写了,可被肖战一说他就不想去了,“我这不是去了吗!你怎么这么烦啊,这么爱写作业怎么自己不上大学!”

  话说出口就后悔了,肖战没上大学还不是因为要供他上高中,但要他说一句对不起比登天还难,在看到肖战失落的表情前,他提着书包逃回了房间。

  写完作业他早早上床装睡,避免面对一会儿要来送热牛奶的肖战,他和肖战发过很多次脾气,有时说得太过火了肖战也会回他几句,他说不过就摔门回房间,都是肖战主动和他说话,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们之间的矛盾都是这样解决的。

  门被推开,男人见小孩已经睡了,又端着奶出去,王一博听到了一声叹息,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鼻尖发酸,连眼眶都发热,鼻涕比眼泪先出来。

  他不想让肖战难过的,也想让肖战以他为傲。

  他决定了,这一觉睡醒他就去给肖战道歉,道完歉就去好好上学。

  可惜这个稍微懂事的想法也只是持续了短短的半个晚上,早上醒来看肖战丝毫没在意昨天的事情给他做早餐,酝酿了半天的道歉如鲠在喉。

  “怎么了小啵?”肖战推了推黑框眼镜,眯起眼睛看他。

  “没事,我去上学了。”

  一整天都在逃,这是他过得最狼狈的一天,快进校门之前看见校门口有个吊儿郎当的人站着,旁边跟着个瘦高个,纹了个花臂,他知道曹强有个社会大哥,昨天他害他丢了手机,肯定是在堵他。

  “逃什么,哥,就是他!”手指头快戳到他眼珠上,王一博皱着眉别过头,背着书包往门卫走,希望里面的保安能看到他。

  保安看到了,但没管他,看着他被狠狠揍了一顿,放他进了学校,嘴角被打出了血,他掀起校服下摆擦了一下,进班时班主任没有太大反应,只让他下课去一趟办公室。

  酒精擦在脸上疼得人想流泪,班主任帮他擦了点红药水,“别让你爸担心,他不容易。”

  “谢谢老师……”

  班主任叹气,“回去上课吧。”

  怎么每个人都要叹气,是他做的不够好吗,可是挨打也能算他的错吗,这么想来他还真是窝里横,只知道欺负家里那个软弱的爸爸,到别人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王一博,你真他妈窝囊。

  这样骂完了自己,他心里也没有舒服很多,反而一直在想窝里横的事情,肖战为他放弃了很多,大学、女友、体面的工作机会……

  他不敢承认,是他毁了肖战的未来。

  所以他更愿意叫肖战爸爸,这样肖战为他做的一切都可以因为这样的身份变得理所应当,他也不必背负着罪恶感和压力。

  晚上回到家,肖战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吃了一惊,拉着他坐下,从茶几底下拿出小药箱来给他重新消毒上药,一边擦药水一边抱怨,“你们校医院的医生怎么回事,还没有我专业。”

  王一博忍着痛,“是班主任帮我擦的。”

  “有没有好好说谢谢?”肖战心疼地凑近吹了吹。

  王一博因为这个动作心如擂鼓,他发现,他的爸爸还有点好看。

  “我去写作业了!”

  说完又逃走了,肖战皱着眉头让他慢点,自己换好衣服出门了。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7)

热度(19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