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42

       小腹左右两侧被贴上电极片的时候肖战不禁咽了下口水,周围有不少围观他的人,大部分是因为他的颜值来的。

  人们看着这一老一少,想着也许是被家里的女人骂出来体验的,谁都想不到这是一场残酷的审讯。

  “一级。”

  医生调节好电流,肖战只觉得肚子隐隐的不舒服,不静下心来就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上调。”王爸直接下命令,医生迟疑了片刻还是往上挑了一级。

  疼痛还是很轻微,但他不敢怠慢,王爸带他来一定不止是单纯的想要他体验一次生孩子。

  “感觉怎么样?”

  “还行。”他怎么也无法形容王爸的那双眼睛,像猎食的鹰,他不敢看,也不敢不看。

  “上调。”

  肖战现在只想多喝点热水,医生告诉他这差不多是女性轻微的生理痛,王爸还是那副样子,这次没等他适应直接要求继续上调。

  在四级的疼痛中他想起了一件事,王一博曾经咬过他一次。

  那天他们去食堂吃饭,结果看到一个同事手背上有个小牙印,他们问是怎么弄的,同事说是女朋友盖的章。

  回家之后王一博一直蠢蠢欲动,也想咬他一口,最后他拗不过把胳膊伸出来给人咬。王一博自然是没怎么使劲,就像现在的四级疼痛,只不过他觉得有五十个王一博咬在他肚子上一样。

  “再调。”

  他想伸手抓住王爸说让他缓缓,突然加重的痛感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死死地握着病床的栏杆,十个脚趾挨个磕在桌脚上不过如此。

  见人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王爸开始了他的讯问,“你为什么喜欢他?”

  肖战万万没想到王爸打的这个主意,他全身都调动起来去忍受疼痛,压根没有脑子去编谎话,“第一次见就喜欢他!他可爱!好看!不知道了!喜欢他!”

  “调。”

  小时候他喜欢吃冰的,有次带着肖朗偷吃了六盒冰激凌,两个人在厕所对着拉了一整晚,肚子痛到了转天早上,最后实在受不了才去找他妈妈说实话,被紧急送到了医院,这才保住了两个人的胃。

  “说,你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企图,你要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坦白,坦什么白,什么坦白,肖战摇着头,面色狰狞,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没有企图!我爱他!想和他过一辈子!得到他的心!人也要!”

  说话成不了句,输出只能靠吼,爷俩的对话引来更多看热闹的人。

  “再调。”

  肖战想起他为王一博打架的那次,对方是个小混混,叫了几个小兄弟,学着港片拿了棒球棍把他包夹在小巷,紧接着就是一桶乱打,那次他受了不少伤,差点残了一只手。

  王爸直接动手拽住他的衣领,怒吼声几乎响彻整层楼,“告诉我!他的生日!爱吃不爱吃的东西!三个坏习惯!三个优点!如果不知道就喊停!我会马上停止!”    

  肖战疼得想一拳锤在王爸的脸上,但他还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和理智,还记得眼前的人是他的未来岳父,“生日!八月五号!爱吃香菜啊——不爱吃——不爱吃胡萝卜——啊——什么啊还说什么啊——”

  “我再重复一遍!如果不知道就喊停!我会马上停下!你也不会受苦!”

  “不……不能停!你说啊,说什么啊!”肖战觉得这份痛觉正在影响他的记忆力。

  “三个坏习惯!三个优点!”

  近乎咆哮的声音就在耳边,肖战脑子混乱地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像电视上演的特种兵电视剧。

  “三个……坏习惯……”他痛得冷汗直流,“啃手!啃手肯定算!还有!还有!还有喜欢逃避!等等啊!啊——大包大揽!大包大揽!”

  “三个优点!工作能力强!体贴周到!从不放弃!”

  王爸耐心地听完肖战的答案,毫不留情地让医生加到了八级。

  “啊——救命啊——妈——”

  眼角甚至已经痛出了眼泪,如果说七级的他还能被动防御,八级的他只能躺平任打任骂,他的肚子就是电锯的家,一家三口还有老爸老妈。

  王爸的语气忽然放平,柔声问,“还能坚持吗,实在不行可以放弃。”

  “你他啊——别废话!老子不放!有招使出来啊!”语言系统已经不受控制,他现在几乎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至于说了些什么他也记不得了。

  “你说何必呢,他有什么好的,腿受过伤,也没什么本事,你想想他哪次不是在你的帮助下才做出成绩的,他自己一事无成的,只能依靠你,烂泥扶不上墙。”王爸开始故意说些刺激性的语句,引导肖战屈服。

  “你放屁!他很厉害!仙人板板——他很厉害!很厉害!啊——你连你儿子有多优秀都不知道!你不配!啊——你王八蛋!救命啊——”

  在肖战不知道的角落里放着一台微型摄像机,王爸全程录音录像。

  对着医生做了个“九”的手势,王爸继续诱导。

  “你说的对,但你真的了解他吗,他其实喜欢吃胡萝卜,不喜欢的是香菜,也从来没有啃手的习惯,你对他的记忆因为物理疼痛就混乱了吗?”

  “你胡说八道!靠啊——他、他最喜欢吃香菜!不爱吃胡萝卜!肯定喜欢啃手!肯定!”捧着栗子的手好像就出现在眼前,他忽然生出一副人之将死的悲壮,颤抖着手抓着臆想出来的幻象流眼泪。

  “十级了。”旁边的医生都有点看不过去了,能挑战到十级的人太少了,很多人到了八九级打了退堂鼓。

  “你还记得自己喜欢谁吗?名字叫什么?”王爸刻意放缓语速拉长疼痛时间。

  在十级疼痛下,肖战的记忆和精神全都在经历难以忍受的折磨,他的语速放得越慢肖战就会越狂躁和崩溃,语言系统也濒临紊乱。当年他参加虐俘训练时远比这要痛苦,但肖战是普通人,分娩痛已经足够了,他相信,在这种剧烈疼痛之下还在坚持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王一博!我喜欢王一博!比谁都喜欢王一博!”

  疼痛又持续了十几秒,王爸终于叫停,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到了天堂,扭过头问医生,“我孩子呢?”

  医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让他清醒一点,好好休息。

  王爸跟没事人一样在旁边摆弄着什么东西,他撑着床坐起来,枕头已经被他汗湿了,贴身的衣物也全都是汗。

  医生让他再坐一会儿,恢复了体力再走,和王爸聊起了天,“这是你女婿啊?”

  王爸瞅了他一眼,好像很不情愿似的承认,“算是吧。”

  肖战却直接没出息地哭了,这是他痛苦的回报,他的痛苦都内有白费,原来一个人高兴极了的时候真的会哭出声,抽抽搭搭的样子惹来王爸的一阵嫌弃。

  “能走了吗?”

  王爸把人扶起来,肖战忍着痛走了两步,最后还是坐回了床上,看着角落里的轮椅若有所思。

  听见门铃王一博举着遥控器去开门,谁知道门一打开就看见瘫在轮椅上奄奄一息的肖战,他吓得赶紧把人推进来,“爸,爸你怎么他了,他怎么这样了,你们不会出车祸了吧,他还能好吗,功能都齐全吧,爸你说话啊!”

  王爸看见自己没出息地儿子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无奈,“放心吧,没什么事儿,多休息就好了。”

  最后王一博还是埋怨地看了他爸一眼,麻利地把人推回了自己房间。

  “肖战你没事吧?”

  王一博试着碰了碰肖战的肩膀,换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一一一一博,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现在说话还像踩了电门一样,两个人努力了很久,他终于从轮椅转移到了床上,手还习惯性地搭到小腹上揉。

  王一博只觉得场面实在太过诡异,此刻肖战身上笼罩着一团母性的光辉,尤其是嘴角那抹慈祥的笑。

  “一博……叔叔到底是做什么的……”他有点绝望,像是死而复生。

  王一博吞吞吐吐地说,“……他以前是特种兵。”

  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也不是很难接受,“现在呢?”

  “退役之后在市局做预审。”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他!千年小白兔遇上万年老狐狸,就是修炼出九条兔尾巴也没人家一条长啊!

  “你们到底去做什么了?”

  肖战眼神迷离地看着王一博,怎么看怎么觉得帅,他抱起一团空气放到王一博怀里,说,“宝贝,我给你生了一个宝宝……我们叫他肖一吧……”

  王一博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是猜到了他们一上午去做了什么,配合着他接过空气宝宝,还煞有介事地轻轻拍了几下,俯身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肖战,我永远爱你。”

  有滴水落到头上,肖战伸手去摸,被人拦下紧紧扣住。

  “别哭啊,你要是觉得他丑,我再去给你生一个。”

  “傻子,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满脸泪的人却破涕为笑。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2)

热度(12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