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6

非典型游戏人生

小氪肝帝技术流啵x土豪冲级黑洞赞

一款名叫【公主们的祖安之家】的养成游戏横空出世,提前拿到测试名额的王一博为了安娜公主奋战一年半之久终于成为应援位第一,却突然被一位叫“Sean1005”的用户挤到第二,自此小王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注:文中出现的祖安语录绝大部分来源于网络!

————————————————————

        晚上回到家,王一博洗完澡坐在电竞椅上越想越不对,肖战出差不奇怪,但同一时间段李英实也出差这就有点奇怪了,加上他刚刚接到李英实的电话说留宿朋友家不回来了,难道……


  他马上拿起手机给肖战发消息,尽管他们才刚刚告别。


  ——

  王一博:能麻烦你能下来一趟吗,厨房的水管好像真的有问题。

  厨房的水管有没有问题他不知道,但他觉得肖战和李英实之间一定有问题。

  肖战:现在吗?我在外面。

  王一博:你刚刚不是回家了吗?

  肖战:嗯,又出来了。

  王一博:这么晚?

  肖战:房客先生,你管的有点宽哦?

  王一博:屁!谁管你,我自己修!

  肖战:那好吧,晚安。

  ——


  晚安个屁!王一博直接把手机扔到床上,自从肖战把他从第一名挤下去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而且自己几乎每天都在生闷气,为什么肖战就可以潇潇洒洒,他就要在家里郁郁寡欢。


  他也要出去玩转换一下心情。


  王一博翻着自己的通讯录,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大半夜带他去玩,更何况他不善交际,朋友就那么几个,翻来翻去还是给李英实发消息。


  ——

  王一博:你在哪儿?

  李英实:在酒吧呢哥。

  王一博:人多吗?带我一起?

  李英实:我和老板他们一起来的,但是我不会跳舞,现在自己坐在吧台,你过来吗?

  王一博:哪个酒吧?

  李英实:[位置]

  ——


  其实他没去过酒吧,也不知道酒吧里有哪些弯弯绕绕,就是想找个地方玩一玩,排解一下心中的不悦。


  王一博挑了一身看上去适合跳舞的衣服,自从毕业就再也没跳过舞,当年他在毕业晚会上表演时发生了意外伤到了膝盖,这才转行做主播维持生计,所幸他还算有天赋,总体来说吃喝不愁。


  毕业也过去了几年,偶尔跳一跳应该也没事。


  他刚刚踏进酒吧就被舞池中央散射着蓝绿色灯光的灯球晃了眼,离开舞台太久,他几乎都要忘了这些五彩斑斓的灯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哥——”李英实坐在吧台冲门口左顾右盼的王一博招手,他大声的呼喊也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王一博躲开不断往他身上贴的女人坐到李英实旁边的座位,嫌弃地闻了闻自己的袖子,刚刚有个女人把劣质的香水蹭到了他的衣服上,刺鼻又难闻。


  “你们老板什么品味,有钱人还来这种地方?”王一博拒绝了来给他点单的服务生,只是在自助点单机上刷了两瓶果酒,他似乎总是能无师自通地适应这些玩乐的事情。


  “不是我们老板要来,是这么回事,我平时说的老板其实不是我们真正的老板,我们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我们老板他哥哥,虽然说起来我牙酸,但是橘色云好像就是他哥哥随便开的,后来就交给我们老板做,这次是他哥哥在这里谈生意,明天要一起去出差,就顺便把我带着了。”


  王一博似懂非懂,“真好啊有钱人,随手就开一家公司,所以你现在被人家扔了?”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我可不想窃听人家的商业机密,不是有句老话吗,知道的太多不好。”李英实捧着果酒喝了几口,他在这里独自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一个女孩来搭讪,再加上老板们都去谈生意了,他和其他部门的同事也不熟,只能坐在这儿发呆。


  舞池的正前方有个小舞台,不知道请的是哪支地下乐队,也和台下的人们一起狂舞。


  李英实看了一眼王一博,问道,“哥你要去看看吗,我记得你以前学跳舞来着?”


  “嗯……”提起舞蹈,王一博眼睛亮了一下,语气却低沉了许多,“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你去试试呗,你的话肯定吊打那群妖魔鬼怪。”李英实不知道王一博受伤的事情,他回国找室友的时候王一博刚好毕业,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王一博随便提过一嘴,但没细说。


  王一博摸了摸自己的膝盖,最终还是冲着小舞台走了过去。

  

  

  肖战觉得自己的脑仁都要被震裂了,他绝对是吃饱了撑的才信了肖朗的鬼话来找这里的酒吧老板谈年会供酒的事。


  “你就是想来玩吧?”肖战左右都坐着浓妆艳抹的女人,只要不过火他都没太阻拦,毕竟生意已经开始谈了,不能驳了酒吧老板的面子。


  肖朗坦诚地点头,“自从我接管你为了你的小主播开的破公司之后,每天兢兢业业帮你打理,也没有时间出来玩,不过哥,你这一身西装在酒吧里那可是唐僧的袈裟啊,最近禁欲风很流行的。”


  “少喝点,明天还要出差,你自己喝懵了把合作谈崩可别怪我。”


  橘色云这个名字的由来很简单,无非就是他坐在车里等红灯时无意中一瞥,目光刚好落在从网吧出来的王一博身上,那时候是傍晚,晚霞把仅剩的几朵云染成了橘色。


  他喜欢上王一博远比王一博认识他还要早。


  网吧老板告诉他王一博常住网吧,大学毕业之后没有去找工作每天打游戏,靠着网吧举办的各种小比赛的奖金生活。


  “他找不到工作吗?”肖战盘算着在自己公司找个什么职位安置王一博。


  网吧老板摇了摇头,“他不肯去,他来的那天左腿打着石膏,后来熟了之后我也问过他,这小子就是不肯说,人家不说我也懒得问,他在我这里打比赛我也赚钱。”


  肖战给了老板一张卡,“他要是买什么吃的用的都给他最好的,健康一点,他喜欢打游戏吗?”


  “谈不上喜欢,”老板半信半疑地接过卡,试着刷了一下,看到屏幕上的刷卡成功才放心地点了支烟继续说,“但是技术不错,要不是年龄到了我就建议他去青训队,可惜了。”


  半个月后他拿了张名片过来,“老板,你帮我个忙。”


  “肖总来啦,肖总别见外嘛,您说,我有能力肯定帮!”多亏了王一博,连网吧老板也收到不少肖战的好处。


  肖战把名片塞到老板手里,“想办法让他在这个平台做主播。”


  名片是他加急印出来的——Lemon Never Dies直播平台,简称LND。


  老板的眉头皱起来,戴上眼镜仔细看名片上的字,“这个外文什么意思?之前没听说过。”


  肖战赶时间来不及解释,“反正你就让他在这个平台直播就好,他要是不肯你就说有钱赚。”


  老板晚上把名片印了好几百份,每个来酒吧的人都发了一张,尤其是王一博,他又旁敲侧击了不少次才让王一博拍了张照片认证主播。


  LND是橘色云旗下的直播平台却比橘色云更火,很少有人知道这两者同宗同门,就连李英实也没把两个东西联系到一起过。

  

  

  肖战把身旁的女人推开,看着左拥右抱的肖朗满眼嫌弃,“我先走了,刚才一博让我过去一趟。”


  肖朗不屑地“切”了一声,“怎么,他让你去陪睡?”


  “不,修水管。”肖战把外套穿上,绕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各种酒瓶走出包厢。


  肖朗看着他哥的背影直摇头,“啧啧啧……霸道总裁为爱变超级玛丽,爱情真伟大,来宝贝儿再喝一杯,叫什么来着……”


  酒吧已经到了最嗨的时段,用群魔乱舞来形容不为过,只不过今天有点特别,一酒吧的人都往小舞台挤,肖战随便抓了个人问情况。


  “听说有个小帅哥在跳舞,诶?你也挺帅的,有没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女人穿着红色的紧身衬衫和黑色包臀裙,让肖战的一身西装显得不那么突兀。


  “不好意思,没兴趣。”


  走到门口的时候人群忽然又骚动起来,看来是小帅哥结束一曲人群在欢呼,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大家喊的那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


  “YIBO!YIBO!YIBO……”


  他扒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挤进去,果然看到王一博在台上跳舞,旁边还有两个人似乎是在斗舞,很快便败下阵来,只剩王一博跟着音乐的鼓点独舞,表情嚣张得不行,还冲着刚刚被battle下台的舞者勾手指挑衅。


  肖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王一博,即便是参加比赛刚枪逆转败局的时候他也只是歪嘴角笑一下,但粉丝们好像格外喜欢他不苟言笑的样子,粉丝量不降反增。


  “YIBO!YIBO!”


  肖战也跟着人群喊了几声,之后找了个能看见王一博的座位等着,拿出手机又拍了几张照片,准备洗出来替换桌子上那张满脸不情愿的证件照。


  在王一博的大学时期,他觉得自己就是为舞台而生的,他在舞台上的时候能忘记一切,只用思考结束时该摆出什么表情才能让台下的女生们为他尖叫。  


  “一博……你不能再跳舞了……”王一博在小舞台上跳着跳着就陷入了回忆,他想起自己在医院的时候他妈妈连哭花了的眼妆都没擦干净就低着头在他的病床边低声啜泣。

  

  

  “咚”的一声,他的膝盖磕在舞台上,疼痛绝不比毕业那天少,“嘶……”


  下一秒他身子一歪便倒在台上,捂着膝盖不知如何是好。


  “一博!王一博!”肖战冲进人群,把凑热闹的人全都推开,心慌得不得了,把人抱到怀里的时候他连手都是抖的,“一博你怎么了?老板呢,叫你们老板过来!”


  “肖战?”王一博痛得嘴唇发白,“你怎么在这儿啊?”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庆幸这个时候有人在他身边。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0)

热度(33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