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萌鬼缠身 20

最近好像见鬼了

洗澡的时候镜子上突然有字

早上起来发现冰箱里的东西被动过

买的零食经常少一包

我要找个法师做法吗?

————————————————

457L

小夏这个车翻的猝不及防。


45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到底不还是怪你们把他搞晕了。


459L

这是混战啊,要不两位阿姨比一比谁更会骂吧!


460L 豪宅的有钱房主

你们不要提这么危险的建议。

阿姨脸色那叫一个铁青,跟我爸一张红脸对比,一个关公,一个观音。

我和耶啵没那么紧张了,倒是小夏,连筷子都拿不稳,还是我俩一左一右帮他把菜夹到碗里。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但总觉得他更可怜一点。

我给我爸倒了杯酒,说:爸,我敬你。

我爸抱着胳膊闭着眼,吹了一下他的胡子,说:两个人回来一个人敬酒?

耶啵赶紧也倒了一杯举起里,说:叔叔,我也敬您。

我爸肯定就是傲娇,不就是想让小辈给他敬杯酒嘛。

我爸指着耶啵问:你叫什么?

耶啵:xxx……

我爸:酒量怎么样?

耶啵:没醉过,不太清楚……

我爸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耶啵:之前有一个遗产纠纷的案子,是战哥帮我解决的。

哪里来的遗产?????

我爸:所以你就对他意图不轨?

耶啵:嗯……不是不是!没有意图不轨!是一见钟情!

还有点脸红,我爸的问题都太尖锐了。

我:哎呀爸,你这是问什么呢。

我爸:你闭嘴,这小子拐走了我儿子我不能问?

我:行行行,你问。

我怎么没看他以前对我这么上心?

我爸:战战是我和他妈妈的心头肉。

心头肉?我怕不是你们心头的猪头肉。

还有,战战这个称呼,就连我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都没听他叫过。

耶啵:我也最爱战哥!

我爸:战战小时候很喜欢和他妈妈一起玩。

这倒是,因为我爸拒绝带我一起玩。

耶啵:我也很喜欢和战哥在一起的!

我爸:你个大男人怎么总爱和姑……不是,跟他黏在一起呢?

姑什么?

说清楚。

还有,我爸也太过分了,也太咄咄逼人了。

我把小夏拉到厕所让他帮耶啵说两句。

小夏:为什么又是我?

我:这里还有别人吗?

小夏: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啊!

我:我这火烧眉毛了,后面我们也帮你说说。

小夏:行了赶紧出去吧,一会儿咱俩也说不清了。

也不知道短短五分钟发生了什么,我爸和耶啵已经开始拼酒了,我妈和阿姨在旁边拉也拉不住,我过去把耶啵的酒杯夺过来。

我:爸你干什么啊!

我爸:翅膀硬了帮外人说话?

我:他不是外人!是我男朋友!还有啊,我回来就是和你们谈结婚的事情的。

小夏:叔叔……你是不是误会了,那个……阿战他……才是在上面的那个……

原来我爸是觉得我是在下面的吗?!

虽说耶啵在外人面前是很沉稳。

但也不至于吧?

我:没错!爸你……啊——你踹我干嘛!

我爸:你个混蛋,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畜生,把人家好好的孩子拐走了,你怎么净干不是人的事情呢?

骂到一半他突然停了,喝了口酒,继续骂: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儿子。

然后拉着耶啵坐到他旁边,说:来孩子,吃这个鸡翅,你阿姨做的鸡翅好吃,多吃点,红烧肉也多吃点,看你这么瘦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肯定饿着你了,我……

我:爸?!

我爸冷漠地看着我,全身都在用力地对我说:滚。

这差距,到底谁是亲儿子。

我爸:小博啊,刚才他说结婚,你同意吗,你家里人同意吗,可以接受他吗?

????????

我在我爸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一不抽烟,二不常喝酒,三不乱 交,怎么就不能被接受了?

耶啵:接受接受!

没想到我爸听了耶啵的话之后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骂我:你看看孩子人多好!你禽兽不如!

我??????

人家接受我我也有错?????

没天理啊。


46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像一个比赛的奖品一样,谁吵赢谁拿走。


462L

叔叔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63L

禽兽,你把耶啵锁在家里还不给饭吃!


464L

叔叔都看出你禽兽的本质了。


465L 豪宅的有钱房主

算了,他们喜欢耶啵也是好事。

我和耶啵就算渡劫成功了,再来说说小夏,他可没那么容易了。

我偷偷联系了委托人,给他我家地址。

我:你快点过来,小夏不小心出轨了

委托人:和谁?

我: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啊,被他妈妈抓到了!

委托人:……好,我现在过来。

我:你快一点啊,现在形势有点控制不住,他妈妈年轻的时候练过武术!

委托人:……马上到。

他怎么这么不着急。

该不会是个不想负责到底的渣男吧?!

早知道我应该帮小夏把把关的。

唉,我早该想到我这种绝世好男人世界上还是少有的。

自从这顿午饭开始,阿姨就没说一句话,准确的说是小夏睡梦中出柜以后就没说过话,气压很低我们也不敢提。

我爸妈大概是对耶啵的喜爱超过了我,一直给耶啵夹菜聊天。

我低声问小夏:你不准备和阿姨说点什么吗?

小夏:怎么说?我倒是想说,你看看我妈那个脸色,我怕她弄死我啊,还有,她怎么会来你家吃饭,哦我懂了,刚刚你还说要把我妈叫来,是不是你?

我:你这么好的推理能力怎么不来和我做律师呢?!真的不是我,巧合而已。

小夏:算了,现在怪别人也没用了,怪就怪我话说到一半睡着了。

……这还真不能怪他,可怜的小夏。

作为这个饭局上唯一还能够帮助小夏的人,我决定主动出击为小夏谋求一线生机。

我:阿姨,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阿姨:你妈妈说老肖有可能打你,让我拦着点。

我:哈哈哈……多吃多吃哈……

半个小时过去了。

委托人怎么还不来,我记得他的公司离我家不远的。

他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

我又给他发消息:你动作也太慢了吧?你的玛莎拉蒂是纸糊的吗?!

委托人:马上到,帮我看住他们两个。

两个?说的应该是小夏和阿姨吧?

就算他们真的打起来了,我拉谁都不合适啊。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快一点,箭在弦上了。

委托人:……当着家人的面都要吗?

我:?你在说什么,别废话,本来阿姨就对小夏的职业不满意,现在更是在火山喷发的边缘。

委托人:好,到楼下了,你来开一下门吧。

委托人的眼圈怎么红了?

我:你该不会……哭过了吧?

委托人:没有,工作太忙了,还没睡。

我:完了,本来指望着有一个脑子正常的,现在也不清醒了。

委托人:好了,我先进去?

我:对对对,先进来。

把人领进来之后几双眼睛都盯在我身上,尤其是小夏,满眼的威胁。

唉,别怪哥哥,早晚的事情。

我招呼委托人坐下,但他不坐,一个人站在小夏旁边打开他的公文包。

他要干什么?

一堆红红绿绿白白的小本子大本子。

委托人:房产证、营业执照、驾驶证、银行卡……

他还在往外掏,我赶紧制止他,万一阿姨以为他来炫富就遭了。

我按住他的手,说:大可不必大可不必,你坐下好好说。

他把我甩开,突然就跪下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盒,真的好闪一圈的钻,对着小夏说:和我结婚吧,你之前怎么样我全都不在意,不管那个人是谁,你再考虑一下我,我……

小夏:你先……我妈还在这儿……但是你在说什么?哪个人?

委托人的眼神一直在阿姨和小夏之间徘徊,试探地问:你……你不是……我给你看。

我瞥了一眼,是我们俩的聊天记录。

我们也没聊什么啊,为什么小夏暴起殴打我???

我护住头说:打是打,我做错了什么啊?!

小夏把手机怼到我脸上骂:你看看你说了什么!你的手是被强力胶粘上刚甩开得了异己手综合征吗?!

我看了看。

妈妈。

我想说的是出柜啊!

手癌害死人!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6)

热度(33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