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佩托湖与星空

OE预警,3.6k短打一发完

高仿梵高赞×吟游诗人啵

——————————————————

        “滚。”

  虽说遭遇拒绝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但王一博还是有点沮丧,他不明白为什么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他的朋友们都把他拒之门外,甚至连线上的消息也不回复。

  就像今天这样,登门去找,换了一个滚字。

  他实在是想不出做错了什么,扭头问跟在身旁的肖战,“战哥,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啊。”站在旁边的肖战也不明白,脸上写满了疑惑,但没多久他的目光就被旁边甜品店里的面包吸引过去了,伸手拽了拽前面人的衣角,意思是想吃。

  算了,肖战开心最重要。王一博牵着他进了面包店,本来还想找些什么遮住两个人紧紧扣住的手,但他发现今天不太一样,终于没有人再向他们投来看珍惜动物一样的眼神了,他们难得轻松。

  他们一起挑了四款小面包,一款有小草莓的,一款缀着几颗蓝莓的,一款夹着小烤肠的,还有一款上面挤了新鲜的奶油,要即时吃,不然奶油沾到袋子上就不好了。

  但肖战非要回家吃,“在外面吃影响你帅气的形象啊老王。”

  想想也是,他找店员要了个包装盒,盖子上印着一只小兔子,他指着盒子凑到肖战耳边偷偷问,“战哥,你看它像不像你?”

  他的声音好像太大了,店员抬头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肖战也呲牙红着脸警告他,他笑得甜蜜,接过打包好的小面包拉着人回家。

  路上遇到了红灯,他牵着人谨慎地挪到了斑马线外等着,一辆又一辆的私家车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没人在乎沧海中的两颗粟米,他们时常这样,只做两个平凡人,游走人世间,没人知道他们,也没人注意他们。

  一对同性恋人,要遭受的非议有时要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有的人拼尽一生想要出人头地,最后用一切来换一个爱人的资格,有的人不管不顾,不论艰难困苦也要修得同船一渡。

  王一博和肖战属于后者,同在一艘船上还不够,偏要在船上牵手、接吻,昭告天下:他们是知心爱人。

  一个带着无所畏惧的冲劲,一个装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在一起十一年,从出租屋搬到自己设计装修的公寓,从39一件的纯色打底T恤衫到高订西装和常服。

  “战哥,你怎么不吃?”王一博舔掉嘴角的奶油,把另一个奶油面包推到肖战面前,他已经吃了三个,肖战还一个都没有动。

  “还不饿,先放在冰箱。”

  王一博最近发现了一件事,肖战不爱吃东西了。这是件不太寻常的事情,以前每周肖战都会催着他去逛超市,把家里已经吃得差不多的零食全都买好重新储备上,可最近连正经饭都不怎么吃了。

  “不行战哥,你最近没怎么吃东西,必须吃!”

  三个月前肖战的胃病又犯了,痛得脸色煞白,路都走不动了,他吓得叫来了救护车,连夜把人送去了医院。肖战的胃病总像是一颗炸弹,总会在他们平静的生活里带来点紧张和刺激。

  医生说还好送得及时,连夜做了手术,让他接回家养着了,就是这三个月,他和肖战每天窝在家里,除了出门采购食材几乎是足不出户的,肖战需要休息,他就照着菜谱学做菜,一开始难以下咽,现在也能做些简单的饭菜了。

  这三个月之后,他的朋友们就开始排斥他了。

  “崽崽~”肖战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使出他的最后一招,“我真的不饿,而且我的胃还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那你快进去休息。”胃这个字已经成了王一博的心病,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与肖战本人齐平,他是打定主意要照顾好肖战的饮食起居,不让他再犯胃病。

  “你不陪我一起?”一双眼睛清澈无比,就像当年他们约好要白头偕老时一样让他无法拒绝。

  “好,一起。”他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献给肖战了,连同自己的那颗心也是,肖战让他做什么他就会立马去做,有时候他自己都会感到惊讶,这份独一无二的热忱,他居然保持了整整十一年。

  床垫并不是很软,对腰椎好一点,肖战的腰也不是很好,坐久站久都会痛,有时连贴膏药也不管事,王一博就坐在床边给他按摩,一直到他睡着,王一博也趴在旁边睡着了。

  每天都会躺的床,今天好像有点特别的思想。

  王一博躺在肖战旁边,忽然想起了他们初见时候的场景。

  流浪艺术家简陋画廊里的高仿梵高,蓝色佩托湖烈烈夕阳下的吟游诗人,哪一点说出来都是浪漫,他从未去过加拿大,但他却能把它写进诗里,这就是诗人的魔力。

  肖战似乎对他的诗很感兴趣,不同追问着佩托湖的样子,可惜他也不知道。

  “带我去看看冰原公路尽头的佩托湖,我还你一颗多米尼加蓝珀。”

  这是肖战的原话。

  王一博总听人说,艺术是孤独的,当他和高仿梵高遇见的时候,艺术就变成了几何叠加,两种色彩不停地互相覆盖,又不停地创造着新的色彩。

  “我不要多米尼加蓝珀,我要你的星空。”

  十一年过去了,他们到底是没有坐上去加拿大的飞机,也没有时间临摹上一副《星空》。

  “战哥,我们在一起十一年了啊。”王一博把胳膊交叉枕在脑后,眼前是一片光秃秃的天花板。

  “对啊狗崽崽,没想到你还很长情。”肖战总是爱开他的玩笑,尤其是情感方面。

  “诗人都是长情的。”他很久没有再自称诗人,很久没有动笔写诗,一旦掉入了高仿梵高的陷阱,他就再也写不出比他的爱情更美的诗了。

  肖战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胳膊枕在脑后,如果有一个上帝视角,这两个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如换个场景,十八世纪末的美国,西部广袤的土地,靠在栅栏上小憩的柯尔特左轮手枪。

  “为什么当时你要写佩托湖啊?”

  这个问题他听了无数遍了,也解释了无数遍,但今天他想出了不一样的答案,他说,“为了配得上斯赫弗宁恩海景。”

  “诶王一博,你突然又有了诗性,”肖战爱梵高,那是他对艺术的至高向往,“也许是你与世俗过于格格不入了,你的朋友才忽然变了样子。”

  “屁嘞,我早就落入凡尘了。”王一博翻了个身侧躺着看肖战好看的眉眼,他的爱人是他倾尽一生都读不懂的诗,他觉得不懂就很好,人生难得糊涂。

  很久没有过动静的手机忽然作响,来电铃声是肖战的歌,他接起来问,哪位?

  哦,是小宁啊,你要过来?好吧。

  他把电话挂掉冲着肖战无奈地摊手,小宁是他的妹妹,虽然他乐得清净,但他还是希望有个人可以来解释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让肖战坐在摇椅上看着他收拾,总是时不时地从不知道哪个房间窜出来和摇椅上的人对视,然后狂笑,笑到肚子疼,趴在地上打滚,这是他们十一年的心照不宣。

  “一博,快去开门!”肖战听到门铃的声响了,高声呼唤王一博。

  “好——”

  小宁进门的时候也带着不情愿,手里提着不少蔬菜水果,当她发现家里真如其他人说的一样井井有条,甚至是过得不错的时候,她有些生气,十一年的感情,说忘就忘了吗?一点也不难过吗?

  刚想发作,就听见王一博先骂了她,“你这孩子,越来越没有礼貌了,见了你战哥都不喊人。”

  “见了我战……”小宁抬头楞楞地盯着王一博,又问了一句,“他在哪儿?”

  王一博指着空荡荡的摇椅说,就在那儿啊。

  小宁一步一步挪到了摇椅面前,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试探着问候,“……肖战哥?”

  “这才对嘛,”王一博想起了他想问的事情,“最近我的朋友都讨厌我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没有回答问题,小宁继续追问他,“你这三个月都是和肖战哥在一起?”

  她明白了,他哥是忘记了,忘记了肖战哥胃痛吐血没下的来手术台的那一天,忘记了自己像被抽去灵魂一样昏死过去的夜晚,他哥是把他的一生,连同他最引以为傲的诗,全都献给了肖战。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王一博看着小宁突然的眼泪手足无措,“你怎么哭了?”

  “没、没事儿!”小宁擦干了眼泪挤出个笑容,“我就是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像你们两个这样的爱情。”

  “你要相信天地之间是有缘分存在的。”王一博摸了摸妹妹的头,想不到这小孩子竟然开始向往爱情了。

  三天之后他的朋友们突然又开始联系他,纷纷道歉,一个作家朋友邀请他去吃饭,他说让多留一个座位,他不放心把肖战一个人留在家里,作家静默了一会儿,他赶忙说不可以就算了,对方也说得焦急,可以的可以的,欢迎!

  “战哥,今天我们出去吃饭,那些很油很辣的东西你记得不要吃。”最近他愈发把肖战宠得像个小孩子了,他不怕麻烦,至少这三个月里肖战的胃病没有复发。

  “好啦狗崽崽,你可真唠叨。”肖战拉着他的手揶揄他,他也不生气,乐得听这些揶揄。

  朋友们都到齐了,圆桌旁只剩两把相邻的椅子,那是他让作家给他留出来的,他一把,肖战一把。

  大家安静地看着他拉开身旁的椅子,又推了一点回去,看他往旁边的盘子里夹菜,与空气窃窃私语,替身边的空桌椅向大家敬酒,听他说肖战不胜酒力。

  “战哥,这个鱼你可以吃。”他夹了好大一筷子的清蒸鲽鱼举到半空,肖战再不吃东西他就要假装生气了!

  肖战没办法,只能张开嘴接着,王一博这才松了筷子,缓和了表情。

  空座位旁边的朋友沉默着悄悄伸手接住了直直坠下的鱼肉,在王一博看不到的地方用纸包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作家忽然哭了,王一博没懂他在哭什么,他问,“你怎么回事,三十五的大男人在饭桌上哭了。”

  一顿饭吃得何其静默,王一博深感气氛诡异,早早带肖战离了席回家。

  路上他收到了小宁的短信,让他关灯睡觉。

  说来也奇怪,最近他好像格外怕黑,肖战就在旁边陪他也不敢关灯,还好肖战已经习惯了他对黑夜的恐惧。

  小宁一个人走在街头,抬头仰望着自己哥哥所钟爱的夜空,她想起手术那个晚上,本来应该还处于麻醉状态的肖战哥突然醒过来,断断续续说了几个字就永远留在了上面。

  “让他……睡觉……关灯……”

  王一博躺在床上的时候,做足了心理准备,他死死捏着肖战的手,紧张道,“战哥,我关灯了!”

  “嗯,好,我在呢。”

  灯光熄灭的一瞬间,群星闪耀,王一博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高仿梵高的《星空》。

评论(9)

热度(3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