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坚果医院

        海底是什么颜色的呢?是黑色的。这里连光都照不到,会有人找到我吗,如果我是一颗沉于深海的珍珠,还会遇到我的阿拉丁神灯吗。

  阿拉丁神灯是什么颜色的呢?如果让我猜,我猜是金色的。

  金色是什么颜色呢?是我心底的颜色。

  因为他说:

  “王一博,你得相信,你是金色的。”

  ——————————————————————

  我遇到他,是在这家医院里,医院里的墙是金黄色的,餐盘是金黄色的,玉米是金黄色的,所以我也是金黄色的。

  肖医生是这家医院唯一的医生,他总爱穿着金黄色的衬衫外套,奶白色的直筒裤,像一块砸到地上的乳酪蛋糕,我没有在说他的长相,我是在说我爱吃乳酪蛋糕这件事。

  我问来帮我量体温的护士,关于这点,是因为我骗护士说我觉得我发烧了,我以为肖医生会来给我量体温的,但来的还是粉红色护士,不是金黄色医生。

  我问她:“肖医生最近在干什么?”

  她摸了摸我左眼角旁垂下来的两缕碎发,把她的体温留在那上面,还有金黄色的回忆,“他没和你说吗,他去旅行啦。”

  我看的出来,粉红色护士在故作轻松,我已经等了金黄色医生九天十个小时五十三分钟二十七秒了,二十八秒,二十九秒……

  肖医生去旅行了,没带上我,我不是说他有什么必须带上我的理由,只是我想跟他走。我懂得抛弃是什么意思,有过很多人无法忍受我,然后离开了,在来坚果医院之前,有人告诉过我,我被抛弃了。

  忘了告诉你,坚果医院是这家医院的名字,一开始我以为这里是给榛子治病的地方,因为肖医生说我像一颗榛子,有一层坚硬无比的外壳,然后我反驳他,明明夏威夷果更坚硬。

  好了你把我带跑偏了,你不要说我一直在自言自语,我明明有在认真和你说话,你说我自言自语是想坦白地告诉我你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吗?肖医生说了,当有人和我说话的时候,我要认真听,即便他告诉我今天的早餐里有胡萝卜。

  我问肖医生我得了什么病,他说我没有病,我觉得他有病,我没有病为什么把我送进榛子医院?哦,坚果医院。

  另一位粉红色护士来了,她带来了我最喜欢的乳酪蛋糕,我有想起了乳酪蛋糕医生,不要问我为什么对他有不同的称呼,反正他知道我在叫他。

  我又问她:“肖医生去干什么了?”

  她把自己的手机放进口袋,这个护士总是喜欢玩手机,肖医生说这样不好,会跌倒,所以我从不玩手机,因为我没有一部手机。

  她说:“在隔壁。”

  骗人,肖医生去旅行了,如果他在隔壁,他会想我的,因为我在想他。当然,他去旅行也会想我的,因为我在想他。

  我的枕头边有一本故事书,肖医生送我的,是他最喜欢的《小王子》,他每天都会来给我念,虽然我自己认识字,但是他喜欢读给我听,反正我也喜欢听,还有二十页就读完了,然后我们会开始读第24遍。

  肖医生会去哪里旅游呢?我去过海底,那里没有鱼,只有我自己,和一盏阿拉丁神灯,海是黑色的,我是黑色的,连阿拉丁神灯也是黑色的。

  肖医生会去我去过的海底吗?他告诉我海底是金色的,阿拉丁神灯是金色的,我也是金色的,我住在里面的时候,他肯定已经见过我了。

  我来到坚果医院的第一天,他扒在门框上叫我出去,我问他去干什么,他说带我去秘密基地,有助于我康复。

  坚果医院的第八层有风,风里夹杂着夏天的味道,肖医生告诉我这是自由的味道,问我知不知道自由。

  我当然知道,我又不傻,我和他说,自由就是有一块糖,我可以选择要不要它,我可以选择把它吃掉,也可以选择把它送给你。

  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他真的拿给我一颗糖,我问他:“你是灯神吗?”

  “对,你已经用掉一个愿望了。”

  但是我知道,只要我肯说,他会一直实现我的愿望,因为我有在计数,自从那天我已经向他许了804个愿望,他实现了我804个愿望。

  说到这里你可能发现了,我对数字和颜色有这不一样的执着,有些人管这叫病,但是肖医生说我只是比其他人更可爱了而已。

  我不喜欢别人说我可爱,因为我是男孩子,但是我喜欢他说我可爱,或者说他说什么我都喜欢。

  他每天都来,我猜他有七件金黄色衬衫外套,他太喜欢金黄色了,不然他为什么总穿着奶酪一样的金黄色,我总误以为他是太阳。

  我后来又想去秘密基地,可是我找不到了,粉红色护士告诉我,坚果医院没有八楼。

  有一次肖医生问我有什么烦恼,我说我没有,只要他在,我就没有,如果他离开,我就会烦恼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又反问他有没有什么烦恼,他说他觉得他的父母总在剥夺他的选择权。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想,他说,他想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必须要走。

  现在想想,他大概是说去旅游这件事。

  肖医生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我总能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我自己,他喜欢金黄色,那我这么形容吧,他眼睛里有金黄色的星星,那是除了黑色之外的耀眼颜色,这么形容,他肯定很喜欢。

  我喜欢肖医生的全部,他也喜欢我的全部,这是他和我说的。

  我知道你想问我,我得了什么病,我也不太明白,我只是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但我喜欢肖医生,我就喜欢和他说话。

  他的嘴唇是草莓味的,因为那天他给了我一颗草莓味的奶糖,所以一整天他的嘴唇都是草莓味的,我也是。

  和你说了这么久,怎么还没人来告诉我肖医生回来了,他和我说只要他不在,我就不能出门乱跑,所以我在房间里待了快十天,粉红色护士都在夸我最近很安静。

  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我想出去看看。

  我路过隔壁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金黄色,我扒在门口看,里面有一个绿色的女人,还有一个褐色的男人,绿色女人看起来很伤心,她正捂着脸,肩在颤抖。

  褐色男人抱着绿色女人,和旁边的白色医生说:“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白色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能醒过来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

  绿色女人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声音沙哑,“求求你医生,救救我儿子,他以前很聪明的!现在都不肯和我们说一句话……”

  “我们认为,他的脑炎并不是很严重,理论上不会留下后遗症,经过测试他的智力并没有受损,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话。”白色医生把笔收回口袋。

  肖医生呆坐在病床上,他眼睛里的星星不见了,金黄色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其实我早觉得他在骗我,医生都是白色的,怎么会有金黄的医生。

  我不小心打开了病房的门,不知所措的站在他们面前,我想要回去,但我没有动,因为我又看到了乳酪蛋糕的笑容,还有他眼里的星星和我。

  他看着我,和我说:“王一博,你得相信,你是金色的。”

  我点点头。

  “王一博,你得相信,你是金色的。”

  我又点点头。

  “王一博,你得相信,你是金色的。”

  我咽了咽口水,我紧张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他们都在看着我,我受不了这些赤裸裸的目光,但我知道,我必须要给他穿上他的金黄色外套。

  他重新变成金黄色的时候,拉着我跑了,跑到隔壁我的房间,把门反锁,这次谁也进不来了。

  也许他们现在觉得他和我是一类人了,他留下来了。

  他又带我去了秘密基地,我问:“这儿到底是哪儿?为什么我找不到?”

  金黄色紧紧包裹住我,“因为只有灯神才能带你来这里。”

  我忍不住又许了一个愿望,“灯神啊灯神,你可以不离开我吗?”

  灯神冲我笑着,回答我说:“嗯,可以。”

  “不会再去旅行了吗?”

  他继续说:“不会了,我用我的方式得到了自由。”

  我们又待了一会儿,他带我回了病房,我难得的抬头看了看,那儿写的好像不是坚果医院,果然这里不治榛子。

  今天灯神实现了我第805个愿望。

  今天他的嘴唇是柠檬味的。

  因为我带了一颗柠檬糖。

评论(1)

热度(3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