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全统性考试命题组】《无晶体心仿生人记忆重组》

考点: @Soulmate·随心 

姓名:一毛钱

性别:女

座位号:016

命题人:月半小南瓜

考试时间:19:00

上一位考生: @芜落荒花❁(叫我滚去码字) 

命题:

开头:机器人W1Bo-805是为了爱肖战而存在的。

结尾:他捏碎了自己的晶体心。


正文:


  “我从出生就有一种遗憾,”仿生穿越计划的负责人站在演讲台上致辞,“我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年轻、漂亮的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对她有深刻的印象,就是她手忙脚乱地帮我准备上幼儿园的书包,不像她去世之前那样病态,也不像十几年前他开始衰老的那样,那时候我离她最漂亮、最年轻、最有活力的那个时代只差一点点了,但这是一个悖论……我的出生意味着那个时代的终结……”

  仿生穿越是整个项目的缩写,整个项目全称“仿生科技与时空跳跃重点实验一阶”。

  “去见妈妈,”肖战笑了笑,和身边的人碰了下酒杯,“真的很有意思。”

  追根究底还是残酷的实验,只不过是用仿生人替代人类来乘坐他们研究出来的所谓时空机器。肖战不是科学家,只是商人,从仿生人面世到他的仿生人订制公司做得风生水起,他从没有弄清楚过人类和仿生人的区别,除了那种内部构造上的。

  每天数以万计的仿生人从他的公司运往世界各地。

  它们的功用不同,有些是作为免费或廉价的劳工,被穿上统一的白色上衣,背后印着编号,那就是他们的名字;有些高贵一些,脸部模型和穿着由订制人精心挑选,被接进家里起到陪伴作用;还有一些比较残忍,编号也没有,生产出来打包进箱,送进实验室,使用仿生人比小白鼠得出的数据准确得多。

  这一批送去参加实验的仿生人也是产自他的公司,他理所当然地受邀来看实验结果。

  肖战绕过三三两两的人群,到自助餐车上拿了两块蛋糕来垫肚子,下午开完会就来参加这疯子科学家的庆功晚宴,午饭晚饭都还没吃过。

  台上的致辞还在继续:“……本次实验所使用仿生人由肖总的仿生人订制公司提供……”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肖战放下手里的盘子,朝着四面八方来的目光友好地挥挥手,继续吃他的蛋糕。

  “……这一批仿生人在上传数据后会立即销毁……实验的成功离不开肖总的支持……”

  人们的目光再一次聚集过来,结束实验的仿生人们正排着队从那台巨型机器中走出来,肖战忽然感觉汗毛直立,他去寻找那道让他不舒服的目光,愣在原地。

  一排排低着头向前走的仿生人中,忽然有一个抬起头看着他,嘴里冲他说着什么话,他看不懂,但能看出来那些句子里有他的名字——肖战,它一直在重复同一句话,同一句话,同一句话……

  肖战看不懂,他在努力地模仿那个仿生人的口型,但还是不懂,他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想要把他拦下问个清楚,待他来到那些仿生人面前,那个很特别的已经被送进了实验室准备调取数据了。

  他对自己说了什么呢?肖战手里还端着盘子,那个仿生人好像认识他似的,但他不记得和哪个实验用途的仿生人有着什么交集,或许是实验带来的影响吧,他这么想着,吃着蛋糕回到一开始站的地方,继续听无聊的演讲。

  

  W1Bo-805号,这是王一博最开始的名字,他是实验用仿生人,本来是没资格拥有编号的,但由于这次实验的特殊性,他们一整批都拥有了自己的编号。

  实验开始前,项目负责人对他们说,会回到六十年前的时代,周期为一年,实验期间他们要尽可能地融入身处的时代,不能改变历史进程,只需要记录调查环境和数据。

  这是这台时空机器的第一次实验,805号走出舱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和他们接受培训时所知的年代不同,六十年前的人绝不会穿着这种像裙子的衣服,男人也不会留这么长的头发。

  这是在哪儿?

  他穿着中山装站在大街中央,不知所措地左顾右盼,直到听见一阵纷乱的声音,紧接着有人把他用力拉到旁边,一辆马车从他面前飞过,赶车的人嘴里喝着:“驾——驾——”

  805号隐约明白了,他来到了古代。

  救了他一命的人正朝着马车屁股摇头,似乎是觉得马车的主人太过猖狂。

  这人一身白衣,衣摆快要拖地了,又没有拖,歪着头问他:“你的样子有些奇怪,是哪里人?”

  805号不知道他熟记的那些地名在这个地方是不是通用,胡诌道:“洛阳。”

  那人长袖拂到额头上擦汗,小声道:“洛阳我倒是去过,可从未见过穿着与你相似之人。”

  “你很热?”805号盯着宽大的袖子,那里面至少还有两层内衬,古代人何必在夏天这样为难自己,“为什么不脱掉?”

  说完就要动手,大手拽住白色外衫的衣领,那人马上大惊失色,阖紧衣裳瞪圆了眼睛,指着他磕磕绊绊道:“你这人,怎、怎么当街扒人家的衣服?”

  805号学习速度很快,反应能力很好,马上表现出知错的样子,低着头不说话了,白衣男人见他这样,兴许是心软了,问他:“你叫什么?”

  “……我忘了。”事实上如果年代对了,他本可以叫W,而这个时代的人怎么会懂呢。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事先准备的答案全都派不上用场,805号想,至少他要保障自己的生活,于是问道,“你可以收留我吗?”

  “……”白衣男人没说话,思索半晌,怀疑地看向他,语气里带着不确定,“你当真全都忘了?不是骗人?也罢……我家里也没什么可让你偷去的……”

  白衣男人路上介绍自己叫肖战,还给他取了一个新名字,叫王一博。

  “平日里叫我阿战就好,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现在算上你就是两个,”肖战拿了套新衣服出来,和他身上那件一模一样,递给王一博,“你以后要穿这个。”

  “好。”

  阿战看着他写出的歪歪扭扭的字直皱眉头,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教他写名字,王一博很委屈,实验室的培训没有使用毛笔和识别古文的课程,但被阿战握着手的感觉也不错。

  王一博背着手,写了几张之后便不想写了,吵着要学写肖战的名字,练了一下午倒是比自己的名字写得都好看。

  “阿战,白天我会出门。”

  阿战又皱起了眉头,“出门?可最近不太平,你还是好好待在这里。”

  “不太平?”

  “嗯,”阿战将放凉的茶泼到地上,另续了水,凑到王一博耳边道,“听说是哪个王爷夺权的事,被皇上发现躲到这里来了,前几日衙门还派人挨家挨户地搜。”

  一阵热气呼在耳旁,待人说完,他的耳朵早红得像天边那片云了,阿战瞧见他的样子才发现自己是离人太近了,忙向后退了两步,脸也烧起来,故意板着脸道:“再、再写两张!我去准备饭菜……”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王一博从小小的窗子看过去,阿战脱掉了那件长袍,仅穿着束紧袖口的内衫在灶台边摆弄吃食,香味很快传出来,他闻着香味快要来流口水了。

  王一博继续完成阿战交给他的任务,写了满满两张纸,一张写着他的名字,一张写阿战。他想,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仿生人参与了实验,那些数据由其他人记录就好了,他想和阿战在一起。

  “阿战!”他写完了,带着两张纸偷偷摸到厨房门口,铆足了劲跳起来,阿战果然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勺子掉进锅里,溅起的油烫到了手。

  “好痛……”白白净净的手上多了几个红点,王一博愧疚地舀水给人冲洗,听到阿战说痛更心虚了。

  “以后不许吓我了。”阿战的声音软软的,举着手吹了吹。

  王一博见他还想去端菜,忙放下水瓢钻进厨房帮他端出来,“以后我来做这些。”

  “那我做什么?”阿战平时的生活就是这样,读书写字做饭吃饭,这几天闷在家里更是无事可做,王一博又要把他要干的活全都抢走,这让他怎么过?

  王一博眼珠转了转,抓了片他手边的叶子吹出了调子,吹完说:“那你给我讲故事吧。”

  于是他们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平淡的日子,805号把所有阿战讲过的故事装进那颗用来存储数据的晶体心,那些关于打铁铺的王铁匠、卖梅子的小梅、教书的昌仁先生……阿战说等风头过去,他要带他去街上走一走,看一看那些故事里的人。

  他们的平淡日子也只这样过了一个月,王爷没有搜到,反倒是打起仗来了,他们这样的平民只管在家里好好待着,外面时不时传来马蹄声和盔甲碰撞的声音,阿战给一博讲了更多的故事,快要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讲完了。

  “今天没有故事了。”阿战躺在一博怀里,他们在院子里晒太阳,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没讲过的故事,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很久了,差不多有一年时间。

  他们也出过门,低着头快步去买了粮食就回家来,“你还没有想起来吗,你的过去。”

  王一博今天难得没有逗他,或许是心疼他昨晚累着了,抱着他说:“想起来了,那今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是好的故事还是不好的故事?”

  王一博没有回答他,自顾自地开始讲:“从前有两个人,他们好像住在同一条绳子上,只不过一个在一头,另一个在另一头。”

  阿战问:“他们认识吗?”

  “不认识,但他们是要见面的。”

  “不认识为什么要见面?”

  王一博继续讲他的故事:“因为有人给了绳子这头的人一个任务,要他到绳子中间看一看,然后记住那些东西,回去告诉那个人。”

  “他是奸细吗?”阿战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说话的声音也小了。

  王一博扶他起来,帮他梳头发,这是他第一次给阿战梳头,“不是。”

  “真的不是?”阿战豁地转过头去。

  一博笑着把他的头扳正,他们一齐看着铜镜,“真的不是。”

  阿战放松下来似的,松了口气,“那后来呢?”

  “那个人和住在绳子这头的人说,要他去中间生活一年,这是一次很危险的尝试,绳子又细又窄,马车很有可能在路上掉下去,但这个人没有选择,不知道是车夫太在意脚下的绳子没有看前面的路,还是出了什么其他问题,他们走了太远了,以至于那个人从马车上来,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所处的地方和他被告诉的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阿战忽然紧张起来,“他一开始……不是要去绳子的另一头吗?”

  王一博抱他一下,“嗯,一开始不是的,但他很喜欢在绳子另一头遇见的那个人。”

  “很喜欢。”

  “嗯,很喜欢,很喜欢。”

  “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给我?”阿战不让他梳了,转过身扑进他怀里。

  一博不说话,突然把他的白袍脱下来,外面一层薄纱被他仔细地分开来,勉强地蒙在阿战头上,阿战以为他又在闹了,笑着,抓着薄纱道:“不要闹呀!”

  “就让我看看,让我记住,让我继续给你讲, ”一博问他,“其实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是个完完全全的人。”

  阿战一愣,伸手摸了摸他身后,一博问他在做什么,阿战说:“找找他的尾巴!”

  “他不是妖怪,”一博握住在他身后乱摸的手,“人们有一些不想做的事情,但那些事情又必须由人来完成,他们就造出了他那样的'人',这样的人和真正的人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心,人的心脏是肉,但他们的心是一块宝石一样的石头。”

  阿战沉默了很久,似乎是还没理解他说的话,805号已经很努力在把未来的难以理解的概念简化了。

  “可是……我觉得他们是一样的——他、和绳子另一头的那个人。”

  一博摇摇头,“不,他们不是。”

  阿战摸摸脸,发现自己哭了,“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我不喜欢听。”

  “阿战,一年的时间到了,他要走了。”

  “不……”阿战猛地抬起头,笃定且快速地说,“你是奸细对不对,你一定是敌国派来的奸细,我们可以逃走的,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一博亲上去,不让他继续说了,“他的心可以存下他看到的所有东西,但现在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和绳子另一头那个人的回忆,所以他要把他的心挖出来……”

  “不!”尖锐的叫喊召来了铁蹄,一直到屋里没有什么声音才离开。

  805号松开手,露出胸膛,“没事的阿战,他不会死,他找了一块石头,你把它放进去就好,替代那颗心,没事的阿战,他的心记不住了,可脑袋还可以用,他会记得的。”

  阿战捂着自己的嘴,向后退,805号笑着说:“真的没事,我可以自己来的,可我想给你看看我的心。”

  他的心果真像他说的那样,和宝石一样漂亮,是蓝色的,那是古代人阿战一无所知的科技,存储着一些图片和代码。

  “好漂亮……我可以把它留下吗?”阿战捧着他的心,小心翼翼。

  “不可以,”一博把石头塞进去,只是丢掉了一个存储器,在心里装一颗石头,还是不能不爱你,“那些人会来找你的,所以我们要砸碎它。”

  “不要!你不要想!”阿战抱着他的心跑进屋,落了锁,“留给我吧!求求你!把它留给我!”

  “阿战,”王一博也不急,他拍着们,“阿战你出来我们说会儿话好不好,我没什么时间了,我快要走了……”

  门缓缓拉开,一博张开双臂站在门前,阿战还抱着那颗宝石一样的心,里面的数据还在跳跃,他不肯过去,在门口和一博对峙。

  “我教你念我的名字吧。”

  “什么?”

  “W1Bo-805。”

  “什么意思,你的名字?”

  “是一个编号,W——one——B——o——”王一博张大了嘴,放大每一个音。

  “达……达不?”

  “W1Bo!快!W1Bo-805是为了爱肖战而存在的!再抱抱我!再抱抱我!”

  阿战急忙抹掉眼泪扑过去,却扑了个空,他重重地摔在地上,怀里的那颗心碎成了几块——就在他扑过去的时候,被一博自己捏碎了。

  他没记住一博的名字,好长,好像比他说的那条绳子还要长。

  

  

  肖战合上笔记本,厚厚的纸页记录着很多的故事,距离那次实验已经过去三年了。

  那天他在晚宴结束前赶到了实验室,那个对他说话的仿生人还在,躺在实验台上,那些疯子们好像正因为它焦头烂额。

  “怎么了?”他绕过去,看到了那块丑陋的石头。

  “它的晶体心不见了。”

  “好像是自己取出来的,这不正常,仿生人的感觉系统和我们都差不多,受伤也会痛,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延长使用寿命,它怎么会剖出自己的晶体心呢……”负责人告诉他,“肖总您肯定知道,晶体心除了储存数据还负责为机体供养,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自我毁灭行为。”

  肖战看着奄奄一息的仿生人,笃定道:“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记忆,实验出现意外了吗?”

  “出了一些意外,它们没有按照预计被投入民国时代,而是被随机投放到不同的时空。”

  肖战点点头,“我记得这一批是有编号的?”

  “嗯,它是W1Bo-805。”

  “W、one、B、o、eight、zero、five。”肖战念叨着,若有所思地看着805号,发现它哭了,还在说什么,还是那句话,刚刚他看到的那句话,他凑过去听。

  “W1Bo-805……是为了……爱肖战而存在的……”

  “什么?”

  监视器滴的一声,负责人看看已经停止运作的805号,对肖战说:“所有养分都消耗光了。”

  W1Bo-805的身体被肖战带走了,这之后的三年,肖战的公司开拓了新的项目——无晶体心仿生人记忆重组,那些科学家说,他比他们还像个疯子,这不可能。

  

  

  他知道不可能,但总是要试试。

  今天他很难过,因为805号没有醒过来。

  805号每天都没有醒过来,但今天不一样。

  “这是我给你讲的第805个故事了,我以为只要和那个数字一样,你就会醒过来告诉我了,”他摸摸805号的身体,“805个故事,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一个我猜对了?”

         【完】


下一位考生: @我是鬼鬼吖 


评论(7)

热度(10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