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大喜 第六章 春夜探真情

        肖战还未将自己杂乱的心思理开,自从王一博出现,他开始学着自己下厨,每一次翻炒和下菜都透露着莫名的熟悉,一瞬间的似曾相识让他出神,油菜没沥干的水下去崩起了油,在他胳膊上烫出几个红点。

  家里没有烫伤膏,为了不留疤他不得不下楼买,半路收到了王思涵的消息,约他晚上在附近的书店见面。

  [肖战]:不好意思啦,我今天有点忙,我们下次再约可以吗?

  其实他屁事都没有,存稿足够他歇一周,现在唯一值得犯愁的事情就是怎么一个人解决家里两人份的饭菜。心里一直想着王一博,想着想着就多舀了半罐米,放肉放菜也是大手笔。

  他真是傻啊,没准王一博当时说让王星辰和郑易谈恋爱就是在试探他,自己当时还觉得两个男人不能谈恋爱,现在真想骂自己两句,好好的机会没有把握住。

  可他转念一想,不对啊,王一博要是喜欢他,那五哥他们瞒着的又是什么事,王一博又为什么总是故意强调兄弟两个字?

  这情事总是剪不断理还乱,王思涵也来添一把火 。

  [王思涵]:真的不来?这书店氛围不错的,自家有咖啡馆,而且我又不是非要和你谈恋爱,就当是朋友聚会,我也可以帮你把握一下大众风向,对你写小说也有帮助不是吗?

  对方明显知道自己是在找理由逃避,说出的话直指问题中心,再不去反而显得他小气,与其在家里心烦意乱,不如出门散散心。

  [肖战]:好吧,我们什么时间见面,书店地址可以发一下吗?

  这句话发出的一瞬间,屏幕上弹出新的消息,王一博问他晚上要不要去五哥店里吃饭。

  心里还乱着,肖战宁愿少见几次王一博,要是他们真的只是普通兄弟关系呢,一个人瞒一件事容易,几个人同时瞒一件事总会露马脚,而肖战喜欢王一博这件事又不值得那么多人一起串供隐瞒,这一定是件大事,而王一博到底喜不喜欢他也不得而知。

  [肖战]:不去,王思涵约我见面。

  [王一博]:你那个相亲对象?

  [肖战]:你还记得啊?

  [王一博]:嗯,她挺喜欢你的。

  [肖战]:这你也能看出来?

  [王一博]:我是警察啊,那你们好好相处,我去找鹰哥。

  放下手机,怅然若失的感觉油然而生,肖战挤出一点药膏在小红点上涂开,对着一桌菜出神,看来明天一整天都要吃今天的剩菜了。

  王一博买来的菜还剩了很多,新鲜蔬菜容易坏,即便不吃也会慢慢蔫下去,肖战有点头疼,王一博买东西怎么总爱买这么多。

  

  

  五哥店里依旧火爆,客人多了点的菜码自然也多,五嫂不想五哥那么拼,还是雇了两个厨子,现在五哥闲得抓耳挠腮,看他们来了开心得不得了,把围裙一戴就去后厨张罗了。

  “唉……”坐下之后,王一博又叹了口气。

  鹰哥看着他,先喝了口水,“这一路上你叹了多少口气了,给你喂点汽油现在都跑出镇了。”

  “唉,肖战去见他的相亲对象了。”王一博又叹了口气,趴在饭桌上拨弄取调料的勺子。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想的,真不喜欢了?”那一句兄弟他是真没有料到的,按照王一博以前的性子,恨不得和全天下宣布肖战是他的,就算人失忆了他也要创造一个新的回忆出来,怎么狠心止步于朋友。

  “我不想让他再受一次伤了,只要我们不谈恋爱就不会出事儿。”他还爱肖战,这样沉重的感情怎么放得下,他们一起走过的那十年里有快乐也有难过,相互扶持甚至跨过了生死和天灾人祸,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过去是惹人怀念,可要是再来一次,王一博怕肖战彻底崩溃,这样忘了很好,或许他们真的违抗不了天意。

  鹰哥有一阵短暂的沉默,他也想起那段已经过去很久的时光,一个局外人想起来都是痛苦,更何况当事人,“那你这是干嘛呢,人家去见个面你就跟只蔫鸡一样长吁短叹,你要是决定不爱了就狠狠心彻底放下。”

  “我……我这不是放不下嘛……”说得轻巧,谈何容易。

  “一边放不下,一边又要做兄弟,你自虐没有用啊博子,要不你们再试试吧,现在你妈也……对不对,没事儿啦,天塌下来我们不是还在嘛,你看五哥那虎背熊腰,最起码能顶三天。”

  王一博正色道:“鹰哥我说真的,估计是老天爷不乐意我俩在一块儿吧,五哥的店烧了一次,你的车也被撞了,老周的店也被砸了,灶灶倒是没事儿,幸亏他没事儿,现在肖战失忆了,这就是天意,老天爷把他还给我,条件是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别放那么多没用的屁,你写小说呢啊,五哥店被烧是和你俩有关系,可我的车是意外事故,那高速堵成那样追尾很正常,再说那天又不止我一个追尾,老周那店……反正是意外你别管了,反正跟你们没关系。”鹰哥脸色变了变,说到最后有些欲盖弥彰。

  

  

  老周的梦想和他们其他人都不一样,想要开一家手机维修店,那时候手机刚刚出现在大运镇,是一个上海商人借住时拿出来用的,他们只是听大人们讲,是个四方块,还是双层的,可以上下滑,往上搓开就露出一片小四方块。

  他们还没见过手机长什么样呢,年纪还小的老周信誓旦旦地说,自已以后要开一家手机维修店,他们肯定全都用的上手机,到时候免费给他们修手机。

  当时他们都笑话老周,手机这么贵,怎么可能用得起,开店也不是说说就能开的,可十年后老周真的开起了自己的手机维修店,再过了几年,他们每个人都用上了智能手机。

  王一博是高考前一个月才拿到自己的第一部手机,记得是一二年的五月份,因为要住校冲刺,拿到的是他妈妈换下来的诺基亚,酒红色的机身,按键已经被按出了指甲印,所有的数字都微微向里凹陷着。

  他拿到手机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老周的手机店,问:“周哥,这能不能换个颜色啊,蓝的绿的黑的都行,这红的我用不合适啊。”

  “行啊你小子,用上手机了都,”老周把手机接过来,换颜色是不太可行,他想办法弄了张喷铝纸给贴上,贴完之后拿到阳光下照,各种颜色都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拉风?”

  “真帅!”王一博竖起大拇指,把他的手机拿在手里摆弄,“诶周哥,那个短信功能怎么用啊?”

  老周教他发短信,起初他打一个字脑子要转半天才反应过来该按哪个键,没几分钟就运用自如,第一条短信发给了肖战。

  [王一博]:肖战!我有手机了!

  彼时肖战还在给厂长跑腿,听到这件事开心得嘴角一直上翘,每回他们用座机打电话都心惊胆战。自从王一博上高中,他母亲就回来盯着孩子的学习,他们哪还能像以前那样一块儿出去玩,王母更是把五哥一行人视为影响儿子学习的眼中钉肉中刺。

  更何况他们正谈恋爱呢。

  [肖战]:太好了!但是不能影响学习,你都高三了,这就要高考了。

  [王一博]:哎呦我知道,我这次摸底又考第一,太没劲了。

  肖战捧着手机噗嗤一声笑出来,抹了把汗继续打字。

  [肖战]:这话真欠打啊王一博,快学习去,我也干活去了。

  [王一博]:切,你舍得打我吗?

  [肖战]:不舍得不舍得,我疼你还来不及了,快点去学习。

  [王一博]:知道啦,我从周哥这儿回去就做卷子。

  

  

  最后王一博没考上大学,连三本都没考上。

  他压根没去考。

  因为高考前的一周,妈妈扬言要把肖战碎尸万段。

  他们被发现了。

  肖战还不知道这事,每天喜滋滋地给王一博发短信,他们约好在王一博高考前都不见面,让小孩安心备考,争取考上当地最好的大学给大运镇争光。

  [肖战]:快考试了,准备的怎么样?

  [王一博]:挺好。

  [肖战]:有没有按时吃饭,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

  [王一博]:知道了。

  [王一博]:我突然有点怀念以前了,咱们刚在一块儿的日子,你还记得吗?

  [肖战]:记得啊,当时你把我吓了一跳,突然来说喜欢我,还说呢,我当时就说了个我得好好想想,你就躲了我一礼拜,后来我发现我真不能没你。

  [王一博]:我有时候在想,你已经二十三了,初吻是不是给了别人了。

  [肖战]:胡说什么呢!我的那个肯定要留给你的,是不是有人给你传闲话了,你不是知道吗,那个女孩我早就拒绝了。

  [王一博]:行了不说了,我去学习了。

  [肖战]:一博……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王一博]:没有,学习去了。

  [肖战]:好吧,但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要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王一博面色惨白地透过门缝看着正在他房间里拿着手机打字的母亲,不小心弄出了声响,母子二人透过一条细窄的门缝对视,母亲的眼睛里像是有熊熊烈火,王一博冷汗如瀑,知道天要塌了。

  没去考试的事儿他谁都没说,连肖战也不知道,考试结束之后的那几天,王一博把肖战约到老周手机维修店,在朋友的地盘上他稍微能安点心。

  肖战知道事情暴露后手抖个不停,拿着手机指着上面的短信记录问:“一博……一博你告诉我,哪个是你妈妈,你快告诉我啊,这个,还是这个,还是这个啊!”

  肖战的指节泛白,在听到王一博那句“都是”以后更是站也站不住,瘫倒在椅子上的时候万念俱灰。

  老周站在一旁也跟听说书一样,前几天肖战来找他还提到王一博,说最近王一博对他冷淡了,是不是想分,这才知道原来是王母在和肖战对话,这简直是电视里连续剧的剧情。

  玻璃碎掉的声音把他们三人拉回现实,门口的玻璃门已经碎了满地。

  “我操,干嘛呢你们!”老周带着王一博和肖战连连后退,为首的大汉二话不说一通乱砸,砸完就带着人走了。

  他们报了警,后来也不了了之,砸店的是谁,为什么来砸,他们通通不知道,找事的这群人也再也没在大运镇出现过。

  

  

  王一博喝了两杯,胆子稍微大了点,央求鹰哥:“哥,要不你陪我去看看他?”

  鹰哥瞪大了眼:“你想怎么看?”

  快入夏了,两个大男人偷偷摸摸藏在书店旁的灌木丛里偷看,他们找了个刚好能看到肖战和王思涵的位置,两个人看着有说有笑的,王一博一个劲地往鹰哥大腿上捶。

  “你说他们说什么呢,他怎么笑得那么开心呢?”王一博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鹰哥疼得龇牙咧嘴。

  “我真是上辈子造了孽跟你过来,你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是个大老粗啊,人家娇滴滴的女孩儿谁不喜欢?”

  “我就不喜欢!”王一博直勾勾地盯着笑得灿烂的人,像长了双鹰眼。

  “你又不想旧情复燃,亲眼看着他步入婚姻殿堂是肯定的,没准你还要亲自把他交到别人手里呢。”鹰哥蹲得腿麻,一屁股坐到泥地上捶腿。

  “你说话能不能委婉点?”王一博正在醋坛子里泡着,哪里听的了这种话,顿时觉得难以接受。

  鹰哥捏着鞋面叹气:“我已经很委婉了,要听直白的吗?”

  “你说说?”

  “我想去跑单。”

  “鹰哥,我的好大哥,我最靠谱的鹰哥,再看两眼。”王一博也坐到地上,好在最近没下过雨。

  鹰哥揪了根草,擦擦上面的土叼进嘴里,调侃道:“服了你了,这也就是我倒霉,单身汉一个,大晚上才有时间来陪你看前夫相亲。”

  王一博一下子红了脸:“说什么呢,什么前夫。”

  “你还不好意思上了,怎么不是,那婚礼是我们亲手办的,虽然……”

  鹰哥还打算把后面的事讲完,王一博打断他:“哎呀哎呀,你看看战战手里拿的什么书啊,看着挺好看的。”

  “……你真不打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鹰哥的信条,想学文化就去报了个文学专业,想跑出租就去当的哥,在他眼里王一博和肖战谈恋爱那是正大光明,不就是两个男人嘛,十几年前不允许,现在这是什么时代了,他还见过俩男的在他车上亲嘴儿呢。

  “走一步看一步吧,”王一博看向肖战的目光多了几分眷恋,“……要是这个女人对他好,结婚也不是不行啊。”

  鹰哥把草叶啐到地上,“老天爷保佑我到时候有老婆了,省的你叫我去趴人家墙根偷听。”

  

  

  肖战不太爱喝咖啡,但配合着王思涵还是点了一杯摩卡,喝上去像巧克力勉强可以接受。

  咖啡店的灯光比阅读区要昏暗许多,肖战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手里的书也只是摆设,王思涵像上次一样口若悬河,他只能摇头或是点头。

  他抓了个机会说:“王小姐,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王思涵早料到他会说这些,“你现在是单身,我也是单身,我也不喜欢把两个互相没感觉的人强行拼凑在一起,我直说了吧,我对你有好感,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最后不成也可以一直做朋友,你觉得呢?”

  肖战脑子越来越乱,对面坐的明明是王思涵,恍惚间他总以为是王一博,“……我……我不知道,我要先找回记忆。”

  王思涵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陶瓷杯沿留下一个红色唇印,“阿姨和我说过你的病,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我?”

  “我是做互联网的,互联网有记忆的知道吧,大数据时代,只要你用过互联网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即便是互联网也是大海捞针,大运镇本就发展落后,互联网兴起时大运镇还在发短信打电话,更不要提小时候那段时间,但他还是打心底里感谢王思涵,“那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王思涵挑起嘴角笑得温婉:“那……今天的咖啡你来请吧。”

  肖战安静了两秒,笑得勉强:“……有体力活吗?”

  什么?

  “没什么,我去结账。”刚一转身肖战就垮下了脸,要不是公共场合他能哭出来,这里的咖啡不好喝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贵,一小杯要39,这不是抢钱吗,当他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还是王一博实在,五哥店里便宜又实惠,还开心。

  怎么又想起王一博了?肖战觉得自己要完蛋了,无论以前的自己对王一博什么想法,现在的自己可是实打实对人家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要说怪谁……都怪郑易!都怪王星辰!

  “王警官?好巧啊!”

  王一博?!

  肖战看向王思涵那边,王一博真的来了!他来这里做什么,往右看还有鹰哥,估计是两个人吃完饭出来遛弯的。

  王一博的目光不算和善,一会儿看看肖战,一会儿又把目光挪到王思涵脸上,这表情总是似曾相识,不知道怎么想的,肖战上去握住了他的手,一句“不要吃醋嘛”哽在喉头,忽然热泪盈眶,看得王一博一愣,伸手去蹭他的眼角。

  肖战没搞懂自己为什么哭,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难过汹涌不停,王一博的手掌很温暖,在他眼尾摩挲,是不是他们以前也是这样缱绻的关系,所以他才这么怀念这么难过?


喜欢的可以在评论区讨论剧情呀

评论(6)

热度(4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