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塔克街区 1

爽文来了

水系天才赞x冰系天才啵

————————

       周茹紫走到街上来,两侧门庭闭户,她拖着一条断腿向前走,后来是爬,耗尽生命只为去到她那个被戴上“情夫”帽子的老实人,告诉他,快跑,我的丈夫要来杀你。

  老实人肖战还在给他的孩子喂水,对屋外的一切毫不知情。

  这是一条肮脏的巷道,无数的下等人聚集在贫民窟,依靠集中配给生活。

  他抓着用碎布缠住的锁链向下拉,拉开了电灯,房间里充满昏黄的光。

  “烧!烧死他!”屋外传来吵闹的声音,他就是这样常年忍受着这些声音。

  争吵和肢体冲突在这里时有发生,只有学会习惯和冷血才能保命,孩子突然哭出了声,他将哭闹不止的孩子抱在怀里摇,“对不起呀,我没有奶。”

  残破的木门被踹开,他惊恐地抱紧孩子,那孩子才四个月大,因为缺少母亲的乳汁,皮肤又皱又干。

  “你们是谁……”

  陈思文拎着油桶,里面飘着一层污泥,泛着令人作呕的臭味。

  “你就是那贱人的姘头?”陈思文将臭油向前泼,肖战转过身去,好在怀里的孩子没受污染。

  是周茹紫吧,那个可怜的女人,被丈夫打得快要晕倒,他好心收留她一晚,不想却惹祸上身。

  油渍顺着发丝滴到地上,他隐忍地将刘海上的油捋下来,瑟缩着回答:“不是,我们没有关系。”

  陈思文划燃一根火柴,扔到木门边,火舌倏地窜起,燎了他的手,他低声骂了几句街,把肖战扔在火海里插上门。

  “不!”肖战抱着孩子,想要撞门逃出去却被蔓延的火势吓住。

  “小家伙……我们要一起死在这里了……”肖战双眼一闭往后倒去,“等死吧。”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床上舒舒服服地死,可惜了这个孩子,中央把地上的孩子送到地下来养,这些孩子注定要成为地下贫民窟的人,只有少部分有能力的孩子才能生活在地上,过着优越的生活。

  肖战就是这样被扔下来的孩子,小时候的生活比现在还穷,但至少那家人有男有女,女人刚刚生了孩子能分他一口奶,但只喝了三天就断了。

  肖战把孩子放到胸前想,他一定是因为当年没喝够奶现在才这么傻帮周茹紫,在贫民窟生活绝不能发善心,不然只有死路一条,那个家庭里的男人和他说完这句话就一脚把他踹出了门,因为他那时候长到了十岁。

  平民窟的成年人只有义务把领取到的地上遗弃子养到十岁。

  不是吧,真的不是吧,他才24啊,手里还有个嗷嗷待哺刚领来的孩子,今天就要英年早逝了?

  火势越来越大,家里浓烟滚滚,孩子又开始哭,肖战盘腿坐起来哄孩子:“乖哦乖哦,你说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傻,毕竟你连三天的奶都没喝到……诶,那样我就不是最傻的了。”

  孩子在怀里睡了过去,他也要准备准备去世了。

  “不是吧……从下面开始烧?”他被烟呛得脑子一片混沌,觉得整个下半身热得发烫,却一点都不疼。

  肖战两眼一闭彻底不省人事,昏迷之中好像听见有人破开他家的门,有个人把他抱起来,他迷迷糊糊地双手乱动,嘴里念叨着:“孩子……救孩子……”

  那人声音低沉,对他的话不屑一顾,轻笑道:“自己都快死了,还惦记别人呢。”

  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死抓着男人的袖子,气若游丝,“救……”

  一句话没说完,漫天的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只听见刚刚还低沉着声音的人松手把他扔在地上,喊破了音:“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

  肖战只觉得鼻腔里涌入大量的水,再不醒就真的要被呛死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眶发涩,游上来时发现大水自己塑造了空间,淹了他半个家却没有流出去。

  他飘在水面上,没来得及思考这水是从何而来,想到刚刚那个男的喊什么来着,不会游泳?

  “不会吧……”肖战憋足一口气沉到水底,果然看见有个男人在底下冒泡,他赶紧去把人捞上来。

  肖战拖着男人露出水面,自言自语道:“这水到底是哪来的啊,流也流不出去,没来得及被火烧死又要被淹死,还有一个不会游泳的拖油瓶……”

  “谁……”

  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忽然发出声音,吓得他一抖又把男人丢下了水。

  “咕嘟咕嘟……”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肖战急忙把人捞上来,他们一起划到破木柜旁边靠着,勉强帮着旱鸭子着陆,“你是谁啊?水是你放的?怎么收起来?这也是地上的某种能力吗?”

  男人咳了几口水出来,冲他翻白眼,“谁说我是拖油瓶,要不是这水突然出现,你已经被我救出去了,还能去地上享受生活呢。”

  “所以……”肖战睁大眼睛看他,“你谁啊,不对……孩子呢?”

  男人不爽地叹气,“放心吧,你那个孩子在水卷起来前被王总带走了,他会被送到一个夫妻制家庭里。”

  “王总?你是打工的啊?”一提这个肖战来了兴趣,论打工他可在行啊。

  男人紧紧地扒着木板,十分嫌弃,翻了今天第三个白眼,“那是我家管家,名字就叫王总,我叫王一博。”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家啊?”

  等了这么久也不见水退,那他猜的没错,肯定是地上那些人的能力,肯定不是周思文,如果周思文有自己的能力,直接杀死他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纠结一帮狐朋狗友来放火,眼前的男人就更不可能了,这人不会游泳,放水不是把自己淹死了。

  “鬼知道,我刚从销金窝出来就发现这里着火了,本着人之初性本善的想法,我决定来救你,谁知道哪个水系的来捣乱,肯定是冲我来的,知道我怕水。”王一博气得拍了下水,嘴撅得能挂暖瓶。

  肖战已经放松下来,在水面游了几圈,“那按你这么说……现在这么多水是因为你?”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呛了水的王一博本来鼻子就不舒服,现在被肖战一说更委屈了,话里带着浓浓的鼻音,明显底气不足。

  肖战无奈,男人看着不大,十七八的样子,奶膘未退非要学别人装冷酷,他哄小孩一样说:“好好好救命恩人,那你知道怎么把水放掉吗?”

  “要让能力者自己收,或者用其他系的能力和他的能力相互作用,产生新的元素,”王一博分析道,“不过奇怪的是,我是冰系,王总是火系,当时我们冲过来时旁边没有其他人,怎么会呢……”

  肖战还在游,王一博盯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是贫民窟的人吗!”

  “还不够明显吗?”肖战身上穿的衣服不用火烧就破破烂烂,这还不够贫民?

  王一博似乎很激动,“不是,我是问你的父母也是贫民窟的人吗?”

  “那不是,”肖战回到他身边,“我是遗弃子。”

  “那就对了!”

  王一博突然来的兴奋让肖战摸不着头脑,“对什么?”

  “你肯定是能力者,只是出生时能力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探测到,虽然探测局从没出过差错,但凡事总有例外嘛,再加上你觉醒得晚,这才导致能力不稳,这水应该是你放出来的!”

  王一博一通理论说得天花乱坠,肖战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只知道王一博的意思应该是他才是这水的罪魁祸首,而原因是他也是地上的能力者。他摇摇头:“不可能,这水要是我的,它肯定要听我的话对不对,现在它……”

  话音未落,水竟然真的渐渐消退,他们对视一眼,王一博问:“你刚刚在想什么?”

  “退水啊……”

  “你之前都没想过吗!”害他在木柜上挂了这么久!

  “我觉得还挺好玩的……”肖战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他双脚触到地面,第一次使用能力让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可不管再怎么尝试都没能成功,他垂头丧气地看向年轻男人,“刚才是碰巧吧,是别人解的,我还是个普通人。”

  “谁还能一次就成功,据我分析,刚才应该是你的求生本能在保护你,但你还没有真正觉醒,你和我回地上,我让王总帮你看。”王一博虽然怕水,可水系能力者这几年数量骤减,已经成了稀有物种,如果把这个男人拉入家族他们获得的是双赢,男人可以得到家族的庇护,而家族也能拥有一位水系能力者。

  肖战点点头,还是有一点不能理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王一博想了想,甩了甩滴水的头发道:“因为想要得到你啊。”

评论(4)

热度(4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