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49

        周一是所有打工仔的受难日。

  肖战也不例外,饶是他真喜欢这份工作也挡不住早起的困倦,进电梯时手里提着了六杯咖啡,昨晚挂断视频后他也干了点不好的事,早上差点起晚,连弄脏的内裤都没来得及泡进水里。

  “早,战哥,没休息好?”程程也打着呵欠,脖子上挂着U型枕准备随时进入睡眠。

  也不知道是谁休息得更不好,彼此彼此。

  “你才是吧,昨晚没睡?”肖战把咖啡递过去。

  “睡了,俩小时。”两根手指头没举两秒钟就按到了桌子上,程程摆手,“曲姐来了再叫我。”

  用命换钱已经习以为常,肖战时刻在意着自己的小命,他吃了过这么多苦,对生死早已经看淡,但抗不过离别,死一了百了,可活着痛苦是生不如死。

  王一博那天要拖他下地狱,肖战是心也甘情也愿的,要是他死在前面,就算化作了亡魂也要托梦恳求王一博不要跟他一路走,要好好活着。

  有时他真的会把猝死拉入考虑范围,毕竟前几天隔壁办公室有人忽然低血糖晕了,去医院输了几小时的葡萄糖,又坚挺地回到工作岗位。

  “噔噔噔……”

  这力透办公室所有员工灵魂的高跟鞋声就像个闹钟,肖战直接伸手拍了拍对面扎成鸵鸟的程程,“快起来,曲姐来了。”

  曲姐面色不太好,脸上的粉没抹匀,这事从没有发生过,她走到肖战身边停下了,声音低沉,“跟我来一下。”

  莫名奇妙“中了奖”,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同情,最近工作认真努力,连之前那个难搞的大客户他们都搞定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惴惴不安地跟着进了总监办公室。

  曲姐坐在办公椅上一言不发,看样子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肖战主动出击,“曲姐……之前那个活儿……”

  “嗯,做的还行,上周五那个草图画好了没有?”

  “画好了,发您邮箱了。”肖战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事儿不就是查一下邮箱就能知道,至于把他叫进来说话吗。

  “听说你结婚了?”这问题问了他个措手不及,结不结婚难道还影响工作?

  “没有,我未婚。”他打着哈哈,揣测不出上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行了,你先出去吧。”

  肖战挠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办公室里也有几分流言传出来,说是去年年底曲姐提前请假回家,家里迎接她的不是丈夫而是另外一个女人,那小三明显也没想到是正主回来了,胸前只围着个浴巾,头上还别着曲贞夹头发的卡子,肩膀上留着两个牙印子。

  这些详细内容必定是编造出来的,又不是当事人,怎么人家穿什么、身上有什么都知道?

  程程给他提供了个思路:“这是拿你撒气呢。”

  “怎么非得是我?”肖战整理了下桌面,总觉得少点什么,斜眼看了下隔壁桌上摆着的全家福,哦,少了张照片。

  “我猜测啊,你只是第一个,我们都得轮一遍。”程程对传闻深信不疑,能让一个人转变如此之大,要么就是没钱了,要么就是失恋了。

  心惊胆战地度过整个上午,肖战绷了这么久的神经终于得到解放,这样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更想念王一博了,他们一上午都没有说话,小孩应该正认真听课,他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偷懒。

  他又想起自己昨天大胆的勾引,那完全是被回家前酒吧到处弥漫的暧昧和疯狂感染了,才会发那样的话给王一博,现在回想起来他直想问自己还要不要脸。

  可王一博看上去很喜欢?

  “战哥,上次那个logo改之后的源文件你发我了吗?”

  “完了,存家里电脑上了,我得回去一趟。”幻想被打断,冷水倾盆而下,果然周一是受难日。

  家里比外面还要冷上三分,因为没有暖气,也没有能给他温暖的人。肖战进了门也不敢脱棉服,两只脚被冻得麻木,肚子一阵“咕叽”的叫声,紧接着是钻心的绞痛,这是着凉拉肚子的征兆。

  他憋着先把文件发给程程,之后猫着腰跑进厕所一泻千里。这时王一博的电话突然打来了,他接起来。

  “你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

  肖战举着手机,生怕自己排泄的声音顺着麦克风传过去。

  “这时候怎么了,也不是睡觉的时候。”

  “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就是想你,想听你的声音。”

  肖战脸红,他喜欢听王一博直白地表明心意,这就是年纪小的好,喜欢你就横冲直闯地跑到你面前,或拽或热烈地告诉你他的喜欢,尤其是对心思细腻的肖战来说,极为受用。

  “没有课吗?”

  客厅传来奇怪的声音,他走了下神对面的小孩就不开心了,“你怎么和我讲电话还不专心?”

  “不是,我……”

  他下意识捂住嘴,惊恐地看着厕所门前一闪而过的黑影。

  “你怎么了?肖战?肖战?”

  “小啵……”

  “怎么了?你声音怎么有点抖?出什么事了!”

  肖战捏紧手机,压低声音,“没事,我得马上改个图。”

  他在人回话前按了挂断,在男朋友之前,他是小啵的爸爸。

  强迫自己冷静,先给肖云开和宁霄发消息求救,而后擦净污秽提起裤子躲进淋浴间拉上帘子。

  希望这小偷不要往厕所里来,偷完就走,谁把值钱的东西放厕所啊。可他明显高估了这贼的智商,一通翻箱倒柜之后,那道人影又重新出现在了厕所门口,肖战一双眼睛在帘子边死死盯着门把手,心也咚咚跳。

  别进来别进来别进来,他是个大男人,也会怕入室盗窃的贼。

  善人对恶人天生恐惧,无关于男女。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把手开始转动,肖战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他摸到手边的洗发水瓶子当武器,整个人缩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出。门被打开了,手心里不断分泌汗水,瓶子因为手上的力一直下滑,最终跟着被掀开的帘子一起落到地上。

  那个花臂,他记得。

评论(1)

热度(3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