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13

       楼下的老板娘关店了,王一博这几天都吃不到馄饨,虽然他平时也不常吃,但有些东西就是不在时才会想。

  肖战去买对联了,王一博又裹着棉袄窝在阳台上看楼下,他等着呢。

  他怎么又在等呢,一次又一次,鼻涕一直向下流,他拿了包抽纸放在蓝色的塑料凳子上。

  肖战买的纸质量不好,容易破,有的上面还带着纸沫,擦鼻子时总会被那些到处乱飘的绒毛带出几个喷嚏。

  去年的对联还是昨晚撕掉的,王一博亲手撕掉的。

  平时肖战不让他撕,因此别人家门前早就落了红的时候,只有他们家还是红红火火的样子。

  怪不得肖战喜欢,撕掉之后就冷清了。

  王一博也会怕冷清,他总被人说不合群,班里那么多个小团体他一个也不参与。

  肖战就是他全部的热闹了,虽然不常回家。

  但好像是过年了,周扒皮也会变好心人,肖战最近在家陪了他好几天。这几天像是他偷来的一样,哪怕肖战下楼买个菜他也要窝到阳台来等着,生怕他的小爸爸又去赚钱养家。

  小爸爸,王一博忍不住笑,确实有点让人想入非非。

  他等了有半小时,鼻涕纸堆积如山,肖战的红色棉服才从他们楼上唯一可以看见的那条路上出现。

  他赶紧把鼻涕纸分开,一堆扔进厕所,一堆扔进厨房,一堆扔进客厅,一堆扔进卧室。

  肖战回来的时候他刚把最后几团纸扔进卧室的垃圾桶,又没忍住打了两个喷嚏。

  “小啵?”

  肖战疑惑地走到小孩的房间,刚才还吵着要和他一起出去,现在对联买回来了怎么也不见刚才那么兴奋了。

  推开门发现王一博正愣在原地,向被施了定身术,他刚往前走一步,小孩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感冒了?”

  小孩身体素质一向不好,每年冬天都要感一次冒,弄不好还会发烧,他走过去把额头贴在王一博的额头上,温度偏高了一点,但愿是他刚从外面回来温度低。

  “我去找温度计,你躺床上去。”肖战已经忘记家里的温度计放在哪里了,他很少生病,王一博更多的都是皮肉伤,磕了碰了,碘酒和酒精倒是放得显眼。

  王一博脱了衣服乖乖躺好,他不喜欢感冒,鼻塞的感觉真的太痛苦了,可是也意味着肖战会照顾他?

  那感个冒也没什么。

  “爸爸——”

  王一博像是藏了很多委屈一样,这一叫把肖战叫得心里一颤,慌忙丢下手里的杂物跑进房间,小孩乖乖地躺在床上,脸颊通红。

  “怎么了小啵?”

  王一博咬了咬牙,装作被烧晕了,冲着肖战张开双臂,“爸爸你抱抱……我……”

  再怎么说他也是高中生了,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肖战却把他的不好意思当成了委屈,他不知道小孩在委屈什么。

  似乎只要小孩委屈了,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他欠他的。

  得偿所愿地拥有了一个拥抱,王一博多抱了一会儿,肖战不用香水,用着和他同一个牌子的沐浴露,最原始的舒肤佳香皂的味道,可肖战身上就是有一种他没有的香味,他光是闻着就要……

  意识到自己身体给了反应,王一博急忙把人推开,脸上更红了,连耳尖都像被烫了一样。

  “小啵?”

  被推了个趔趄,肖战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往常这样的时候,王一博从来不会解释或是找什么理由和借口,因此伤了肖战太多次,可也许是这次把他烧通了,他看着肖战脸上小心翼翼又受伤的表情,说,“我……我难受……爸爸……”

  他故意喊爸爸,一次又一次,他报复肖战,让他等他,一次又一次。

  王一博也没想通喊爸爸怎么就是在报复肖战了,更没想通他这一声声的爸爸为什么肖战这么受用。

  “我马上去拿温度计,你躺好。”肖战被叫得心里一片软,王一博如果在这时向他要什么,哪怕要他一条命他都会给。

  他就是心软,总是对着小孩心软。

  好像是真的烧起来了,王一博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比平时烫了点,头也开始晕,病来的时候总是这样,突如其来,发展又迅猛,他还没来得及再和肖战撒撒娇就真的没力气了。

  客厅里一阵翻箱倒柜,这阵声音慢慢转移到肖战的房间,又回到客厅,等肖战拿着温度计回来的时候他眼圈已经红了。

  王一博无法解释自己怎么哭了,这是他发烧时的正常现象,会流眼泪,肖战应该知道的,但像从来没见过一样趴在他床边着急。

  王一博看了一眼,嗯,是他幻想过的,肖战的跪姿。

  他衣柜抽屉里还塞着肖战的一条(删),肖战休假之前没有告诉他,因此他没来及把衣物放回去。

  之后就忘了,总是在肖战在家时才想起来,比如现在。

  “爸爸,我想吃鸡蛋羹,小时候那种。”

  肖战的鸡蛋羹蒸得水滑软嫩,和果冻布丁一样,可小时候不是这样的,蒸出来像发糕,不好看,但他更爱吃那一种。

  小船顺着水向前漂,偶尔也会想念它的故乡。

  王一博偶尔也会想起小时候的一些片段,当他理解了肖战脸上的表情是受伤之后,那些肖战露出这种表情的回忆便马上涌进脑海,他这才错愕地发现,肖战几乎是每年都会受伤,被他伤害。

  肖战去给他蒸蛋羹了,这次也不用想着用温水,也不用费事地拿保鲜膜包好再放进蒸锅,像小时候一样,把调好的蛋液直接放上去蒸,不用看都知道那出来就是千疮百孔。

  王一博今天怎么总喊他爸爸?

  喊得他脸红。

  那不然要喊什么?喊他肖战?

  王一博会说,肖战,我想吃鸡蛋羹,小时候那种。

  心里又是一颤,王一博还没喊过他肖战,喊他爸爸,喊他你,喊他诶,或者干脆不喊他,只是一个祈使句,给我拿个这个,给我拿个那个。

  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被王一博喊肖战,或许他一辈子都不能听到。

  他便遗憾般地惆怅,惆怅到蛋羹蒸好他端进去,小孩已经睡着了,头歪着微微皱着眉。

  肖战拿了个托盘把蛋羹端到小孩床头放着,又去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等。

  “肖战……”小孩呓语着翻了个身。

  肖战屁股还没沾上凳子呢。

  今天过生日吗,不然愿望怎么可以实现?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4)

热度(9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