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今天过节不收礼

我又杀回来了!

第一部的本宣最近会放出来

————————————

        愚人节到啦!

  肖先生今天可依旧不能休息,周六也要上班,我早早准备好了许多低端恶作剧等他回家。

  去年愚人节的惨剧历历在目,每每想起,我的小花都要条件反射般痛上一下。

  那次我玩得太过,把他惹生气了。

  岳母说,一个人爱不爱你,要看细节。

  于是我想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恶作剧。

  茶几上有两个杯子,一个墨绿色磨砂马克杯,另一个则是恋爱一周年时我给肖先生买的朱砂红的保温杯,虽然我们已经不分你我,拿起哪个杯子主要看哪个里面有水。

  我把两个杯子的位置换过来,连我看电视习惯窝的那个角落也从靠近飘窗的左边换到了右边。

  卧室里电脑的鼠标也被我换到了左侧,电竞椅微微向左,为了细节更加生动,我还把没吃完的桶装薯片打开放在鼠标旁边。

  还有那些小坚果最好不要翻到的东西,也换了一个边。

  我颠倒了家里的左右,而这只是开始。

  我有时想,如果我把捉弄肖先生时的智慧用到学习上,也许现在已经拿了诺贝尔奖。

  但可惜这诺贝奖上如果不写上肖先生,我是不会要的,上次说过,在外我是肖先生。

  掐着他回家的时间,我在两位妈妈和姐姐姐夫的共同视频指导下,勉强做出了能吃的四菜一汤,麻利地收拾好了厨房。

  甚至苦练了半小时用左手拿筷子。

  有时候,距离天赋异禀只差一次尝试,用左手拿筷子也不是那么困难!

  我们还有个奇奇怪怪的习惯,平时我的拖鞋摆在地垫中间,他非要把他的拖鞋摆在我鞋子旁边,左脚在我左脚的左边,右脚在我右脚的右边。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放?

  他说,有生活气息。

  我纳闷,这算什么生活气息?

  他让我穿着拖鞋站在那里,而后也来穿鞋子,直到他把我笼在门边,我的心跳如擂鼓,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那之后有一周,我都无法直视那两双拖鞋的摆放位置,总觉得风光旖旎。

  今天我把他的并拢放在中间,他进门就会纳闷。

  他的好朋友在精神科,精神疾病他见过也知道不少,我打算装作人格分裂,假装我变成了另一个人,逗逗他。

  只希望他不要太聪明,距离愚人节过去还有六个小时呢!

  他回来了!

  平时他总说我不稳重,今天我要变成他喜欢的安静美男子了。

  果然他一进门就奇怪地“咦”了一声,我提高声音问,你回来啦?

  他看到一桌子菜时的表情更是精彩,我差一点没忍住笑出来,我站起来帮他脱外套,平时他可享受不到这个待遇。

  我说,老公,快吃饭吧。

  他像被踩了尾巴的坚果一样瞪着眼睛,我猜他虽然震惊,肯定也对这个称呼没有丝毫抵抗力。

  他问,你没事吧?欠债了?被辞退了?

  我说,都没有,你怎么了,平时没见你这样。

  我白天有钻研过表演的技巧,要想骗过别人,一定要相信自己就是那个人。

  我把他的大衣挂到衣架上,给他盛了饭,故意夹菜给他,他握住我的手腕,问,你怎么用左手?

  我也愣了一下,问,我不是一直用左手?

  看来我确实有能力进军演艺圈,他紧张得汗都从额头上冒出来了。

  我担心地问,你真的没事吗,还是家里太热?

  他摇摇头,没事,吃饭吧。

  我不停地给他夹菜,自己没吃多少,在他回来前我偷吃了不少!我还是第一次做出自己能吃的菜呢!

  我小口小口地吃,他问,不好吃吗?

  这话应该我来问吧?

  我笑着说,好不好吃你不知道吗?

  这笑容是我找肖先生学来的,温柔得出水,不知道有没有学到精髓,他能不能从这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木讷地点头,好像遭到了什么打击。

  也难怪,平日里我吃饭像龙卷风过境,但这是没办法的事,跳舞可是体力活,吃饱饱,身体好。

  洗澡时他大大咧咧走进来,我把他推出去,问,你怎么这么着急?

  他问,我们不是经常一起洗吗?

  我说,是吗,我怎么不记得,老公,你该不会是和别……

  他急忙打断我,没有!你……你先洗……

  他肉眼可见地焦躁起来,我悄悄探出头看他的背影,有点愧疚,可恶作剧已经执行到现在了,不全部完成实属可惜。

  没有肖先生的浴室,感觉冷了三分。

  下午我找姐姐帮我买了一件真丝男式睡袍,还真是略显高贵和浮夸了,她听说我要买这个,两眼放光,不断地打量我,我脸上一红,要她赶紧买,不要多想。

  事实上,也许她想的还不够多。

  走进卧室时,我倒被肖先生吓了一跳,他正呆呆地坐在床边,无神地看着门,我推门进来,仿佛他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试探地问,老公?

  他失神地摇头,你是谁啊?

  我假装惊讶,你该不会真的是病了吧,你不认识我了?

  他看了我一会儿,放弃了这个问题,问,睡袍……什么时候买的?

  我疑惑地提起衣摆,我不是一直穿这个吗?

  他受到的打击估计过大,竟然不说话了,直接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我擦着头发,指着原本是我的位置,问,你今天好奇怪,怎么睡这边?

  眼看着时间快到十二点,我忽然有点不敢告诉他真相,他一定会生气吧!

  他默默地翻了个身躺到另一边,我心虚地躺下,他背对着我,我去揽他的腰。

  他声音冷冰冰的,放开我。

  我吓得手都停住了,问,怎么了?

  他说,把我的王一博还给我。

  完了,等下我不会被他打包扔出去吧?

  我斜眼看着我与门之间的距离,如果我坦白后他想要夺门而出,我就第一时间冲过去以我的血肉之躯挡住他的去路。

  我小心地说,什么还给你,我就是王一博啊。

  他往床边挪了挪,我也跟着挪。

  他说,明天我们去医院,你病了。

  我冷汗直冒,管他什么十二点不十二点,坦白从宽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说,你先转过来。

  他不肯,我恢复原样冲他撒娇,肖先生呀,转过来嘛。

  果然好用,我迅速缠到他身上,凑到他耳边说,肖先生,愚人节快乐!

  王一博!!!!!!!!

  你看我用了这么多感叹号,可他当时的语气要比这个强烈上一百倍,我吓得死死抱住他,就算他气得离家出走也得带着我!

  我主动承认错误,我知道我玩得过火了,你别生气了嘛。

  他不说话,我能感受到他胸口起起伏伏,我    戳    了    戳    那   两    坨   胸   大  肌,小声地说了一声“驾!”

  他一言不发地和我运动了三个多小时,最后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我说,你说句话,我喊累了。

  我看出他还想再罚我,但肯定是不忍心的!

  他说,现在知道累了?

  我说,我知道错了。

  他认真地教训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走丢了我可以去找你,可是你要是真的这样消失了,我还能去哪里找你!

  他吼得我热泪盈眶,分外心酸。

  眼酸,鼻酸,腰也酸。

  我顺着他的台阶下来,抱怨不舒服,他立马不再责怪我,抱我去卫生间。

  真是挖个坑自己跳,之后的三天我连大号都不敢上,硬生生忍了三天,情况好了一点才恢复出厂设置。

  今年我是再也不敢做那些事情了,又回到了初中时代,玩起了奥利奥挤牙膏和怪味果汁的把戏。

  他按时回家,我主动把饼干和果汁递给他,我说,肖先生,愚人节快乐。

  他神秘一笑,说今天过节不收礼。

  唉,我以为他能配合我咬上一口呢,我都这么有诚意了!

  看来以后的愚人节都没得玩了,果然一口吃成个胖子的结果就是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

  晚上我们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去厕所时电忽然断了,我心里一紧,声音颤抖地喊他,肖先生!

  他的声音从厕所传来,我稍微心安了一些。

  他说,也许是跳闸了,我去看看。

  也许是怕我害怕,他点了根蜡烛放到茶几上,我也没脑子思考是哪里来的蜡烛。

  肖先生在我嘴角吻了吻,我出去了哦。

  我紧张地捏紧抱枕,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他让我好好等着,外面冷,万一又病了怎么办?

  想想也是,电表就在门外,我还是叮嘱他快去快回。

  他刚走没一分钟,门忽然狠狠拍上了。

  我觉得头发都立了起来。

  我大声喊他,肖战?

  没人回答,我觉得有点不妙,刚想起身,蜡烛也灭了。

  肖战!!!!!!!!

  话音刚落,马上落入熟悉的怀抱,他原来根本没出去!

  他凑在我耳边说,王先生,愚人节快乐。

  我一忍再忍,没有发作,我还记得自己对肖先生造成的毁灭性打击,我这人可是非常体谅他呢!

  我问,能不能开灯?

  他无奈地摊手,是真的没电了,我没去买。

  难不成我们真要一晚上摸黑了?

  他又说,气氛不是正好?

  但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中发展那样顺利,我们挨着坐在床边,他伸手戳了戳我完全没反应的小孩子。

  我也摸了摸,叹了口气,说,它好像被你吓坏了,怎么办肖先生,要去挂号吗?

  他也有点慌张,哄着我睡觉,大半夜挂了个号。

  我没好意思告诉他小孩子长不大只是因为我总觉得有鬼,会分心。 

  唉,去年挖的坑,把我一直埋到今年。

  转天早上证明,小孩子,好得很。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5)

热度(22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