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他不知道的事

话术大师,一语双关。

————————————

      今天我来细数一下肖先生不知道的那些事。

  是怎么样得了这个珍贵的机会呢。

  因为肖先生出差了,我因为不敢自己住搬来岳父岳母家,正巧他的表弟来住几天,我们约好我住床,表弟打地铺。

  晚上我们边吃边聊边看电视,表弟是个喜欢热闹的男生,提出要玩游戏,岳母嫌他无聊本来是不打算参与的,可表弟说要玩真心话,岳母忽然愿意了,还拉着岳父一起。

  和长辈一起玩真心话还是第一次,我不免有些紧张。

  表弟把放在地上的空水瓶拿上来转,第一轮指向他自己,显然他自己也没想到,苦着脸靠到沙发上。

  于是岳母问他,有女朋友了吗?

  表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头。

  我被他看得心惊肉跳,干嘛要看我,我这人可是洁身自好得很,那眼神仿佛我外面有个女人。

  瓶子这次转到了我这里,表弟和岳母都想问,我无奈,只能答应两个问题都回答。

  岳母问,和肖战生活和不和谐。

  我害羞,还算和谐。

  表弟问,在肖战之前有没有喜欢过其他男人。

  我坦言,有。

  这没什么可隐瞒的,毕竟是连肖先生本人都知道的事情,那人现在已经为人父。

  不知道这瓶子是不是和我有仇,又转到了我这里。

  岳母问,背着肖战做过什么坏事?

  我一愣,确实想起一件事,我连声音都低下来,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千万别告诉他!

  有段时间肖先生一直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奇怪的香味,我和他都不常喷香水,因此我当下警铃大作,虽然我心里知道他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可我还是好奇他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他洗过澡躺到床上,我躺在一旁,问,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呀?

  他翻过身把我揽到怀里,做了一台手术,然后想你。

  我闻了闻他的身上,说,可你身上有野花的香味。

  他低头自己闻了闻,说,你想太多了,只是宿舍的沐浴露。

  他太急于掩饰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借口的荒唐,每天都要回家却偏偏要在宿舍洗澡,这不是更奇怪了吗。

  我在他怀里清醒了一整夜,他倒是睡得香,我和他说舞室有活动要早去,比他早一点出发,实际上我已经请好了假,一路杀到医院,在他宿舍埋伏起来。

  我的藏匿地点还是老地方——床底下。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推门而入,换好了工作服没有耽搁便出去了,我爬出来在他宿舍转了一圈,也没闻到奇怪的味道。

  今天上午他不用坐诊,肯定在科室待着,不小心踢倒了满垃圾桶的阳光,慌乱地又扶起来,生怕他半路折回来发现我在。

  我在原地静止了一会儿,他没有回来,我才悄悄地跑到他科室外面,把门拉开一个小缝偷看。

  时间太早了,除了他大家都还没来。

  我看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瓶瓶罐罐。

  那应该就是香味的来源,我离得远看得也不是太清楚,好像是一些香料和干花,我又看了几分钟,实在是没兴趣看他捣碎这些东西,想来肖先生大概也不会做其他事情了,安心地回舞室上班。

  晚上我收到助眠香包时装得很兴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的刻意,当事人十分后悔去偷看了他,这本应该会是我很喜欢的礼物!

  我把手放到瓶子上,说,做过的坏事,我去医院偷看过他。

  岳母没听到想要的八卦,可爱地叹了口气要我继续转,这次转到了表弟。

  岳母问,你觉得一博怎么样?

  我想起老男人曾经嘱咐过我的话,永远不要和小女人吵架,因为她们总是要聪明上一些。

  岳母一个问题,让两个人都紧张。

  表弟思考了一下,很帅,和我哥很配,人很好,对我哥也很好。

  我松了一口气,我和肖战打闹时从来不避讳平辈,要是被表弟看到我对他使坏,这还得了。

  我没什么问题要问他,瓶口不偏不倚地对准了岳母,岳母冷静地看了一眼瓶子,众目睽睽之下将瓶口挪向了岳父,看吧,她们总是要聪明上一些。

  没等岳父震惊,岳母马上问,一博是不是总给你零花钱?

  我表面平静实则心中暗流涌动,我还以为可以瞒得住!

  如果岳母生气了,我就甩锅给肖先生。

  岳父比我想象中要泰然自若,“嗯”了一声继续转瓶子,但岳母那眼神可不像在说“饶了你了”。

  我赶忙打圆场,又转到我了,妈有想问的吗?

  岳母无奈,你们就蒙我吧,别给太多,够花就行了。

  我点头,心里想的是我也拿不出太多。

  岳母问,肖战做过让你最感动的事情是什么?

  这事肖先生以为我没看到。

  有次舞室有活动,我们排练到凌晨三点,起先我也没想到要排到这么晚,只能给他打电话让他先回去,他不肯,说在车里睡一会儿。

  天气半冷不热,穿上外套热,脱了又冷。

  我拗不过他,便让他注意保暖不要嫌热开空调,车载空调不比家里,风直吹膝盖,他睡着了哪还管那么多。

  我结束出来时看到他正歪着头躺在驾驶座上睡觉,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惊醒了一下,迷迷糊糊地把身上的外套拿下来盖到副驾驶上。

  第一眼看过去,还是有点惊悚。

  副驾驶上半个人没有。

  他躺了没两秒清醒过来,拍了下脑门又把外套拿回去,他半睁着眼划开手机屏幕,似乎是在等我的消息,但我正看得上瘾,分外想知道他还会做什么。

  他换到了副驾驶继续躺着,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腰又痛了,毕竟他从下午六点等到了现在,我给他打电话,说,我结束了。

  他便抬头张望,我向他挥手。

  他起身时头撞到了车顶,我笑得不行。

  副驾驶的皮质座椅不容易散热,我摸上去时还能感觉到他的体温,我装作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问他,你怎么跑到这边来坐着?

  我忽然想到顾城的一句诗,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虽然他坐着,头探出车窗来,像旧时代拿着火车票根兴奋地在窗口摇晃的小报童,我随着缓缓停下的列车一路追过去,等他从车门跳到我怀里。

  只不过以肖先生的体格,大概我们要一起坐到地上。

  他说,我聪明,知道你快要出来帮你暖一暖。

  我没有拆穿他刚刚迷糊时给座椅披外套的蠢事,蠢吗,真是蠢到我心里了。

  恰到好处,比任何一次突然冒头的浪漫都让我感动。

  我想在他心里种一棵狗尾草,我心动时就摇一摇。

  我喜欢看他被痒得一直笑。

  时间不早了,我和表弟收拾了桌子后回房间睡觉。

  关了灯,他躺在地上问我,一博哥,怎么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男人?

  我差点被口水呛到,小声问他,你有喜欢的人了?

  他说,不是,就是感觉你们挺幸福的,不知道以后要找什么样的人。

  我说,你遇到喜欢的人就不在乎想找什么样的人了。他越是和你想要的大相径庭,你越是喜欢他,你跨过了重重阻碍,连自己都说服,为了和他在一起。

  在遇见肖先生前我就想要肖先生了吗?

  拜我那个富二代朋友所赐,我也曾经和富家千金谈过恋爱,也和学富五车的博士生相处过一段时间。

  肖先生是压根没想过的,但他出现时我便向他倚靠。我说,他工作忙没时间陪我,我又说,但我可以陪他。我说,他是个医生日后肯定唠唠叨叨,我又说,这样的男朋友该让多少人羡慕。我说,他长相如此优越又见人三分笑,招惹的烂桃花我怕是打也打不完,可我又说,这样帅气的人,是我的。

  肖先生不知道的是,我也曾经在心里和自己打架,和他谈恋爱纯粹是一时兴起,这架打完了发现我已经是情到深处。

  表弟似懂非懂,我也不再过多解释,感情的事情当然要他自己去感悟,别人和他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我拿出手机和肖先生聊天。

  我问,肖先生,今天过的怎么样?

  那边很快回复,王先生,你怎么现在才找我!

  我逗他,肖肖想我了?

  他回复,哥哥不想肖肖吗?

  这句话我记下了,等他回来我要他当着我的面说一次,然后录下来,反反复复地听。

  他肯配合我真好,反正我叫他哥哥的次数多了,他喊我一次也缺不了块肉。

  我说,哥哥当然想肖肖,肖肖想哥哥什么啊?

  这次他分秒必争地回复我,想哥哥的弟弟。

  我说,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话!

  他说,你不就喜欢我一语双关?

  我无语,回复,知道那你就多关一点。

  他回复,我想你了。

  我问,这是双关吗?

  他反问,你想吗?

  我在屏幕这头笑起来,他还真是每句话都带着两个意思了。

  我只能回复他,我想。

  他问,这是双关吗?

  我语音给他唱,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他语音给我唱,Baby that's the way I like it.

  我回复他,That's the way we like it.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停更几天写番外哦

评论(14)

热度(24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