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粉黛乱子草

JWDYSZM

——————————

       城规局终于把肖先生工作的医院旁的空地纳入城市规划。

  夏天的时候这里是小孩子的天堂,太阳还未落山,爷爷奶奶们会带着自己刚放学的孙子孙女来玩,这么大片的地方仿佛被这座繁华的城市遗忘了一般,盛着小朋友的旧时光。

  前几个月我来突然发现这里被围了起来,里面塔吊的声音叮叮当当,前几天又不停地往里面运各种各样的植物,还有一株修剪成小兔子形状的小树,我猜是要建公园。

  于是今天早上我特意不让肖先生来接我。

  我说,肖肖,给我一次做你男人的机会,我去接你。

  他一脸吃坏东西的表情,古怪地说,你本来就是我男人。

  亏他能把这句话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但如果被他知道我只是想去看看公园开了没有才顺路去接他,他肯定会借着这个由头念叨我好久,全家都会知道我对公园的兴趣超过对他了。

  于是我问,我们是不是很久都没有约会了?

  他端早餐的手顿了一下,看我一眼,说,今晚我下班接你去约会,看电影吗还是去吃东西,或者去哪里玩?

  我说,肖先生,五年前你就是靠着一部恐怖片把  我     骗     上     床      ,能不能换个套路?

  谈恋爱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就像早点铺里炸油条的那两根筷子,看起来是一副,实际上早就被热油煸得走向两边。

  肖先生之前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因此做什么事都别别扭扭,想对我好,又怕做过了伤了我的自尊心,可他又不肯问问我,总是自己摸索。

  那次去看电影,我没告诉他我胆小,故意选了个悬疑片,我吓得直往他怀里钻,他倒好,两只手高高举过头顶,低下头和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

  我气急了,直接抓着他的手按到我胸口,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唐僧?还是傻子?你真的二十七吗?你摸索了这么久摸索出什么来了?

  我的问题连珠炮一样,也不知道他这个榆木脑袋能不能开窍,如果我早知道他现在是这个流氓样子,绝对要好好珍惜那时候的大傻瓜。

  他楞楞地说,我知道你不爱吃胡萝卜了啊,还有喜欢开摩托,喜欢跳舞,不喜欢吃零食,喜欢吃香蕉,还……不错吧?

  这样的肖先生让我又爱又恨,没有顾及有没有人看我们,我凑过去咬他耳朵,他的手还被我压在胸口,恨恨地说,我爱吃香蕉,那你爱吃樱桃吗?

  也许就是这句话给他开了窍,那晚过后他越来越会谈恋爱,我也就认栽被他拐回了家。

  电影是我要看的,那个也是我主动的,可对外提起来都是他对我意有所图,岳父岳母至今认为肖战先对我动手动脚。

  因此他对我说,哪里是我骗你啊。

  我瞪眼,他马上改口,我骗的我骗的。

  我问,有没有新鲜的创意?

  他想了想,故弄玄虚地说,有个地方你肯定喜欢。

  我猜他说的大概就是新开的公园,可爱的肖先生,也会掉进我的陷阱呀。

  他来接我时刚好落日,我挤在学生们中间,影子在水泥路上涌动,空气像在我们之间穿梭,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之外的肖先生,今天好像特别帅,穿着那件白色大衣,斜斜地靠在车门上。

  我朝他跑过去,他抱住我的腰转了几圈,我红着脸要他放我下来,我盯着他的眼睛问,肖先生,你今天怎么这么帅?

  他刮我的鼻子,说,我来约我喜欢的小朋友去约会呀,他喜欢长得帅的。

  我说,我也喜欢长得帅的,先生考虑一下我吗?

  他说,那要问一下我家小朋友会不会生气哦。

  他今天要开会,又打了领带,我给他挑了一条蓝白斜条纹的,我说,先生你戴着蓝天白云,谁看了你心情都要放晴。

  他把领带解下来给我打上,说,蓝天白云要绕着小太阳才好看。

  我问,我们要去哪里?

  他说,带你去摘月亮。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要去公园,也许是我太俗了,肖先生能想到更诗意的地方,一路上我看着窗外,平日里走过无数次的路也变得令人期待。

  到的时候天已经擦黑,我远远的看见车前一片粉色的雾气,心里一紧,心想该不会是碰上了灵异事件。

  我惊恐地问他,那是什么?!

  他说,别怕,只是植物。

  我好奇地把头探出车窗,什么植物可以长成雾一样,连绵无尽的一片。

  他过来弯腰在    我    唇    上     啄    了   一    下   ,下来看看,不是想来玩吗。

  我兴奋地下车,问他,原来你早就知道!

  原来真的是粉色的草,窜到我们腰间的高度,公园里种满了这种草。

  肖先生说,这是粉黛乱子草。

  真当是在仙境了,我想起他的话,问他,月亮怎么摘?

  公园的路灯还没有架起来,拴扎成捆的灯柱和灯罩码在路边,只有雾气之下的地灯隐隐发着光,映得这片雾海更加迷幻深邃。

  肖先生是深海的鲸,拉着我做迷雾里的夜光游鱼。

  在这样的夜色下奔跑,我愿意被鲸鱼吞噬。

  我心跳加速,被他放开时还有些气息不稳,我问,肖先生,你真的是鱼吧?

  都不需要呼吸的吗。

  他笑我,拉着我再往雾气的中心走,原来你也是水做的?

  他又双关!我一时我不知道该感动他说离不开我还是其他一些小坚果不能听的事情。

  往深处走了后才发现公园中心散发着微弱柔和的光,小时候看动画片时,森林深处的精灵树屋,环绕着古树的萤火虫,我向往很久了。

  肖先生总把我的梦变现。

  光的来源原来是半块巨大的月亮装饰品,像甜筒上融化的冰激凌球,歪斜着扣在地上。

  我说,这地方可以卖票了。

  他笑,好煞风景啊王先生。

  我问,这里怎么没人呢?

  规划得这样美,以后来打卡的人一定不少。

  说起打卡,我们之前也去过一次网红打卡地点,这几年重庆的旅游业发展迅速,比之前更夸张。

  我们挑了个工作日,轮休制就是这一点好,可以心安理得地在工作日出来玩,可结果还是令我们大跌眼镜,难道轮休已经成为主流?

  总之那次出游体验很不好,且我和肖先生不停被人偷拍,我不开心地说,这些人是没见过兔子吗?

  他凑过来安慰我,也许是没见过小狮子。

  我转过头问他,我很凶吗?

  他说,对他们凶一点,不然我会嫉妒。

  我摸上月亮的外壳,有些烫,清冷忽然配不上月亮了。

  他说,有别人你又要变小狮子了。

  我趴在他胸口,咦肖先生,我还以为你会喜欢狂野一点的。

  他收紧手臂,问,哪种狂野?

  我说,不告诉你。

  我回到雾气之中,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这些乱子草过于可爱,肖先生一直跟着我,我忽然想捉弄他一下,悄悄看准一个地灯附近,趁他不注意蹲了下去。

  他果然慌了,在黑夜中喊我的名字。

  我正得逞地暗爽,忽然听到他说,原来你在这里,玩够了没有,我们回家。

  谁?要和谁回家?我在这里啊。

  我顶着一片粉红冒出头,看到他站在原地冲我笑,我就知道他是在诈我了,我说,你太聪明了,不好玩。

  公园还没有建设完全,现在只铺好了绿植和这半块碎月,其他玩乐的器材还没来得及安装,因此这么晚了也没人来,过几天人就多了。

  他拉着我回到月亮前,说要给我拍一张照片,我朝着月亮走过去。

  王一博!

  他忽然喊我。

  我回头。

  咔嚓!

  我跑回去抱怨,我还没准备好呢!

  他将四周的乱子草褪色,雾气上方仿佛笼着一层银光。

  我问,粉色不好看吗?

  肖先生说,六宫粉黛无颜色啊。

  回眸一笑百媚生。

  看看肖先生现在,出口成章,哪还有刚谈恋爱时的窘迫和小心翼翼,刚刚破茧的蝴蝶都能被他说得自惭形秽,回到破碎的茧壳里继续安眠,他嘴里的那朵花太耀眼。

  照片上只有我有颜色,暗夜精灵一般走向月亮,却忽然被叫住回头看我的王子,因此放弃回到命定的北欧神话。

  我说,真好看啊肖先生。

  他鼻子里哼出一声笑,问,你在说什么,我还是你?

  过于似曾相识,他总是记得我说过的话。

  我想起一句已经烂大街的唯美主义文学,我说,肖先生,今晚的月色真美。

  他说,教我的余生着迷。

  他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吧,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回答,我的糖分超标,因此想要分他一点甜头。

  我说,你好看,我好甜。

  我们各司其职,井水犯河水。

  他突    然    吻    住     我,我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鞋跟后有一颗嵌在地下的小石头,我一屁股就坐到了雾气之中。

  好在土壤松软,我进行了一个完美的软着陆。

  他也追下来,半跪在我面     前     吻     我     ,我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去揽他的脖子,地灯的亮度刚好,将乱子草的粉色映在他的白色大衣上。

  草丛中盛开了一朵浅粉野玫瑰。

  我这姿    势    也支撑不了多久,过   瘾    之后他把我拉起来,我攀着他的肩问,那我要给你什么呢?

  礼尚往来。

  肖先生说,我帮你把月亮摘下来,换你的两颗樱桃。

  我说,我还是送你一张脸吧。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今日迫害对象:香蕉、樱桃、鲸鱼

评论(24)

热度(24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