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野茶

 如果可以重来,你们要做什么?

————————————

      植树节那天我和三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约了去某座山上种几棵树,实际上是想借机聚一聚。

  一个朋友平时在天津的外企做高管,这次刚巧回重庆出差有些闲暇时光。

  另一个朋友刚从国外镀金回来,说是镀金,也不过是多了个名头,这人对我们比对自己好,可惜不热爱学习和工作,好在家里有钱,任意挥霍。

  第三个朋友还未能确定是否能来,他天南海北地飞,一年能回家的天数屈指可数,我们时常去拜访他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女儿,带些好吃的好玩的过去,他家里雇佣了两个阿姨,把孩子照顾得很好,我们过去时就会带着孩子去看单词卡片。

  约定时好好的,可真到了那一天,第一个朋友临时开会,第二个参加婚礼,第三个根本不在中国,连我和肖先生也掉链子,我要加课,肖先生更是排了两台手术。

  果然有些事情赶早不赶巧。

  日子慢慢的就推到了今天,我们昨晚都确定了今天完全自由,因此赶紧预定地方,种树这事是泡汤了,我们还是找了座青山去喝个野茶。

  人家野餐,我们野茶,谁让我们的平均年龄早就过了三十岁,我已经是五个男人里最年轻的了,按理来说我应该更有活力一些,可之前我也说过,一个懒字贯穿我的一生。

  肖先生倒是喜欢准备这些,可五人份的量实在太多,我可不想让他为除我以外的人服务,因此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他。

  富二代朋友倒是可以准备,只不过他肯定不会亲自去盯,大手一挥甩钱走人,到时什么结果又不确定。

  不如各自带上珍藏的好茶,随便买上些点心就上山,听说我们订的地方算是个小度假区,到时候借一个小桌,摆上五个椅子,围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再看看云过青山里,倒也不错。 

  我和肖先生平时不喝茶,毕竟不像那几位一样时常参与这样的场合,于是他又去找同科室的同事问,让人家带着去买了几包好茶带去。

  几个大忙人坐在一起也没什么可聊,经商,从医,管理,舞蹈,吃喝玩乐,怎么也说不到一起,干脆变成一次幻想大会,议题是富二代朋友提出来的,浅薄又有深度,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们会不会这样生活。

  富二代朋友没有先说,而是将话题甩给了高管,高管苦笑了一下说,当然不会,要是再来一次我一定在十八岁那年连夜买一张回重庆的火车票,哪怕在窗户边坐着颠三天呢,到了我就去敲你家的门,见到你就抱大腿。

  我们哈哈大笑,想到那个画面纷纷觉得不可能,我说,你这样的劳碌命,还是安心奋斗几十年吧,之前你有个不用努力的机会,不还是拒绝了?

  前两年他跟着老板去谈生意,对方老板的秘书是两个金发碧眼的性感女性,香奈儿的高定,驴牌的包包,人长得也漂亮,对他颇有些意思,项目谈完两人一起约他出去,结果这人拒绝了,说一心工作,且只喜欢小家碧玉。

  高管争辩,我连内衣物都要穿MIC!

  肖先生疑惑,是哪个牌子?

  高管抿了口茶故作高深,最后说,Made In China。

  无脚鸟朋友说,我的话,绝对不要学国际贸易,不如去考飞行员。

  我调侃他,结果不都是在天上飞?

  他说,不一样,一个挤破头累成狗,另一个吃公粮好落脚。

  想想他说的也没有错,小时候爸妈总是想让我们找个铁饭碗,考公或者去当老师,但我们这几个人全都找了高风险职业,好在肖先生的工作让小女人比较放心。

  高管听上去虽然稳定,但实际上稍有不慎就要被降职,富二代更不要说了,根本没有工作,闲的时候写两首诗,抒发一下无处安放的情感。

  轮到肖先生了,他说,想试试做警察。

  我打趣说,你还真是一心为群众,那我就去当个怪盗,来抓我啊阿sir。  

  他一愣,在我耳边急急地问,你以前不是觉得电视上的警察很帅吗?

  三个朋友都是牙掉的表情看着我们俩,我脸红,你说话声音太大了!

  他不管,还要问,现在不喜欢了吗?那你喜欢什么?

  我窘迫地看着这些发小,说,喜欢喜欢,你赶紧闭嘴吧!

  富二代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说,别呀,战哥想说什么说什么,我们取取经。

  我说,你取什么经,三天两头换一个女朋友。

  他说,逢场作戏,哪有真心的,要不是我有钱谁来找我。

  我调侃,你正经一点就好了。

  他却突然正色说,应该好好学习的。

  全场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他却马上恢复了往日嬉笑的态度转移话题,问我,你呢,如果再来一次,你要做什么?

  我说,不变。

  富二代朋友说,没事儿,来抱哥的大腿,哥有三条腿。

  男人们聚在一起总是爱开这种玩笑,我说,敬谢不敏,我更喜欢我家肖先生的三条腿,谁都别抢啊。

  朋友们马上又摇头又摆手,不抢不抢,绝对不抢。

  我拉着肖先生问,他有这么差吗,抢都不抢?

  高管朋友问,那抢一下?

  我说,我开摩托撞死你。

  高管朋友直接离席要来打我,我俩围着小桌跑,像小时候玩的老鹰捉小鸡,肖先生的手伸到椅子后面一直暗暗护着我,我说,我有人护着你没有!

  他看占不到便宜就坐回去喝茶,叹气,哪里敢谈恋爱,现在有钱了,又没时间陪女朋友。

  我指着无脚鸟说,你看看他,女儿都有两个了。

  高管说,他是老板啊,我是打工仔。

  我把肖先生的茶杯拉到我这边,把我的换给他,他喝的是高管带来的茶,听说是某次去谈生意从五星级饭店里顺来的,我喝的是富二代带来的,看出来他对这些的研究比我多不到哪里去,带的是果茶,我尝不出贵贱,看包装应该价格不菲。

  我说,我尝尝你的。

  果然免费的要香一点。

  也许是肖先生喝过的要香一点。

  下午去爬山,也许是我和肖先生平时注意身体健康,爬的尤其快,他趁着周围没人问我,你真不想换个工作?

  我倒是要问他,你去当警察了我怎么认识你,真要我去偷个什么吗?

  他说,偷我啊。

  我惊呼,我天肖先生,偷     人    可就是道德问题了!

  他说,那我还是好好做我的医生吧。

  我说,嗯,你别变,我也不变。

  肖先生之前说的没错,是有多小的概率才能一见钟情,我们又这样合适,哪怕是某一个因素变了也许我们就要擦肩而过。

  越向上走天气越冷,肖先生有先见之明,提前拿了他那件白色大衣给我披上,比起我来他抗冻一些,但他冷的时候我看不出来,我冷时会脸红,他冷时半点都不让我知道。

  我问,你冷不冷?

  他这次诚实得很,和我说冷。

  我捏着大衣要脱下来,他力气比我大,连扣子都帮我扣上,我说,肖先生,我的手还没有伸出来。

  他牵着我的袖子往前走,不能摆臂我的速度慢了不少,他总走在我上面一级台阶,显得高大伟岸,我说,肖先生你好帅。

  他说,王先生,你又想捉弄我吗?

  我说,天地良心,最近我总是被你弄得心跳脸红。

  他退下一级和我保持同步,问我,怎么结婚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爱我?

  我说,你就臭美吧,我爱你你还不愿意。

  他大概是手冷,双手插进裤兜,说,七年之痒。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个朋友正相互扶持着向上走,无脚鸟先败下阵来,弯着腰站在原地,两只手扶着膝盖喘粗气,艰难地抬头和前面的两个人摆手。

  我趁他们在原地休整,侧身和肖先生说,那你到时记得    给    我    止    痒    。

  这话说出来后我自己都脸红,我明显感觉他也是一愣,本来想说我什么,结果憋了半天半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同手同脚地拉着我上去。

  我好久没看他为这种事害羞了,往常都是他拿我取乐,把我说到想钻进地缝里去,今天我也逗了他一次,虽然是把自己做陷阱。

  心情大好,路旁有些装饰用的大石,有两块中间长出了几簇小野花,我从衣服下摆伸出手,揪下一朵红色的塞给他,说,给你一朵路边的小野花。

  他捏着小红花放到眼前看,两根手指捏着,另三根离得老远,像是捏着什么脏东西,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我说,不采白不采。

  他说,采了也白采。

  我说,你拿着它,我把你这朵玫瑰和它一起采回去。

  说他是玫瑰他似乎还真的骄傲起来,捏着那朵小红花说,别这么贪心,有一朵玫瑰还不够吗?

  我说,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两个都要!

  他直接把小花放回了岩缝,解开大衣扣子牵住我的手,说,你就是小孩子,只能选我。

  我早知道他会这样,可这样我就更忍不住要逗他,指着小红花问,要是我选它呢?

  他凑到我耳边说,你不会选它的。

  我问,为什么?

  肖先生总那么容易猜透我也令我苦恼,我都不能看到他为我吃醋了。

  他小声说,它解不了你的七年之痒。

  烦人!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9)

热度(21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