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正因为有了苍老,才有了珍惜。

————————————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等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肖先生最近有点文艺复兴,总爱在我面前哼唱这首歌,好听是好听,只是我觉得他每唱一遍就把我们唱老了一岁,再多唱几天我就要配一支拐杖了!

  他买了本课外读物,小时候小女人把这样的书称作闲书,那时候电子书还没兴起,我也没有手机来看,只能每次放学时去路上的书店买了塞进书包里带回去。

  小女人有个我至今想不通的逻辑,我提着书回家她会骂我又买这些,但要是我趁她不注意把书放到了书架上,即便还没有拆封,拿下来时她也不会说什么。

  你看,都怪肖先生,我都开始追忆童年了。

  他那本闲书其实也不太闲,一本散文集,我问他,你居然不看你那些器官组织了?

  他有很多医学专业书籍,光是看着书名我就头大的那种,想不到他也开始陶冶情操了。

  他说,我看看别人的爱情。

  我酸他,怎么,你的爱情不如意?

  他说,是来之不易。

  我说,怎么来之不易,我们不是认识当天就在一起了?

  他纠正我,是第二天。

  第一天和第二天有区别吗,也难以改变我在夜里辗转反侧思考他会不会只是陪我玩,毕竟那时候我才二十一,二十七岁的肖先生在我眼里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大人啦!

  他抱着我,让我一起看三毛和荷西,说,一见钟情啊王先生,怎么能遇见另一份一见钟情啊,这是多小的概率啊。

  我一直觉得一见钟情是个很美的词语,一眼万年,爱的不是这一眼,而是那万年。

  我说,肖先生,无巧不成书。

  他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我问,什么梦?

  他说,都是小时候的事,醒了突然感觉时间在流动,像水一样。

  我没有再答话,默默地和他一起看书,但他的阅读速度比我快,他想翻页时我还有几行没过眼,我便按着他的手不让动,我问,你认真看了?

  他说,没有。

  我拍他的手,那你翻什么!

  他说,假装在看。

  我哭笑不得,我难道是他的语文老师吗,还要假装在看书,我问,那你在做什么?

  他认真地说,在数你的头发。

  我无语,你数得清?

  他说,数不清。

  肖先生怎么有点神叨叨的,该不会是现在工作少了闲不住了?

  他好像还在数,我故意像刚洗过澡的坚果一样甩头,他马上就来挠我的痒痒,我躲的时候“咣”一下撞到了推拉门上,我震惊地摸着玻璃门,问他,你怎么把它擦得这么干净?!我以为是开着的!

  他笑得太张狂了,我想堵住他的嘴!

  他过来帮我揉额头,问,干净一点不好吗?

  我说,那你要告诉我啊,我得计划好路线。

  他抿着嘴得意地冲我摇头,双拳攥紧,那可不行,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说他是师父吧,紧箍咒不行还去找如来佛学来五指山。

  下午业主群里又难得热闹起来,说小区里的某棵树上有一个马蜂窝,晚上消防员来处理,让我们凌晨不要出门,还附了几张图。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那个丑丑的马蜂窝,肖先生尽职尽责地普及了被马蜂蛰了的恐怖后果,群里安静了大概有一分钟,然后纷纷询问窗缝门缝用不用用胶带粘起来。

  对不了解的东西,人们总是会格外地小心和恐慌。

  就跟肖战对待衰老是一样的,他表面不说,但我知道他可怕自己出现衰老的迹象,连个眼角的细纹都不放过,抓着我问有没有很明显,我会用舌尖碰一碰那里,紧接着说,肖先生,你好性感。

  但也感性,我总是打趣他是不是人格分裂,工作时说一不二,面冷心也冷,下了班之后又这样热爱生活,对未知充满了好奇和不自信,总是感叹我们所得到的东西,时不时带着我追忆往昔。

  我扒着窗户说,咱们这里刚好能看到那棵树诶。

  意思就是,晚上我想搬个小桌子到卧室,一边吃不健康的宵夜一边看消防员摘马蜂窝。

  物业颇为幽默,发了一条消息:请各位业主将衣服收好,门窗关好,不要看热闹,如果非要看,隔着窗子看。

  虽然我们能看到那棵树,但毕竟太远了,只能看到莹莹火光在黑暗中跳跃,偶尔能听到几声消防员的呼喊。

  但肖先生给我准备的宵夜还是很丰盛的,我缠了他一下午,就为了在深夜享受一下不健康但很快乐的垃圾食品,还贡献出了我的花花。

  我举着他炸的大鸡腿问,要不要来一口?

  他嫌弃地摇头,真就定力十足,看着我吃完了鸡腿吃薯饼,吃完了薯饼吃藕盒,吃完了藕盒吃虾饼,在下佩服!

  我努嘴,啧啧啧,你丧失了太多快乐。

  他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孩子都喜欢吃这些。

  吃完我连走几步都要大喘气,肚子被撑得圆滚滚的,晚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睡着,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连午饭都不吃为宵夜做准备,也还是会吃成这样,没人会嫌快乐太多。

  我问他,你从哪儿获取快乐呢?

  他冲我一笑,说,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又在说床上的事,羞恼地把嘴上的油印到他脸上,不过夜深了,说点这样的话题也无伤大雅。

  明天又是周一,看了眼时间我们都是有贼心没贼胆,他拥着我睡下,半夜我因为吃得太油去了趟厕所,举着手机坐在马桶上玩得不亦乐乎,完全没在意时间。

  直到卧室里传来他惊慌的声音。

  王一博?

  王一博?!

  王一博你去哪儿了?!

  王一博!

  我赶紧结束战斗想要溜回去,刚从厕所出来就被他抱了个满怀,然后和我说,你臭臭的。

  我踢了他一脚,谁上厕所是香的?!

  他直接把我抱起来回卧室,我问,你干嘛,我能走。

  其实我是怕他迷迷糊糊的把我摔了。

  他也确实睡眼惺忪的,走的是曲线,好在还算稳,非要抱着我睡,我问,你不难受吗?

  其实抱着睡不大舒服,我们早就放飞自我,怎么舒服怎么来,难不成爱    不    爱     还    讲    究    睡    觉    姿     势?     做    爱      倒是可以讲究一下,总有些人找出一大堆理由来掩饰变心,令人嗤之以鼻。

  于是他让我背对他,他从后面揽着我,看出来他困,刚把手搭上来呼噜也打了起来,没有隔壁家电钻式的恐怖声音,他打呼只比正常呼吸重了一些,有时候坚果的动静都比他大!

  第二天他送我去上班后去医院,正好碰上学生来上课。

  看着他的汽车扬长而去,这个学生已经是研究生了,来舞室学舞,还好有天赋,不然这个年纪起步是晚了一点。

  学生提着早饭,随口问,肖医生去上班?

  舞室里我也就和他时常聊一聊,年龄还算相仿,有话可说,我点头,但我今天要自己走了,他排了一整天的班。

  学生三两口一个包子,连吃了五个,正打算吃第六个,又问我,肖医生多大来着?二十八?二十九?

  我看着他汽车离开的方向,说,我现在就想打电话让他回来听听你说的话,他三十三啦。

  学生震惊,差点被包子噎住,连忙拿起豆浆喝了两口,说,他看起来这么年轻!

  我干笑了两声,相当苦涩,要是他本人也这么自信就好了。

  我今天只有上午的课,本来计划着下班回家躺尸,但我临时改变了计划,倒了一趟公交车去了中心医院,午休了,但我知道他这人肯定又在诊室吃泡面,他就是懒,科室都懒得回更别提宿舍了。

  我敲门,问,请问还可以看病吗?

  诊室里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门被大力拉开,他肉眼可见的开心,把我拉进去,果然,香辣牛肉。

  我问,又吃泡面?

  他反问,要不要来一桶?

  他肯定是打定主意我抗拒不了这种诱惑!

  来一桶!

  还是红烧牛肉。

  我一边吃面一边感叹,想不到啊肖医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请我吃泡面。

  肖先生照例喝光了我的汤,想不到啊小馋猫,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要喝你剩下的汤。

  我说,还是有些变化的,现在的我是绝对不会滚到你床底下的。

  他说,那你要怎么做?

  我拿出一夫当关的气势,用重庆话和他说,肖肖,老子爱你!

  他却温柔地笑了,总之很不符语境,和我说,我爱着你。 

  时间的浪漫就是,从我爱你,你爱我,变成我爱着你,你爱着我。

  哪怕面对生活已经是古井无波,却依旧有个人住在心里,挖挖墙壁,抠抠墙角,他住得实在无聊了,就敞开窗户大喊几句我爱你,然后这句话便从我的眼睛里跑出来,我加上点自己的东西,告诉他,我也爱着你。

  晚上结束的时候我总结出一个道理,肖先生胡思乱想就是因为太闲了!他刚刚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没羞没臊的话也不见他提怕老!

  人总要老的呀,但还好是和肖先生一起。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7)

热度(23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