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桃花仙子

昨天没有看到我有没有想念肖先生和王先生?

————————————

       假酒害人,真酒醉人,看肖先生这样子,怕是要喝个通宵的架势,他很少这样喝,他不爱喝酒,今天却喝得开心,原因是找到了他的千杯知己——姐夫。

  这次他是真的喝醉了,和姐夫又跳舞,果然他生日那天是骗我喝醉,现在两个人互相踩脚,我和姐姐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也不知道吃还是不吃。

  我给姐姐倒了杯果汁,问,宝宝还有多久出生呀?

  姐姐说,才三个月,还早。

  我的头也有点晕,盯着她的肚子一直看,傻笑了一下。

  姐姐拉着我的手去摸还没有成型的宝宝,喜欢宝宝吗?

  我点头。

  姐姐说,拥有的时候开心幸福,但没有也不是遗憾。

  姐姐的年龄也算不上是长辈,可她比小女人还要像妈妈,也许是女人怀孕后便有了母性的魅力,我看了一眼正在乱跳的肖先生,说,我怕他遗憾,又不告诉我。

  姐姐也看过去,问,酒后吐真言,机会难得,要不问问?

  是个好主意,肖先生酒品差,容易醉,但疯够了总会消停一段时间,那时候有问必答,都说一孕傻三年,姐姐之前也许是位小爱因斯坦。

  我们都喝了酒,晚上住在姐姐家的客房,他一喝酒就会脸红,正歪着头倒在床上,乖乖地自己盖好被子。

  我盯着他,他看着我,我正想问他想要做什么,他就把另半边被子掀开,不停地拍床,我连忙过去拉住他的手。

  我说,拍什么!让姐姐误会了怎么办!

  他瞪着他那双让我羡慕不已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问,你怎么不和我一起睡,你要去哪里?

  一喝醉就要给我编故事,我顺着他的话逗他,我说,我去找别的小朋友玩。

  他迷瞪瞪地问,去哪里,我什么时候去接你?

  我思考,你都喝醉了,不许酒后驾驶。

  他委屈,那我让姐夫带我去接你。

  我笑,姐夫啊,不省人事了都。

  姐姐怕姐夫喝醉了没轻重伤到宝宝,直接让我帮忙把姐夫扔在了沙发上睡。

  他又说,那让姐姐带我去。

  我说,姐姐怀着宝宝呢!你还折腾她!

  他听了彻底不乐意了,勒着我的腰不松手,好在他没去当兵,否则看他这拼命的样子,我的腰都要被勒断。

  不知道他忽然哪里生出来的傻力气,直接把我    拖   上    了      床,一股酒气喷在我脸上,而我想的全都是他可不要吐在我身上。

  他说,那你不许去了。

  我说,可是我都和人家约好了!

  他大概想掏我的口袋找手机,但我没穿裤子,他就抓    住    了  我   那    个   东    西,我登时不敢说话,气都不敢大口喘,万一惹急了他把我拧断,那可真是人间惨案。

  我乖乖把手机奉上,他拿过去解锁,不知道在划拉些什么,问我,哪个小朋友……我要给他家长打电话……

  我说,你好烦,你不让我交朋友!

  他急了,整个人压上来,他也不轻的!

  我说,我错了我错了,你快起来!

  他这才起来,还是不停地问,哪个小朋友?我认识吗?你在哪里认识的?你们约在哪里见?你带我去好不好?我也很喜欢交朋友……

  想不到他喝醉了,念紧箍咒的本事倒是没忘,我捂着耳朵    直    接   吻   了    他,一大股酒味,吻  完   我  问他,还想说什么?

  他说,你别去了嘛,没事的。

  我假装要起床穿衣服,我说,我这样爽约,他会不高兴的。

  谁知道我穿到一半又被他拖回去,这次跑都跑不掉,以前我们露天烧烤时买过一只小乳猪,请了人来烤,小乳猪被特制的架子箍住烤,边转圈边刷油,我现在的情况和小乳猪差不多。

  我和他商量,我不去了好不好,你把我放开?

  他摇头,不行,你不可信!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无奈地窝在他怀里,问,肖战,你想要个宝宝吗?

  他认真地想了想,问我,你要去哪里?

  我等了这么半天,他居然还沉浸在上一个问题!

  我提高音量,我问你想要个宝宝吗!

  他把我箍得更紧了,说,哪里都不许去。

  我没办法了,不在一个频道上,上一秒还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现在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还真会找时候。

  我安静地趴了一会儿,他居然开始自己发挥,问我,你想要个宝宝?

  我没来得及说话,他又问我,不要好不好?

  我惊讶,为什么?

  我本以为他只会安慰我,却没想到他这么抗拒这事,表情像吃了茄子味的棒棒糖。

  他说,有了宝宝你就不爱我了。

  我笑,怎么会!

  他说,宝宝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我点头,嗯,所以呢?

  他说,我们都喜欢你!

  我反问,难道你们还能不喜欢我吗?

  他挫败地叹气,那我不喜欢他,对你好的我都不喜欢,除了爸爸妈妈,除了姐姐……除了姐夫……除了坚果……除了我……

  我还想再逗他,结果发现这家伙睡着了?!

  我也翻到另一边床上安稳入睡,也许是晚上他这幅样子给我的冲击太大了,我一晚上做梦都是他在和我们的宝宝打架,醒来的时候觉得他格外幼稚,还揪了他小腹一根新长出来的毛毛。

  他大吼一声直接坐起来,困倦又震惊地问我怎么了。

  我装作无辜,我说,你在说什么,吓死我了!

  他真以为自己在做梦,把我揽进怀里哄,没事了没事了,吓到你了?

  我胆子小,所以即便我经常捉弄他,他也很少对我进行一些恶作剧,床上除外。

  他喝醉就会断片,因此这段时间随我发挥,我说,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你昨晚折腾了那么久。

  他愣了一下,问我昨晚他都做了些什么。

  我把头低下忍不住先笑一下,防止等会儿笑出来,他却以为我是在隐忍,先开始道歉。

  我严肃地问,你知不知道  括   约  肌    是会松弛的?

  他点头。

  我打他,那你还弄这么久!

  没办法,其他的玩笑开了也没有意义,容易穿帮,而且夫夫之间开些这样的小玩笑也更增进感情,只是万一被戳穿了,怕是花花不保。

  他二话不说直接把我按住要看伤,我呆了,我只是想看他手足无措红着脸和我解释来着,挣扎无果,只能红着脸任他查。

  查完他神色还很凝重,我也开始凝重起来,问他,怎么了?坏了?不能用了?

  也不知道我都在问些什么,想到什么就全都说出来了。

  他呲着牙拍了我两下,还敢骗我,晚上你就知道还能不能用!

  我的笑容有些狗腿,起床问他头痛不痛。

  他说,不是很痛。

  话音刚落,客厅里传来一声巨响,我们赶紧穿好衣服出去看,原来是姐夫从沙发上掉下来了。

  姐姐被这声响吵醒出来看,我和肖战本来憋得很好,姐姐一开始笑我们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得蹲在地上。

  姐夫揉了揉肩膀,看向我们的目光颇有些无奈,说,三个小孩子。

  我马上用胳膊肘怼了怼肖先生,我说,快听好,有人叫你小孩子了!

  他也有办法治我,说,晚上等着。

  早餐由肖战来做,姐姐说让我陪着去遛早,对宝宝的健康有好处,姐夫要晨练跑圈,我就担起了保护姐姐和宝宝的责任。

  果然她只是八卦,姐夫下楼以后和我说她从来没有来遛过。

  姐姐问,你昨晚问他了没有?

  我说,问了,还挺出乎意料的。

  姐姐说,肯定是不想要的吧。

  我问,你怎么知道?

  她说,他舍不得你受罪。

  原来姐姐说的是这个,还以为昨晚我们闹得太欢被听到了。

  我说,我还真爱胡思乱想。

  姐姐说,对生活负责,挺好的。

  肖先生做的清粥小菜,大家都随着孕妈妈一起吃,但一家人围在饭桌旁吃饭的样子也很温馨。

  我们下午开车回家,推开家门,我忽然觉得有些冷清。

  烟火非我,我非烟火。

  肖先生忽然很吵,问我今天要不要继续试试充满爱的烹饪。

  我嫌弃地看了眼他,说,说来听听。

  他说,你之前不是很想吃桃子糯米糍?我们来试试吧。

  我眼睛发亮,在我的认知里,这些东西只能是店家可以做出来的,肖先生怎么总是这么厉害,我想吃的东西他都会。

  我疯狂点头,什么时候?现在就可以吗?

  他去冰箱翻了翻,里面还有淡奶油,糯米粉也有半袋,两个不太甜的桃子已经被遗忘在冰箱四天了,今天终于迎来了春天。

  鼓鼓捣捣小半天,桃子不桃子暂且不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安慰和四个粉色奶油蜜桃酱小圆饼大眼瞪小眼的肖先生,说,失败是成功之母。

  他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举起一个让我咬一口。

  味道很好,也就是卖相不像桃子。

  他说,果然!

  我问,你找到原因了?

  他点头,指着我说,是你!

  我三两口把小圆饼塞进嘴里,奶油沾了满嘴,含糊不清地问,怪我?!

  他双手合在胸前,像动画片里的小松鼠抱着松果,央求我,求求啦桃花仙子,可不可以把我的桃子还给我?

  我把嘴边的奶油蹭到他嘴边,问,没有桃子,只有仙子,要不要?

  坚果突然跳上桌踩破了一个小圆饼,奶油被踩得到处都是,我们捉猫又捉了半天。

  唉,家里还是这么生机勃勃,我收回刚才的冷清。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7)

热度(24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