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5

        深V男的话钉子一样往他心里砸,被摸摸手就能给一千,反正都是男人,给摸两把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想通了这个,他索性心一横,又抬腿迈了进去。

  深V男看见他也只是短暂地惊讶了一下,之后就进了VIP包间。

  肖战摸索着到了吧台,冲着酒保喊,“老板在吗?”

  酒保抬头看见他时愣了一下,虽然脸上带着伤,但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第一次来?”

  他点点头,又问了一遍,“老板在吗?”

  “在,你等着。”

  音乐震耳欲聋,周围酒气熏天,也不知道是从这些人的嘴里喷出来的,还是店里本来的味道。

  有好些人故意往他这边挤,上下其手,他开始怕了,想要走。

  “你是林子介绍来的人?”

  肖战回头,老板也看愣了,光听林子说是人间绝品,他不信,现在看见了真人,这底子涂脂抹粉都是暴殄天物,顶多用用护肤品保养,男人不是要追着往他床上爬,这次赚大发了。

  小兔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肉食者盯上,乖巧地点头,老板给他安排了一些送酒的活儿,安排完他还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老板。

  “还有事儿?”

  “那个,我听人说,让他们摸一把就能挣钱,是真的吗?”

  老板眼前一亮,这小子这么上道,省了他不少事儿。

  “你愿意干?”

  被这么一问还真有点退缩,他小声问,“摸一摸就行了吧?”

  老板留了个心眼,点头道,“对,就摸一摸,让他们摸开心了你就有钱挣。”

  想挣钱就别怕伤自尊。

  肖战换上了一套和深V男一模一样的深V小西装,老板觉得不够辣,又递给他一对兔耳朵教他戴上,他傻乎乎地说,“谢谢老板。”

  老板笑了,“你谢我做什么?”

  他也笑,“谢谢你给我工作。”

  老板捏着耳朵的手攥了攥,狠了心给人戴好,还是在他出去前还是转头说,“你身上有伤,客人不喜欢,等养好了再说。”

  以为工作泡汤,肖战惊慌地快步走回来,头上的兔耳朵也跟着他灵巧地摆,“别开除我!我要养孩子!”

  老板又是一顿,点了根烟,没来得及抽又被自己扔到地上踩灭,问,“你孩子多大了?”

  “……我捡来的,十五了,高中得缴费。”

  大眼睛骤然暗淡下去,老板心里不是滋味,“你自身都难保,捡个孩子干嘛。”

  提起王一博,肖战又觉得希望在冲他招手,“那么小的孩子得上学啊,上学……才有出路。”

  老板神情古怪,挑眉问,“你不也才二十一?”

  “我捡他的时候他五岁。”

  心里的柔软被碰了下,肖战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

  想起王一博小时候长不高,他才开始给小孩买牛奶,当时比现在还穷,他未成年,只有那些小吃店敢让他去干活,不管赚多少也要保证牛奶不断,也不知道王一博这两年突然窜起的个子和这些年的牛奶有没有关系。

  “急用?”

  前段时间刚交过学费,现在又要交书本费、医保、饭费,他要不是着急用钱也不至于连晚上都出来工作。

  “嗯,学校让交费。”

  老板沉默了几秒,忽然问他,“有个不走后门的老板,你愿不愿意去给他送酒?”

  “走后门?”

  跟在旁边的酒保圈起一只手掌,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两只手交交叠叠,看得肖战脸上升起两朵红云。

  好在灯光五颜六色,打在他脸上光怪陆离,没人注意他在酒吧清纯得红了脸。

  “去!去!”

  他只当这是老板给他的福利。

  重新点起的烟在这样的氛围里不显得突兀,清纯却包裹着欲望的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兔耳朵柔顺乖巧地趴在脑后,只要有人轻轻一拽,就能要了他的满眼风情。

  酒保送他到包间门口,他敏锐地发觉这里和其他包间都不同,清净了许多,也没有烟酒和香水味。

  酒保打了下他的背,“挺直一点,老板喜欢看精神的。”

  “他能给多少钱?”先把底摸清,才知道自己待会儿要献身多少。

  酒保欲言又止,嘴动了一会儿却半句话都没说出来,临走时问他,“你怕疼吗?”

  “……不怕。”

  怕得要死。

  “那就好,要是实在忍不了,就把他想象成你喜欢的人,好受一点。”

  他想苦笑说自己没喜欢的人,这么多年一心抛在孩子身上,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事。

  “谢谢。”

  酒保又说,“少说谢谢,这儿不是外面的体面社会。”

  你说谢谢,只会让人觉得你便宜。

  推门进去,看着像他做酒店保洁时进过的高级套间,门口还有个鱼缸,养了一堆花花绿绿的鱼。

  “您好?”

  没有看见人,他轻手轻脚地进门,四处打量,有些奇形怪状的家具看了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连坐都不敢。

  “阿清让你来的?”

  酒吧老板叫何连清,熟识的人会叫他阿清。

  肖战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这人突然出现,差点把他的魂吓飞。

  男人刚刚洗了澡,下半身围着浴巾,身体练得精壮,不像他只是瘦,薄薄一层皮肉包着骨头。

  看长相估摸着有四十来岁,算得上一表人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寻欢,也许有钱人都喜欢这样吧。

  男人拽了拽他的兔耳朵,他一个趔趄。

  “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他诚实地摇头,又点头。

  男人没忍住笑了出来,不懂装懂,语意之间多的是戏弄,“那开始吧。”

  肖战羞恼地站在原地,“要……做什么?”

  男人这时候倒好心地来帮他,“先    脱     衣    服,然后,看见那个了吗,我会把你绑起来。”

  顺着男人的手看过去,是个黑色的架子,像古装剧里审问犯人的刑具,两个带着绒毛的手铐锤在架子上,他害怕得吞了下口水,哪怕嘴里干得要命。

  看出他的慌张,男人解释道,“阿清应该和你说了,我不会强迫你     zuo    艾     的,我只是喜欢打人而已。”

  “打人?”

  男人笑起来还蛮有魅力的,说出来的话就有失风度。

  “鞭打是门艺术。”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