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三八二十四

今日份温馨已到账

————————————

       时至三月八日,我和肖战倒不愁怎么给两位女士过节,只求她们今年不要买太多东西。

  去年购物节,简直是我们的噩梦。

  女神节的前一晚,小女人和岳母拉了个微信群,把我和肖战也邀请进去,要我们帮忙研究津贴和红包还有优惠券到底怎么叠加才能更便宜。

  我和肖战鲜少网购,因此一整晚没睡来折腾这些,我闭着眼睛问他,这个券能和满减叠加吗?

  他说,可以,但是这个商品不能用津贴。

  我问,我记得我妈说可以来着?

  他也开始自我怀疑,好像是说过。

  我说,那怎么不能用?

  他说,我再研究研究。

  把这些商品算好了全都加进购物车,我们发现了大问题,满减竟然要分两个批次,于是我们又重新编排凑单。

  早上肖战打电话到医院请假,人家问他是不是病了,他无奈地打了个呵欠说有点发热。

  我困倦地揽着他的脖子,努力保持坐姿,但忍不住点头,呵欠连天,眼泪不停地流,自从我大三那年开始,我很久都没有这样熬过夜了。

  前两年她们还没有这么疯狂,自从去年尝到了网上购物的甜头,每逢佳节倍思亲,女神节,双十一,其他的我记不太清了,每次都要我们半条命。

  我靠在他身上,问,算好了吗?

  他靠在沙发上,答,算好了。

  我问,可以睡了吗?

  他说,也许可以了吧。

  于是我们就那样窝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是被岳母的电话吵醒的,我举起他的手机按了接通,那边岳母的声音还很是兴奋,似乎对我们精确的计算很满意。

  我当时只想敷衍了事继续去睡,我说,妈,你们开心就好。

  她没听出我语气里的无奈,问我,你们帮我买个东西吧,要抢的。

  我冲着空气点点头,迫切地想睡觉,干脆让她晚上再打来。

  恢复元气是在节日过后的两天,我们混乱的生物钟才调了回来,平时我们互相说着年轻年轻,真到了这个时候,一夜之间能苍老十岁,也不知道她们哪里来的极大的热情。

  今年又是一场恶战,有了去年的经验,我和肖先生提早开始了解购物规则,竟然也看到了一些想买的日常用品,感谢女性的伟大让我们也能乘上一波大减价。

  我下班回来问他,都加购了吗?

  他点头,拍着胸脯说,我办事,你放心。

  我趁他去做饭拿他的手机来看,就知道他肯定买了这些不知羞耻的东西,我问他,人家妇女节你买这个真的有优惠吗?!

  他头也没回地说,刚需,安全第一位。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紧接着在他购物车里看到了一打老式跨栏背心,整整十二个,我震惊,这东西我只在乡下时见老男人扇蒲扇的时候穿过。

  我问,你要穿这个?

  实在和他的医生形象太过不搭。

  他炒好了菜端过来,说,这是给你穿的。

  我?!

  我摇头,满心的拒绝,我不会穿的!

  商品图上容光焕发的大爷比着大拇指冲我笑,我一阵胆寒,我二十七岁的年华要穿七十二岁的衣服?

  他说,又不是叫你外穿。

  我狡辩,内搭也不行,肖先生,相由心生,它离我的心这么近,我肯定要受影响。

  他眯了眯眼,问我,那你不是要更像我一点?

  我说他臭美,但最近是有人总将我们两个认错,走近了是肯定不会,但远观时经常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前几天我休假去医院找他,我碰到了亲戚家的姐姐,她来做孕检,我惊讶,你有宝宝啦?!

  她也是和我同期来到重庆,当时我大学刚毕业,她大我两岁,已经毕业一年在家待业,听说我来重庆找到了工作,她也孤身一人过来了,我们本不是很相熟的亲戚,因此也并未有人知会我照应她。

  听她说找了个重庆本地人成家,生活也不错,她老公正去拿结果,她就在这里坐一下等着。

  我们之前连熟人都算不上,为了避免尴尬,我们聊起了家里的老人,她问,表舅和表舅妈身体最近怎么样?

  我答,硬朗得很,还纠结我岳母两个人参加购物节,可把我们忙惨了。

  她笑了一下,听说你找的是男人,对你怎么样?

  我指了指引导牌上的创伤外科,对我很好,他就在这家医院工作。

  她点点头,微笑一下,问,帮女人们购物是不是难为你们了?

  我叹气,别提了,去年第一次弄,班都不上了,就为了研究这个。

  她被我逗笑,给我留了个电话号码和微信,说毕竟是亲戚,算辈分她是我的姐姐,怎么说也要关照我。

  我扫了码,她的头像是她和老公的生活照,剃了寸头的男人很精神,浩然正气的样子,我说,姐夫很帅啊。

  提起丈夫她甜蜜一笑,说,他以前是军人。

  我惊叹,怪不得!

  她笑,保家卫国,救死扶伤,教书育人,为国争光,一家人全占了。

  我问,你现在在当老师啊?

  她点头,在市一小,教语文。

  在和她的闲聊中我恍惚回到了洛阳,逢年过节我们都不一定能见上一面,现在就好像在他乡找到了久别的至亲一般,我们都是孤身一人过来,好在都有个好归宿。

  我意识到,我是这个姐姐在重庆唯一的娘家人了。

  我说,姐,你给我个地址,过两天我带着肖战去看你,哦,肖战就是我先生。

  姐姐惊讶,原来是他?!

  我好奇,你认识他吗?

  她说,你姐夫有次受伤送来这家医院,就是肖医生负责的,他还说肖医生身上有军人的气质,还以为是战友。

  我感叹,这奇妙的缘分。

  和我熟识的那位同事突然给我打电话来,我一看到他的手机号就莫名的心慌,总觉得是肖战出了什么事,我接起来,他的声音听上去鬼鬼祟祟,说,好像看到了不好的事。

  我问,什么事?

  同事说,我看见战哥在楼下和个女人聊了很久。

  我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什么事情,也许是病人呢?

  他否决,不是,有说有笑的!

  我皱眉,他在哪儿?

  同事马上汇报,一楼大厅。

  我疑惑地环顾一周,我就在一楼大厅,说了这么久的话也没见着他啊,我问,你确定吗?

  他十分肯定,还说帮我拍照片,我挂掉电话看着微信里他发来的照片哑然失笑,这不就是我和姐姐吗。

  我又给他打过去,说,这不是他,是我。

  我看着照片的角度很快在二楼的圆形走廊找到了他,冲他挥了挥手,我说旁边的是我的姐姐,刚巧遇上了,聊了几句。

  他一拍脑门,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问,你们怎么这么像了?!

  姐姐看我和楼上打招呼,问,你的朋友吗?

  我笑,不是,肖战的同事,把我看成了肖战,给我打电话捉奸呢。

  姐姐也笑,同事挂掉电话去工作了,我们笑到一半姐夫拿完结果回来,见了我问,这位是?

  姐夫要比肖战高上一些,身上的肌肉块紧绷绷的,压迫感十足,好在长相极具正义感,才不让人害怕。

  我叫了声姐夫,姐姐给他绕了一遍我俩的亲戚关系,这些东西我向来倒不开,这就是她管小女人叫表舅妈,我却搜刮了半天脑子只想出一个姐姐的原因。

  姐姐说,他也成家了,家里有位能干的先生。

  都怪肖战,这个形容词我总容易多想。

  姐夫也是讶异,但好像也很快接受了,他握了握我的肩膀,说,过几天来家里吃饭,我现在做饭好吃。

  我下意识说,现在?

  姐姐掩着嘴笑,一开始他连锅铲和炒勺都分不清,我怀孕以后他发奋学习,现在也就勉强能炒几个菜。

  被拆了台的姐夫有点羞赧,他爽朗地笑,亲昵地揽住我的肩,让我记得把先生带过去,我好像又有了一个哥哥一样,头一次觉得大家庭也蛮好的。

  姐姐说,他先生你认识,你还曾经拉着人家聊国家大事。

  我说,我先生叫肖战。

  他先是回忆了一下,而后长长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拉着我问,你给哥说说,他是不是当过兵?

  姐姐无奈,问,他叫我姐,叫你哥,这辈分不乱了,而且你怎么总觉得人家当兵呢?

  他挠头,憨厚地把姐姐揽到怀里,说,嘿嘿,叫姐夫,叫姐夫,我看他有那个气质,要是去当兵现在肯定是军官。

  我对这点倒是不置可否,肖战身上确实有种脱俗的军人之感,挺拔、不卑不亢,关键是宠我。

  我们正聊得开心,肖战下班过来,我给他介绍了姐姐姐夫,他晚上问我,你重庆这边有亲戚怎么不早说,应该早点去看看。

  我说,我都记不起来了,今天碰到才刚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现在算是理解了年少轻狂这四个字,那时候根本不在意有没有人照应,觉得自己年轻就可以不管不顾地在大城市打拼,今天遇上了姐姐姐夫,才知道身边有亲人在身边是件多令人安心的事情。

  回忆完这件事,我又和他闹跨栏背心的必要性,我问,你到底要我穿来做什么,真的不好看!

  他没有正面回答,闹别扭一般拿回手机,说反正得买,你得穿。

  我问,到底为什么?

  肖先生一开始委屈可怜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就只能暂时长大一点点当知心哥哥。

  他小声嘀咕,还不是你上次参加比赛,现在喜欢你的人多了……你得遮着点……

  呀,原来肖先生是吃醋了呀。

  本次购物节,我们买了两打跨栏背心,合计二十四个。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双十一大家都shopping了吗?

评论(12)

热度(21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