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杏仁露的逆袭

泡泡机:???

——————————

       我们的小女儿——杏仁露,似乎不愿意成长。

  肖先生说,也许真的是天气太冷了,发不了芽。

  我叹了口气,把杏仁露拿到了卧室,想着怎么样也不能放弃它,卧室里要暖和一些。

  过了会儿他进去又把杏仁露搬出来,放回了飘窗上,问我,你怎么能把它放到卧室?

  我反问,怎么不能?

  他说,有些事情小孩子看了不好。

  我白了他一眼,于是我们出发去宜家买电暖气了。

  我不爱逛家具城,宜家除外。

  我喜欢那些能提升幸福感的小东西,肖先生也喜欢,他总会强调情趣的重要性,每到此时他就要借着这个名义买个新的小物件放在家里。

  他最喜欢小动物摆件,我常买汽车模型,所以家里最多的搭配就是小动物开汽车,小兔子开法拉利也蛮有趣。

  我们一直在寻找一款小墨镜可以给兔子摆件戴上,这样就更拉风了。

  一来到这里,我们马上就把最初的目的抛到了脑后,这里看看,那里也要逛逛,九块九一个的平底锅我看着也不比九十九的差,于是磨着他买了一个。

  他问,你又不会做饭,还懂得挑锅?

  那个柜台上全都是那种锅,我认真地看了几十个,最终挑出一个满意的,说,不懂,但是我要挑个好看的。

  他接过锅拿在手里掂了掂,冲我输了个大拇指,说,感觉还不错。

  我得意地扬了扬头,旁边有个姑娘竟然来找我要微信,我回头看他,他当看热闹一般看着我,对上我的目光时还要我加油!

  我不擅处理这类情感问题,以往都是横眉冷对,不怒自威,桃花全都敬而远之,和他在一起后是温柔了很多,身边也春意盎然起来。

  我曾经偷偷问那位同事,肖战身边有没有莺莺燕燕?

  同事还认真地回想了两三秒,转而笃定地回答,没有。

  我惊讶,难道你们整个医院都知道他已婚吗?

  同事说,肖先生周身环绕着浓厚的已婚氛围,大龄女青年自持自重,年轻小姑娘也不敢多问。

  同事还说肖先生在认识我以前每天上班还要打理头发,近些年愈发随意,也只有前段时间我去参加比赛,他带着手机和平板电脑喊着科室的人一起看节目的那个月又精致了起来。

  我问,为什么?

  同事揶揄道,怕我们说他配不上你呗。

  我笑出了声,原来肖先生还怕这个。

  我想了个好办法,我找到他的微信,递给了眼前的姑娘,我说,你加这个就好。

  肖战站得远远的,实际上一直盯着我这边,看我真的给了联系方式,脸顿时黑了一圈,我和姑娘道别,欢喜地去拉他的胳膊,他生气地躲开了。

  我明知故问,生气啦?

  他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我笑得开心,凑到他耳边说,我把你的微信给她啦!

  他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胡闹。

  我攥住他那根手指头,谁让你不来帮我。

  姑娘还是没有加他,我想,大概是因为肖先生的私人微信名片背景是我们的结婚照吧。

  逛了一圈,我们去餐饮区吃了顿快餐,又打了两个一元甜筒,边吃边走,我问,我们是来买什么的来着?

  他也迟疑了一下,过了会儿我们才一同想起家里可怜的杏仁露。

  电暖气这东西,买上一个,幸福全家,于是我们买了两个,双倍的快乐。

  我蹲在杏仁露面前戳它衣服上的小杏仁,露露啊露露,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他走过来摸我的头,它长大了你都长不大。

  我瞟了他一眼,问,那你每天在    床     上      没有罪恶感吗?

  他说,你那时候   熟    透    了。

  唉,他太喜欢一语双关了,我也太喜欢他的一语双关了。

  我不想长大了,肖先生不是也说过吗,不许我长大,我可听话了。

  两个电暖气,卧室一个,客厅一个,我再也不惧怕重庆的冬天了,我感叹,以前怎么没想起来可以买这个。

  他也感叹,啊——感觉前三十二年都白活了。

  我把两碗酸梨汤放到桌子上,小女人前两天寄给我们一箱酸梨,小时候她经常给我熬酸梨汤,润肺化痰,效果一流,现在是我熬给他喝。

  别说我什么都不会做,但酸梨汤深得小女人的真传,肖战工作时经常忘记喝水,一杯枸杞茶泡好,在桌子上放一整天,表面养生,暗地朋克,被我抓到还死活不承认,非说那是刚刚接来的水。

  但他喝我熬的梨汤,满满一保温杯灌进去,不到一小时就连底也不剩,后来我想了个好办法,他下班回来我就找他要保温杯,只要里面还有一大股梨味就证明他没喝水。

  我问,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吃掉了家里的海绵擦?

  他神情古怪,好吃吗?

  我说,你喝这么多,不涨吗?

  满满一大锅,我只喝了一小碗,剩下的全被他包下了,他的肚子里应该住了一大块海绵,不然怎么能喝掉这么多水。

  他拉着我摸他的肚子,平时还能见些线条,现在圆滚滚的,我打趣他,呀肖先生,啤酒肚!

  我又在那上面按了按,手感不太好,毕竟不是真情实感的肉,摸起来就像刚装上车的西瓜,我拍了拍,惊叹,原来是西瓜肚!

  他拉着我的手揉了揉,他很喜欢揉我的手,虎口下方的那块肉,他说手感比坚果的肉垫还好,我同情地看向坚果,看来肖先生在我不在时没少捏它。

  他自己拍了拍,清脆的两声响,问,好听吗,好听就是好瓜。

  我笑出来,也跟着拍了两下,也不知道戳中了什么奇怪的笑点,我们两个笑得停不下来。

  笑够了我问他,如果杏仁露永远不发芽怎么办?

  他把杏仁露的衣服扯正,说,那正好,永远养着它。

  养一棵不会发芽的向日葵,好像也不错。

  我这时候就很庆幸肖先生的浪漫主义情怀,生命的开始和结束对他来说好像一条直线,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有些东西在存在之前就很重要,在失去后也不会离开。

  我说,真好啊肖先生,你的浪漫到底是和谁学来的。

  他说,和你。

  我说,我可不会浪漫。

  他收拾着碗筷,说,你可不用会,你就是了。

  我就是了,我还以为他是呢。

  又过了两周左右,我还不停地接到一些经纪公司的电话,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觉得我哪里有潜力,二十七岁的人,对于娱乐圈来说就像是我家的杏仁露,错过了发芽的最好时机。

  杏仁露不知道在哪一天发芽了,如果我们真的有个孩子,估计也会像杏仁露一样,悄悄地长大,破土而出,茁壮成长,然后像小鸟一样飞离我和肖先生。

  我说,肖战,遇见我你开心吗?

  他问,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我说,你说嘛。

  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会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会说什么,他要是敢说不开心就死定了,但我好像也不是打算问他这个。

  我又问,杏仁露可以活多久啊?

  他说,开花之后半个月吧。

  我“哦”了一声,我又说,肖战肖战肖战。

  他停下手头的家务,把扫帚塞到我手里,说,来大扫除吧。

  我搬出了苦瓜脸,又扫啊。

  家里有位医生先生,隔三差五就要大扫除。

  他说,给你买了个玩具。

  我问,什么玩具?

  我已经过了爱玩玩具的年纪啦!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泡泡机出来,我摆弄着那个东西,像个老式的傻瓜相机,我按下快门键,泡泡就从镜头里冒出来,有些粘在一起,像串葡萄一样落到肖先生的脸上。

  我发现了它的有趣之处。

  我追着肖先生吹泡泡,我笑,你别躲呀,泡泡而已!

  他一边拖掉地上的泡泡水一边躲我,也笑,你刚刚还说不玩。

  我说,我是在玩它吗,我是在玩—

  后面的话我意识到了问题,没说出口,他却得了趣,翻过来追着问我,玩什么?玩什么?你说完我就让你吹泡泡好不好?

  我踩了他一脚,你给我吹我还不想吹了。

  他摇着头笑我,你这个人……

  我瞪他,我这个人怎么了?

  他说,可爱。

  我说,哎呦肖先生,这个词我听腻了,换一个来说。

  他问,要说实话吗?

  我说,原来平时都在骗我哦,说来听听。

  他笑出来,点了点我的前胸,无、理、取、闹。

  我揉了揉被他戳的地方,微微脸红,我小声说,戳到了。

  他好奇地又戳了一下,我拍开他的手,你还戳上瘾了!

  他说,准啊。

  我把话题拉回正轨,他竟然说我无理取闹,但定位蛮准确的,我说,那我明天懂事一些。

  他问,原来你会懂事呀?

  我吹了他一脸的泡泡,答应我的事情可是要做到。

  我说,不会。

  他哈哈大笑,把脸上的泡泡水蹭到我脸上,那你告诉我你想要玩什么?

  我想起了以前看电视剧时的大爷,我把他搂到怀里,豪迈地说,肖肖,我说   要    玩    你     呀   。

  他满意了,反客为主地把我抱起来扔回沙发,坐好吧,等我打扫完来收拾你。

  我眨着眼睛问他,不要我帮忙了吗?

  他拿我没办法,帮倒忙啊捣蛋鬼。

  我故作姿态地腼腆一笑,不好意思嘛。

  说完我又吹了他一脸泡泡,晚上被他打    了     屁       股。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Lof是又抽了吗?

评论(12)

热度(22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