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辣椒记

趁来得及

——————————

       肖先生工作的医院有一座独栋的住院楼是划分给精神科的,大多是轻症,重症要送去市安定,以前我去找他时经常去那边坐一坐,现在他去了门诊没那么忙,我不需要等他,也就没再去过。

  住在那里的小朋友居多,因为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家比较多。

  有一位小朋友和我的关系很好,芳龄八十三,笑起来和蔼可亲,皮肤白皙发光,虽然有几道层叠的鱼尾纹,但不妨碍她每天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约她的好朋友去楼下的小花园逛街。

  今天我带着肖先生过来了,他从来不知道我竟然在这里有朋友,我拉着他过去,这个时候那位小姑娘应该正在和她的小伙伴在楼下的长凳上晒太阳。

  我轻而易举地找到她,却没找到她的小伙伴。

  我问,你的好朋友呢?

  她笑眯眯,哥哥你来啦!她去跳舞了!

  她的好朋友,八十七岁,同样是一个爱美的小姑娘。

  我问,她很喜欢跳舞吗?

  她笑眯眯,对呀,姐姐告诉我她可以去她一直想去的大舞台了,还有很多很多观众和喜欢她的人。

  我愣了一下,看向肖战,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新的小伙伴,毕竟那位小姑娘和她无话不谈。

  我第一次瞎逛走到这里时,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被栅栏围起来,我向里面看,她看到我了,拉着她的好朋友蹒跚而来,问,你是谁呀?

  我说,我在等我先生。

  她笑眯眯,原来你有先生了呀!

  后面护士的声音传来,八号床!十三号床!

  那次我才知道这栋楼的作用,距我上次来已经有几个月之久了,想不到我也能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体味到物是人非的酸楚。

  再过一段时间,小姑娘就会忘记她爱跳舞的好朋友,也忘记我,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但如果以后肖先生忘了我,我绝对要把年轻时对他做过的恶作剧悉数做一遍,管他是老年痴呆还是半身不遂,我都不会原谅的。

  我问她,我下次还会来,要我给你带什么礼物吗?

  她笑眯眯,带一个辣椒来吧。

  肖先生问,辣椒?

  她笑眯眯,如果你要去重庆,帮我带一个辣椒回来吧。

  肖先生小声问我,她以为这是哪里?

  我摊手,总之不是重庆。

  我问,为什么要带辣椒呀?

  她笑眯眯,这里的辣椒都是假的,都是用过再晒干的,不辣!

  我逗她,你还能吃辣吗?

  她笑眯眯地点头,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笑眯眯地问我,哥哥你是谁啊?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如果肖先生日后也长出这一头白发,我要给他扎几个小麻花辫。

  我说,我带着我的先生来看你啦。

  我的先生,肖战。

  从医院出来后,靠着小姑娘的提点我们决定了晚饭,有段时间没有吃火锅了。

  但我不喜欢去店里吃,我这个人吃火锅,用我家小女人的话来说就是一堆臭毛病,油碟调一个,麻酱碟也要调一个,清水要准备一碗,还要盛上一碗米饭沥油,毕竟我跳舞要控制体型。

  也就只有肖战可以满足我这些千奇百怪的需求,且我后天要去长沙参加街舞比赛,更加不能多吃油水,舞台的灯光本就显胖,我要是再自己吃胖了,肖先生该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球在跳了。

  我说,你一定要记得看我比赛!

  他说,怎么可能忘记,我有哪次忘记了你的事情。

  是一次都没有,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我是冲着第一名去的。我很少参加比赛,也不热衷于露出锋芒,总觉得我跳好自己的就是了。

  之前我听到他的同事们在议论我,和我们相熟的那位同事将我和肖先生的一些生活小事告诉他们,他们似乎对我的职业生出许多兴趣,一会儿找出我摩托比赛的视频来看,一会儿又找到我们舞室的公众号看练习室舞蹈。

  直到我听到一句,他怎么不参加比赛啊?

  我知道这话没有褒或贬的任何意思,只是简简单单的随口一问,但如同在我心里扎进了一根木刺。

  于是我没有和肖先生商量,报名了一场比赛,录制持续一整个月,我要孤独地在长沙度过三十天。

  我现在忽然打起了退堂鼓,悔啊,我离不开肖先生的。

  我说,唉,要不我不去了吧。

  天下不卖后悔药,因此万事都给人留了后悔的机会。

  他帮我把调料都准备还放到面前,我刚准备涮肉就被打了筷子。

  我撒娇一样的凶他,你干嘛啊!

  他说,罚你看着我吃。

  我委屈,我做错了什么嘛。

  刚刚我夹起来的老肉片被他一打直接落入锅中,我看着它逐渐漂浮,随着咕嘟咕嘟的气泡渐行渐远,更委屈了。

  他把肉片夹起来放到我的油碟里,不许说丧气话。

  我说,哪是丧气话,我只是想你了。

  他笑,还没出发呢。

  我把肉夹起来放进嘴里,那我也想你了。

  他说,好吧,我好像也想你了。

  我说,呀,肖先生说想我了。

  他把右手伸出来,手心冲我,让我亲一口,我亲了,问,做什么?

  他心满意足,嗯,未来的一个月它就是你啦。

  然后做了一个很不优雅的动作,我瞪了他一眼,吃饭!

  有一种辣,叫我的嘴可以接受,但我的肠胃不行。肖战本来想在我离开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但无奈放弃,我跑了一整天的厕所,到晚上才见好,他也不敢闹我,虽然我觉得正是好时候,毕竟里面已经没什么东西了。

  他特意倒班送我到机场,还往我的包里塞了几袋蒙脱石散和胃肠安丸。

  我要他抱抱我,怎么也不想进去安检。

  他哄我,再不去安检就来不及登机啦。

  我窝在他怀里嘟囔,来不及就来不及。

  他忽然正色道,来得及,一博,趁来得及。

  肖先生不愧是医生,这句话宛如强心针,我咬咬牙向他道别,结婚快六年,我第一次使用了一个全新的称呼来叫他。

  我说,肖肖先生,等我回来。

  他说,啵啵先生,等你回来。

  长沙的天气和重庆差不了太多,雨稍微少一些,晴天有一点,温度比重庆高一点,我却觉得比重庆冷一点,少了肖先生的爱一点,现在的我比刚才的我难过一点,分别让我有了诗意一点。

  我刚下了飞机就立马关掉飞行给他发消息,他马上回了个电话过来,问我一些有的没的,把我都问烦了,我问,你怎么不说想我?

  他说,不能说。

  我问,为什么?

  他说,我不能让你在比赛时打喷嚏。

  我到了酒店就要收拾收拾准备去节目组准备的舞室了,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联系得上肖先生,我便正式地和他交待一些事情,中心思想就是让他记得每天想我,看我的比赛,以及给杏仁露浇水。

  在节目组的这一个月,辛苦程度竟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出国去求学的时候,有时能摸到手机,发上几条消息,打电话时经常因为太困就睡了过去,转天早上手机没电关机,我只能把它放在宿舍充电。

  虽然但是,我心中有愧,肖肖先生,原谅你的啵啵先生没有认真想你!

  如果没有他,舞蹈和摩托应该就是我的生命了。

  现在是肖先生,上面两样只是爱好兼事业。

  来参加比赛的有许多厉害的舞者,有些我们之前就认识,有些曾经是同学,还有些是网友,时间总归还是比我预想中要好度过一些。

  今天下午要开始总决赛,直播镜头下我十分担心我的皮肤状态,万一肖先生发现了我的黑眼圈我就又要被他念叨,孙悟空被唐玄奘念痛,唐玄奘能被肖先生念烦。

  跳舞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也是和肖战在一起后才变得居家温吞,大学时我的性格像苍耳,到处乱扎,还疯狂。

  我站在舞台上,又变成了苍耳,我很想对肖先生说,来看看你没见过的我。

  跳完我就确定第一名是我的。

  果然是我的。

  录制结束后有很多人拿着名片来找我,被我婉拒了。

  告别了相处一个月的朋友们,我提上行李回到了酒店,没有参加庆功宴,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回去。

  路上我终于有空给他打电话,我说,好累啊,这时候要是有你的专业按摩就好了。

  他说,恭喜啊,我们科室今天一个二个全都不情愿去坐诊,非要看你的节目。

  我得意地问,是不是觉得脸上有光?

  他肯定我的说法,就像孩子拿了年级第一的老父亲。

  我说,你就占我便宜吧,你也就精神上占一占。

  我故意刺激他,他吃掉我的想法肯定是比我想要被他吃掉要强烈一些的。

  好吧。

  也不尽然。

  他说,不过我发现你真的显小哦,电视上像个大学生。

  我说,你这是嫌不化妆的我老啊。

  他说,私底下像个小朋友

  我说,可惜咯,小朋友也学会独立了,怎么样,老父亲有没有一点怅然若失?

  我刚好到酒店,之前让他们帮我预留了房间,我走上去却发现肖先生正拿着电话蹲在房门前,他见我来了马上站起来,我兴奋地朝他冲过去,猛地窜到他怀里,下一秒我们两个人全都到了地上。

  我吓一跳,赶紧把他扶起来,你没事吧!

  他呲牙咧嘴,腿……我的腿……

  我害怕得不知所措,问,断了?

  他吸了口凉气,说,好麻。

  我照着他的大腿直接给了一拳,他一声惨叫。

  我说,你来接我也不提前说一声。

  肖肖先生说,我的小朋友,不许长大,我来接你放学。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越来越少了?!

到时候本子不会没人要吧Σ(゚∀゚ノ)ノ

我还去找老师约了明信片的说(◦˙▽˙◦)

评论(25)

热度(27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