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第一百二十八个衣架

今日探讨一下床垫。

——————————

一百二十五。

  一百二十六。

  一百二十七。

  一百二十八。

  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衣架,我记得也只是当年搬家的时候买过两打,之后某次逛超市买了一打,因为上面印着海绵宝宝,后来我们买衣架时赠了一打,怎么算也不会有这么多。

  我把他叫过来,问,衣架是你买的?

  他看着床上堆满的衣架也惊讶,不是我啊。

  我们面面相觑,那这些衣架都是哪里来的?

  或许有些东西就是随着时间慢慢繁殖,但这样多的衣架,以前都是放在哪里的呢。

  我们趁着这个周末,开始认真地复原“案发现场”。

  我问,肖尔摩斯先生,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他说,王生,我觉得可以从门口开始。

  门口的鞋柜上应该摆着五个衣架的,我原位放回去,他却问我,为什么这里会有衣架?

  我怀疑他是不是年纪大了,记忆力有些退化,一直都有啊,你还经常用。

  他问,我用来做什么?

  我说,你进来就喜欢脱外套,我就往那里放了几个衣架,你回来就可以直接挂起来了。

  天啊,这件事他每周至少要做三次,竟然完全忘记了。

  他似乎陷入了回忆,我们继续往前走,他突然说,等等。

  还没走出几步呢,他拿了个衣架挂到了墙上,我第一次发现这面墙上竟然有个钉子。

  我震惊地问,为什么这里要挂衣架?!

  他看我的眼神更奇怪,说,本来就有啊,我接你回来你就会把钥匙挂在这上面。

  我依稀记得每日回家后是有这么个动作,可又觉得很模糊,好像那段记忆突然被擦成了一团铅渍。

  于是我们又走到客厅,飘窗上的小朋友们正茁壮成长,我取了十个衣架挂到了窗帘的架子上。

  他问,为什么这里会有衣架?

  我说,它们的毛衣要洗啊,洗完就挂在这里。

  实际上,当时还是他和我一起将小毛衣们挂上去的,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还提起了我给他织的那件红色圆筒保暖衣。

  他也拿了几个衣架放到净水机上,那里怎么能是放衣架的地方。

  我问,这又是做什么的?

  他说,你说出水口下面的凹槽清理不干净,用纸巾包着衣架的弯钩刚好能清理到缝隙,这两个衣架就一直在这里了。

  我实在是记不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之后我们一点一点地把这些衣架还原到之前的样子,发现它们一点也不多,每一个都恰到好处。

  怎么会有这样多我们每天都在做却又想不起来的事。

  他说,这是一个好的方向。

  和一百二十八个小朋友玩过捉迷藏,我累得瘫在沙发上,问,这算什么好方向?

  等几十年后我们全都老了,患了老年痴呆,我坐在这边的轮椅上,他坐在那边的轮椅上,我问他今天要去哪里,他问我今天为什么要出去。

  他好像看得出我在担心什么,说,有些习以为常的事情是会忘的。

  我学着华仔唱,给我一杯忘情水……

  他笑着说,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不能说卖就卖。

  我问,要多少钱?

  他说,不要钱,把你的情都给我,不要小气。

  肖先生总是擅长将我带离悲伤的环境,这个人如果有一天不再爱我了,那我可真是吃了个大亏,我的情是真的全部记挂在他的身上了。

  也许是被活力四射的学生们感染了,我长了一颗青春痘,也被当做珍惜动物似的被肖先生一人围观。

  我问,你没长过吗?

  他说,我二十七岁的时候确实没有。

  我说,那说明你从二十七岁就步入了老年。

  他没再回答我,只是细细地品味着“二十七岁”这个词语,我猛然想起来,那年我二十一岁,他二十七岁。

  我惊讶道,天啊肖先生,你得赔我你的青春!

  他被逗笑,问,怎么赔?

  于是我们久违地久违地久违地去看了一场电影。

  我们在商业街一家评分很高的私人影院订了一个,原因是我们想看的电影并不在电影院播出,但私人影院的氛围蛮不错,沙发和床软得像是躺在云上。

  他说,你喜欢我们就换个床垫吧。

  我说,你的腰还是适合我们的压缩饼干。

  倒也没有我说的这样夸张,一开始我们选床垫时买了一张软一些的,我很喜欢整个人陷进去的感觉,我怕黑,所以格外注重床的舒适度,软一点的床能带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但后来发现肖先生开始扶墙进扶墙出,为此我还脸红愧疚过一段时间,我想该不会是我索要太多他才变成这幅样子,于是我一改之前配合的态度,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开始捂着心脏扶墙进扶墙出。

  我担心地问,该不会是查出心脏病了吧?

  他叹息了好长一口气,翻身上床,生无可恋,我看着他那张写满了万念俱灰的脸,恍惚以为他要开始宣布遗言。

  他问我,我不再是你最爱的小面包了吗?

  嗯?

  他又自顾自地说,你要知道,再光鲜亮丽的小面包也逃不过成为大列巴的宿命。

  我迷惑地问他,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他委屈地说,你最近……很冷淡。

  我气得锤了他一拳,还不是因为你的腰!

  之后有一天他突然说要晚点回家,让我自己打车回去,刚好岳母打电话来,我就一边和岳母聊天一边走回去了。

  岳母告诉我说肖先生今早过去了。

  我说,怪不得出门这么早,比他平时上班还要早。

  岳母说,他是过来找你爸的,爷俩还特地关了门聊。

  我来了兴趣,能让父子两个关门聊天的,还不都是男人之间的那点话题。

  我问,那妈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聊什么?

  岳母憋着笑说,他自卑了。

  我问,自卑什么?

  肖先生竟然还有自卑的时候,他那样完美自信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发现了自己的什么缺陷,毕竟他连爱人都是完美的!

  岳母说,力不从心。

  这四个字忽然就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含义,我马上解释说,我没有很—

  岳母打断我说,当然不是你,我还要担心他折腾你,晚上过来吃吧,给你炖点补身体的汤。

  我脸色微红,那时候还是夏天,听得我一阵燥。

  我小声问,那是他的问题?

  啊,怪不得他会自卑,原来是男人的尊严轰然倒塌。

  晚上也没去成,肖战全无吃饭的心情,只比我晚了一点到家,连岳父岳母都跟了来,岳母坚持要给我炖汤喝,说是食材都买好了,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

  肖先生怏怏不乐地说,随便吧,反正我也没心情做饭,他喜欢吃香菜,你多放一点,那个胡萝卜拿来我嚼一嚼吃了吧,他不爱吃……

  他这样碎碎念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回光返照的绝症病人。

  岳母被他念得烦,让我把他拉进屋去躺着不要捣乱,我便哄着他,战战乖战战乖,和甜甜去床上好不好?

  我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叫自己甜甜来逗他开心,可他好像真的受到了太大的打击,甜甜也不起作用了。

  岳母走进来问调料的位置,看见我们的床,说,怪不得你的腰疼,床垫太软了!

  我们恍然大悟!

  哦!

  于是我们趁着岳母做饭的时间套上衣服就去买了一张硬一些的床垫回来,一周后他又是生龙活虎的样子,我开始扶墙进扶墙出。

  我咬牙,你真的不是人!

  我们看了一遍《Call Me By Your Name》,电影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在他家里用电视投屏看过一遍,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共同的家。

  可依旧没有影院看起来过瘾!

  看完电影回去的路上,他问我,这就青春了?

  我说,还差得远呢。

  他揪了下我今天没有梳下去的一撮头发,问,那你还想做什么,我们去做。

  我感叹,你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他说,带你去坐时光机。

  我被他牵着,说,想不到你除了海绵宝宝,对哆啦A梦也有研究。

  他说,技多不压身。

  所谓的时光机,就是楼下小区的摇摇车,从五毛钱一次涨到十块一次,我最终没有磨开面子去坐,他倒是在一群小朋友中玩得不亦乐乎。

  我坐在旁边想,肖先生真的已经三十三岁了吗,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真的已经二十七岁了吗,怎么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玩够了回家,我习惯性地把钥匙挂到衣架上,他也将外套挂起来。

  我走到厨房抱住他,问,这么多衣架我之前竟然从没有注意过。

  他说,你没注意到的事情还少吗?

  我问,还有什么?

  他说,还有衣架里的我爱你。

  我们都只记得为了对方的方便准备的衣架了,如此来说,确实每个里面都藏着一句我爱你的。 

  第一百二十八个衣架。

  是一百二十八遍我爱你。

  我大喊一声“嘿”,说,你破戒了!

  他只在年底说爱我的。

  他说,只是提前存满了,王先生,今年我又多爱你一点。

  我问,只有一点吗?

  他蘸着压好的土豆泥点了一下在我的嘴巴上,然后   吻    下    来,说,嗯,就是这一点。

  好吧,一点就一点吧。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7)

热度(24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