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我的先生不爱我

今日愿望:魂穿小姑娘

————————————

       今天我没有准时下班,因为我被班上的一个小姑娘绊住了脚,我原以为她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在心里酝酿好了委婉拒绝她的话,可她开口就令我语塞。

  她问,老师,你的先生是什么样的人?

  我反问,怎么问起这个了?

  二月初我还满头的汗水,我自口袋拿出一包面巾纸,上面的图案是肖战最爱的海绵宝宝,我经常笑他这样成熟的一个人竟然喜欢这么可爱的卡通人物。

  但他就是又可爱又浪漫的一个人。

  于是我说,他很可爱。

  小姑娘说,不是啊老师,你的先生来接你时一点都不可爱。

  我问,那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她说,他其实不爱你。

  我看到她故作老成的样子快要忍不住笑出声,这个年纪正好是急于被人看到的时候,我总算明白肖先生为什么喜欢我了,我在他面前没有这个过程,我这个小朋友在他心里长不大。

  我不急于证明自己,只想被他放在心里而已。

  想着反正距离肖战下班接我还有短时间,小姑娘的妈妈刚刚发来微信说路上堵车要晚来一会儿,我便逗她,你怎么知道他不爱我呀?

  小姑娘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牛奶饼干,最近孩子们都喜欢吃这种饼干,网传可以长高。

  她说,他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还是要抱你。

  我莞尔,也许他曾经也怕这味道熏到我所以远远看着,晚上回家被我要挟着如果不来抱我我就在他洗澡的时候撒满地的沐浴露呢?

  小姑娘听我说完警惕地看着我,不动声色地往另一边挪了挪。

  我没得可狡辩,因为这不是我编的故事,我确实这么做了,他当时以为我在开玩笑,因此只回了我一句不要闹,结果当天晚上就摔在了防滑垫上。

  我去捞他,说,我和你说过了嘛。

  他扶着腰站起来,问,你就不怕把我摔到失去功能?

  我指了指地上,有那么厚的垫子呢。

  我看他那副有苦难言的样子快要笑死了,他呲牙,你还笑!今天就让你知道社会的险恶!

  然后我生病了,原因是使用了不     正     当   的   润    滑     工      具。

  不应当不应当,我身体挺好的来着,肯定是他被摔了一下功能进化了。

  我问小姑娘,你就因为这个觉得他不爱我?

  小姑娘又说,我妈挑食,我爸经常去给我妈送午饭。

  我说,小小年纪还观察起父母爱情来了。

  她轻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稚嫩,对我说她小小年纪的事情感到羞恼,说,你的先生从来不给你送饭!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又抢着说,你也挑食!

  我确实挑食,但这是因为肖先生做饭太过美味。

  我笑了笑,问,你怎么知道我挑食?

  我可从来没在孩子们面前吃过饭。

  她说,他们给你的东西你都不吃。

  他们指的是我班上其他的孩子,他们经常带着零食来上课,课间分食的时候还会分一些给我,我都放着但是不吃,因为我要带回去给肖先生炫耀我今天又收到了小朋友们的礼物啊。

  我说,有理有据,但也许他给我送过,但因此晚上被我踹下了床。

  小姑娘又往另一边挪了挪。

  今天重庆难得的出了太阳,可惜我们都不在家,不然就可以晒一晒被子了。

  我们搬到一起之后,我上班中午不常吃饭的事情没用两天就暴露了,我自觉伪装得很好,但他就是很神奇地发现了。

  我下班等他来接我,他刚见到我就围着我绕了一圈,然后让我笑。

  我问,肖先生,你没病吧?

  他送了我一计白眼,催促我,快,笑一个。

  我豁出了脸配合他笑了一下,赶紧在其他老师的注视下把傻笑收回去,问他,这是什么仪式吗?

  他说,没什么,你笑起来好看。

  他又问,中午吃的什么?

  我说,饭啊。

  他问,什么饭?

  听他的语气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这个时候就要主动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

  我说,大概是……芳心纵火饭?

  他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第二天中午就准时出现在我的舞室门口,那是孩子们第一次看到他,也不知道他与我的关系,小姑娘们纷纷趴到窗子边尖叫。

  我走过去问,你怎么来了,不上班了?

  他举起手里的饭盒冲我晃了晃,来送外卖。

  我故意装不认识他,接过饭盒冲着孩子们喊,谁点的外卖?

  我又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接着问,这位叔叔——说来送外卖!

  他听见叔叔那两个字脸比外面的树叶还要绿,我努力控制才没有当场笑出来。

  他咬牙切齿地说,是哥哥。

  于是我踮脚在他耳边说,好,哥哥。

  他的耳朵红了起来,把饭盒塞到我手里就说要回去上班,说下午有五六七八个病人排着队等他看,还说有七八九十台手术等着他做。

  总而言之,落荒而逃。

  当天晚上我就让他不要再去给我送饭了,本来中心医院离我工作的舞室就不近,他一来一回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剩,还答应他会好好吃食堂的饭,他就是不同意,本来我只是想着踹他一下,结果他刚好在床边,掉下去了。

  之后我一边给他揉腰一边发誓会好好吃饭,他才把送饭的念头打消。

  事实上,我很想吃他做的饭,但我怎么能让他认识那么多小姑娘。

  我继续和小姑娘聊天,我问,你还察觉出其他蛛丝马迹吗?

  她点点头,认真地说,我怀疑你的先生出轨了。

  噗……

  小姑娘问,你笑什么?

  我说,不可能。

  肖战,不可能出轨。

  他就是有那个精力,也没有那个精力。

  这不是个病句。

  这当然不是我的错,怎么能怪我呢,我可是一无所知地负责卧倒。

  小姑娘摇摇头,看我的眼神中竟然还带着几分同情,我想肖战到底是无意中做了什么给她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我问,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她说,我听到他打电话了!就在舞室外面!他和电话里的人说要把你扔了换钱!

  我明白她说的是哪一次了,但这件事好像又与我有关。

  那天他下班早,直接来舞室外面等我,我一眼就看到了他,于是给他发消息说让他给我打电话。

  他回我说,王老师,专心上课。

  我说,你好土,孩子们都叫我YIBO老师。

  他回我,那YIBO老师乖乖上课。

  我说,你打给我嘛,我戴了蓝牙耳机,悄悄的。

  他无奈地打电话过来,我也不想说什么话,就是听着他的声音安心一些。

  他问我要说些什么,我给他发消息说,给我讲故事。

  他笑了,说,又不是睡前。

  我皱眉,回复,睡前你也没讲过。

  他说,睡前我们就是故事。

  我回复,讲一个嘛肖先生。

  讲故事他实在是不擅长,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这老掉牙的故事我却听得津津有味,讲完故事他又给我讲今天在医院的工作,讲他的病人和同事。

  我示范了个动作让孩子们自己练十分钟,我便坐到长凳上拿着手机和他聊天,舞室的玻璃其实不太隔音,再加上他离得近,站在窗边的小姑娘刚好听到了他的话。

  我给他打字,你刚刚说的那个病人后来怎么样了?

  他说,哪个?

  我回复,就是说自己被明星打伤的那个。

  刚刚他给我说精神科今天来了一个病人,总说自己被某明星打伤,对方还说要赔偿他,被家人骗着说去法院上庭,才送来了医院。

  他说,妄想症啊,也挺可怜的,之后又说其实那个明星是喜欢他,让医生别抓他,还有一个觉得他家的垃圾桶连接着时空隧道,他把纸团扔进去,拿出来的时候就有字了。

  我回复,如果真的有时空隧道,你想往里面扔什么?

  他想了想说,那我把YIBO老师扔进去。

  我回复,呀,肖先生原来这么不喜欢他呀。

  他说,是啊,和他打电话都要悄悄的。

  我回复,那你要换什么出来呀?

  他的手指抵在玻璃窗上画了一个圆,我问,你画的什么?

  他说,铜钱。

  我几乎是立刻就想起那个星河璀璨的夜晚和我对他的邀约,我脸红着回他,不要脸。

  小姑娘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大人太难懂了,她看不透,我越是看她这幅小大人的样子越是觉得好笑,刚好她妈妈来了,问我是遇到开心事了吗。

  我点点头,说,您女儿可爱极了。

  被妈妈拉着手的小姑娘对这个词颇有几分不满,把饼干装进书包里,又清嗓子,说,刚刚在和YIBO老师说他的先生。

  小姑娘的妈妈惊讶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问小姑娘,你知道YIBO老师的爱人是位先生呀。

  小姑娘点点头,他的先生很可爱。

  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原来善变要从娃娃抓起呀,我蹲下问她,可爱的女士,我的先生可没有你可爱呢。

  她好像被我夸到了地方,有点得意,却掩盖不了突然红起来的脸,也就……也就……一般可爱吧……

  我和她妈妈又攀谈了几句,她离开时我叫住她,问,这个饼干真的可以长高吗?

  她又是那副大人的样子,微微弯起嘴角,说,安慰罢了。

  我哑然失笑,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可爱。

  她们前脚离开,肖战后脚就来接我,刚进来他就问,刚走的小姑娘是你的学生啊?

  我点头,你认识?

  他疑惑地摇头,不认识,可她好像认识我?

  我哈哈大笑,快走吧,我饿了!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5)

热度(27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