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枣泥核桃酥

今日受害者:三次发生交通意外的劳斯莱斯。

——————————

        肖先生最近似乎真的是太闲了,他开始织毛衣。

  我问,肖大爷,您的毛衣织好了给谁穿?

  他说,给王大爷穿。

  我说,谁家的王大爷?

  他说,肖大爷家的。

  我问,王大爷怎么是肖大爷家的?

  他刚好织好一件青绿色的毛衣,拿在我面前比了比,说,他就该是。

  呀,肖先生难得有这样强势的时候,在他心里,一个东西该是什么样子的认知是很少的,他总觉得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生长方向,没有谁应该是什么样子,可他今天说我就该是他的。

  我问,五年前你会这么说吗?

  他说,不会吧。

  我都猜到了,他是个理性到即便明天要世界末日今天还是要去上班的人,周末除外。

  我说,我想吃枣泥核桃酥。

  上一次吃枣泥核桃酥的时间快要不可考了,但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

  依稀记得是恋爱一年多一点的时候,他去南京研讨学习,我也还住在老旧小区的出租屋,和他在一起后我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新的工作,也就是我现在的工作。

  他回来的时候我刚好在阳台晾衣服,看见他把车停在我家楼下,我就赶紧跑到门口等着他敲门,结果等了足足十分钟他都没有来敲门,我甚至以为是我自作多情了。

  于是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的电话铃声就在门外响起来了,我走过去开门,他两手都提着东西,看到我明显吃了一惊,但还是同手同脚地走了进来,带着寒意,本来我这出租屋的窗户就有些漏风,这下彻底成了冰窖。

  我问,你在外面站了多久?

  他说,刚巧。

  我说,说谎的小面包会露馅,我十分钟前就看到你的车了。

  他没接这个话,把他带来的东西一盒一盒打开,都是一些泸溪河的糕点,我挑了一块枣泥核桃酥来吃,枣香四溢,又不是很甜,小时候老男人带我去过一趟天津,那里有种点心叫白皮,枣泥也是这种味道,我之后再也没吃到这样口味的枣泥了。

  他搓了搓手,我以为他是太冷了,还好我今天没课一直在家里待着,手心有些温度,我把他的手握在手里,问他有没有暖和一点。

  他吞吞吐吐地问我糕点好不好吃。

  我又拿了一块,好吃。

  他说,路上很冷。

  我说,你可以等明天白天的时候来的。

  他说,那也很冷,重庆就是这样的,冬天很冷,没有风只有雨,穿多少也还是觉得冷。

  我疑惑,他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在重庆待了两年,我这种不抗冻的人也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我问,你说这些做什么?

  他说,我每次来找你都很冷。

  我问,春夏秋你就不来了吗?

  他说,也很冷,每次都很冷。

  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怕冷的话,我过去找你。

  他忽然从棉服口袋里翻出来个小盒子,没急着打开,但我能看出来里面装的什么,原来他这次过来是想将我套牢。

  我浅浅笑了一声,故意问他,这是什么?

  他难得的脸红了,往常都是他对我说一些情话,我不好意思地钻进他怀里笑。

  他说,小面包。

  这次换我一愣,我倒真没想到他会说这个,这么明显的戒指盒里该不会真的装着面包吧,我也不是在期待着什么,只是觉得这愿望不该落空。

  我说,那它住的还是豪华单间。

  他说,我有一间公寓,不是很大,装修是我设计的,但冬天还是很冷。

  我说,我知道。

  我去过他家,很像艺术家的房子,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难以想象它的主人是个医生,但他今天怎么说什么也绕不开一个冷字,难不成真的是每次都是他来找我来烦了?

  他问我,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我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我看电视剧,这往往都是分手宣言的第一句,后面就要步入回忆阶段了。

  我说,一年多。

  他问,我很无趣吧?

  我说,草莓小面包,你很浪漫。

  他说,我这一年很少陪你。

  我这时才有一点明白,他这样的语气也许是在工作上受了打击,我问,是不是工作不顺利?

  他张开手向我讨了了抱抱,我就抱着他,他趴在我肩头说,职称没评上。

  我问,为什么?

  他说,院长希望我再锻炼锻炼,把名额给了另一个人。

  我安慰他说,厚积薄发啊肖医生。

  他摇摇头说,好冷啊。

  我问,你是不是生病了,今天怎么一直喊冷,是不是发烧了?

  我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好像还是正常温度,我觉得还蛮暖和,在上面多停留了一会儿。

  (删减)我说,没评上就明年,他不可能一直拖着你。

  他说,我不想冷了,做我先生好不好?

  他的求婚就是这么无聊又突如其来,他平时那么多浪漫因子,今天却一点都没有用上,后来我才知道他那天有纠结过,他是想着职称评上了就来找我求婚,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花落人家,自己竹篮打水。

  我说,有点草率啊。

  他把戒指盒打开,原来戒指的底座真的设计成了小面包的样子,看来又是肖医生的手笔。

  他说,我们会过上好的生活。

  我说,我知道。

  他说,我们会换一间大房子。

  我说,我知道。

  他说,我们会养一只小猫咪。

  我说,我知道。

  他还想说什么,我抢在他前面说,我都知道,我们会很好的,肖先生。

  我是打那天开始叫他肖先生的,那天之后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搬去了他家,双方父母第一次正式见面吃了顿饭,订好了日子办婚礼。

  结婚之后我才猛然回过神来,我这是掉进了他的圈套。他在某些方面其实是很强势的,只不过他不喜欢我做的事情恰巧我也不喜欢做。

  就比如撒娇这件事,连我冲着岳母撒个娇他都要吃醋。

  他问我,王先生,你最近可爱过头了。

  我说,怎么办呢,你别太宠我。

  我以为他真的在夸我呢(删减)

  我躺在床上失神,我说,完了完了完了,露馅了露馅了,草莓酱出来了。

  他涂好药还吹了吹,说,还好还好,漏的不多。

  我继续失神,说,我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小面包了。

  关于我怎么变成小面包这件事,是这样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和小面包结婚也应该变成小面包吧。

  他点了下我的鼻尖,笑道,怪我。

  我说,你还笑,疼死了。

  他缠上来和我道歉,一时没忍住。

  我惊呆了,我说,(删减)

  他被我的说法逗笑了,其实我指的是吃小面包,说出来就变味了,但吃小面包好像就是吃      我   的意思,也没什么不同。

  唉,有的时候看他这样为我失控也很不错,次数不要太多就好。

  不然我这点酱禁不住这样漏。

  我马上就换上了肖先生织的毛衣,下午去上完课回来我开始闷闷不乐。

  他发现我心情不好,问,学生调皮了?

  我说,没有。

  他又问,家长为难你了?

  我说,也没有。

  他也犯了难,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他最怕的是我生病,第二怕的是我无缘无故心情不好,我之前那点抑郁症状真的被他当成了病,我早都没了那些想法了,和肖先生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快乐。

  我说,我不酷了。

  他问,谁说的?

  我喝了口汤,说,今天学生问我为什么要买老头衫。

  他瞪大了眼睛,辩解,这怎么能是老头衫?!

  于是我们去淘宝上搜了搜老头衫,又看了看我身上这件,静默了两分钟后他吵着要我脱下来,他说学了新的织法可以给我织一件好看的出来。

  我说,不要。

  他是个对自己要追求完美的人,想不到在织毛衣这件事上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说,肖先生,我喜欢这件。

  他皱眉,可是你不酷了。

  我揽住他的脖子,和他额头贴着额头,说,有什么比我有一位会织毛衣的先生更酷的事情呢?

  他笑了,说,有呀。

  我问,什么?

  他说,有一位喜欢老头衫的先生更酷一些。

  我真想把他打出酱!

  晚饭后他竟然又在织毛衣,他对织毛衣的兴趣竟然超过了对我,这让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于是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岳母的电话。

  岳母惊讶地问我,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肖战欺负你了?

  我瞥了一眼他,竟然戴上了眼镜,他看我都没有这么仔细!

  我说,妈,就是想吃你做的菜了。

  他停下了动作,似乎是在偷听我打电话。

  我故意拿着电话跑到厨房继续打。

  得知手艺被惦记的岳母很开心,说,那我明天就买点菜过去,你们晚上都在家吧?

  我说,在家,妈最好了!

  岳母说,甜甜真乖!

  肯定是我家的小女人把我这令人脸红的小名告诉了岳母!

  我脸红心虚地挂掉电话,一转头就看到他幽怨地站在推拉门前,吓得我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惊魂未定地问,你怎么站在这里?

  他走进来问我,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说,给妈啊,她说明天来做饭。

  他问,我做的不好吃吗?

  我说,好吃呀,可是我想妈做的菜了嘛。

  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扛起来回卧室,我装作害怕的样子说,相信我,草莓酱不好吃的!

  他也假装恶狠狠地说,把你整个面包(删减)!

  唉,最后的结果,好在没漏酱,但我局部膨胀了。

  一个面包两个大。

  他帮我涂药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像个馒头。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想不到还是要出此下策

敲黑板:未删减版看置顶加群!

评论(20)

热度(28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