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今天的猫想吃面包

回忆一下初遇

小面包和小馋猫

——————————

       肖战啊——

  肖战——

  小坚果趴在扶手椅的扶手上,我窝在扶手椅上。

  我明知道他不在家却还是要喊他几声,当然不期待有人回答我,那样的话我可再也不能在这栋房子里住下了。

  肖先生用了五年时间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也许是三年,或者再短一些,刚刚小区里有个孩子从顶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没有看到他跳下来,但听到这口口相传的消息眼皮还是跳了一下,平静的业主群一时炸开了花,纷纷感叹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想不开就这样跳了下来。

  我却可以理解那个孩子,这世界上有太多绝望发生了,忘带了作业被老师认为是不写作业的惯犯,或者是换了崭新的裤子却刚好被路过的汽车溅了满身泥点。

  绝望总是那么巧妙,我也经历过许多这样的绝望。

  遇到肖战之前其实我已经在那家医院出入过几次,只不过看的是精神科。

  医生我有抑郁的症状,还不致病,让我及时调节心情。

  在肖先生来见我的路上,我独自走过了人生最灰暗的一段时光。

  去看热伤风的那天,我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怎么会这样,刚刚被街舞队辞退,竟然因为满头大汗地吹了空调开始发热,可我满头大汗是因为心急地去问为什么辞退我,但我只现在只记得大厅的空调很冷了。

  肖先生之前在急诊工作,我去看病的时候是深夜,只剩急诊科的红十字还亮着,夜色弥漫,我不知道普通的感冒发热能不能挂急诊,只能茫然地走进去,我想那时候他看到连号都没有挂的我一定也是满心的疑惑。

  我问,请问还可以看病吗?

  他打量了我一下,问,你怎么了?有和分诊台的护士说吗?

  我摇摇头,也不管他是否答应为我看病就跳上了诊室的病床。

  我说,我发烧了。

  他把温度计递给我,说,五分钟之后拿出来。

  我晕乎乎地接过来夹到腋下,他鬼鬼祟祟地扒着诊室的门框往外看了看,这时候也就是我这样的人才会来看病。

  他锁上门,我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这里可是正规医院,这个医生这样是要取我的器官吗?

  他见我神色慌张,呲起牙齿伸出一根食指抵在唇边。

  嘘。

  我被烧晕了,也学着他的样子。

  嘘。

  他被我逗笑了,转身去桌子下翻。

  翻翻翻。

  翻翻翻。

  翻翻翻。

  终于翻出来了,是一桶康师傅香辣牛肉面。

  这个医生怎么像仓鼠一样要把自己的食物藏得这么深,他的白大褂因此沾上了灰尘,他接热水时就站在我身边,我伸手把那点灰尘拍下去。

  啪。

  温度计从我的咯吱窝溜走,落到地上碎了。我恼怒地锤了下床,这份霉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也愣在了原地,一不小心热水没过了注水线。

  我要下床用手将那些散落的银色小球捡起来,他慌忙将我的两只手拢到一起握住,哄小孩一样地和我说,这个不许碰,会死掉的哦!

  说完他就出去了,我坐回病床上闻他的泡面。

  没有两秒他又把头探回门口,不许碰哦,真的不许碰哦,我去拿扫帚,真的真的不许碰!

  我只是发烧,又不是变傻,他该不会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医生吧,怎么都看不出来我得的是什么病?

  我重重地点头,他还是不放心地看着我,我尽力睁大我的眼睛回看他,不知道他能不能从我的眼神里读出水汪汪。

  我坐在病床上听他狂奔而去又听他狂奔而来,看他回来时满头大汗的样子,我缓缓翘起大拇指,哇哦,酷。

  他无可奈何地笑了,走过来把水银和玻璃都扫进簸箕。

  我说,你的面好像泡好了。

  他说,你是小馋猫吗?

  我点头,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他无奈,你想吃就吃吧。

  我刚刚把他压在上面的平板电脑移开就被扑鼻而来的辣味呛了一下,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他把那些东西处理了回来就看到我一副病情加重的景象。

  他将一根新的温度计帮我夹好,说,这次不能再掉了。

  我委屈道,你的衣服脏了。

  他提起自己的衣角,那块灰尘我还是没有拍掉。

  他问,面吃了吗?

  我说,没有。

  他又问,怎么不吃?

  我虽然病了,但也知道不能得寸进尺的道理,只能说,忽然又不是很饿了。

  咕。

  咕咕。

  我红了脸,我的肚子怎么偏偏这时候叫。

  他问,你是不是不能吃辣?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笑了笑,这是秘密。

  于是他又去翻了一桶红烧牛肉的出来帮我泡上,坐在我旁边一起等它泡好。

  我问,你怎么不吃?

  他说,我等你一起。

  我说,再等就不好吃了。

  他看了我一眼,正巧我在看着他,或许是我看了他一眼,他正巧在看着我。

  他说,还可以……再等一等……

  我低下头夹紧温度计,好……再等一等……

  果然,等我这桶泡好后他那桶已经不能吃了,面条软得不成样子,挑也挑不起来。

  他看了看我的温度,小声惊呼,妈啊,快四十了!

  我皱起眉头,把面条吸溜完,朝他噘着嘴说,胡说,我才二十一。

  那是他第一次露出那副彻底被我打败的神情,哭笑不得地帮我挂起了水,我不满地挥手,这样我还怎么吃面!

  他好像也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已经损失了一桶,不能阵亡第二桶。

  于是他拿着我的叉子卷起一口面条放到我嘴边。

  啊——

  嗷——

  啊——

  嗷——

  就这样一口一口地,我终于把这碗面吃完了,他就端着面桶把汤喝干净了,之后我们同时打了个饱嗝,嗝。

  我问,医生,你叫什么啊?

  他说,我叫肖战。

  挂完了水我的体温降了一度,还是有些晕,但胃里有了东西好歹舒服了一点,我向他道谢后问他去哪里缴费。

  他竟然已经帮我缴好了费用,拿出手机递给我一个二维码,加个微信吧,你直接从微信上转账给我就好了。

  我扫了一下,他的微信名字叫小面包。

  我怀疑地问,这个小面包是你吗?

  我还以为医生的微信名都是叫某某医院某某医生呢,他通过后将微信页面关掉的瞬间我看到了他桌面上有两个微信图标。

  他说,是我。

  我嘀咕,怎么看起来不像个医生?

  他把另一个微信打开,果然上面写着中心医院急诊肖医生,他说,肖医生也要做人呀。

  也许是因为还没退烧,我的脑袋还不是很好用,竟然当着他的面看起了他的朋友圈,我指着他分享的许多猫的视频和文字,问,你养猫吗?

  他说,想养,但没时间。

  我说,我有时间。

  他问,那你有猫吗?

  我说,没有。

  他问,怎么不养?

  我傻呵呵地说,我没钱。

  他打开窗把泡面的味道全都散出去,那一天是个十五,月亮很圆,我一直往下划着他的朋友圈,不知道翻了多少,终于看到他一条原创的文案。

  那上面写,巧克力小面包恢复出厂设置。

  我拿着手机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尴尬地笑了笑,就是变成了普通小面包的意思。

  我还是不懂,所以呢?

  他叹了口气,就是和女朋友分手了。

  分手不是太正常了吗,如今的恋爱有几段可以长久,我习以为常地哦了一声,补了一句,我喜欢吃草莓酱夹心的。

  他问,草莓酱不甜吗?

  我反问,巧克力酱不腻吗?

  他没有回答我,举着手机似乎在想什么,然后把微信名改成了草莓小面包。

  我问,你不是觉得它甜吗?

  他说,加上小面包就没关系了吧。

  我现在想起来,他那时绝对已经对我有些不能明说的意思了,但是我因为发热根本想不出他的深层含义,只是满意地点点头,为他变成草莓的信徒点了个赞,一边傻笑一边戳了戳他新换好的微信名。

  我困得睁不开眼睛,问他,你一晚都会在这里值班吗?

  他坐回办公桌前伸了个懒腰,对啊,你要走了吗?

  我摇头,我好困,借睡一晚。

  他说,我有宿舍,单间,你可以去睡。

  我又摇头,不去。

  他语速突然快了很多,很干净的,我每天都打扫。

  我还是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怕黑,不敢一个人睡。

  他惊讶,那你平时都是怎么睡的?

  我不想再说话了,保持着坐姿靠在墙边睡着了。

  第二天我还是发现自己在他的宿舍里,只不过旁边躺着他,好在这床还算宽敞,勉强容纳下两个男人。

  我一个翻滚就掉下了床,脑袋磕在床柱上。

  他马上被惊醒,震惊地看着我在床下和他的被子搏斗厮杀。

  我已经退烧了,精神好了不少,我说,肖医生,你的被子把我推下了床!

  他又被我打败了,说,上来吧,床想留住你。

  昨晚我只顾着头晕难受没仔细看过肖医生的脸,今天看了还真是令人心动,我本就是男女都可以接受的人,没脑子地问他,那你呢?

  他一愣,半天没说话。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得想要直接滚到他床底下去。

  我也真的这么做了,在他床下我心如擂鼓。

  我听到他叹了口气,好像翻了个身,床板忽然被敲了几下。

  他说,小馋猫,开门吧,我带了草莓味的小面包来。

  我和肖先生相遇在我最无望的时候,如果他没有出现,或许我也已经活在别人的聊天记录里了。

  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他回来了!

  我举起小坚果挡住我的脸,小猫咪喵呜一声。

  我说,肖先生,今天的猫想吃面包。

  他笑,王先生,今天的小面包想吃掉小馋猫。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26)

热度(32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