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抄手

以后帮家里人和肉馅时不要怪我•́ω•̀)

——————————

       楼下早餐店的老板回来开工了,今天我起得早,便蹑手蹑脚地起床下楼来买早餐,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同老板打招呼,他认识我,我和肖战闲的时候经常来楼下每人点上一碗抄手来吃,他要老麻,我要清汤,以前他上班早时也会在楼下吃了再去。

  老板说,你们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

  我说,平时我上班晚,就只有我先生来吃。

  老板一愣,告诉我肖战并没有独自一人来吃过东西。

  我才明白他每天都是在骗我,这每天一碗的抄手怕是吃到了乡下的大黄肚子里!

  我气愤地买了两碗抄手打包上楼,到家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我就坐在餐桌前生闷气,一时不知道是担心他不吃早饭更胜一筹,还是气他骗我。

  他最近的生物钟稳定在了早上八点,十分钟后他揉着眼睛出来,看到我坐在餐桌旁松了一口气,好像怕我丢了似的,他走过来俯身把我圈在怀里,在发顶留下一个吻。

  我冷言,别碰我。

  他一愣,怎么了?

  我说,你骗我。

  他看了那两碗抄手及时想起了自己的错误向我道歉,还把坚果抱来求和。

  我揉了揉坚果的小胖脸,我们刚养它的时候还是一只瘦瘦的小奶猫,怎么几年过去胖了这么多。

  他见我对坚果放软了态度便又缠上来,我让他去洗脸刷牙,听话得很,认错态度还算良好。

  我说,我问你问题,你只能点头或者摇头,点头的时候就要吃一个抄手。

  他想拒绝,后面的话被我冷眼瞪了回去,点了点头。

  我示意他吃一个,他问,现在就开始吗?

  我说,你没有发问的权利。

  他只能吃了一个。

  我问,你爱我吗?

  他吃了第二个。

  我问,你是不是骗我了?

  他吃了第三个。

  我问,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

  他吃了第四个。

  我问了许多他不得不点头的问题,最后这两碗抄手全都进了他的肚子,他撑得一直打饱嗝,肚子都鼓起来,我摸了摸,趁他不注意在上面按了一下,他差点吐出来。

  他瘫在椅子上求饶,我问,还敢不敢骗我了?

  他的小腹上有一串浓密的毛毛,之前因为我觉得手感不好被他刮掉了,现在又长出一些,我生气地扯下一根,你怎么和你的主人一样不听话!

  他捂住肚子,我的手便向下探,拽住了另一团毛毛,他马上松手让我回去揪上面,我泄了气趴在他怀里吻我刚刚扯掉毛毛的地方。

  我问,痛吗?

  他说,痛,我错了。

  我问,为什么不吃早餐呢?

  我这才知道他之前工作都很忙,为了多陪我一会儿总是晚出门,因此克扣了早餐时间,我还以为他一直都是那个时间上班!

  肖战这人啊,我总是怪也怪不起来他,还总会招我的心疼。

  我把他洗脸时沾湿的刘海捋好,说,结婚这么久了,又不是每天缺那半小时。

  他说,我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看你。

  我抱着他他说,肖医生工作要专心。

  他问,还生气吗?

  要我怎样回答呢,我是有些生气的,可想起来他不吃早饭也还是为了我,再生气似乎就是在怪我自己。

  见我不回答,他以为我还在置气,便出了个主意,我们来包抄手吧!

  我迷糊地问,可以自己做吗?

  他笑出了声,小傻瓜,比饺子还要简单呢。

  我们去买了抄手皮和猪肉,我问他为什么不直接买肉馅,那些肉馅看起来红红白白的很新鲜的样子。

  他去买葱,我还站在肉摊前盯着那堆绞好的肉馅,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块猪肉买的不对。

  肖先生!

  是谁?在熙攘的菜市场叫我先生的名字。

  我四处寻找。

  肖先生!

  又是一声,这次我找到了,原来就是那位肖先生,冲着我喊肖先生。

  我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肉馅,辜负了老板眼里的欢喜跑向了他,问,你喊的什么?

  他理所当然,肖先生。

  我又问,那你是谁?

  他说,王先生。

  我问,是不是反了?

  他说,没反,现在是对外。

  有什么区别?

  他将我手里的肉提过去,带着我逆着人流走,对内你是我的王先生,我是你的肖先生。

  我问,对外呢?

  周围太过吵嚷,他没有听清,大声喊,你说什么?

  我也喊,那对外呢?

  他说,对外,我是王先生的王先生,你是肖先生的肖先生。

  我努力思考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逻辑,他怎么会有这么多可爱的小心思,肖先生这样宣示主权我竟然又这样受用,我很喜欢被叫做肖先生。

  他在厨房剁肉,我在客厅撸猫,我问坚果,你说肖先生为什么不买肉馅呢?

  坚果说,喵喵。

  我点点头,又问,你喜不喜欢肖先生?

  坚果说,喵喵喵。

  我又点点头,问它,肖先生的占有欲其实很强吧?

  坚果蹬了蹬腿,伸了个懒腰,四只小爪子张开抵在我胸口,这次它只喵了一声,按我的理解,它应该是困了。

  我将它放回猫窝,去厨房看他,刚刚还是一块完整的猪肉呢,现在已经被剁成了肉糜,比肉摊卖的那种圆柱形的肉馅不知道要细腻多少倍!

  我看他起起落落的菜刀还是没敢像往常一样从他身后环抱过去,他却回过头来问我,怎么不过来抱住我?

  我去抱住他,我怕吓到你。

  他剁得差不多,将肉糜放到盆里,又加了姜末去腥,我看着他将那些瓶瓶罐罐都倒了一些,想着和肉馅也许不是很难?

  我都不知道家里的厨房有这么多的工具,我看他从某个抽屉抽出一只一次性手套,又从另一个抽屉拿出一瓶白胡椒,紧接着他从左边第二个壁柜里拿出一只碗,冰箱门的第三层原来放着两盒鸡蛋。

  我好奇地问,拿鸡蛋做什么?

  他将鸡蛋打进盆里,又接了碗清水倒进去一点,猜猜看?

  我问,猜对了有什么奖励吗?

  他想了想,猜对了就奖励你原谅我吧。

  我哭笑不得,我都快忘记早上生气的事情了,他还因此在惴惴不安,我安慰他,我没有在生气了。

  他明显不相信,真的吗?

  我叹气,今天可以当做纪念日吗,我为我的肖先生打破原则的第一天,但以后不要骗我了。

  他发誓没有下次,认真得像是准备加入少先队的小朋友,我让他把注意力放回肉馅上,所以鸡蛋到底有什么用?

  他也没有解释太多,只是两个字,好吃。

  而我也接受这两个字,几年前我问他加这个是什么用,加那个又是什么用,他大概发现即便是认真解释了我也搞不懂,所以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把一切作用划分为好吃和不好吃。

  肉馅和着和着突然膨胀了,满满一盆看得我有些怕,我问,怎么变这么多?

  刚刚还只是小小的一团肉,我只是在他身后蹭了一会儿竟然变成了两倍大。

  他拍了拍盆里的肉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动作似曾相识。

  他说,一点一点地加清水,让肉馅把这些水吃进去,这样做出来的肉馅就  滑   嫩  多  汁。

  我看着他的动作,越看越觉得不对,我问他,你在做什么?

  肉馅正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挖出一个小洞,他两根手指伸  进  去   顺   时  针  搅,这个动作岂止似曾相识。

  他认真地说,和肉馅。

  原来和肉馅是这么让人害羞的一项工作吗,我只露出一只眼睛看他奇怪的动作,他转得越来越快,直到把所有边上的馅料全都卷到中间成了一个肉团,他捞起整团肉馅“啪”地摔在盆里,我红着脸跑了。

  不能再多看一秒了。

  他买的那些抄手皮少说也要有一百张,抄手皮薄薄的,和饺子皮完全是两种触感,我洗好手偷偷拿了一张来玩,刚刚从冰箱拿出来的面皮还是冰凉凉的,表面也很光滑,让我想起肖先生常敷的补水面膜。

  他摘下手套将和好的肉馅端到餐桌上,开工啦!

  我问,这么多全都要包吗?

  他说,对呀,以后我们就在家里吃早餐好不好,今天全都包好冻起来,以后想吃的之后直接煮。

  说是比包饺子简单,我美滋滋地快速地包好五个放在板子上,包好第六个时我震惊地发现它的五个兄弟病危了!

  我不知所措地指着犯了胃病的五个抄手问他,这!这是怎么回事!

  它们刚刚还鼓着肚子挨在一起,现在怎么突然张口漏油。

  肖先生不愧是医生,三两下就抢救了它们,他教我要是粘不住就蘸些清水再挤,果然情况好了许多,我的病人越来越少。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抄手医院终于光荣倒闭。

  我们将包好的抄手送进冷冻室,我问他,你看我这么久为什么不腻啊?

  餐桌上有许多散落的肉馅和水珠,他把垃圾桶端到桌边用抹布把那些全都擦干净。

  他说,早饭一辈子都吃抄手吧。

  我笑了,问他,会腻吧?

  他点头,会腻。

  我问,那还吃?

  他抬头看我,要和你一起。

  我问,和我一起就不腻了?

  他说,小汤圆,你有巧克力夹心。

  他曾说过喜欢吃巧克力,巧克力棒,巧克力威化饼,巧克力牛奶,巧克力冰激凌,我曾问他怎么这么爱吃巧克力,他说能吃到一百岁。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紧跟一波实事

今天的啵啵子叫小汤圆

评论(21)

热度(29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