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买栋海景房

希望你们以后在酒桌上也不会怪我(ʃƪ ˘ ³˘)

——————————

       来三亚度过冬天中最寒冷的时段是我们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肖战租了一栋海景别墅,不知道他是怎样在这样受欢迎的地方找到那么僻静的地皮,我们拉着行李入住,除去房东夫妇两个人再没有其他人。

  房东先生说这里是私人区域,少有游客会来。

  我们被安置在二楼的一间客房,房间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和一张king size的双人床,脚下的毛毯软绵绵的,透过窗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海,窗帘的钩子是小船造型的,随意地倒挂在帘子边,像海上的一叶扁舟。

  我一进门就维持不住形象了,瘫倒在大床上,我说,累死了。

  他也过来倒在我旁边,还没出去玩呢,怎么就累了。

  我翻了个面捂住耳朵,明天吧,明天好吗?

  我们在飞机上吃了一餐,肚子已经垫饱,可我还是满心的疲惫,也许我不太适合旅游,不管去哪里都想在家里瘫着。

  他也翻过来趴着,那晚上你自己在房间里吗?

  我问,你要去哪里?

  本来我只怕黑,和他在一起后又添了个怕孤独的毛病,该不会肖先生是谁派来的间谍吧,不然怎么这么擅长让我离不开他?

  想到这一点的我警惕地向旁边挪了挪,他也跟着我挪了挪,我又挪了挪,他也又挪了挪。

  我问,你怎么这么黏人呀!

  他说,没办法,离不开你呀。

  呀呀呀,原来我才是敌方间谍。

  我问,那你晚上要去做什么?

  他正在整理我们带来的六套衣服,房东先生说房子的装修是由房东太太敲定的,当时他们也商量了很久,海军蓝的风格在海边再合适不过。

  这些衣服是我们昨晚敲定的。

  昨天晚上,我挑了他的一条粉色领带绑在额头,又帮他挑了一条蓝色的绑上去,将手背到身后,我说,肖先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是时候要真刀真枪地杀一场!

  石头剪刀布!

  呀……我输了……

  三局两胜吧!

  石头剪刀布!

  呀……我又输了……

  五局三胜吧!

  石头剪刀布……

  趁他重心不稳,我把他推出了卧室锁门,我朝外面喊,不好意思啦肖先生!

  我们约好猜丁壳赢了的可以先挑三套衣服来穿,我的喜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唉,我整个人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要是他先挑肯定要把我喜欢的挑走再让我求他给我穿。

  可我没想到他趁着整理行李的时间竟然将那三套衣服各挑了一件单品穿上了身。

  我从床上跳下来要      扒    他  的   衣  服,你!你耍赖皮!

  他笑着躲,小赖皮今天被我耍了呀!

  我羞恼地拾起枕头砸他,你才是小赖皮!

  他接住我扔过去的枕头,回过身把   我   扑   在   床  上,说,我是小赖皮,那你是什么,游戏输了就把我推出房间?嗯?

  我咬了一口他的鼻子,想起每次小坚果打翻它的阳光色猫食盆的时候都会瞪大了眼睛无辜地看着我们,我就只能把它抱到怀里,他坐在对面给猫咪上课。

  不可以打翻你的饭知不知道?

  不可以把饭踢得到处都是知不知道?

  不可以霸占你猫猫哥哥不给我知不知道?

  我疑惑,猫猫哥哥是谁?

  他指着我说,你呀,大猫咪抱着小猫咪,我来给你们拍一张照片吧!

  我把他拽到我旁边坐下,竖起大拇指摆好姿势,催促他换成自拍。

  他拍完检查照片,我问,全家福拍得怎么样?

  他捂住小坚果的耳朵凑过来,表情像是要说小坚果的坏话,如果坚果成精了怎么办?

  我赶忙捂住他的嘴,说什么呢!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他把手机上刚拍下来的照片给我看,快门落下的时候小坚果打了个呵欠,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在笑。

  我说,好可爱。

  他问,你看它是不是在喊爸爸?

  我说,这么想要个孩子?

  他说,两只猫咪就够我忙啦。

  我揉着肚子逗他,我的肚子可没有那个福气。

  他也摸上来,我脸一红,好像里面真的有个小生命。

  他说,胡说什么呢,这里面全都是福气。

  现在我就这样无辜地看着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被我们寄存在岳母家里的小宝贝,我委屈巴巴举起一根手指,说,求你了嘛肖先生,分我一件怎么样,就一件。

  最后我还是顺了他的意来求他,谁让肖先生喜欢呢。

  他笑了下把花衬衫脱给我,我又挑了条短裤问他,我们到底要去做什么呀?

  原来是房东先生邀请我们一起去他家的私人沙滩烧烤,我被说得呆滞,我问,我们以后也可以买一栋海景房吗,也可以有私人沙滩吗?

  他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哦,我们来这里养老怎么样?

  还是算了,我这人可是很自私的,可不允许身边有什么东西比我更引他注目。

  我说,我养老,你养我。

  他帮我把鞋子穿好,拍了拍我的小腿,起来啦,去烧烤!

  我晃了晃腿,你还没答应养我呢。

  他站在我面前弯腰伸出手,等我去牵,王先生那么孩子气还担心老吗,养老我管不了,可会养一辈子小孩子。

  我牵住他的手,也是,我怎么会老呢,我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长大呢,似乎只要有肖先生在我就不用担心衰老的事情。

  我不会变老的,他也不会变老的,我们就这样幼稚一辈子。

  海边承载着很多人的梦吧,连拍在礁石上的泡沫都显得梦幻,住在海边的人也太过幸福了,我接过房东先生递过来的肉串大咬一口。

  我惊呼,太好吃了吧!

  房东先生笑着看向房东太太,又看向我,好吃吧,她的秘制酱料。

  我点头,我先生也有私房菜。

  他走过来问,诶?有吗?

  他不知道的是,我总像是有超能力一般,能尝出他与别人做菜的不同,哪怕是一样的食材和原料。

  肖战曾说他的手艺得岳母的真传,半分不差,岳母的手艺我也吃了不少,可总是觉得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也说不出,可我就是能尝出他的菜。

  晚上我吃的饱饱的,还喝了许多房东先生酒窖里的啤酒,加上被随意敲碎的冰块,晚上果真没抗住。

  泄福了。

  我坐在马桶上和他聊天,我的福都离家出走了!

  他在给我冲止泻冲剂,不听话的小孩子可不能享福。

  我大喊,记得放糖!

  他念叨,放糖放糖,谁家吃药放糖呀。

  我不快乐了。

  我常生病,是宁愿去扎屁股针或输点滴都不愿意吃药的,我不喜欢吃苦的东西,他总是能让医生开那些裹着糖衣的药片哄着我吃下去,可现在情况紧急,手头只有房东先生常备的冲剂。

  那药的颗粒又丑又难闻,还没有冲泡开我就知道它有多苦了,所以一直在厕所里坐着不肯出去。

  外面的念叨停了,我试探着喊他的名字,人不在,也许是出去给我倒水了,我要趁着这个空当悄悄出去把自己塞到床上装睡。

  我只顾着回头看门口,掀起被子就躺进了他怀里。

  怎么这样!

  肖先生太了解我了,这是犯规!

  我噘嘴,能不能不喝?

  他也噘嘴,能不能喝嘛。

  我继续噘嘴,就一口好不好?

  他也继续噘嘴,多喝几口好不好嘛。

  啊啊啊,肖先生太可爱啦!

  我捧着他的脸  吻  上  去,好吧好吧,那就三口。

  喝药这件事怎么也变得甜蜜起来,他是悄悄学了魔法的吧,每天谎称去上班,实际上去了传说中的魔法学校。

  我被他连哄带骗喝完了一整杯药,喝完脸都是苦的,我抱怨,好苦啊。

  他马上  吻  上  来,原来他含着一颗糖。

  他问,甜吗?

  我说,原来有糖呀。

  他点头,刚刚找房东先生要的。

  我说,唉,你以后不要这样喂我吃糖。

  他以为我在嫌弃他,马上拿过糖纸放到我嘴边。

  我又吻了他一下,怎么办啊肖先生,这颗被你含过的糖没有你甜了。

  肖先生怎么这样呢,骗这些糖果进他的嘴,偷了它们的甜,好恶劣,但好甜。

  他帮我揉肚子,我就窝在他怀里不动。

  他问,是不是肿了?

  我问,什么肿了?

  那里忽然被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我疼得直往他怀里钻,干什么呀!我是病号!

  他抚着我的背哄我,要是在家里就好了,有药可以涂。

  我说,让我痛你很自豪吗,家里有药还不是怪你。

  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很有杀伤力?

  我说,那你流血了吗?

  他说,老板,红的卖光了,但还有白的。

  我说,白的容易醉。

  他抢话,但香。

  唉,他怎么总是让我叹气,他挑逗我时我要叹气,他捉弄我时我也要叹气,他把情事藏进文字里时我还要叹气,其实我是在为我太爱他叹气。

  唉,我怎么这样爱他。

  我之前是不是已经这样叹过气了?

  唉,可我还是好爱他。

  最后我也没有尝到他的白酒,毕竟要是他执意灌醉我,也许我就要给他酿出葡萄酒了。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23)

热度(30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