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缠缠绵绵翩翩飞

希望以后你们吃米饭时不要怪我

————————————————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肖先生三十三岁啦!

  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我在祝他生日快乐的时候提及他的年龄,但我喜欢提。

  我们约了几个朋友来唱K,他好像是喝醉了,平时我不会让他喝这么醉,但今天是个小例外。

  他喝醉之后喜欢拉人跳舞,他不会什么舞步,但偏要在那里摇晃,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录下来,等他醒了酒我就拿给他看。

  他忽然冲着镜头招手,我赶忙将手机藏起来,他还是在招,原来是想邀请我一起跳。

  我问,要和我跳吗?

  他点头,还煞有介事地伸手邀请我,我无奈地搭上去,今天可不能让我的学生们看见,那样可就没有人来报我的兴趣班了。

  肖先生真的不太擅长这些,他总是会踩到我,或者说本身在KTV的包房里跳国标舞就很奇怪了,可他只会跳这个。

  刚结婚的第一天,岳母的生意伙伴邀请她去参加晚宴,岳父岳母便把我们二人也带上了,说是带肖战去长见识,但其实只是想把我介绍给他们的朋友,我心底感慨万分。

  岳母拉着我去敬酒,反倒是他被冷落在一旁,不过我看出他虽然善于应对这种场合,却也不喜欢,因此他乐得找了个角落坐着看我,我走到哪里他的眼神便追到哪里。

  忽然有人搭上了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看,是一张从未见过的脸,我自觉地侧了侧身把肩膀移开,那人还不甘心,又将手搭了上来。

  我求助地看向岳母,她面色不悦地和那人攀谈,原来是某家公司老总的公子哥,嚣张气焰好不了得。

  先前说过,岳母身形小巧,比那位公子哥矮了整整两头,那公子哥便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他和岳母吵够了,又来冲我发难,他说,我知道男人和男人不能领证,和我跳支舞?

  我直言拒绝了他,我不会。

  他一只手在我肩上握了握,摆出国标舞的姿势,要教我。

  肖战过来了,他比我高一点点,将我和岳母挡在身后,问公子哥,我有兴趣,你要不要教我?

  我还以为他要直接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霸道地将我拉走呢!我颇有些失望地拽了拽他的袖子,你怎么还不带我走?

  他笑得狡黠,对我说,我真的想和他学。

  我说,我来教你。

  公子哥惊讶地看着我,问,你刚刚说你不会。

  我说,我先生说要温文有礼,拒绝也要委婉。

  我拉着他跑到舞池,几对夫妇或是先生小姐正合着节拍翩翩起舞,我怀疑地看着他,你可以吗肖先生?

  他的跳舞天赋我是有过见识的,和我烹饪的天赋不相上下。

  果然,不堪回首。

  他关于国标舞的回忆就停留在那一年的宴会了,因此他邀请我去跳舞我实在是尴尬,所幸我们叫来的朋友都已经成家,如果他们偷拍,我就告诉他们的老婆这些人都在这里喝了多少酒。

  肖战认识一个小歌星,今天甩开了那些跟着他的人来为肖战庆生,见肖战拉我跳舞,他点了一首老掉牙的歌曲。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越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起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他竟然好好的跳完了一整支舞没有踩到我。

  跳完他松了一口气,头靠在我的肩上,满身酒气,给我唱,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我笑他,你怎么只唱这一句?

  他说,你不会枯萎的,小花。

  我假装生气,谁是小花!

  他醉醺醺的,你是小花。

  也不知道肖先生明天醒来还记不记得我的新名字,如果他忘了我就要喊他小草,一直喊到他记起来为止。

  聚会没有进行到太晚,这些男人全都赶在十二点前回家了,一个接一个地摇摇晃晃着出门,我在沙发上抱着肖战同他们再见,他喝醉了之后整个人斜压在我身上。

  我把吵人的音乐关掉了,距离我们的包房到时还有一个小时,我可以在这里抱着他慢慢醒酒。

  他还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我的腿上,来玩我的睫毛。

  我说,别闹。

  往常都是他同我这样说话的。

  我说,三十三岁的小朋友,不要闹。

  他说,你不是还说你二十六来着?

  我心虚地说,对……对啊!还没过年呢!

  他问,那我也只要三十二好不好?

  我这么大度,当然是可以了。

  他问,明天要做什么呢?

  我说,上班。

  他说,除此之外呢?

  我反问,吃饭?睡觉?

  他问,除此之外呢?

  我没有什么想法了,每一天我们过得都平平淡淡,这就是全部了,吃饭睡觉上班,循环往复。

  他爬起来问,你还没给我生日礼物呢!

  他又在耍赖皮,趁着酒醉找我讨礼物,结婚之后我们就不再互送礼物了,因为我们都藏不住自己的小心思,惊喜到最后总是变成两个人一起挑选。

  我问他,你要什么礼物?

  他伸出三个手指头。

  我惊讶,三岁的小朋友不可以这么贪,只能要一个礼物。

  他认真点头,就是一个。

  一个礼物……我又想了想,脸红着捂住他的眼睛,他还孩子一样地问我,好不好好不好?

  我说,好好好,但是你喝了这么多酒,悬哦。

  他忽然坐起来,凑到我身边,我没喝醉。

  我被他抱上了车,吓得我赶紧按住他的方向盘,你喝酒了!不许开车!

  他才坦白和我说,他悄悄把酒换成了柠檬茶,骗走我一个生日礼物。肖先生竟然也学会耍这种把戏了,我说,那刚刚就不能做数了。

  他说,我也觉得。

  他怎么突然这么说了,他往常对我全身上下都是感兴趣的,今天这样说我还有些不自在,问他,真的不要了吗?

  他笑了,食指点着我的鼻子,你很想吗?

  我红了脸,拍开他的手,开车!

  我瞧他脸上有些无奈,明明是他捉弄了我一次,怎么反倒像我捉弄了他一样,我问他,你是不是话没有说完?

  他没有回我,但心情大好,一路上哼着那首歌,车停好后我又被他抱回家,他过了一个生日怎么喜欢上了抱我,不过我还蛮喜欢。

  他忽然说,之前不做数,我等不及了,今天就要吧。

  第二天我请假了,学生家长在微信上给我发了祝我早日恢复健康的表情包,我不知回复些什么,只能说会的,谢谢关心。

  而把我搞成这样的人竟然一大早神清气爽地去上班了,午饭我懒得下床,即便我知道他肯定早就打包好给我放在饭桌上,但如果他这时候在家,肯定是要端到床边喂我的。

  我家的小女人说的真没有错,肖战平时那样宠着我,我过得确实滋润又娇纵,我想不到如果有一天他对我不好了我会是什么一副样子,蓬头垢面不至于,但必定会饿死。

  我趴在床上玩手机,时间就过得很快了,研究出手机的人值得全世界人为他庆祝生日。

  我打开新闻软件,广告竟然是小龙虾,唉,好饿,酸酸的,辣辣的,痛痛的,我说的不是小龙虾。

  家里的门忽然打开了,我瞥见了一闪而过的白大褂,我高声问,肖战?你回来了?

  他端着饭进来,就知道你不会去吃。

  我翻过身来,张开双手找他要了个抱抱,我问,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他皱眉,原来我已经不住在你心里了。

  我抓着他摸我的胸口,是溢出来了,我这么一颗小心脏装满了你。

  他的手在上面放了几秒,表情像是在给他的病人看诊,然后凝重地对我说,是很满,凸出来了。

  我刚抬起腿想踹他就被痛得缩了回去,我猛眨几下眼睛逼出一点眼泪,问他,你还是人吗?

  他拿勺子舀了满满一勺饭菜送到我嘴边,你要是还这样看着我,马上我也不确定我是什么物种。

  我赶紧乖乖吃饭,一勺一勺又一勺,直到那个饭盒里什么都不剩,他拍了拍我的头,不错,一粒米都没有剩。

  他怎么这么喜欢谐音,我抓住他的领带要他重新说,好好说。

  他说,一粒米都不剩。

  我说,你好好说话!

  他说,我真的有好好说。

  我说,你不要偷换概念!

  他摊了摊手,主动凑近,说,既然你这么想听,那再说给你听,真乖,一厘米都不剩。

  肖战很喜欢玩文字游戏,他喜欢将他的心思藏在文字里告诉我,也许他也很享受我明白后的脸红心跳。

  刚谈恋爱时我还怕医生死板,学不会浪漫,却发现他本人就是浪漫的化身,总是有很多话在等着我,表白、挑     逗、捉弄,无论哪一点我都喜欢他的那些文字游戏。

  我说,肖先生,晚上给我一粒米。

  他问,王先生,只要一粒米吗?

  我说,一粒米,再一粒米,再一粒米,直到你弹尽粮绝。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24)

热度(311)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