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剥柚子记

把文集名称改为每日一吃叭վ'ᴗ' ի

————————————

        哎呦。

  哎呦。

  哎呦。

  好酸。

  肖战买了一颗柚子。

  险些酸掉了我的牙。

  我戳着看起来白白胖胖的柚子瓣,想不到它过得这样心酸,看来是受到了其他柚子的排挤。

  我问,肖先生,你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失误?

  他淡淡回我,我是故意的。

  他默默剥着柚子,我将手搭在他的手上,别剥了,真的好酸。

  他不听,继续剥着,一粒也不放过地塞进我嘴里。肖战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好像我做了什么委屈他的事情,于是我嚼着酸柚子仔细回想,果真被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我赶忙拉着他的手,你看到他了?

  昨天我去找刘医生复查,刚好碰上他上一个病人,那人长得像我一个熟人,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他也转过身来打量我,半晌试探着问,王一博?

  我点点头,却忘了他的名字叫什么了,只记得是姓顾,是我大学时期的一任男友。

  说起来也有三四年没有见过,简单地寒暄了一下,得知他已经结婚有了一个儿子。

  顾问我,你呢?有没有成家?

  我说,有,我先生在这家医院做医生。

  顾惊讶,你真的最终找了个男人。

  我点头,本来没打算的,可遇见了他。

  顾笑得有些落寞,他对你好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很好。

  大概是这一幕被来找我的他看到了,怪不得自午饭开始他就闷闷不乐。

  他见我把这事想起来了,忽然起身抱住我的头,闷声说,不许想他。

  我哭笑不得,坦言一切,问他怎么忽然这么小气了,难道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还对我不放心?

  他点头,不放心。

  竟然还这么诚实,我气也气不起来,我本该是该责问他问什么对我这样不信任,可我看到那张委屈却不敢提起这事的脸只觉得他可爱,肖先生好像不是不信我,是不自信。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了,兔子先生,如果可能你要给我一块可以暂停时间的魔法怀表吗?

  他又开始追问,你爱我吗?你爱不爱我?真的吗?真的很爱我吗?

  我一遍一遍地回答着他,不厌其烦,怎么能嫌向我索爱的兔子先生烦心呢。

  多可爱的兔子先生。

  他问够了,又说,你二十六岁。

  我点头。

  他又说,我三十二岁。

  我点头,你该不是觉得男人三十一枝花要抛弃我了吧?

  唉,我本来是要逗他开心的,可他竟然当真了,把我按到他的胸口,他还穿着羊毛衫,绒毛扫在我的鼻尖,痒痒的。

  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老?

  我坦诚点头,六岁呢!

  他一副天塌了的样子,把剩下的柚子全都塞进嘴里,我凑过去问他,酸不酸?

  他点头,酸。

  我 吻 了 他,甜吗?

  他摇头,还不够。

  这是在 骗 吻 吧,我才不会上当,于是轻轻松松地坐回去摆弄散落在餐桌上的柚子粒。小时候我家的小女人总说我这是个不好的习惯,总是喜欢玩吃剩的食物,长大了以后我吃饭时小女人不在旁边耳根清净。

  再长大一些,就遇到肖先生啦!

  他让我尽情玩,然后他全都吃掉,有次我把吃剩的一点芥末拌进米饭,那一晚我的全身都是辣辣的,身下尤甚,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玩的过火。

  他还是那样低落,我忽然垂头丧气地将额头磕在桌上,“咚”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他过来看我,扶起我帮我揉额头,怎么了?

  我叹了一口气,问他,肖先生,我好像病了。

  他马上伸手探我的额头。

  他最近很担心我的身体,也难怪他,自从上次我们吵架回乡下我发热以后,关于生病的话题就从未停过,因此我现在说病了他担心得不得了。

  我问他,你知道什么是音画不同步吗?

  他说,知道,有什么关系?

  我说,我现在就像那样,二十六岁的人生里,住着三十二岁的灵魂,你说是谁呀?

  他终于笑出了声,过 来 吻 我,我才不让他亲到,躲躲闪闪地跑进了厨房,被他按在冰箱门上,忽然想起前几天岳母送来的一大块猪肉。

  我问,肖战,你会烤肉吗?

  他表情极其丰富,问我,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些破坏气氛?

  我说,我想吃嘛。

  他绷了绷脸,我估计他当时想的一定是先吃掉我再说,可我就眨着眼睛看着他,果然他无奈地笑了,一只手把我揽到怀里,另一只手去开冰箱门,那一大块五花肉就被他提出来。

  我们没有烧烤架,即便是有也不敢在房子里弄那些,他想了个好办法,拿出尘封的电磁炉放到餐桌上,再搭配一个小小的平底不粘锅,我们的烧烤区就这样建成了。

  酸酸的柚子汁成为了五花肉的蘸料,如今很多烤肉店都会加上一碟柚子汁,可以解肥肉的腻,确实一起下嘴是另一种风味,但我有自己的吃法。

  可能是北方人的缘故,在焦香冒油的五花肉块上放上一片蒜片,再一口咬进嘴里,人间绝味。肖战本来是不吃生蒜的,刚谈恋爱时他见我这样吃表情过于精彩,至今我都想不出形容词来形容他那天的神情。

  但自从有一次我逼着他尝试了一次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拾,有些烤肉店不提供蒜片,他都要找人要上一些。

  等我们万事俱备,猪肉也解冻得差不多,我看了下时间凌晨一点,吃夜宵的好时候。

  我们挑了一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来看,他举着筷子将已经烤好一面的肉块翻面,我馋得流口水,他还故意夹起一块放到我眼前晃!

  我说去切蒜片,他似乎是衡量了一下让我用刀和用锅哪个更危险一些才同意,我便开开心心地逃离了被害小猪的烹饪现场,小猪啊小猪,你一定很好吃吧?

  听说是黑猪呢!

  我在厨房偷瞄他,每当他一副认真样子的时候我就想要捉弄他,让稳重的脸上挂上滑稽的表情。

  我把蒜片切好放进碗里,然后惨叫一声,啊!肖战!

  他果然连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撞进厨房来看我,我将手举给他,你看,受伤了。

  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我的手,奇怪地问,没有呀?

  我笃定地说,一定是切到了的!

  他便又认真地检查,一遍又一遍。

  我问,找到了吗?

  他说,好像找到了。

  怎么会找到了呢,我明明没有伤口才对。

  这次轮到我好奇了,哪里?

  他 吻 了 我,指着我的嘴巴说,这里,伤口住在这里。

  被揭穿之后我也觉得是个没什么意思的把戏,好像和他在一起时我会变得格外幼稚,客厅里传来了糊味,我比他行动还要快一些,不用翻面我就知道底下已经焦糊了。

  我叹了口气,我的肉……

  他止不住地笑,把糊掉的那一面细致地切掉,放到酱汁里滚了一下,又在上面放上一个蒜片,吹了吹热气,放到我嘴边,啊——

  啊——

  人间美味。

  第二块的时候他逗我,将筷子伸到我面前,待到我张嘴时又缩回手,问我,以后还捉弄我吗?

  我撇撇嘴,怎么这么记仇,我说,不捉弄了还不行嘛。

  他将肉喂到我嘴里,说,你得捉弄我一辈子。

  我凑近他,将嘴里的蒜味全都呼在他脸上,我问他,肖先生的要求好独特?

  他说,一点也不独特,只是要让你和我过一辈子。

  我打趣他,猪肉煎糊了,要扣掉一天。

  他问,那一天你要用来做什么?

  我说,秘密。

  肖战这人,好奇心其实很强烈,但他表面总是那么淡然,听我说这是秘密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又继续去煎他的肉了,只是之后的全都恰到好处,半分糊味也没有。

  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

  我们一直吃到三点钟,你喂我我喂你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他难得偷懒,把电磁炉断了电就扔在那里,拥着我去洗澡。

  我指着那堆餐具,真的不刷了?

  他打了个呵欠,明天再刷。

  洗着澡我也困了,温热的水浇在身上就让人想睡,洗完我要他扛我回去,不想走路了。

  我沾上床就闭上了眼睛,也不考虑会不会发胖了,他在我旁边躺着,翻过身问我,困了吗?

  我懒得搭理他。

  他又问,睡了吗?

  我还是懒得搭理他。

  他再问,秘密是什么呀?

  他果然还是想要知道那个小秘密,我困得不行,于是敷衍他说,明早告诉你。

  深更半夜,他翻来覆去,我被他闹得实在睡不踏实,给了他一脚,好好睡觉!

  秘密是什么?

  你怎么还有小秘密?

  什么小秘密不能和我分享?

  他要问,我偏不告诉他,我钻进被子里要睡觉,他也跟着我钻进来,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这一定是和我学的,正如他对我没有抵抗力,我对他也没有这种东西。

  我被他闹清醒了,伸手抵住他的唇,说,说了是秘密就不能告诉你。 

  他又耍赖,挠我痒痒,这样我不得不和盘托出我的小秘密。

  傻子,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爱你!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9)

热度(34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