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朋友的葬礼

白开水又来了

原来我是治愈系?

——————————

        我心情有点低落,朋友的爸爸选择在教堂举行葬礼,西式风格下我们和他见了最后一面,还是逃不开火化成灰的姿态。

  朋友三十出头,和肖战一个年岁。

  也是因此我才格外难受,这一年好像总是动荡不安,有些巧合也被安置了特殊的意义。

  他看出我的心思了,回去的路上想要逗我开心,问我怎么愁眉苦脸,笑一笑才能十年少。

  我问,他怎么会得那样的病?

  他说,病来如山倒呀。

  我说,他还那样年轻。

  他说,你可是总说我老。

  我说,我错了。

  他“嗯?”了一声,尾调上扬,听上去不太像是疑问,更多的是觉得我有趣。

  果然他说,你竟然主动说错!

  我一拳锤在他胸口,说他不解风情吧,他好像是因为过度了解我这道风情才总是这样,不让我陷入难过与苦闷,将话题转入不得不去快乐的方向。

  可我今天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玩乐,怏怏躺在他怀中,昨天我们接到朋友爸爸的电话就赶去了医院,是个蛮亲近的朋友,因此朋友之中那时也只通知了我们两个。

  一夜无言过去,下巴上长出了一层青茬,我就着半躺的姿势挠了挠他的下巴,不扎手,是一种很奇妙的触感,像小猫的舌头一样粗糙,划过时让人上瘾。

  我灵机一动,要不你把胡子留起来吧!

  他拒绝,那样我会显得更老。

  于是我说,那我给你剃胡子吧!

  他怀疑地看着我,心痛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你该不会要把它当成你的玩具吧?

  其实他明知道我发誓不可信,却还是每次都相信,平时我们都是用全自动剃须刀,今天我在楼下买了一个手动的,还有两枚亮闪闪的刀片。

  我的手法还是不错的,不然我也不会在他下巴上剃出一个“18”来,我指着他还沾着泡沫的脸说,要是放任它生长,是不是以后都会有一个18?

  他把剃须刀接过去剃干净,边剃边说,你愿意住在我的下巴上?我更愿意住在你嘴里。

  我见他放下了刀片,铆足了劲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臭流氓!

  午饭之前我也享受了一次古老的刮脸服务,但是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好心,刚刚我捉弄了他他肯定要报复回来,他趁我昏昏欲睡刮掉了我两边的鬓角。

  照着镜子,我想起了西瓜太郎。

  饭桌上我闷闷不乐地问,这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

  他憋着笑和我说,过几天,过几天,你这样很乖。

  我总是擅长抓住重点,问他,我平时不乖吗?

  他说,我胸口的笔水还没有洗下去。

  重庆话里乖是漂亮可爱的意思,我明明想问的是这个,他却趁机控诉我前两天晚上的恶作剧,那晚我从他的大衣口袋里翻出一只白板笔,是他白天开会时随手放进来的。

  两点钟我起床上了个厕所,我要他陪我去他不肯,于是我回来之后趁他睡熟用那只白板笔在他两个点点上各点了一下。

  于是我说,对不起嘛,一时兴起。

  反正他是不会生我的气的,在这些小事上从来都是宠着我,他果然如我所料一般,夹了一块排骨到我碗里,又夹了一块,又夹了一块,说,快吃吧你,下午又要出门。

  朋友是单亲,由父亲一手拉扯大,他算是老人的老来子,在老人四十三岁时出生,母亲因为难产去天堂了。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家中的亲戚在帮忙操持,我们想着回来打理一下去老人家里看一看,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也帮忙买上一些,尽心。

  昨晚没睡,我们都不敢开车,尤其是在发生了这样英年早逝的事情后,我们更加注意安全,我知道这种事肖战应该是见过不少,但我依旧能感受到他的小心翼翼,和我如出一辙。

  我想这便是有了爱人之后所特有的恐慌。

  老人本就年过古稀了,须白的头发如今更是霜消雪涨,我们带了些补品,还有奶和鸡蛋,老人沉默不语地望着窗外,朋友的舅舅和表哥向我们打了招呼,抱歉,侄儿走了以后,大哥就一直这样了。

  我本想感叹横灾飞祸无法控制,看到老人这样却也说不出话了,我们在那里坐了两个小时,期间老人都没有向我们这边看过一眼。

  从老人家里出来后我趴在楼道的窗子用力吸了几口气,他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问,难受了?

  我点头,你看过很多人死去吗?

  他也点头,我看过,很多很多。

  我转过身抱住他,不知道是我在安慰他还是他在安慰我,我说,医生真是个伤心的工作。

  他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态。

  我问,如果是我呢?

  他凶了我,不许胡说!

  很凶,有一种我再说下去他就要把我吊起来打的感觉,让我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他上次凶我也是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关于这件事我俩是达成一致的,该凶。

  但我也有办法。

  我在出租车上就扎进他怀里,被凶了,好可怜,真让人害怕啊肖先生,好可怕啊肖先生,肖先生凶起来像只老虎,差点把我这只小猫咪吃掉。

  司机师傅在后视镜怪异地看了我们一眼,我不管,我们早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了。

  他以为真的把我吓到了,把我抱在怀里哄,亲我的头发。

  他说,对不起,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说这些。

  我也说,对不起,不会再说了。

  我们直接付钱下车,旁边有家超市,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要带我去逛逛,排解一下压抑的心情。

  平时我都是坐在家里等他下班顺便买了东西回家,很少和他一起去。

  我挑了盒冲泡的土豆泥,说这个看起来很好吃。

  他又皱眉头,包裹住我的手放下,你想吃的话我可以给你做新鲜的。

  似乎我想吃的东西都不健康,我把土豆泥放下,我哪里是想吃土豆泥,实际上就是想吃他的手艺,我提出的东西他好像都可以做出来。

  我瞥见超市挂起的中秋横幅,才恍然已经快到团圆节了,我问,肖战,你会做月饼吗?

  他说,你想吃?

  我说,我不想,但想和你一起做月饼。

  我之前说过我不会做饭,对烹饪这件事简直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七窍生烟。但自从我前段时间开始缅怀那次事故,想起了令人害羞的菠萝派,我就重新燃起了斗志。

  当然,还是他研究,我试吃。

  我们当下就开始在网络搜索月饼的做法,在超市里买齐原料,我本想直接买现成的模具,肖战却说淘宝上的好看一些,他负责买模具。

  他做事一向稳重,既然他要把这活揽下,我自然是乐意至极。

  不知道是不是节日气氛,我走路有些蹦蹦跳跳,肖战被我甩在后面提东西,我跳得远了就原路蹦回去。

  他逗我的时候我总希望再长高一些,这样最起码有气势,可每到这种情景,我又希望自己像小女孩一样轻盈,可以肆无忌惮地跳到老公身上要他背着。

  我嘴里叼着棒棒糖,结账时从收银台买的,草莓味。

  他忽然停下了,我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两包东西被放在地上,他痛苦地蹲下,可把我吓坏了,我慌慌张张跑过去扶他的肩,嘴唇都在抖,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叫救护车!

  他哎呦了两声之后制止了我。

  他说,肩周炎犯了,你快帮我锤一锤。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照着平时给他按摩地地方不轻不重地锤,今天他却娇气很多,错啦错啦,不是那个地方!

  我疑惑,平时都是这里,你今天怎么换了地方疼?

  他可怜兮兮地回头看我,疼……

  我忙换地方,我的肖先生哦,你怎么还要卖萌?

  他痛的地方要靠近脊柱了,这哪里是肩周炎,我狐疑地敲着,问他,是这个地方吗?真的是肩周炎吗?你的脊椎没事吧?

  他却说,你力道再重一点,把身体向前倾,分一些体重下来。

  我照他说的做,他却突然起身把我背了起来!

  我惊呼着下意识夹  住  他  的  腰,你做什么啊!

  他颠了颠,把我背得更稳了一些,手里的塑料袋都哗啦哗啦响。

  他说,突然想背你了。

  我问,你的背还痛吗?

  他哈哈大笑,你竟然真的信了!

  我恼怒地咬  了  他  的  耳  朵,你捉弄我!

  他敛了声,压下声音小声威胁我,再乱动晚上真的要捉弄你!

  我就乖乖地趴着了,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我拿过了一个袋子提着,但重量好像还在他身上。

  我们沿着人行道一直走,不用过马路就可以回到小区,到小区门口时他把我放下,我颇感意外,问他,呀,肖先生服务怎么不周到啊!

  他把袋子换到左手,连我手里那个也抢了去,之后用右手牵住我说,月亮圆了。

  我抬头去看,也许是接进中秋,那玉盘已经开始变得饱满。

  我问,但月亮圆了和你不背我有什么关系,呀,肖先生难道是仙兔要回去捣药了吗?

  他说,嫦娥仙子该下凡了。

  我又脸红了。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21)

热度(37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