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人生忽得晚来秋

添加新成员

谢谢大家对白色大衣的喜欢

这个文集以后要常更吗?

——————————

        我和肖战也算是走过了五年的风雨,我曾说与他在盛夏相识,而现在已然是秋天了。

  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忽然生出许多感慨,想起人间忽晚,山河已秋。

  要知道我才二十六,肖战已经三十二岁了!

  我问他,你还记得三年前我去参加比赛吗?

  他在整理我们刚刚从衣柜里找出来的长袖衣裳,说,你参加了那么多比赛,记都记不清了。

  我说,就是摩托车那个啊!

  他听我提起这个如临大敌,将我衣柜里的赛车服又往里推了推,说,你不会又要参加其他比赛吧?!

  我每年固定参加一场比赛,三年前的那次我出了事故,在赛道边滚了几圈,吓得他手抖了一下午,他的同事打电话来问我情况,我问他怎么不亲自打来,同事说情急之下昏倒了,成了本院本年度第一个躺着进住院部的主任医师。

  我没什么大碍,赛车服将我保护得很好,反倒是他,我去看他的时候他面色苍白,比他给我熬的大米粥都要白。

  我调侃他,肖医生身体不行啊。

  他瞪了我一眼,下床走过来将我全身       摸      个        遍。

  我笑他,你不要趁机占      我        便       宜。

  他也笑了,我占      你      便      宜不需要趁机。

  米是岳母前两天送来的,当时我们正在家研究菠萝派的做法,他研究,我试吃。

  我去开门,岳母手里大包小包都是新鲜食材,我赶忙接过来问,妈,怎么今天有空过来?

  岳母眼角的细纹淡下去了些,想必是涂了前段时间我给她买的眼霜,颇为管用,她说,每年你比赛之前我不是都过来,今年你们结婚了,我更要过来看看,做一顿喜饭。

  吃喜饭,我和肖战谈恋爱时就得知了岳母的这个习惯,她觉得我开车是个危险运动,每到比赛前她都要亲自来做饭,每道菜都要带个“喜”字,或同音字,寓意好。

  我将她迎进来,不好意思地把桌上我们弄得乱七八糟的面粉黄油水果收拾干净,她过来抢过我手里的抹布说,你好好休息准备比赛,我和战战去做好吃的。

  我被迫缴械,趿拉着拖鞋进了厨房,他正在烤箱前等着,我从后面环        抱住他,说,妈来了。

  他说,听见了。

  我说,妈说给我做好吃的。

  他说,我也给你做好吃的。

  空气中的黄油指数爆表,腻到了我们的骨血里,我又在他背上蹭       了      蹭,怎么他这样令我眷恋,令我喜欢。

  岳母是个身形小巧的可爱女性,走起路来总是会踮起脚,总让人觉得像是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好事,她走路声音小,进了厨房我也一无所知,还抱着他撒娇,要他喂我吃菠萝派的第一口。

  妈笑出了声,我窘迫地放开他钻了出去,厨房里的空气被奶香冲撞得有些稀薄。

  饭菜做好,果然道道带喜,四喜丸子,四喜烤麸,喜蛋抱饺……

  估计是我有道菜没吃,所以才摔了的。

  我们两人本来每人一个床,他非要挤上我的床,病床也就那么宽,两个男人挤在上面未免太勉强了。

  我说,现在你不怕我伤到哪里了?还挤我。

  其实他小心得很,半边身子都在外面,还以为我不知道,听我这样说他又要往外挪,我一把捞他过来贴着我,说,我要是一直说挤你是不是能挪到窗外去?

  他眼神中有些心疼,握着我的手还在发凉,这份心疼又分了我一半,我问他,我是不是让你担心了?

  他吻       了     吻我的额头,说,担在我这边,心在你那边,算你替我分担了一部分。

  心在我这边,我又红了脸。

  那晚家里可真的是热闹非凡,我俩都没事,一个撞了车生龙活虎,一个吓白脸健壮如牛,家中四老纷纷赶来,我们到家的时候看见他们在家门前有说有笑,两个老男人在说哪家淘宝店铺的鱼竿更强韧,两位小女人在说着各自家附近的八卦。

  我爸说不管我妈多大了也是他的小女人,要宠要爱,所以连带着我们也都习惯了这个称呼。

  我掏出钥匙来开门,肖战先把两位小女人手里本就不是很多的袋子全都提到手里,开了门我凑到他身边,趁他不注意抢了一个袋子过来,说,嘿嘿,这样我也出了力。

  他悄悄和我说,妈是爸的小女人,你是我的小孩子。

  我羞恼地在他胸口点了一下,说,你才是小孩子!

  他笑着去厨房了,带着他的小女人后援队,三人在那个小天地里忙得有条不紊。

  我凑到老男人旁边,喝了口他们泡好的茶水,问,你们还学会上淘宝了?

  我爸骄傲地举起手机,说,你妈教我的!

  果然,小女人们总是对这些无师自通。

  我悄悄给两个老男人各转了两千块,他们喜滋滋地收下了,可不像我刚和肖战谈恋爱那阵,给他们钱还要故作姿态说严守家规,互相攀比谁更爱老婆,如今巴不得我给他们发零花钱。

  饭桌中间有好大一锅蹄花汤,我几乎觉得那里面只有蹄花没有汤,难不成要我自己兑水喝吗?

  岳母直接拿了个盘子给我舀了满满一盘猪蹄,放到我面前时还盯着我擦着红药水的手,“吃哪里补哪里,幺儿快吃。”

  我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最后我吃了整整半锅,原来汤在下面,可我是一点也喝不下了。

  肖战留他们住一晚,可他们说报了旅游团,今晚住在酒店,明天出发去海南玩,我想现在这个时候去海南刚好。一家在重庆,一家在洛阳,他们不常有机会聚在一起,出去玩玩也好。

  我被盯着洗了个澡,他似乎要把我看穿,我转了个圈再三发誓真的没有受伤,而且医生也说了,只有手上的擦伤。

  他忽然抱住我哭了,埋怨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怕你出事情!我快要被你吓死了!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办啊!

  他絮絮叨叨地一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一会儿埋怨一会儿关心,温热的洗澡水浇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我就乖乖让他抱着,原来他白天一直忍着,还要安抚四位老人和不停来慰问的朋友。

  他声音渐渐弱下去,我问,我的先生哭够了吗?

  他不常哭,但一般都与我有关。

  他的眼球敏感,有风有尘都受不了,这次哭了一会儿再抬起来像只兔子,他全身被淋得湿哒哒的,索性和我一起洗去了全身的疲惫和霉运。

  在病床上躺了一下午我精神大好,他也不怎么困,我们便打开床头灯聊天。

  我枕在他的手臂上,旁边的毛毛让我又产生了一些神奇的想法,我趁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用指甲掐住一根拔了下来,他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双手抱臂抄进腋下震惊地看着我。

  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我打着滚卷着被子从床上掉了下去。

  啊——

  他又绕过我这边来捞我,我躺在地板上还在笑,天啊怎么会这样好笑,成熟稳重的肖医生居然也会露出这样傻的表情。

  他摇着头把我连人带被子抱起来扔床上,说,王先生,你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你这和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有什么区别?嗯?

  我无辜地看着他,举着手里的毛毛问他,要不我给你粘回去?

  哈哈哈哈……

  他也泄了气和我一起笑,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笑够了我就瘫在床上,小肚子都要抽筋,于是我就去mo       他的肚子,边mo       边问,今天很累吧?

  他说,我人生中百分之八十的难题都是你给我出的。

  我说,那你做出来了吗,交卷时间到了。

  他说,别提了,一道题都不会。

  我说,你是怎么学的,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的学生!

  高中的时候我们班主任经常这样炮轰我们整个班,到最后他还是老泪纵横地送我们毕业。

  他说,没事,我和出题老师结婚了,可以走个后门!

  这是什么流     芒     一语双关,我的脸总是因为他像个熟透的苹果。

  之后三年的比赛我都安安全全地结束,拿了两个第二,一个第一,但是听他的同事说他没每到这一天就要手抖的毛病是改不了了,因为担心我不得不请假,倒也好,这样他就能到现场看我比赛然后接我回家。

  今年的秋天比往年冷,所以我们赶紧趁阳光天把衣服全都拿出来洗了晒,我嚼着红薯干抱着猫晒太阳,他把一件件衣服从洗衣机拿出来晾到衣架上。

  忽然一阵小风吹过来,我打了个寒颤,他打了个喷嚏,我们互相看了一眼笑了出来,他把最后一件衣服架上去,一起坐到吊床上逗猫,小猫叫坚果,其实我想叫它核桃来着,但肖战说小姑娘起什么核桃,所以叫了坚果。

  他问我,怎么忽然提起那件事了?

  我说,就是想起来了,原来都过了这么久了。

  他说,是啊,那时候我们才刚结婚,现在都是老夫老夫了。

  我说,是老夫少夫。

  他被我噎得不说话了,直接过来挠我痒痒,坚果不屑于参与我们的战斗,从我怀里跳下去回屋了。

  楼下银杏的叶子飘满了人行道,我问他晚上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那条路被我拉入黑名单有一个月了,原因是银杏的果子非常臭,砸到地上又被人踩得爆裂,在那里遛弯无异于自虐。

  如今落叶了,空气质量好了很多。

  他点点头,有了上次发热的教训这次我无论怎么说热他都要把我裹严实才放我出门,我踩在层叠的银杏叶上,好像踩到了秋天。

  时间是过得快了,却也难得过得快乐。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8)

热度(476)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