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凶宅1.2 苹果Ⅱ

要不是有人催我都要忘记这个坑了

——————————

       任务不多,一共三条。

  任务一:陪小儿子玩捉迷藏,价值3点。

  任务二:查出小儿子的真正死因,价值7点。

  任务三:寻找灭门真相,价值15点。

  “居然是灭门,可是只有一具尸体。”王一博敏锐地发现了不寻常之处,按照常理,死了几个人就会有几句尸体。

  肖战已经把床底掀开了,没有任何人,“一定有,但我们还没看到。”

  “居然要做游戏。”王一博扁扁嘴,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些小孩子玩的东西,偏偏今天要和鬼孩子做游戏。

  肖战仔细地调查了进门之前在玩具车下发现的小药片,用感应器分析了一下成分,显示是苯二氮䓬类安眠药物,“这种是现在临床最普遍的催眠镇静类药物,看来这个孩子的精神有问题。”

  空荡荡的衣柜里散发着朽木的味道,王一博捂住鼻子打开手电筒仔细检查,细节往往藏在这些不易察觉的地方,果然在衣柜顶有一行小字,由于看不清,他只能整个人半蹲进了衣柜,将手电筒咬在嘴里照亮,用手把字上的灰尘抹开。

  衣柜门“砰”的一声把他关了起来,王一博眼色一沉,那行字也显露出来:哥哥中计啦,陪辰辰捉迷藏吧!

  “靠。”

  王一博往前踹了一脚,衣柜门纹丝不动,他试着喊了两声,门外没有肖战的声音。他马上冷静下来回忆小时候捉迷藏的规则,一个人捉,其余人躲,捉的人逮到所有人为胜利。

  那么他现在是在躲还是被关起来等着别人躲?

  与其紧张地等待审判,不如先来看看衣柜里有没有什么机关,他在身后摸索了一下,平滑如水,连一个小木刺都难以被找到。

  为了判断有没有夹层,他又弯起手指敲了敲,传来几声闷响,像是敲在了绷紧了皮的面鼓上,怪不得刚才觉得触感这么细腻,原来不是木头,而是一种皮质感。

  他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往前靠了靠,几乎是同时,柜门被打开,对上了一张灰白枯槁的脸,舌头肿大长长的伸出口腔,他吓得直接抵住了衣柜内侧。

  这是小儿子悬挂在半空的尸体,此时正咧着嘴冲他笑,边笑边说,“哥哥我找到你了,换你来找我了。”

  王一博瞪着眼睛很久才缓过来,胸腔里像是闷着一口浊气一样不舒服,他揉着胸口从衣柜向下看,他也是悬在半空中的,好在不算高,他直接跳到了地面上。

  “肖战——”

  试着喊了两声,依旧是无人应答,这样看来应该是幻象,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进来了,难道肖战在另一个幻象,还是说只有通过衣柜才能捉迷藏,那衣柜对小儿子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没有急着出去寻找突然消失的小孩子,而是扶起地上的椅子站上去仔细地研究起衣柜来,衣柜背面果真是一张皮,他不愿意往人皮的方向想,可这样细腻的触感又不是任何一种动物会有的。

  幻象里的东西很多都反应了现实,他想起刚刚的敲击声,回声沉闷,说明这里有夹层。

  他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到皮肤的其中一个角落,捻了几下,紧紧贴合的皮肤果然翘起一角,他拽着那角一鼓作气将整张皮撕下来。

  看见对面在做同样动作的肖战时,王一博笑了,“好巧。”

  系统提示音应声响起:任务一,陪小儿子捉迷藏,完成,805号王一博,1005号肖战,各获得3点。

  幻象轰然破碎,回过神来他们还是一个站在衣柜前,一个在旁边检查药物。

  “你说,为什么会是那里呢?”王一博拿着玩具车在桌子上好玩地滚了滚。

  原来小儿子最喜欢藏的地方是衣柜,之所以在幻象里是夹层,是因为他想藏得比衣柜还要深,王一博有直觉,只要他们搞明白小孩在害怕什么,距离真相就不远了。

  肖战打开了书桌的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三个布娃娃,上面有不少口子,能看出不是年久自然损坏,而是被刻意划开的,里面的棉絮已经变黑,争先恐后地从裂口涌出,像人体的脂肪。

  “我觉得我们的思路一直都错了,从一开始我们就笃定小儿子是意外死亡或者被家长虐待致死,但有没有可能是小儿子精神本来不正常,恰巧发病杀了全家最后自杀?”

  如果是这样,目前发现的许多东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王一博紧接着摇了摇头,“他不是自杀,我看了他脚下的椅子,没有这么高,他是被杀了之后伪造成自杀的样子。”

  而且小孩子自杀很少会选择上吊这种方式,多半是跳楼或者割腕。

  他们回到客厅,面对复杂的案情两个人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随便拉了两张椅子坐下,对着发出白噪音的雪花屏出神,忽然肖战握住了他的手,“抓紧,如果分开了就说明又进了幻象。”

  “我们从结尾倒推吧,一直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找也不行,肯定落了什么地方我们还没去看。”

  倒推法,是指从必然发生的结果向可能导致的原因进行推导,是凶宅系统里的老手都会的一种方法。

  肖战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从任务来看,这一家四口已经全部死亡,系统机制将游戏范围设点在凶宅内部,尸体必然在这栋房子里。”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先找尸体?”

  敲定了下一步,有了目标之后两个人再也不敢兵分两路,进入幻象会浪费太多时间,也更危险。

  他们牵着手按照地图一个房间一个房间重新排查,最终停在了厨房。

  异常再明显不过,在灰尘漫天的厨房,唯独这两个水池一个崭新,另一个塞满了新鲜的苹果皮,一开始最先标记的地点也是这里。

  苹果皮是新鲜的,意味着它们后于这个环境存在,也就是说,苹果皮下面必然藏了些什么。

  王一博向后退了退,他们二人分工向来明确,他的神经太敏感,容易受到惊吓,因此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肖战做。

  肖战在旁边找了两根挂着蜘蛛网的筷子,对着苹果皮挑挑拣拣,直到他一筷子戳下去,底下发出“噗”的响声,他感觉自己拿着筷子戳到了一团搅在一起的生鸡胸肉里,绵软又有韧性。

  再剥开一层果皮,红色的血水随着每次戳捡都会像涨潮一般漫过竹筷。

  纵使肖战胆子要大一些,看到这个场景还是要再迟疑一会儿,王一博的太阳穴直跳,又站远了点,在肖战给他描述之前他是不会凑近看的。

  肖战半开玩笑道,“不会吧老王,我们可是搭档!”

  王一博眯着眼,这样可以降低面对恐怖景象时的恐惧感,“各司其职!”

  没有再耽搁时间,肖战掀起了最后一层已经被血水泡成艳红色的果皮,底下是一团看不清是原本是什么的肉团,更像是各种组织和筋膜勾结在一起,如果非要比喻,就像有人用生的手撕牛肉织毛衣。

  王一博听着肖战的比喻直犯恶习,但秉承着搭档的自觉,他还是鼓足勇气往里看了一眼,几乎是立刻他感觉胃里一阵翻涌,胃腔像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挂在顶部的钟乳石正一滴一滴地将胃酸滴下来,每一滴都受到重力的加速。

  “该不会是人肉吧……”

  王一博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此刻他甚至觉得书房里挂着的小儿子都眉清目秀了许多。

  一旦突破了第一层恐惧,肖战便大胆了许多,举着筷子认真地研究起来,他把一条条肌肉捡出来放到案板上,一共三十七条,长短不一,“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

  “好消息是这些不是人肉,也许是牛羊肉之类的。”肖战取出一把三寸长的小镊子在其中一根肉上挑了一会儿。

  王一博抱臂在旁边看,“你该不会想说坏消息是这是你猜的吧?”

  肖战取出里面一根细细的红色带状物,用镊子夹着举到半空,“我确实是猜的,但有依据。”

  “这是什么?血管?”王一博稍微凑近看了看,肖战就拿远了一些。

  肖战推了推眼镜道,“不是,是绦虫。”

  “我靠!”

  王一博吓得直接向后弹了出去,整个人结结实实撞到了一人高的冰箱上,也许是多年无人使用,冰箱上的灰落下来,密封条已经不再有磁性,在王一博站直后缓缓打开。

  里面站着一个人。

  把寄生虫冲进下水道,肖战才看清,那只是看着像一个站着的人,这个人从上到下被分成了五部分,头放在最上层,脚在最后一层。

  他们这才明白水池里的肉是从何而来,冰箱用来藏尸,里面的东西自然要拿出来。

  王一博拉着人回到客厅在沙发坐下,这里相对安全有利于大脑运转。

  任务二的内容是找到小儿子的死因,虽然系统从来没有说过任务的先后顺序,但据他们几个月的经验来看,最后一个任务的完成一定是依靠前面任务的结论。

  因此他们现在要想的并不是这个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把关注点转移回小儿子的身上。

  脑中又浮现出刚刚在幻象中近距离观察过的脸,总觉得有个重要的地方被忽略掉了,他还在认真想,肖战却已经换上了乳胶手套。

  见人已经做好了全套准备,甚至把递给他一副新的手套,王一博苦着一张脸接过来,“能不能只动脑,不动手?”

  肖战冲他无害地笑了几下,说的话却极不近人情,“来吧,你都试过这么多次了,不差这一次啊一博哥。”

  王一博在心里叫苦,他不想验尸啊!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3)

热度(3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