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46

       刘佩芳知道他在这座城市的住址,四个人只能收拾收拾躲到肖朗家里,公司也不敢去,只能在家里办公,线上不能完成的工作全都交给林子钟打理。

  “没天理,为什么连我都要躲?”王一博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几天他闲下来,想起了那个把他和肖战绑在一起的游戏,他早就不是排行榜第一,前十名也都不再是他眼熟的名字。

  “嘿嘿博哥,你想,肖总是肖朗的哥哥,你是肖总的男朋友,这关系多密切啊。”

  王一博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我警告你们最好百年好合,不然对不起我们。”

  “知道知道,”李英实在他身边坐下,“你还在玩这个游戏啊。”

  “想起来了上来看看,时间过的真快,我都多久没登录了。”

  他点开论坛,肖战那篇搭配攻略竟然已经被封神,奉为最强搭配,不过肖战的衣品确实好,一件白衬衫也能被搭出四五种风格。有时候他觉得如果肖战没有经商而是去了娱乐圈,现在也应该是顶流之一。 

  刘佩芳起初给李英实打了几个电话,在一直没有人接之后也放弃了,他们又安安稳稳地过了几天,肖战带着王一博回去住,发现楼下的门被人用红油漆写了“不要脸”。

  他们买了桶汽油把字蹭掉,确定没有其他人在才把肖朗和李英实叫回来,说是要进行一次彻彻底底的大扫除,把霉运全都清扫掉。

  千帆过尽,要有一个新的开始。

  结果乐极生悲,也可能是霉运没有被扫掉,肖战站在梯子上擦玻璃时没站稳摔了下来,扭到了脚,医生建议住院一周好好修养,理由是肖战三十了,各方面都要注意。

  王一博不甚同意,每天下班之后带着汤来看病人。听说肖战摔伤了,王妈直接从隔壁省跑来教儿子煲汤,天赋之差气得她差一点小叶增生。

  肖战喝到王一博亲手炖的汤已经是住院的最后一天了。

  “嗯?”肖战尝了一口就觉得味道和平时不一样。

  王一博紧张得搓手,“怎么了?”

  “感觉没前几天的浓。”肖战看了一眼王一博手上那些烫伤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故意逗人。

  “不好喝啊……那不喝了,我去给你买别的吃。”王一博伸手要把碗拿回来,肖战把碗放到床头柜上,顺势抓住面前的手把人拽到怀里接 口 勿。

  “咣当——”

  两个人赶忙分开看向门口,是肖妈。

  还有地上摔开的保温饭盒和一地的饺子。

  

  

  

  “说吧,什么时候的事?”

  肖妈审犯人的样子倒和王爸有得一拼,王一博骗过头小声问肖战,“阿姨不会也是警察吧?”

  “她去警局做厨子吗?”

  “你怎么回事,没听到你妈我在和你说话吗?”肖妈心疼那一桶饺子,够三个人吃了,刚刚全都撒在地上。王一博给她舀了碗汤,喝了之后笑得合不拢嘴,说好喝。

  肖战震惊,偏心也不能这么明显,“你没看到是他先和我说话的吗?”

  他想起小时候班里总有这样一种同学,仗着自己学习成绩好就总和同桌交头接耳,最后挨骂的永远只有那个同桌。

  “多说话好啊,开朗,小博和你说话那是喜欢你知道吗,什么态度。”几句话的功夫一碗汤已经见底,王一博马上又给添了一碗,还加了四块炖得软烂的牛腩。

  “……我以为你不同意呢。”

  “我不同意你就打算一直瞒着我吗?”

  肖妈确实是没想到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她一直觉得自家儿子对小博有兴趣,但这么可爱的孩子应该看不上她这个倒霉儿子才对。

  “不是啊,我们说好了,等游戏开始公测我就带他回去见你们。”

  肖妈直接问王一博,“小博啊,你家里同意你和他谈恋爱?”

  “妈!我很差吗!”肖战激动得坐起来端起汤碗一饮而尽,果然爱会消失,小白菜永远是别人家的最好吃。

  肖妈停顿了一会儿,神色复杂,但马上恢复常态继续和王一博聊天,“小博周末来家里吃饭吧。”

  肖战不满地坐在旁边喝汤,没一会儿就吵着要王一博扶着上厕所。

  “好好好,我扶你去,你慢点下来,别压到脚腕。”王一博稳稳地搀着人出去,肖妈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忍不住笑,还真的很般配。

  外人都说肖战从小就懂事,可她这个做妈的再清楚不过了,她儿子比谁都孩子气,只是因为他是除肖宁以外的长子,当年是唯一能够撑起肖氏的人,因此他收起了自己的小性子,学会隐忍和让步。

  但这种改变何尝不是一种好的改变,成长从来都不是坏事。

  肖战还在赌气,平时进了厕所还不行,要让王一博跟进隔间帮他月 兑 裤子,起初王一博还会震惊地问他伤的不是脚吗,月 兑 裤子不是用手吗,肖战就理直气壮地说,转移到手了。

  今天他自己别别扭扭地跳进了隔间,把人关在外面听水声。

  自从受伤,王一博发现了肖战孩子气的一面,这段时间他深刻体会到了养孩子是什么感受,“肖先生又不开心了?”

  “王先生,你不要胡言乱语。”他明明那么成熟。

  “你是不是更年期了?”听说三十岁是个分水岭。

  “你嫌我年纪大了是不是?”

  “肖先生,你也不要妄自揣度。”语气怎么像个被扔在家里的怨妇,王一博腹诽,要是他嫌弃肖战年纪大不是早就跑了。

  隔间里安静了五分钟,王一博怕人在里面晕了,敲了敲门。

  里面才传来慢吞吞的声音,“进来帮我月 兑 裤子……”

  进去就被拥进怀里,王一博安抚地拍了拍肖战的背,“阿姨就是逗你的,你怎么还不开心上了,这样怎么给我遮风挡雨啊肖先生。”

  “我知道,”肖战当然知道她妈妈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不想让你听见这些,显得我不靠谱一样。”

  “这么没自信啊,当初把全部家当托付给网吧老板时候的豪爽呢?”

  没想到王一博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肖朗告诉我的,上次我找他说Hard的事情,他说要是他有你一半靠谱就好了,说你见我第一眼就把所有的积蓄花在我身上,蹭了他好长一段时间的饭……”

  肖战听得耳朵发烫,赶紧叫停,“回去吧,收拾收拾东西晚上回家了。”

  “等等。”

  王一博站在隔间里喊住逃跑的肖战,后者疑惑地转过头来,“怎么了?”

  “你的脚……”

  糟了!东窗事发!

  为了多体验几天VIP待遇他一直装病,其实入院第二天脚踝就消肿了,行走自如,灵活得可以跳芭蕾舞。

  “……它只是回光返照,你看又痛了。”他马上又哎呦哎呦的喊疼。

  王一博无奈地过来扶他,“到底好了没有?”

  “好了……我不是故意骗你,就是想多和你待一会儿,我—”

  “啵~”

  被 q i n 了之后肖战终于没那么多话了,王一博牵着他出去,“还有几十年呢。”

  “嗯,好几十年。”

  肖战心里甜甜的,两个人手牵手回到病房,才发现肖朗和李英实也像他们刚刚的样子坐在床边受审,这是什么概率,果然上次大扫除还不彻底,也太倒霉了。

  好在肖妈接受能力强,“小朗啊,你想好怎么和你爸说了吗,小宁进去你爸已经够生气了,现在你带个男人回家,可得保护好他。”

  “姑啊,你是我亲姑,我就知道你会理解我的,”肖朗握住肖妈的双手,就差热泪盈眶了,“你一定得稳住我爸,不然我明天就要横尸街头。”

  李英实听得一颤,抬起头的时候目光带了些探寻。

  肖战给王一博解释,他这个舅舅有心脏病脾气还臭,辞职时候被甩的那一耳光就是舅舅的杰作。

  这些话一字不差地被坐在病床上的人听了个一清二楚,脸色肉眼可见的白了,显得粉白的墙皮都不那么突兀。

  王一博把人拽出去,这些事情让肖朗去想就好了,“你妈那边怎么解决啊?”

  刘佩芳的控制欲太强,但最近却没在楼下见到人,销声匿迹了一样,也许是接受了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王一博觉得,不管怎样还是母子,他前段时间才刚刚明白父母的心思,天下父母该是一般。

  李英实倒不在意,“不知道,过几天我回去看看。”其实他抗拒得很,如果可以不去他肯定是要继续推脱,但王一博说的也没错,毕竟是母亲,自己突然的反叛也让刘佩芳足够伤心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啊,我妈年纪也大了,我就这么从婚礼上逃出来了。”一旦想到母亲这么些年独自一人把他拉扯大,他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他应该想个更加柔和的办法的,而不是让她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

  王一博自知无法评判这件事,只能顺着他说,“你要是觉得错了就回去道歉呗,说几句好话。”

  “嗯,明天我就去……”

  见人欲言又止,王一博先说道,“我和肖战送你们,你别害怕,到时候我俩就在楼下等着。”

  “博哥,谢谢你。”

  李英实觉得气氛实在压抑,肖战晚上就出院了,刚好适合聚餐稳居,想起最近的倒霉经历,他们实在不敢出门去吃,他便提出要点外卖在家里吃,让肖朗留在楼下住一晚。

  “就一晚啊,直接搬过来不就行了。”

  “我们才刚确认关系!”

  “是吗,都把人写上喜帖了。”王一博刚刚在病房门口捡到的,估计是从肖朗口袋里掉出来,打开一看不禁捧腹。

  “他!他怎么这么不小心!”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