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41

如果要受苦,他愿意替他。

————————————————

       肖战再一次把装着土豆的红塑料袋挂到车把上,王爸在前面走着一直不说话,看到想买的菜就凑过去挑挑拣拣,买完了就把塑料袋递给他,他再挂好。

  王爸手背上的疤痕随着掏钱给钱的动作若隐若现,肖战没有事做的时候就盯着它看。

  “这是啵啵仔三岁的时候弄的,那时候楼下新开了个小花园,里面放了很多健身器材和小孩子玩的那些东西,他吵着要去滑滑梯,我就带他去了。”

  “结果当时管这个工程的干部贪污被抓了,后来有次啵啵仔玩的时候滑梯整个塌了,我就在旁边,下意识就去抱他,冬天塑料脆,有个滑梯的塑料碎片就把我这里,”王爸把袖子撸上来,露出一长一短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扎穿了,后来他长大了发现我这里有两道疤,我说是任务的时候弄的。”

  肖战无言,父爱如山,他对眼前这位父亲生出几分敬佩来,换做是自己,他不确定在那种情况下会不会去抱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先逃走。

  王爸好像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又说,“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了,你看见他有了危险,那时候你的大脑根本就是不运转的,只有把他救下来这一个想法。”

  肖战这才明白过来王爸和他说伤疤的来历只不过是个引子,归根究底还是要把话题拉到孩子上来,“叔叔,如果一博喜欢小孩子,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或者以后可以发达了男人也可以生孩子的时候,我们要一个。”

  王爸听了这话直接停下了,肖战差一点撞上去,“我问你,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你愿意替他生孩子吗?”

  肖战没从这句话中听出半点玩笑的意味,小时候他经常听他爸给他说,妈妈生他的时候疼得连头发都被汗湿了,甚至生到一半说不生了求求医生放过她,可她去问妈妈的时候妈妈只是说一点点痛,然后他就顺顺利利地出来了。

  对于男人们来说,那些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最爱的人躺在那张手术床上的时候,他被紧紧攥着手的疼痛也许就是这一生承受过的最痛的感觉了。

  可对于妈妈们,即便是从鬼门关里走过一遭,面对亲人的询问时,也觉得那是过眼云烟了。

  女人生孩子便要承受千般万般的折磨,更何况生理上不适合生育的男人。

  肖战的紧张从来不会让人看出来,只会手心出汗,此刻王爸却像理解他一样,周围是吵吵嚷嚷的叫卖声,在这么一个市侩之地,他静静地等着眼前的年轻人给他一个答案。

  “我愿意。”

  如果要受苦,他愿意替他。

  “别说大话。”王爸眼角红了一点,忙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肖战继续跟着。

  “没有,我想清楚了,他体质弱容易生病,我爸和我说怀孕的人到后面腿会水肿,他的腿受过伤,我舍不得让他生孩子。”

  “行,明天和我去医院。”

  “啊?”肖战懵了一下,难不成是真的有了什么他不了解的技术?

  “带你去体验一下分娩痛。”

  肖战松了一口气,他早听说现在可以通过医学手段体验分娩痛,想不到有一天他也能体验一次。

  爷俩买了不少东西,回家的时候草绿色马克杯旁边多了只朱砂红。

  他把大部分东西都抢到手里,要不是实在拿不下了,王爸手里的虾他还想提上。

  “阿姨,你们和一博说说话吧,这么久没见了,我去做饭。”

  王妈意外地看着长相俊俏的小伙子,眼里止不住的怀疑,“你可以?”

  “嗯,您放心吧。”

  他没想一语双关,但偏偏无心插柳柳成荫,您放心吧,放心让我照顾王一博。

  王爸王妈拉着儿子聊了几句,王一博还没习惯这么温馨的氛围,有问有答,不问不答。

  王妈见儿子一直往厨房里看,她也望过去,小伙子身形高挑,长得也帅,刚才王一博给她讲了不少公司的事。

  即便是她想反对这段感情,她也找不出反对的点。时代是变了吧,也许在她们那个不那么开放的年代也有这么些互相喜欢的人,永远都没能说出口。

  如果儿子真的喜欢,她真的觉得庆幸,他们是身处这样的年代。

  “进去帮忙吧,我跟你爸看会儿电视。”王爸坐在沙发上腰板挺得直直的,似乎还拧着脾气,王一博点了点头进了厨房。

  见王一博来了他马上想要赶人出去,“你进来做什么,陪叔叔阿姨去聊天去,他们这么久没见你了。”

  王一博却直接拿了个土豆洗了削皮,不情愿地嘟囔,“你知道啊,我不喜欢说话,而且我也找不到话题啊。”

  “那你帮我择菜吧,两个土豆,一节藕,一会儿我教你择这些绿叶菜。”

  王一博愣了一下,他好像从来没有和肖战说过他不会这些,“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本来也没想让你进厨房。”

  肖战这句话说的云淡风轻,却让王一博极大地触动,他悄悄从板凳上站起来,走过去从背后环抱住肖战,“肖战,我爱你。”

  他们之间的“我爱你”似乎总是发生在这些不合适的地方,要么兵荒马乱,要么是像现在这样,一个拿着锅和锅铲,一个拿着土豆和刮皮刀。

  爱情如此的不期而遇才让人充满惊喜,“我也爱你,但是这个土豆怎么变这么小了?”

  肖战明显感觉到靠在他背上的半张脸温度在升高,王一博嘴硬道,“它本来就这么大!”  

  王妈原以为两个男人,做出来的菜顶多是能果腹,对于味道根本没抱希望,看见王一博端出一盘盘色香俱佳的菜码,她心里又给肖战加了分。

  “阿姨,叔叔说你爱吃猪脚,我看有砂锅就煲了汤,晚上就能喝了。”他指着还在灶上小火炖着的汤锅说。

  王一博看着妈妈眼里藏不住的欣赏忍不住骄傲起来,这么优秀的人是他的男朋友,妈妈说的对,他怎么能为这件事道歉。

  “爸妈,吃饭了。”

  肖战细心地给三个人拉开椅子,自己最后才坐下,又把面前的红烧肉换到桌子中间,自以为不留痕迹地把肉菜全都往王一博那边挪。

  “咳咳……”王爸重重咳了两声,算是提醒两个人吃饭就好好吃。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没有预想中的尴尬,也没有想象中的胶着,王妈拉着肖战聊烹饪的事情,王一博爷俩也在聊天,只不过听着有点怪。

  “王一博,你们怎么认识的?”

  “王一博,你怎么确定你喜欢他?”

  “王一博,你身边有这么多人为什么会选择他?”

  “王一博,你们有想过以后吗?”

  ……

  肖战听着都觉得充满压迫感,原来叔叔刚才和他说话的语气算是友好了,他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诉王一博王爸在别人面前提起儿子的时候都是叫啵啵仔的。

  王一博却一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话方式一样,一来一去,倒也解决了他找不到话题的问题。

  晚上肖战睡在客房给王一博发微信。

  【战哥】:自己睡怕吗?

  【啵啵仔】:有一点。

  【战哥】:失策了,应该买个玩偶什么的一起带来。

  【啵啵仔】:你要是买了我就和你拼了。

  【战哥】:哈哈哈买个派大星怎么样?

  【啵啵仔】:?为什么不是海绵宝宝

  【战哥】:因为有人说我像海绵宝宝。

  【啵啵仔】:哈?谁说的?

  【战哥】:肖朗啊,小时候我们看动画片的时候他非这么说。

  王一博好好想了想,突然明白了。

  【啵啵仔】:我懂了!

  【战哥】:懂什么了?

  【啵啵仔】:不告诉你!睡觉睡觉,明天不知道我爸还要出什么难题,养精蓄锐。

  【战哥】:晚安,啵啵。

  【啵啵仔】:好恶心,晚安,么么。

  退出和肖战的聊天界面,他往下翻找到肖朗。

  【嫂子】:朗哥,你说肖战像海绵宝宝是不是因为他笑得傻?

  【朗哥】:哇你也这么觉得对不对!

  【嫂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朗哥】:我当时第一次听见还以为我哥在我旁边傻笑呢。

  【嫂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如此,聪慧如他。  

  第二天一大早肖战就被王爸叫下楼晨跑,七公里下来他差一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早餐都多吃了两根油条。

  “准备好了吗,要出发了。”

  肖战郑重地点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一博总觉得那个表情是要去赴死,他担心地问,“爸,你们要去哪儿啊?”

  肖战已经出门了,王爸转过头凝重地对着留守在家里的老婆和儿子道,“虐俘训练。”

  王一博有点后悔忘记告诉肖战,他爹以前是特种兵。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8)

热度(10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