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40

见家长记 1

——————————

      回家要跨省,王一博准备回去待三天,肖朗苦笑着给两个人批了假,这两个人见家长,最后累的还是他。

  王一博没准备什么,简简单单收拾了行李,一个20寸的小行李箱,放了一套衣服,还有洗漱用品。

  “不带点特产过去?”肖战知道几个特产店,准备买点带着。

  王一博想说不用,转念一想要是爸妈觉得肖战没礼貌怎么办,又改口,“买吧,我不知道他们喜欢吃什么……”

  “别多想,你带什么回去他们都喜欢的。”

  他们一同去特产店挑了几包糕点,回去整齐地码在后备箱里。

  说是给两位老人买东西,其实买的都是王一博爱吃的,看着肖战揉腰的动作他还有些不放心,担心道,“要不我们还是买高铁票吧,你的腰还是小心点。”

  “我的腰没问题。”

  “可是……”

  “一博,我的腰没问题。”

  “?”

  到底在坚持什么,肖战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看人这么坚持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驾照装进背包里。

  有备无患嘛,万一肖战半路腰疼,他还能顶上。

  好在一路上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只用了小半天时间就来到了王一博的老家。

  扑面而来的独属于这片地方的气息让他有些紧张不安,他还记得小时候这里是一片平房,他上初中那年城市规划拆迁改建,一片片高层楼房拔地而起,不知不觉过去这么多年,连这些高层也变得矮小了。

  在肖战的再三坚持之下,他们去买了个果篮,又买了一箱奶和一篮鸡蛋。

  “还买啊……”不知道肖战又看到了什么,朝着反正不是他家的方向走过去,他坐在对面的花园里休息,不一会儿肖战带了袋糖炒栗子回来,坐在他旁边。

  “吃吗?”肖战晃了晃手里的纸袋。

  王一博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可一想到马上要见到父母,他逃避的性格又来了,能拖就拖,“吃。”

  伸进纸袋的手被拍回来,他纳闷地看着肖战,不是让他吃吗,怎么还不让拿,总不能就让他吃个氛围吧。

  “我给你剥,也不看看你的指甲都被自己啃成什么样子了。”

  肖战的语气里带了点埋怨,他早知道王一博有啃手的习惯,但一直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改掉,只能时不时地口头提醒,不过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礼品被放到地上,王一博总算从压得他喘不过气的紧张中稍微缓了一点,要是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回家,八成现在已经打了退堂鼓。

  他不在乎回家的路上花了多少钱,准备了什么,近乡情更怯,他只不过是更怕了一点而已。

  香甜的糖炒栗子有效的缓解了窒息感,肖战看人已经放松下来,说,“其实你不用这么怕。”

  “什么?”

  原来自己的恐慌早就被肖战看出来了,也是,每次他都被肖战看穿。

  肖战握紧了他的手,“父母永远是最爱你的人,他们舍不得你受一点伤害,会不惜一切代价治好你的伤,所以你不需要愧疚这么久。你的伤是意外,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对你也是抱有愧疚的呢,没有保护好唯一的孩子,而你的躲避恰恰让这份愧疚越来越深。”

  “如果觉得不知道怎么弥补,就和我一起,以后好好孝顺他们。”

  和我一起,王一博好像真的恍惚看到了两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他记得妈妈喜欢煲汤,能把任何食材做成汤料,阿姨也喜欢做饭,两个人一定很合得来。两个老头为了走象还是走马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被各自的老婆哄好握手言和。

  这也许不是他预想的生活,但是他现在想要的生活。

  “谢谢……”

  他对肖战的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大过了那些他不愿提起的事情,肖战果真如和他当初说过的一样,陪他走了这么久。无论是他尚未仔细了解过的四年时光,还是这几个月的亲密无间,肖战都陪他走过来了。

  肖战把栗子剥好,全都放到他的掌心,起身去垃圾桶丢了纸袋。

  “这样怎么吃?”两只手捧在一起,满满都是温热的栗子。

  肖战拿起一颗举到他嘴边,“这样吃。”

  肖战喜欢喂他吃东西,说是有利于增进感情,一段时间下来感情没怎么变化,肉倒是长了几斤。

  “听Hard说音乐部新来了一个实习生,人长得又可爱又乖,是你招进来的?”

  他想的本来是胖了的事,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这件事。

  “吃醋了?看他有能力才招进来的,别多想,我喜欢你这种。”肖战把最后一个栗子塞进他嘴里。

  “我哪种?竟然能符合肖总的择偶标准我太荣幸了。”虽然还在紧张,但有肖战在他感觉好多了,至少可以去面对自己的父母。

  肖战将所有的礼品换到自己的右手,左手稳稳地牵着王一博,“我喜欢从小喜欢跳舞但大学毕业受过伤的,颓废过又站起来的,最好也喜欢我,最重要的是叫王一博。”

  “嘁,肉麻。”

  站在家门口,王一博的手在门铃旁悬了很久,肖战直接握住按了上去。

  “你干嘛!我还没准备好!”

  “那我们要不要买床棉被准备过冬啊?”放任王一博准备下去估计要等到明年。

  “哼,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他们还在斗嘴,们却突然开了,八目相对,谁都看不过来谁。肖战这才知道王一博回家都没有通知过二老,怪不得王妈看到儿子回来震惊多过欢喜。

  “阿姨,这是一博买的东西,我先放在门口。”肖战掂了掂那些礼品,多得快要拿不动,放下的时候手上多了几道被勒出的红印。

  王一博心疼却又不敢做出过分亲密的动作,只能用眼神提醒他好好揉揉。

  “明明是你买的。”原以为肖战是想在他父母面前留下个好印象,想不到却是为了他着想,把所有的好处都归到他身上。

  王爸爸和王妈妈似乎过分激动了,也没问肖战是以什么身份来的,一个张罗着做大餐,一个推着自信车要下楼买菜,全然没有提这些年王一博不回家的事情。

  “爸妈……你们等会儿再去,我要和你们说个事儿。”这事情说出口他们还不一定能不能再吃上饭,被打也是有可能的。

  王妈看他神色凝重,以为是他的身体又出了什么状况,忙说,“啵啵,这几年你给妈打的钱妈都没花,都存着呢,病了伤了我们就治,咱有钱治。”

  “妈……我都多大了,还叫我小名,不是腿的事情,我现在不跳舞了,找了工作,现在在一家游戏公司做总监,”王一博指着肖战,“他就是我老板,肖战。”

  王妈赶忙伸手,眼角笑出皱纹,“老板来了啊,啵啵没给你添麻烦吧,他小时候特别皮,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您还多担待啊。”

  肖战将那双有些粗糙的手握在手里,心中五味杂陈,无论孩子多大都还是父母眼中的小孩子,也许在他们眼中王一博依旧是那个刚刚上了初中顽皮的小男孩。

  “阿姨,一博很厉害,这次的项目是他想出来的,我们全公司现在都在准备这个项目,到时候邀请你们来公司看看。”

  王一博觉得这段话似曾相识,好像在他被绑去肖战家里时肖战也是这么说的。

  “那就好那就好。”王爸端了两杯水过来,肖战注意到给他用的是纸杯,给王一博的是个草绿色的马克杯,估计是离开家之前用的,现在还留着。

  “我还有别的要说……”王一博深吸了几口气,他真的没多少勇气,他在黑暗中过独木桥,这一步下去是生是死都是听天由命。

  王妈拉着王爸一起坐下,隐约觉得儿子确实要宣布什么大事。

  说之前看了眼肖战,肖战的眼神说不上坚定,但永远是那么温柔,他知道肖战是怎么想的。如果他现在问他能不能不说,肖战也一定会温柔地把他搂紧怀里让他慢慢准备。

  可偏偏是这样永远支持着他的肖战,他想让养育自己的父母知道,这样的肖战是他的男朋友。

  “爸,妈,我和肖战……在谈恋爱。”

  地上掉下根针也能听到,王一博甚至听到了电视旁边的钟表走动的声音。

  “咔哒”

  “咔哒”

  一格格走在他的心上。

  肖战又何尝不是,手心里全是汗,不确定地看着沉默的二老。王妈的发根长出一段白发,看出是有段时间没有去染发了,王爸的胳膊似乎是受过伤,有条疤痕自袖口延伸到手背。

  气氛凝固了十几分钟,王爸先站起来问肖战说,“你爱吃什么,和我去买菜。”

  肖战忙不迭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主动推着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出了门,王爸沉默地跟着,拿了门口的菜篮子一起出去了。

  “还看呢,门都关上了。”王妈叹了口气,她也听说过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也能谈恋爱的事儿,人们把这个叫同性恋,想不到这事儿有一天能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

  “妈……对不起……”王一博憋不住事情,有事就想赶紧说,所以总在不合适的时间说不合适的事情。

  “臭小子,对不起做什么?”她还记得儿子小时候打死也不肯说一句对不起,长大了之后反而这样小心翼翼。

  “我喜欢男人……你们挺难受的吧。”说是社会对同性恋普遍接受了,可那都是年轻一代,有的老人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同性之间可以谈恋爱,他们把这叫变态。

  王妈正色道,“啵啵,你喜欢的人是男人我们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但你不能因为喜欢谁而道歉。小伙子人应该不错吧,事业有成,你不能为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向谁道歉,妈暂时不能理解你们的感情,但最起码妈知道这没有错。”

  “妈……”王一博想忍住一直眼眶打转的眼泪,他或许真的不理解爸妈这几年的想法,就像肖战说的,他从不去试着沟通,也就不存在理解,“对不起……对不起这么多年我都没回来……对不起……”

  “臭小子,这件事你才应该对不起……”王妈说着说着也忍不住落了泪,王一博这么多年不回家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可他们也不敢去看,怕儿子万一想不开做傻事,也就每个月靠着那几句话和一个转账记录过了这么些年。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5)

热度(10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