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38

所以把你的愿望都给我

——————————————

        电话拨出去依旧是一串忙音,肖战心里隐隐不安,他打了十几个全都是如此,林子钟和白山该不会是出事了。

  正烦心着,办公室的人被人轻轻推开,他愣了几秒才赶忙迎上去,“石总来怎么不先和我们说一声。”

  石一霄把提来的礼品放到一旁,不像是来说公事的。

  “MOON的上升趋势很有趣。”除了礼品还有一份资料。

  “这是礼物,我是为王先生来的。”

  王先生?

  “你说的是一博?”

  资料上MOON的市场份额已经逐渐被Light取代,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太正常。石一霄未免把这家公司想得太简单了。

  “我想邀请王先生来我们公司做直播,合同制,类似于联动,每周一次。”

  石一霄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心里清楚得很,无非是知道了他们现在没有余力对付MOON,想顺便捞上一笔。

  王一博越来越火,甚至已经火出圈,市场价值潜能无量,石一霄的行为虽然不要脸,但这时候确实是一个好时机,王一博的身价还没有上去,橘色云也没有能力捧人。

  “不好意思,不感兴趣,”王一博推门进来,端了两杯茶进来,一杯放到肖战面前,埋怨道,“快喝,我看着你喝,你最近不喝水嘴,chun都破了。”

  “谢谢。”石一霄看着王一博端着茶走过来,赶忙半起身去接。

  “不好意思石总,没想到您会来,橘色云是小公司,今天只够泡两杯茶水,”他绕过尴尬的人,冲着后面的肖朗甜甜地叫了一声,“朗哥,喝茶!”

  石一霄攥了攥悬在空中的手,笑着坐下,“你不必对我这么大敌意,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互惠互利。”

  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吧?

  “石总,互惠互利还是渔翁之利啊?”肖战把茶叶吹开喝了一口,小青柑的清香味充斥着鼻腔。

  橘色云不是鱼肉,闪星也不会是刀俎,想把他们抬上砧板不是石一霄能说了算的。

  就算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会护着王一博的。

  石一霄料想到了肖战的反应,“但一博的价值不止现在吧,橘色云有能力吗?”

  “石总,”王一博坐在旁边,他这是成为了谈判的筹码吗,那他的身价可不止如此,“你开的价未免太低了吧。”

  肖战没想到王一博会说这种话,低声说,“开什么价,我不会让你去那边的。”

  石一霄反倒笑了,“你开价,我尽量满足。”

  “以一换百,石总敢吗?”

  石一霄脸上微微有些挂不住,“什么意思?”

  “同样的要求,我来挑闪星的一百个主播和橘色云签合约,石总放心,我不会挑粉丝量过三万的主播,怎么样?”

  这就是贪婪,如果做某件事情有50%的利润,资本家会努力去争取,如果是100%,这个人会罔顾法律,当期待利益高达200%时,或许可以连性命都拼上。

  石一霄不止有贪婪,还有野心,打着吞并橘色云的主意来挖王一博,表面上留足了面子,暗地里却挖好了墓。

  短暂的思考过后,石一霄答应了,双方当场拟合同签合同。

  晚上王一博把一百个人的名单交给肖战的时候明显感到了肖战的不开心。

  “不生气了好不好?”

  哄肖战一点都不难,只要他亲一下就好了。

  “你为什么要答应呢,还是你觉得觉得橘色云真的不行了?”

  难不成他现在连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王一博看出他在想什么,“不是说了吗,你不要只想着保护我,我们是并肩作战。”

  肖战又何尝不明白,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话说到这里他也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只能接受现实,“这一百个人你是什么打算?”

  “当年我直播刚刚起步的时候,有看过别人的直播,这些都是我看过觉得很好但是不会包装,所以现在都还火不起来的小主播,我们不是有个很擅长包装的人吗?”

  肖朗不负众望地搞了一个浩浩荡荡的百人计划,和比赛一起如火如荼地投入准备。

  李英实请了几天假说是去试礼服,剪裁合身的西装穿在身上,他怎么也笑不出来。

  刘佩芳来看他,顺手理平了肩头细小的褶皱,眉开眼笑地夸奖,“不错,很精神。”

  看见穿着婚纱从试衣间出来的张静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拽着姑娘去照镜子,“真漂亮,小实是单眼皮,你们俩的孩子可得遗传你……”

  婚还没结上就要讨论孩子,还真是他妈妈的作风。

  手机上是肖朗发来的消息,问他需不需要多请几天假,他没有回,反正这样石沉大海的消息也积攒了几百条。

  他有想过删掉微信一了百了,可又下不定这个决心,他们明明自那晚开始再无交集,却好像已经纠缠至深。

  

      

  肖朗那晚想清楚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李英实是抱着一份喜欢去相处的。

  意识到的时候他也发现自从和李英实不清不楚之后他再也没去过乱七八糟的地方,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别发楞,白山发了消息回来,说小宁村确实是一处毒窝,但没看到肖宁,现在警察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们已经坐上了回来的飞机,上次那个什么红蓝大战的奖励不是还没兑现,正好最近都是好事,办个派对吧。”

  肖战听着林子钟在电话里说的那些冷汗直冒,那两个人却和话家常一样,甚至还争执起来谁的身手更好。

  那晚袭击他的不是别人,是罗青。

  刀尖扎进他胸膛之前,他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反手一折那人就惨叫着松了手,刀落到了地上。

  “是不是没见过贴身秘书兼职贴身保镖?”林子钟把人五花大绑地扔在墙角,罗青那几招花拳绣腿在他看来就像小孩过家家。

  刚刚进门时他和白山就同时看到了床单下摆在飘动,之后的一套更是两个人凭借几年默契演的一场戏,不过不喜欢用枪是真的,他更喜欢用冷兵器。

  罗青看上去很不服气,窝在墙角不再出声,林子钟见人不理他了也没了兴趣,把自己昔日的“甜蜜爱人”晾在一旁自己继续去睡觉了。

  白山转天晚上下山回来,他们通知了当地警方,一直到现在才处理得差不多。他们把罗青放了,目的是告诉肖宁警察已经盯上了他,想要对他们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

  庆功派对说办就办,创意园区里还有一块空地,最适合露天烧烤。

  肖战拿了罐啤酒去假山坐着,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这么轻松的时刻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今晚有星星,我们在一起多久了?”王一博也凑过去坐着,头一歪就靠在了肖战的肩膀上。

  “三个月了吧。”

  “是吗,我感觉有一年这么久了。”

  人们说,一个人年纪越大越觉得时间不够用,

因为事情越来越多,而时间却永远只有那么多。

  和肖战在一起的时候他时而觉得时间过的快,又总觉得时间悄悄变慢了。

  “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吧。”说完仰头喝了一口啤酒,酒不好喝,辛辣苦涩,却能带给人半刻欢愉。

  “辛苦啦。”

  我们都辛苦了。

  肖战怕是老天爷安排的救世主吧,先是捞回肖朗,又不顾一切地捞他,“你说你那么善良做什么生意,肯定会被坑。”

  人都是这样,是什么样的人就喜欢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世界,所以有人总是恶意揣测,有人宁愿相信所有人温柔善良。

  “我也不亏啊,对吧老婆。”

  “喊谁呢你!”嘴上拒绝,可他心里甜得像是打翻了维尼的蜂蜜罐。

  如今他搬进了肖战的房子,同吃同住,终于有家了,有自己的家,在受伤后暗无天日的日子里,肖战像一束光照进他的生活。

  他曾以为世界本该就是这样温暖,跌倒了会有人扶着爬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哪有什么天之骄子,不过是肖战的一往而深。

  明天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王一博回过头去看那些重新把红蓝发带绑在头上猜拳的男人们,心里忽然没这么怕了。

  人是群居动物,当明确知道自己不再是踽踽独行的时候能生出更多的勇气去面对。

  “Hard最近怎么样?”肖战替弟弟关心一下李英实的近况。

  “在家呢,肖朗也是真可以,竟然给他放了那么久的假。”王一博想一想音乐部那一堆工作就替副总监头疼。

  “以后这样看不见的日子还多着呢,先习惯习惯吧。”也许是酒喝多了,心头忽然很苦涩,他和王一博的感情算是一个美满结局了,可肖朗李英实呢,还有牧野和江行之,林子钟也把感情浪费在那样一个人身上。

  王一博望着肖战眼里的星光,忽然觉得嫦娥的故事或许是真的,肖战是玉盘上的兔子,乖顺温柔,却也是有着仙子的强大。

  “你听没听说过,每当世界上有一个人死去,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

  明月皎皎,繁星皓皓,有一颗叫做牧野的星会照亮某一片黑暗,他在星上静谧而悠远地与地面遥望,直至千百万年,在天空与他所望之人相遇,请他造访他的星球,理清那些错过的爱意。

  “我倒是听说过天上会落下一颗星星的说法。”小时候家里的佣人给他讲故事,也曾经说到过流星的来历。

  王一博反驳道,“肯定是我说的才对,让死去的灵魂承载那么多愿望一点都不温柔。”

  “你说的对,”肖战轻轻地wen,上柔软的唇,瓣,说话时双,唇相互碰,触,搅,乱了他们的气,息,“所以把你的愿望都给我,我做你的流星。”

  你的心愿我来执行。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7)

热度(8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