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35

一把大刀悬在头顶

————————————

       “唉,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肖朗屁股上挨了一针之后又赶回橘色云。

  不知道是之前被李英实传染了还是这两天太忙,拉肚子加重感冒,他最后坚持不住去打了一针。

  肖战调侃他,“身体不行啊。”

  “我要为橘色云死而后已了。”肖朗一直犯愁,其他的工作已经陆续回到正轨,他们唯一解决不了的就是舆论。

  网络是现实世界的延伸,无数个六人定律连接起来传播着他们抄袭的谣言,肖朗光是想想就怕,如果再这么无人管控地任其发展,不用三天橘色云就会彻底完蛋。

  市调和宣传居然同时派人来敲门,肖战已经做好听坏消息的心理准备了。这两天他们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不停被动接受,甚至连防御都有些吃力。

  “肖总!我们—”

  “舆论风向—”

  “你烦不烦,明明是我先说的!”

  “你自己说话慢怪谁?”

  红蓝两队又吵起来了,两位肖总也不知道该不该劝架,正好王一博推门进来,手上拿着手机,还停留在微博热搜的页面,“肖战,好像反转了。”

  还在吵架的两个小员工忽然停了,欲哭无泪地看着哪个队也不加的YIBO总监。

  两颗脑袋全都凑过来看,肖朗一眼就看到了热搜榜第一的#橘色云反转#,十分钟前他看还没有这个词条。

  “怎么回事?”肖战点开看,第一条是一个博主发的一条澄清,这次事件是怎么样的没说明白,倒是把王一博之前受伤的事情还有他们和肖宁之间的关系捋了个一清二楚,字字句句都在引导大众往肖宁设计陷害他们的方向想。

  “高手啊。”肖朗不禁感叹一句。

  到底是谁呢,王一博和肖战对视一眼,身边的朋友好像没一个有这样的能力,他们想联系那个博主表示感谢,但无奈对方不回私信。

  

  

  “牧野,你交代我的事我办好了。”

  一抹绿色出现在病房门口,之前他给荧光绿打电话想让他帮忙。小班长对这些很有研究,手上也有几个粉丝量不少的加V号,平时看到网上有人求助或者维权就会用那些号联合转发加热。

  那条热搜就是这么来的。

  但牧野没想到小班长会来看他,他觉得自己瞒得挺好的,他不想任何一个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干枯、脆弱,风一吹就摇摇欲坠。

  荧光绿慢慢靠近,停在了他旁边的褐色座椅上,应该是在看着他,估计是在责怪他任性,毕竟他已经一周没有透析了。

  “你……怎么样,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算我求求你,你继续治好不好?”荧光绿那充满弹性的少年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条件反射一般地瑟缩,又被人紧紧握住。

  “嘶……”他手背上都是针孔,就像他本人一样,千疮百孔,怎么能接受一个少年的爱意。

  他缓缓地说,“我拒绝过你了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荧光绿没有在意牧野拒绝的话,抚摸着乌青的手背,强忍住难过说,“会好的……只要你治……就会好的……”

  荧光绿对牧野的爱源自一场意外,当时他从舞台上掉下去,好在老师在下面冲过来一把接住了他,两个人一起滚了一圈,抬头对上牧野焦急的目光,问他有没有事。

  虽然到后来,他发现老师只是在弥补自己当年的遗憾——没有救下自己的兄弟。

  “小江,我不想这么活着。”他话说的决绝,如果要他这样苟延残喘,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死亡,他宁愿自己选择死亡。

  荧光绿知道自己劝不动了,他听说在病人面前不能哭,人还没死也要让他哭死。

  “老师,我请你吃一支冰激凌吧。”

  牧野看着眼前的荧光绿,他眼前只剩这么一个色彩了,但他的头更疼了,最终他叹了口气,说,“好,就一支冰激凌……”

  荧光绿在冰激凌机前沉默了,他怎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呢,老师现在还能吃冰激凌吗,自己说出来不是引人难过吗。

  他不甘心,却又懂得,让老师那样活着不如让他死。

  老板问他要不要买个新品,彩虹冰激凌,有七种颜色,拿到手里才发现什么彩虹,只是色彩的随意堆叠。

  正如他一样,他是荧光绿,也是牧野身边的任何一种颜色。

  牧野病了这么久,一直没再吃冰激凌,以前他很爱吃冰激凌,居然还有人记得,可他的病……还能吃吗?

  荧光绿走后,他朦朦胧胧地感觉自己坐上了云霄飞车,更让他笑得不行的是他正在那上面和荧光绿斗印度舞,他的小班长始终学不会挪脖子,他就笑呀,笑呀,笑到眼睛都看的清了,他的荧光绿怎么哭了。

  云霄飞车开得很快,一直开到天上去,身边是层层叠叠的雾霭,水汽随着风在他眼前流动,他是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景色了。

  “小江,好美啊这里。”他才发现刚刚抓着的手不见了。

  “小江?小江?”他惊慌失措地左顾右盼,荧光绿不见了。

  他怎么会这么恐慌,之前不是也不在吗,他不是照样过得好好的吗,怎么这次他会这样害怕,像是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小江……”

  别走。

  荧光绿握着冰激凌站在病房门口,浅绿色的墙皮从走廊延伸到门里,好像永远没有尽头。推门进去,床上却没有人,他又跑出去,看到了每天来给牧野送药的护士。

  “您好,我问一下!三床的病人呢!”

  “器官衰竭送抢救了,”小护士说完又看了他一眼,“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也许哪一天他都接受不了吧。  

  最后这支冰激凌被匆忙扔进了病房的垃圾桶,又变成了一个挂坠,随着一束菊花永远留在了墓上。

  

  

  王一博正参加橘色云的庆功宴,大V的转发和关注真管用,只用了两周他们的事情就平息了,甚至还有许多著名的乐师和谱师主动提出合作,填补了那些言而无信的乐师谱师的缺位。

  “宝贝,你手机响了,”肖战正给人剥着小龙虾,换手套的时候刚好瞥见王一博的手机屏幕,“是牧野,正好你也把这消息告诉他,多亏了他我们才能见到于川。”

  “喊什么呢!”王一博脸上一红,把手机拿过来接通,“喂牧野,你丫……你说什么……”

  

  

  王一博站在墓前一言不发,他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校园,那些和牧野出去撸串喝酒的夜晚,喝醉了的他们在学校里唱歌,然后同时被几个宿舍园区挂上学校的万事墙,那几句词好像就在耳边,他想跟着那调调唱出来,可如鲠在喉,眼泪淹没了喉咙。

  

  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

  昨天在记忆里生根发芽

  爱情滋养心中那片土地

  绽放出美丽不舍的泪花

  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

  留下的脚印拼成一幅画

  最美的风景是你的笑容

  那一句再见有太多的放不下

  

  “博哥,以后你要是跳舞红了可别忘了我!”

  “行了吧,你也不赖啊!”

  

  世事难料,谁说不是呢。

  

  他找荧光绿要了张牧野带他们去参加比赛获奖时的合照,本来想要一张近照的,但荧光绿说老师自从得了病再也没照过相,只有这么一张了,还给了他一封信,牧野写给他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牧野从来都没告诉过我。”

  “牧野。”

  “啊?”

  “江牧野,我的名字。”少年人的爱恋,化作了他的一生。

  

  回到家才发现把江牧野的笔记本带了回来,两个人转天又回了学校,街舞社果然还在体育馆排练,只不过没看到江牧野,他们随便找了个人问。

  “江牧野在吗?”

  “谁?”

  旁边有个男生过来搭话,“你忘了,之哥改名了,改成咱老师的名字了。”

  王一博愣了愣,问,“他原来叫什么?”

  “江行之。”

  原来少年人的爱恋,也会让人震撼不已。

  你一定要好好长大。

  

  博哥:

  你肯定特不爽吧,为什么我病了不告诉你,也不让你来看,但看什么,看我连床都起不来,写一封信用了三天?

  我们都接受不了那个场面,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不知道这封信看起来是不是完整,因为我,你懂的吧,看不见了,鬼画符。

  你知道吗,我还没病的时候,有天朋友圈好多人都在转一个筹款项目,我一问才知道是高中同级的同学和家人一起出去,被车撞了,肇事者逃逸了,起初我以为没什么大事,做个手术不就解决了。

  可是他死了,家里砸锅卖铁东借西借凑了一百万,然后火苗熄了。

  我当时挺震惊的,以为死亡离我挺远来着,但也挺近的。

  所以你也不用太难过,像我一样震撼一段时间就好了。

  死亡是可怕,但正因为有了死亡,生活中遇到的那些挫折才开始变成了美好回忆,我现在发现,当你开始怀念小时候摔过的跤,就是老了,因为怕死了。

  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才二十六,你比我小两岁我却一直叫你哥,挺有意思,这很不牧野,也很不王一博。

  但谁让你丫的聪明呢,小学就跳级,你当时给我说你才十九把我吓了一跳,那时候我都二十一了。

  挺可惜的,咱俩挺对脾气的,你最好给我烧个几百上千亿,我就在下面买个豪宅等你,哦对还有你那个总裁男朋友,感觉对你挺好,以后好好过。

  小江是个好苗子,你转膝和连震的绝活儿可以教给他,我知道你膝盖不行,你就和他说就行了,他肯定能学会。

  

  王一博一边看一边抹眼泪,下面还有一行字,写得更歪七扭八了,看着像最近新添上的,互相纠缠的笔画像极了牧野大三那年在他上铺扭捏地和他说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博哥,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喜欢上了个小孩儿,他爱穿荧光绿的衣服,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我跟他说我不喜欢他呢。”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5)

热度(9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