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33

之后我的二十九岁无人能敌。

我写啥了就秒p

——————————————————

        Xiao Zhan's back aches as soon as he wakes up,为了不产生什么inordinate ambitions他昨晚强迫自己直挺挺地贴着床边sleep,之前看王一博自己sleep的时候安静得很,小孩子一样窝在被子里,没想到旁边有人的时候sleep得这么放肆。

  sleep之后来回翻滚不说,一会儿抱着他的waist蹭一蹭,一会儿又滚到了另一边,他一晚上sleep得也不安稳,一边担心王一博从床上滚下去,又要控制自己的脑子不想些奇怪的东西。

  肖战轻手轻脚地从房间出去,刚好碰上一样刚从房间出来的肖朗,他揉着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他忘记昨晚把眼镜放到哪里了,“看见我眼镜了没?”

  “没有啊,厕所有没有,你昨天最后一个洗澡,会不会落里面了。”

  肖战眯缝着眼在厕所摸了一圈也没找到,这下麻烦了,没有眼镜那他不是要看一整天的mosaic。

  “你怎么起这么早?”最后他放弃了,有些东西你找他的时候永远找不到,等你不找了又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他拿起一片餐桌上看着像面包片的东西咬了一口,勉强充饥,“你想清楚了吗?”

  昨天他们出去之后,肖战问他到底和李英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肖朗思量再三还是把两个人sleep了一觉的事情说给了肖战,肖战下意识就说,李英实不是那种人,你别祸害人家。

  哪种人?当然不是他在bar随便找来的人,他忽然顿悟,也许是因为李英实太过老实吧,他这是愧疚。

  “我会对他负责的。”肖朗说得认真,他总是觉得这件事他是有错的。

  “他让你负责了?”李英实那退避三舍的样子显然就是在躲,要是想让肖朗负责还能是这样吗,他倒觉得肖朗是想打着为body负责的名义和人家谈感情。

  “没有倒是没有……但我不做点什么良心过不去。”

  这世界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每个人都能看清自己想要的东西,那要少了多少痴男怨女。

  肖朗到底爱不爱李英实?

  肯定是不爱的。

  充其量是产生了兴趣,又滋生了好感,也有可能是新鲜感和愧疚感交叉起作用。

  肖朗把爱埋得深深的,他不肯轻易地把那份感情交出来,对于李英实,他唯一肯承认的就是那份由心底而生的愧疚。

  因为他醉着,因为自己醒着,因为他明明在哭,因为自己独自comfortable。

  说来说去,他只是无法与自己和解,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时冲动,因此愧疚。

  肖战摇摇头上楼叫人起床了,王一博还赖在床上不肯起,像只小猫一样张开双臂,闭着眼睛冲着站在床边的肖战说,“Hug me。”

  肖战便抱上去,and kissed。

  王一博喜欢拥抱胜过kisses,他喜欢那种他拥有着另一半而另一半也拥有他的感觉,拥抱里的emotions太多了,光是被肖战抱着他就觉得自己迎来了今天的第一缕阳光。

  “今天没戴眼镜?”王一博双手做了“OK”的手势,把两个“O”贴到了肖战的眼睛上,像那种搞怪的墨镜。

  “找不到了。”肖战顺势把人抱起来,空调开得有些低,脱离了温暖被窝的王一博马上冷得打了个寒颤。

  “好冷啊肖战。”语气里带着嗔怪,温度是他调的,但并不妨碍他甩锅给肖战。

  Xiao Zhan chuckled and directly put him back on the bed. Then he bullied himself and pressed him up. He covered the quilt over their heads.

  A long French kiss.

  Until the people under him gasped and flushed.

  “还冷吗?”

  王一博红着脸把人推开,别过头说,“烦死了,我热!”

  李英实一直没起床,肖朗打算去叫,王一博直接把人拦下说,“我去吧。”

  昨晚说好的直播因为那个不欢快的话题也没有开播,王一博踩着楼梯想事情想得出神,差一点走过,他先是敲了敲,里面一声绵软无力的“进”和这个假期非常不般配。

  李英实连脸都是红的,王一博用手背探了探李英实的额头,烫得吓人,“我靠你这是have a fever了啊,得去医院。”

  他转身想要下楼叫人和他一起扶着人下去,却被拉住了手腕,也是烫的,“别让小肖总知道。”

  “知道。”

  王一博下楼之后先把肖朗支开,“他还睡着呢,朗哥你昨天不是说要先去考察吗,你先去,下午我们一起去玩吧。”

  肖朗点点头,吃完了早饭先出门去工作了,王一博才和肖战说实话,“走,送Hard去医院,他发烧了。”

  “怎么……”不告诉肖朗?但原因他好像又知道,后面的话没问出口,三两下把手里的面包片塞进嘴里上了楼。

  他们在医院待了一上午,医生说什么大事,就是有点水土不服,加上吹空调,一下子烧到了三十九度。

  “医生说你再不送来就烧傻了。”王一博把药取好塞到病床上的人手里,又去兑了杯温水。

  难受是难受,但嘴上依旧不饶人,“我怎么没听见医生咒我。”

  “肖战去给你缴费了,你要是还钱还给我就可以了。”王一博小算盘打得啪啦响,再过两个月就是肖战的生日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他得趁机多薅两把。

  李英实眯起眼睛看了王一博一眼,似乎在说他占便宜没够。

  “小肖总呢?”他扭过头去看窗外。

  “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把人推开又问人家怎么不来。”王一博坐到旁边盯着药液袋,这一袋药快要吊完了。

  李英实没说话,他觉得王一博说的没错,他就是这样扭曲,他不清楚自己现在对肖朗是什么感情,不希望他在,又希望他知道自己病了。

  李英实的高热在下午已经退了下去,只不过全身还无力,吃东西也没有胃口,肖战打包过来的粥只吃了一两口就放在旁边。

  王一博和肖战几乎一整个上午都在病房里陪他,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们去玩吧,我已经好了。”

  “别了,万一你死了我得第一个哭丧。”王一博坐在肖战怀里举着手机打游戏。

  “一博,在医院不要说这种话。”

  生死有时是一瞬间的事情,尤其是在医院,肖战小时候就会觉得死神都是住在医院里的,喜爱一切和“死”有关的字眼。

  他们始终还是没有瞒天过海,肖朗下午回来发现民宿里一个人都没有,打电话又说不清在哪儿,最后还是附近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上午有人发烧送去医院了。

  赶到的时候李英实和王一博都在睡午觉,只有肖战还醒着,坐在一边看新闻。

  “哥,他怎么样?”肖朗没发现自己说话在抖。

  “已经退烧了,睡一觉应该就好多了。”

  “哥,谢谢你。”

  肖战抬头看了一眼,“你这种病人家属感谢医生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肖朗笑了笑,“你先带嫂子走吧,还有一小时就要日落了。”

  肖战把sleep的人叫醒,掐了两下寿星脸上的软肉,手感好得不行,“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呀?”王一博没wake up的时候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小孩子,白嫩的皮肤会让看到他这幅样子的人误以为这人正在散发奶香味。

  肖战的一颗心都要化了,他直接把人抱起来一路到车子后座,“你可以再sleep一会儿。”

  他绕到前面去开车,目的地是一座跨海大桥,这座人工岛实际上有两块陆地,在两岛之间来往的唯一方式就是横跨江岛桥。

  同时,这里观赏日落的最佳地点也是在江岛桥上,伴着海风观赏天空逐渐被染成橘色,太阳让位月亮,而后向水面撒上些星光,人们便身处银河。

  怕王一博也have a fever,肖战从后备箱拿了件外套出来披在人身上,那次去看于川回家后,他就马上找了外套放进后备箱。

  “我去买饮料,等一下我。”肖战在王一博额头kiss了一下,转身去桥下的咖啡店买水。

  他的眼睛有点痛,上午顺便在医院配了隐形眼镜,现在还没有适应,他索性趁着等咖啡的功夫去洗手间摘了。

  没有了眼镜,他看王一博都是模糊的,只能隐约看见桥的最高点有个人影,但他确认那是王一博,错不了。      

  “啊战哥,我马上要二十五了,好紧张。”傍晚的江岛桥像一条水平线,将晚的天色与波光粼粼的水面一分为二,肖战捧着两杯咖啡从桥的一边向他走来,他没来由地就想揶揄一下这个比他大了差不多六岁的男人。

  肖战淡淡看了他一眼,替他把外套拉链拉好,手肘搭在桥的栏杆上,眼神飘向水天相接的那根银色线条,半晌侧过头对王一博说,“我替你看过了,二十五也就那样。”

  肖战脸上的神情满是落寞,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肖战二十五那年,应该刚好遇见二十的他。

  “但我能告诉你,二十九一定不错,而且你的二十九一定比不过我。”肖战继续说,拔开咖啡盖子上的饮用口喝了一口,咖啡香萦绕在两人中间,像无形的线将他们交织起来。

  王一博好奇地凑过去,也喝了一口咖啡,“为什么?”

  肖战忽然转过身将他拥在怀里,轻轻在他耳边说,“因为你从我的心走进了我的生命。”

  之后我的二十九岁无人能敌。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9)

热度(10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