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32

拒绝bp

————————

        肖战把三个人的行李箱搬上行李车,快步走到机场的小面馆,三个人一大早就出发,到机场和肖朗汇合。

  “肖战,你当时不是说会留一个在公司的吗!”昨晚王一博得知是四个人一起去的时候火冒三丈,他本来就是以为肖朗出差回来才答应出来旅游。

  肖朗也是第一次见王一博吼肖战,他马上像只被松果砸懵的松鼠一样呆在原地,小心翼翼地拽了拽肖战的袖子,“哥……嫂子是不是不开心啊……要不我回去。”

  王一博望着人可怜巴巴的样子也不忍心,叹了口气问,“公司怎么办啊?”

  “林秘书和白秘书回来了,他们会处理大部分事情,有问题会通知我们。”肖战也和犯了错一样挨在肖朗旁边站着,两个人像极了小时候被妈妈骂了罚站的兄弟。

  一直站在旁边看白戏的李英实出来打圆场,“哎呀博哥,公费旅游嘛……”

  在李英实的认知里,他们这次出游是肖朗去考察自己的投资点,顺便带上肖战,肖战又顺便带上他们两个,所以即便是在国外出差时他和肖朗发生了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这次旅游他也毫不犹豫答应下俩了,反正他和王一博一个屋,这还能发生什么事儿。

  但其实事肖朗求着肖战和王一博帮他编排了这么一大串故事,就为了把李英实捎上,肖战当时问他和李英实怎么了,他支支吾吾只能说是做了人家不喜欢的事情,想找个机会道歉。

  李英实抢着推行李车,肖战也不再好回绝,转念一想大家都是男人,谁推不一样。

  但还真的不一样,他推的时候肖朗恨不得整个人都赖在行李车上被推着走,一换到李英实就抢着推,还说什么经常帮他推,推车小能手,怎么这么能编呢。

  肖战和王一博对了对眼神,这两个人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飞机上肖朗坚持要和李英实坐一起,肖战倒是无所谓,即便肖朗不坚持他也会和王一博坐一起。

  “你说,他们什么情况?”王一博先忍不住和肖战咬耳朵。

  “这样,等中午我们到了,你问Hard我问肖朗,分开审讯。”肖战是隐约觉得有可能是感情的事,可李英实的反应未免太平静了些,不像被渣了,也不像被甩了,更不像高岭之花生人勿近,就是一种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感觉,自带屏障。

  他们在飞机上睡了一觉,落地的时候是下午一点钟,四个人的肚子叫得此起彼伏,肖战拆开一块巧克力威化举在王一博面前,王一博咬了一半,剩下一半进了肖战的肚子。

  “你……你们……我……”李英实看着肖战和王一博亲密的动作惊呆了,现在时代已经这么开放了吗,朋友之间做这些事情都不会脸红了!

  王一博一开始觉得李英实在大惊小怪,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压根就没和李英实说过他和肖战的事情,上次觉得时机不对,之后就把这事儿忘记了,默认他已经知道,想不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啊这……我们俩……”王一博戳了戳肖战的胸口,“他是我男朋友……”

  李英实下巴都快掉下来,之前所有解释不通的事情全都通了,王一博也是总监为什么会有秘书,公司为什么单独给王一博配了车,那次他们为什么能坐肖朗的车去加班,以及……王一博每天丰富多彩的早饭,全都通了。

  王一博看着李英实过激的反应马上想到了什么,试探地问,“你是不是不太能接受男人和男人……”

  “倒也不是……”岂止是接受,他还和老板搞到了床上。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全都给了肖朗。

  肖朗先带着他们去了民宿,行李一放王一博马上瘫在大床上,“啊……太舒服了,不想出门了。”

  “那我和肖朗出去买吃的,趁此机会……”肖战使了个眼色,王一博马上意会,伸手比了个“OK”的手势。

  目送两个人出去,王一博装作参观的样子溜达进了李英实的房间,“你这间不错诶,这幅画好好看,好多向日葵。”

  李英实欠抽地说,“博哥你居然懂艺术了!”

  “艺术来源于生活,这说明我热爱生活了。”王一博还嘴道。

  “行行行,谈恋爱的人就是酸,反正这次公费旅游我哪儿都不想去,这床实在太舒服了,我就在这儿瘫三天,诶要不我们晚上开个直播吧,聊天但我那种。”李英实想起一出是一出,甚至已经把自己的直播标签改成了[聊天]。

  “你和朗哥这次出差是不是发生矛盾了?”王一博觉得不管什么事,重在调解,也许就是个误会,李英实表面大大咧咧的但心思细,肖朗是里里外外都直得不行,难免说出来的话让人多想,因此把话说开把误会解开最好不过。

  李英实却反问他,“博哥,你和战哥谁是上面的啊?”

  “啊?!”王一博连耳朵都红了,“我……我们……我们还没试过……你怎么问这个啊?”

  “我和肖总上床了。”

  “什么?!”王一博瞪大了眼睛。

  见王一博闭上嘴巴李英实才把捂着耳朵的手放下,“就喝醉了,莫名其妙地发生了。”

  “那你们俩……现在什么关系啊?”怎么看也不是情侣关系吧。

  “上下级关系啊,只是上了个床而已,我又不是女人要他负责。”李英实知道肖朗是个不错的人,对员工很好,之前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钱紧,他就以自己的名义向肖战借了钱给员工发年终福利,虽然最后肖战没让还。

  “那我怎么办?!”王一博激动得提高了两个八度。

  “这事和你们没关系啊,该怎么相处怎么相处。”该怎么相处?你和我男朋友上床了居然让我和他该怎么相处怎么相处???

  李英实看着王一博一脸吃错东西的表情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说,“我说的是小肖总!”

  “哦……什么?!”这两个人八竿子也打不着啊,除了性别一样哪哪都不一样,怎么就搞到床上了。

  冷静下来之后王一博又问,“那你和他现在……”

  “你也看到了啊,要不你帮我说一下吧,真的没必要对我好,都是成年人了对吧,而且我也不能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但你现在也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也没有说让你马上谈恋爱,至少是给人家一个机会嘛。”他看肖朗那种讨好的样子还有点难受。

  李英实低着头扯着指甲旁的肉刺,默不作声,他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哪怕稍微早那么一点点,在他的婚约定下来前,他都会试一试。

  “我没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王一博以为上次是李英实喝醉之后说的胡话,没想到真有这么一档子事儿,“怎么……之前没告诉我?”

  他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李英实这种打歌破了纪录都要和他分享的性格,这样的人生大事还一直憋到了现在,只能是他不想说,也不想人知道。 

  “……我现在也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就不要和他们说了吧。”明目张胆地跳过了话题,摆明他不想回答。

  “好。”王一博应下来。

  婚姻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谈到结婚,王一博想到的大多是美好而庄严的词语,婚纱、亲吻、相拥、白头……他知道一段婚姻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有矛盾,有争吵,但正是因为这些不完美的地方才能衬托出婚姻的奇妙。

  在遇到肖战以前,他的人生轨迹也许会不断地走在下坡路上,也许会在四十几岁的时候因为熬夜猝死,或者三十几岁因为爸妈实在看不下去给他安排个挂职的工作,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和希望,和一群人向着同样的目标不断地努力。

  爱情其实是个好东西,至少是对王一博来说。

  “你爱他吗?”

  “不爱。”

  王一博想问的是肖朗,李英实答的是他的结婚对象。

  但不爱最好,他就当是对肖朗说的了,不然也太过悲哀。

  “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王一博换了个话题,气氛不能永远这么凝重下去。

  “废话,你生日我还能忘记吗?”李英实是准备了礼物的,每年他都有准备,实在不知道买什么的时候就转账,但今年他看上了件王一博肯定会喜欢的东西,他第一眼看到就觉得王一博会喜欢。

  王一博不知道肖战为他准备了什么,但即便是肖战什么都没准备他都觉得开心,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和喜欢的人一起过生日,哪怕只是围着这个小岛走上一走都是浪漫。

  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王一博出去看,果然是肖战回来了,两个人手里提着不少餐盒,他急忙下去帮忙提到餐桌上拆开摆好,菜色丰富。

  李英实下来时肖朗马上迎了上去,手里端着刚刚路上买来的果切,“吃点水果?”

  复杂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他狠下心来,“不好意思肖总,我不是很爱吃这些。”

  趁早放弃吧,我多希望你是一时兴起。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9)

热度(12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