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25

还记得有个叫于川的角色吗?

——————————————————

        转天早上醒来李英实没有说什么,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好像没有喝醉的人,也没有莫名其妙的结婚。

  只有他额角的伤还能算是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的证据。

  之后的几天平静得让人觉得无聊。

  王一博没有再问结婚的事,他知道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说的事情,李英实也不知道他受过伤。

  肖战早早的去上班了。

  李英实回来之后,肖战就在楼下的门口右边装了个小篮子,每天他做好早饭就放到里面,王一博每晚都会在里面放上小纸条,有时会提醒肖战也要吃早饭,有时只画一个大大的笑脸,或者有时会说注意安全,一路平安。

  “哥,为啥……你的早餐看上去比我的高贵?”同样是外卖,为什么王一博那个看起来像汉堡的东西里面有个漂亮的荷包蛋,还有芝士片、牛肉饼、酸黄瓜,他就只有两套铁板里脊,还是小的。

  王一博默不作声,心虚地吃着肖战亲手烤的帕尼尼。

  “你订的哪家店啊,闻着好香啊,你让我尝一口。”话都没说完,李英实张着嘴凑过来。

  王一博直接把剩下的一口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唔个你吃……”

  不是他不说,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说啊,总不能人家什么都不问他上去就就说和肖战在一起了,又尴尬又感觉自己像是在炫耀。

  “小气,对了哥,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直播?”

  自从两个人确定了关系,之前那个约定就不作数了,毕竟他们想见就能见,而且肖战还真不希望别人对着王一博喊老公。

  王一博点头,伸了个懒腰,“懒啊……”

  又不愁钱,干嘛直播,还要应对那些麻烦得要死的弹幕。

  更要命的是,上次肖战吃醋强吻他的画面直接顺着网线播出去了,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重新打开直播。

  微信的提示音响起。

  【朗哥】:嫂子,你方便吗,来公司一趟吧,我们开个会。

  【嫂子】:……我比你小,你喊我嫂子。

  【朗哥】:……你这不会是人身攻击吧?

  【朗哥】:嘴巴这么毒,你该不会是肖战吧?

  【朗哥】:乱登嫂子微信号,你个变态。

  王一博无语地看着屏幕,肖朗居然可以一个人撑起一整场戏,这种人就适合去做群演,一专多能。

  【嫂子】:我是王一博,现在出发吗?

  【朗哥】:啊嫂子,我派车过去接你。

  【嫂子】:李英实用去吗?

  【朗哥】:那你们一起过来吧,我哥一会儿也来。

  【嫂子】:啊……他今天有吃早饭吗?

  【朗哥】:我们不在一个公司[笑着哭]

  【嫂子】:哦对,我要穿得正式一点吗?

  【朗哥】:我正想和你说呢,要的,今天除了工作主要还是向其他高管介绍一下你。

  【朗哥】:我哥来了,他说让你拿钥匙上楼穿他的西装就好。

  【嫂子】:我哪来的钥匙????

  【朗哥】:他说放在你枕头下面了。

  肖朗打字的手都在抖,他鄙视地看着肖战,“你们就不能自己打个电话聊吗!我不想知道你们的聊天内容啊!”

  【嫂子】:好,谢谢啦。

  【朗哥】:没事儿嫂子。

  王一博看着这两个字一阵恶寒,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奇怪。

  李英实突然发出一阵哀嚎,“搞什么,今天我休假啊,怎么要开会,从家到公司还要倒一趟公交。”

  上次帮肖战拿睡衣时看到里面好多西装,他随便挑了件看起来中规中矩的穿上,他们身型差不多,穿上刚刚好。

  有个男朋友还挺不错,衣服可以换着穿。

  王一博换了衣服顺手把他的T恤和大裤衩扔在了肖战床上,下楼的时候李英实正站在门口换鞋,见他不紧不慢地催促道,“哥,你快点,公交马上来了。”

  “不急不急,你进来,有人来接我们。”

  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宝马停在楼下,彼时李英实正站在窗口望天,结果看到了老板的车。

  “我靠,这不是老板的车吗?”

  王一博凑过去看了一眼,“走,等的就是它。”

  语气里多少带点装b的成分,毕竟是男朋友弟弟的车,李英实发懵地看了他一眼,也跟着下去了。

  白山早就下了车在旁边等,看见两人走过来忙点头问好,“王总监,Hard总监,早上好。”

  “早,可以叫英文名啊,那你叫我YIBO吧。”王总监听上去略显油腻了。

  “好的,两位上车吧。”白山拉开后座的门,王一博先让李英实坐进去,而后绕到另一边,门也同样被白山拉开。

  为什么他走的比自己快?怎么绕过去的?白山在他心里一直是个谨小慎微的形象,像个实习生,但今天他麻利的样子让他吃了一惊。

  “YIBO总监,您之后可能要每天都来上班了,项目马上要启动,今天算是一个动员会,明天上午九点,您有一个企划会,会和企划部也就是策划部其他的成员一起讨论比赛方面的规划,下午四点和灰鲸企划部有一个联谊,您需要到场。”

  白山的转变着实令人吃惊,他问道,“联谊?”

  正在开车的人冲着后视镜点了点头,“互相交流一下企业文化,互相熟悉,方便后续工作的开展。”

  王一博有多久没有参加过这种打着相互认识的幌子进行约pao的聚会了呢,自从他毕业受伤就没有过了,大学时他也很热衷于这些可以交到女朋友的活动。

  那时候他是焦点,独一无二。

  

  毕业晚会第一次彩排。

  “博哥,今天你跳的那段帅炸了。”牧野勾住他的脖子差点把他带走,带着他往人最多的地方去,那边有两个人在battle。

  黑夜被小小的体育馆划破,震耳欲聋的音乐包裹着躁动不安的灵魂,谁在这里都会叫嚣上几句,哪怕是为了迎合气氛。

  他们挤到场地旁边,其中一个人以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说是battle,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吊打,王一博挑了挑眉,继续作壁上观。

  那颗小星星看到了他,停下来冲他招手,兴奋地喊他,“一博学长!”

  牧野看了看那个秀气的小孩,鼻尖上都带着汗水,“谁啊?你认识?”

  “于川,学弟,在韩国认识的。”

  小孩马上跑过来拉住他往场地走,“一博学长我要挑战你!”

  不过两段音乐,胜负已分,很少有人要求和王一博battle,但于川是个例外。

  “学长你好厉害!比在韩国的时候更厉害!”

  面对这样夸张的夸奖,王一博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牧野觉得他这个兄弟的表现十分不对头,追上去问,“什么情况,你俩有仇?”

  “也不算有仇,在韩国的时候他经常黏着我。”

  “噗——不是吧大哥,你被男的看上了?”

  王一博白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身后的小学弟好像还在冲他喊些什么,但街舞社从校学生会那边借来的音响质量好得夸张,两个人稍微站远一些就要扯着嗓子喊,他自然是没有听清身后的人在说什么。

  牧野也钻出人群,但始终是慢了一步,王一博早就不知道顺着哪个大部队离开了。

  他回头去看那个学弟,输了也没有不开心,继续和旁边的人说话,话没说上几句又开始跳舞,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却也没有在意,但王一博被男的看上的消息够他八卦半个月。

  十一点刚过他收到了女朋友的催命短信,赶紧跑到女友宿舍楼下证明自己已经从那场狂欢里抽身出来。

  他们一个在楼下,一个在楼上,女孩走到阳台冲他招手,似乎很开心。

  手机马上收到了一条消息。

  【宝贝】:快点回去休息啦,明天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

  【猪蹄子】:好啊,之前你不是在看那个《萌鬼缠身》吗,好像出第二季了,想不想看?

  【宝贝】:真的吗!要去!

  【猪蹄子】:那我先订票啦。

  【宝贝】:票回去再订也可以,我看你就穿了一件短袖,这个时候那么冷,你快回去!

  【猪蹄子】:好好好,还是我家宝贝关心我。

  隔空一记飞吻,牧野开开心心地回了寝室,想着以后一定要买个大房子,孩子的话最好是女孩,像她女朋友一样文文静静,但也不用要的太早,先把钱赚够,之后还有几十年可以相濡以沫。

  

  

  一小时的公交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李英实开始琢磨着贷款买辆车。

  路上没好意思问,李英实趁着白山去拿资料的空当问王一博,“哥,你怎么能坐老板的车,你不会和老板……”

  “咳咳……”

  肖战咳了两声,王一博马上回头,正对上那双装着星星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好巧。”

  “不巧,我专门来找你的。”

  肖战向他迈了一步,他紧张地后退了一步。

  “干嘛?”

  肖战轻笑了两声,伸手帮他把领带正了正,“领带,要打好。”

  李英实默默凑过来问,“战哥,你看看我的行不行?”

  王一博冷着一张脸回道,“挺好,挺正,挺不错。”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2)

热度(1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