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博君一肖】小啵不可以 1

一毛钱都没有的我带着新坑来了

还是那句话,挖了坑不代表要更,慢慢排队,总有一天可以排到

单纯善良老父亲gg✘青春叛逆学生dd

当亲儿子养了十年的小孩叛逆期突然造访,老父亲肖战头疼又无助。

——————————————

        “小啵——小啵——饭盒——”

  肖战拿着饭盒追到了楼下,矫捷的身影早就长腿一跨,骑上自行车飞出去了,嫌弃地喊,“谁要你的饭,食堂都做的比你好吃!”

  其实……

  食堂难吃得要吐了,但哪有高中生还让爸爸准备好盒饭送到手里的。

  而且那个饭盒还是他小学时候用的,高中他饭量大了,肖战就又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粉猪饭盒,一个放饭和主菜,另一个是配菜和水果,他其实挺喜欢的,而且肖战做饭特别好吃。

  但他上了高中之后就不喜欢这样了,因为那两头小粉猪,班上的同学总笑他,说他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说他离不开爸爸,是个小奶包。

  这他哪能忍,哪个男的能忍?

  但他还真不敢当面和他爸说不要他做的饭了,总觉得他对着那张很好欺负的脸说不出这样的话,搞得像他真的欺负了他爸一样。

  肖战不是他亲爸,但胜似亲爸,两个人也没有收养关系,王一博都快忘了肖战把他当儿子养了多少年了,但确实很久了。

  他今天是第一次尝试不带饭盒,不知道放学回家肖战会不会骂他。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他肚子饿得咕咕叫,即便如此也不想去食堂吃那些问到味道就知道用油过量的饭菜,肖战随便炒一炒都比食堂的好吃。

  他的胃口被肖战养得很刁,任何一味调料没放对他都要皱眉头,与其吃一顿不开心的饭还不如不吃。

  正当他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冲着趴在桌子上的他喊,“王一博,你家长来了。”

  “啊?”肖战来干什么?他一不打架二不作弊,甚至还是三好学生,老师干嘛请他家长。

  “快点过来,多大的孩子了,还让家长这么操心。”班主任是个挺普通的男人,听说有两个孩子,都在别的学校上学,这年头不借着特权把孩子弄进重点班的少有了。

  他跟在班主任屁股后面,总怕自己犯了什么错,也不是怕班主任骂他,就是怕被肖战知道。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怕被家长知道一些小秘密,即便他本来就没什么秘密。

  大跌眼镜。

  肖战笑眯眯地捧着两个小猪饭盒拘谨地站在办公室,像一头迷路的小鹿,见到他来了开心得招了招手,“小啵,吃饭!”

  两头小粉猪被推到他面前,王一博看了看英语组里的其他老师,都带着打量地目光看过来,他不知道怎么了,扭过头坏脾气地说,“我不吃。”

  那双手有摸到他头上,语气像是在哄孩子,“小啵不可以,不吃饭长不高。”

  在同龄人中他确实算矮的,但他坚信自己是还没好好发育,等过两年一定比肖战长得还高。

  旁边的女老师笑了几声,他顿时红了脸,更加不肯打开那两个饭盒。

  为什么要吃?吃了他的面子还往哪儿放?好不容易今天没有人再提起他的粉红色饭盒。

  怎么肖战越来越会让他难堪。

  “我不爱吃你做的饭!”

  少年人最令人讨厌的地方,说话总是带着挖苦和嘲讽,“每次都是那些,烦不烦啊。”

  “王一博,你家长过来给你送饭你怎么能是这种态度。”班主任坐在旁边,王一博这孩子不错,学习成绩也可以,就是有点瘦瘦小小的,所以他经常留意着,这样的孩子在学校最容易受欺负。

  而且受了欺负也不会吭声。

  肖战站在原地有点尴尬,他打开饭盒,把小猪脸放到班主任的办公桌上,举着饭盒说,“小啵,我今天做了新的菜,你看看。”

  王一博只睥睨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甚至还嫌恶地往旁边站了一下,“不还是那些绿的黄的,不爱吃。”

  肖战的眼睛一瞬间暗淡下去他不是没看到,心里像弄撒了一盒玻璃珠子,滚的到处都是,他捡个芝麻丢了西瓜。

  肖战垂了垂眼,把小猪脸重新盖回去,冲着老师鞠了一躬,“今天给您添麻烦了,我先回去了,小啵在学校还多麻烦您。”

  班主任点点头,看着王一博叹了口气,起身出去送肖战。

  旁边的女老师也不笑了,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

  好像只有他是多余的。

  不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下午的上课铃还没打,王一博爸爸揣着粉色饭盒来送饭的消息就传遍了全班,那些难听的话让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说什么呢!他没来过!”

  一个剃着平头的男生正拿着手机站在人群中间,校服不好好穿,松松垮垮挂在肩上,像个小流氓,平时都是他带头羞辱他的,“快来看看了啊,王一博爹给王一博送饭啦!”

  王一博快要被气哭了,他小时候爱哭,肖战总能在他哭出来之前就把他哄好,可他现在是个男子汉了不能哭,而且要是哭了,小流氓会更开心的。

  “你胡说八道!”王一博冲过去抢他的手机,正好被进门的班主任看到。

  他教了几十年学,现在什么情况一眼就能看出来,正了正脸色,刚刚拿着手机张牙舞爪的小流氓马上支支吾吾不敢说话,其他的同学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王一博还不服气地站在原地。

  “曹强,手机没收。”

  小流氓悻悻地把手机交上去,回座位的时候一直瞪着王一博。

  “王一博,写检查八百字,再加今天的值日。”

  王一博瞪大了眼睛,这和他有什么关系,明明是小流氓的错,为什么他受罚还要更多一些。

  班主任无视了小孩的不开心,说,“还站着干什么,你自己想罚站吗?”

  而后看向幸灾乐祸的曹强,心里叹了口气,他没告诉王一博的是,要是他一点罚也不受,放了学他会更惨,他虽然是老师,但也不能时时刻刻都陪在这些学生身边,而且两个学生打架想要绕开老师,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晚上他一个人留在班里做值日,擦黑板的时候发现自己够不到最上面的字,便踩着凳子上去擦,右边还有一点没擦掉,只要他再努力伸长一点手臂……

  “啊——”他重心不稳直接摔到了地上,还好是屁股着地,除了尾巴骨痛得要命之外都还好。

  怎么这么倒霉啊,都怪肖战,要是他不来就好了。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点赞关注不迷路!

评论(17)

热度(513)

  1. 共7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