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20

有多少人一开始点进来是想看沙雕文呢

接下来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追杀我!

今天为牧哥爆字数!

——————————————

        活不久了。

  牧野知道自己的身体,所以想趁着太阳还没落下的时候能跳多高跳多高,能跑多远跑多远。

  学校给教师安排的体检他其实很少去,大抵是觉得自己健壮如牛并不需要这些多此一举的检查,反正一通查下来也没什么问题。去年上面下了政策,说所有老师都要按规定进行体检,然后上报,他才不情不愿地去了。一个礼拜之后却收到了让他去市医院复查的通知,再过半个月手里是两张化验单。

  最初拿到单子的时候他还没弄懂怎么看,大大咧咧地拿着去找了医生,等到医生给他普及1型糖尿病和2型糖尿病有什么区别的时候才知道来不及了。

  明明他身体很不错,吃的多喝的多,连尿也多,加上常年健身和跳舞,前几年有点上涨的体重也慢慢的降了下来,医生告诉他,这是糖尿病人典型的临床表现,叫“三多一少”。

  他这一年时常会想起大学时认识的一个兄弟,叫王一博。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大学生活够狂的了,想不到有人比他更夸张,听说王一博对街舞有研究,最多不就是想要吸引小女生的目光去学街舞,最后学得好了点吗。可他真正看王一博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确实是想错了,王一博是想要目光,但不是哪一个的,是所有人的。

  王一博不强迫所有人去看他,他会让你觉得看不到他是你的损失。

  抱着同样的热爱的两个人迅速打成一片,果然他还是高看这个拽比了,他就是想勾搭女生。但谁让两个人已经是兄弟了,这时候过河拆桥明显不仗义,更何况王一博这想法想了那么多年了一次都没实践过。

  牧野有时候觉得王一博和他家楼下那些玩旱冰鞋摔倒了继续站起来的小男孩没什么差别,小男孩会说一句“学会了给幼儿园的女孩子看”,王一博会说一句“你看那些女生都在看我”。

  谈及梦想的时候,小孩子比大人更容易受到嘲笑。

  他有个很恩爱的女朋友,这是王一博羡慕不来的,每次他们出去玩回来都会给王一博带点商圈里的好吃的,毕竟王一博没人陪着去,自己一个大男人去逛商场又别扭,叫上牧野就更别扭了,所以宁愿选择不去。

  他经常揪着王一博天生苦情命这一点不放,每次和女朋友出双入对的时候都要感叹一句,“您的命中天女下凡了没?”

  王一博就会无语地嘟囔,“命中天女……我还网球王子呢,你再多话信不信我咒你活不过四十!”

  你他妈是真的下了咒吧!

  也不算是,他还没到四十呢,三十都没有。

  他去体育馆上课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往往都是让班长带着大家学新动作,排新的舞,他时不时地去看看。

  班长是个男孩子,总爱穿着荧光绿的冲锋衣,他还健康的时候每次上课班长都要站在他身边点名,他又爱穿紫色,两个人站一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现在他是多想像以前一样站在一群孩子中间和荧光绿男孩斗舞,其实男孩比他跳的好,但就抓着他不放。

  他上次去体育馆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还好去了,当时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一开始以为是近视,去楼下的眼镜店验光配近视镜,同坐的都是些家长带着自家的小孩子,或者早就架上眼睛的少年去加深度数。

  排队等待的时候他和身边的父亲攀谈,还自嘲自己二十好几了居然近视了。

  好在,他不是近视,具体是什么不知道,这里没有医生,负责验光的小哥让他去医院检查。又是医院,自从查出糖尿病他除了拿药和定期查体就没往医院去过,那里像是一座高高的吃人机器,会用它的尖牙剔去一个人所有的骨肉。

  他又拖了拖才去医院,正好到了拿药的日子,就顺便挂了号,又是一记晴天霹雳,是白内障。

  一年前的牧野就是跑到火星上去跳舞都不敢相信,他,一个刚刚二十四的小伙子,会得白内障。这不是一个巴掌往上的岁数才会得的病?

  他的病历被转到了主治医生手里,治糖尿病的主治医生。医生又给他普及,白内障也是糖尿病并发症的一种,拿到结果的那天他浑浑噩噩地回到学校,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接受了现实,反正什么病都是病,无非是一个双色球冰激凌。

  那天他和班长说好要去看他们的新舞。

  “保证让你惊掉下巴!”

  “我说了的吧,要叫老师。”

  “可你说舞者是自由的。”

  “……行吧。”

  班长不知道他的老师最近怎么了,不再像往常一样喜欢和他们一起玩,这样他就不能每天都看见老师了。

  无论他凑得多近都无法看清王一博的表哥到底长什么样子,以至于那人尴尬地后退了一步,问他是不是忘记戴了眼镜。

  “我们老师不近视。”班长替他回答了。

  林子钟认出来了,这是刚刚从他身边跑出去上厕所的孩子。

  牧野尴尬地笑了笑,问,“一博他现在……还在跳舞吗?”

  林子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只好实话实说,“不跳了,他膝盖有伤,现在在做电竞直播。”

  “嗯,那也不错。”清清淡淡的一句话,算是对这几年帮王一博意难平的日子画上了句号。

  他早该猜到的,要是王一博还能继续跳舞,哪怕他住太平洋对岸也能打个飞的在他面前跳上一段,然后很拽地和他说,“看见没,天不绝我。”

  “您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们兄弟俩唯一达成的默契就是全都被挫折磨平了棱角,王一博越来越沉默寡言,容易害羞、受惊吓,牧野自从知道自己病了也活得更加温顺,如果他不再那么张狂,顺着老天爷的意,是不是可以对他好一点。

  还好这位舞蹈老师喜欢直奔主题,林子钟也没有准备太多寒暄的话,“这次来是想问问当年事故的事情,我打听了半天才知道您还在这里教课。”

  他猜到是为了这件事了,不然王一博的表哥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来找他,只不过这亲戚有点不称职了,现在才来问,比他还要慢一步。

  “当年博哥出事以后他就不联系我们了,没一个有他的号码,之后我去调了监控,发现有个人确实在灯光暗下来的时候跑上台重新贴了标又下去,光线太暗,监控画面又不是很清晰,我看不出来那个人是谁。”

  想想也是,学校里的监控多半是摆设,看不到些什么,林子钟又换了方向,“那您有什么怀疑的人吗?”

  牧野眨了眨眼睛,还没有习惯眼前的白雾,还好在一片白茫茫里有一点荧光绿给他指路,他坐到旁边的座椅上,他的膝盖最近也有些痛,“有,王一博现在是不是还特别拽,他那个人太容易招人恨了,要不是我和他是朋友我也恨他,当时让多少男生追爱失败。”

  林子钟歪着头想了想,他见到的王一博好像不是这样的,尤其是在他们肖总面前,就像一只需要人照顾的猫。

  但人总是会变的。

  “有两个人,特别讨厌他,其实博哥也没做什么,也就是他们的女朋友看过博哥跳舞之后觉得她们男朋友不够帅分手了,那两个人就经常针对他,但当时我去问了,那两个人不在学校。”

  其他讨厌王一博的人也有,大多都是口嗨,毕竟都是学生,谁能想到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儿。

  他答应林子钟再去问问当年在场的其他人,他头有点晕,应该是血糖低下来了,他慌忙将口袋里的糖果拿出来含住,额头上才没有继续冒出细密的汗珠。

  穿着冲锋衣的少年好像发现老师有点不对劲,又马上跑出了体育馆,他看着荧光绿渐渐跑远,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他大学时期恩恩爱爱的女朋友。

  恩恩爱爱,爱爱恩恩。

  婚姻说穿了,不过是从爱情变成了互相报恩,他们大学毕业就结婚了,过上了同学们都羡慕的恩爱生活,两个人看得开不想要孩子,家里也不催,一个做老师一个进了当地有名的舞团,赚的钱不少,两个人生活绰绰有余。

  两年之后他们攒了攒存款,加上双方父母给垫的钱付了个首富,三室一厅的钥匙拿到手,开启了通往幸福的大门。

  可好景不长,他们都能感受到当初的感觉不在了,过节还是会互送礼物,可会开始拿捏着价格,怎么婚都结了却比以往生疏了。直到他有次受邀去舞团讲课,刚好是他老婆的舞团,本想着去给个惊喜,却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他的婚姻原来就像一架空骨,缺失了筋肉的连接,碰一下,就碎了。

  他就这样离婚了,甚至没有吵闹和质问,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相互离开。

  班长给他带回一瓶水。

  

  

  最近他的情况越来越差,但还是有在打听王一博的事情,只是当时他太不舒服了也忘记找那个表哥要一个联系方式,现在倒好,躺在病床上不定什么时候就驾鹤西去,这点情报总不能也随他去了吧。

  前两天他的尿又出了问题,这次他倒是一秒不耽搁地来了医院,又是并发症,这次换尿毒症了。

  夜里他躺着睡不着,白天医生建议他每隔一天进行一次透析,不然身体里的水分排不出去,负荷过高会导致心衰。

  被他拒绝了,或者说他答应了,等帮他这个兄弟解决了事情他就不治了。

  对他来说,死不可怕,无力地活着才令人恐惧。

  已经十一点了,他看着墙上的时钟,可惜他离婚了,不然有人陪陪也是好的,哪怕不说话呢。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这么晚是谁打电话来,不知道病人要休息吗,他看了看号码,不认识,这年头打骚扰电话也不知道看人心情。

  他按掉之后又收到条短信,是刚才那个号码发过来的。

  “我是王一博。”

  他的心脏颤了一下,赶忙又打回去,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他抢先问道,“博哥,你这几年怎么样?”

  王一博皱着眉头看了眼手机,“你说话怎么是这个声音,几年没见你怎么颓了,有点活力。”

  声音?他的声音怎么了,难道连声音都开始老化了吗?

  “这两天那帮孩子不听话,喊的多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中间这没联系的四五年他们无话可说,可大学那两年的事情可能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其实……要是当初受伤的是我就好了。”

  早早的放弃梦想,死也死得安详。

  可你呢,活是活着了,梦想却被活生生吞了,老天爷这样安排可不能实现幸福最大化,怎么一个人的苦非要拆成两个人受。

  “说什么呢大哥,你要是受伤了还怎么当老师。”

  “是啊,还怎么跳舞。”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5)

热度(16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