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12

非典型游戏人生

小氪肝帝技术流啵x土豪冲级黑洞赞

一款名叫【公主们的祖安之家】的养成游戏横空出世,提前拿到测试名额的王一博为了安娜公主奋战一年半之久终于成为应援位第一,却突然被一位叫“Sean1005”的用户挤到第二,自此小王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注:文中出现的祖安语录绝大部分来源于网络!

——————————————————

        会议室里的气氛僵持不下,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李英实紧张地抠着自己裤子上的带子,身旁坐着肖朗,正因为灰鲸突然间出尔反尔冷着脸一言不发。

  最让他尴尬的还不是他坐在这群高管里格格不入,而是满满一屋子人只有他一个人穿了件蓝底荧光绿印花的T恤,出门时随便套了一条工装裤,他想象中的会议应该是一群玩儿音乐的人围坐一团搞建设,没想到来参加一场商战。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灰鲸的总裁云路有点坐立不安,会议中不停的看表,手机拿在手里隔个几分钟就要解锁一次。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已经给两位准备好休息的酒店。”秘书甚至直接打断了整场会议的进程,按照预计时间一分不差地结束了会议。

  “你们!”肖朗一时气不过,拦在云路面前,“云总,贵公司这样出尔反尔不太好吧?”

  云路皱了下眉头径直走出会议室,李英实小心翼翼地问,“肖总,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他们不是准备了酒店吗,先过去再看。”

  灰鲸不可能无缘无故毁约,肖朗在酒店房间转了几圈,云路给他们准备的也是五星级的套房,从哪一点来看都是已经做好合作准备的样子,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事情。

  直到给肖战打过电话他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肖宁回来了。

  肖朗和肖宁从小就结仇,但彻底决裂是在他长大以后。

  肖宁处处都要比过他,虽然他无意和哥哥争些什么。幼儿园时期,他拿到一朵红花,肖宁拿两朵不够还要拿更多,上了小学有了学习成绩二人的差距更大了,还好有肖战陪他玩,不然他一定扛不住肖宁给他的压力。

  十三岁那年肖朗上初一,肖宁已经是初三了,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他放学一个人回家,肖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把他推进了树丛揍了一顿,回家之后他问为什么要打他。

  肖宁说,“你是我弟,打你没人找我麻烦。”

  “那你为什么要打我?”

  “高中部的人说只要我找个人欺负他们就让我加入。”肖宁的表情好像在说一件和吃饭同等级的事情。

  肖朗看着他的哥哥,根本猜不透这种人心里在想什么,那时候他就只记得肖宁揍了他,长大了才发现肖宁思想的可怕之处,那次的解释还有一句,但当时他没理解也就没有在意,等他长大了才慢慢觉得恐怖。

  “我和他们一起,以后不就没人欺负你了,你被打不亏。”

  肖宁是个没有人情味的疯子,只有肖朗和肖战知道的疯子。

  

  夜色渐沉,月光穿过浴室的玻璃在磨砂门上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子,肖战躺在浴缸里昏昏欲睡,门外王一博在心不在焉地打游戏,为什么肖战洗澡不开灯呢?

  发誓只是单纯的好奇,王一博轻手轻脚地扒在磨砂门上试图看清里面的情况,半天听不见里面的动静,他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肖战略带调笑的声音就传出来,“要不要我把门换成透明的?”

  “我没有偷看你!”王一博心虚地坐会椅子上,觉得自己解释得还不够完美,又补了一句,“我怕你泡晕了!”

  肖战没忍住笑出声,刚刚沾在身上的菜汤被沐浴露的石榴香气取代,“我忘拿衣服了,钥匙在茶几上,你上去把我的睡衣拿下来吧。”

  王一博拿着那串钥匙总觉得肖战在耍他,一开始说家里的热水器坏了,现在又忘记拿衣服,天底下那么多巧合难道全被肖战一个人碰上了?

  肖战的衣柜里除了睡衣大部分都是西装,只有几件休闲装被工整地叠起来压在柜子最里面,摸上去一股潮气,看样子很久都没有穿过了。

  王一博拿好睡衣下楼,一开门就看见肖战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他脸红着把睡衣披到肖战身上,刚好看到茶几旁边的垃圾桶,他晚上刚刚换了垃圾袋,现在里面有块圆圆的黑色塑料。

  “嗯……我睡着了?”肖战揉了揉眼睛,把桌子上吃完的两个包子盒塞进垃圾桶,剩下的两盒放进冰箱,“尽量蒸……算了还是微波炉吧,记得不要把盒子放进去。”

  王一博乖巧地点头,脑子一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拽住肖战的袖子问,“今天可以住在这里吗,我害怕……”

  肖战把冰箱关好,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让肖朗拖住李英实,“好,那我上去拿一下电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

  王一博看了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怪不得他觉得肖战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你最近很忙吗?”

  “有一点。”都是拜肖宁所赐,之前他也是可以朝九晚五享受双休,可现在他必须绷紧每一寸神经,既要担心肖氏的事情,又怕肖宁那个冷血的疯子利用王一博做些什么。

  他把双手放在肖战肩上,几个手指同时用力按在穴位上,把肖战痛得直躲,“平时我和李英实互相按,对缓解疲劳很有用。”

  “不行,太疼了!”肩部的疼痛像电流一样通向四肢百骸,仿佛那个穴位通着他所有僵硬的肌肉,他强忍了几秒之后实在是痛得受不了。

  王一博把肖战按到椅子上,“别动,我还没用肘按呢,战哥你小心老了以后连床都起不来。”

  他是真的担心肖战的身体,同样是熬夜,熬夜打游戏和熬夜工作对身体的损耗不一样,现在过劳死的报道越来越多,肖战又比他大这么多,就算他永远追不到肖战也要让自己的暗恋可持续发展。

  “等你退租了我不还是要这样生活。“

  王一博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肖战被捏的大叫一声,“需要这么用力吗?!”

  “嗯,你不懂,这样更有效果。“

  王一博语气不太好,肖战听出来了,但还是继续说,“最近房价都在涨,我记得你说要赚钱买房吧,早做打算。”

  “嗯。”

  买什么房子,他可以买肖战的房子吗,就买他现在租的这一间,就住在他楼下,就要麻烦他,王一博放人去拿电脑,偷偷把垃圾桶里那个药片大小的黑色塑料捡出来。

  他拍了张照片发给他做电子产品的朋友,黑色小药片像极了电视剧总能看到那些窃听装置,肖战回来后他才发现自己做了件多傻的事情,又不是在做间谍,谁会来窃听他?

  肖战工作,王一博就在旁边玩游戏陪他。

  “一博,你做主播觉得平台有什么问题吗?”肖战现在把八成的精力转移到橘色云上,肖氏是家族企业,橘色云才算是他的公司,虽然交给肖朗打理,但他也倾注了不少心血。

  王一博想了想,当然有不好的地方,肖战进直播间也不会提醒他,每次他都要自己去看,影响他打游戏,“我觉得差一个特别关心进直播间的提醒,虽然LND走简约风,但我觉得这个功能还是挺重要的,战哥你也要做直播平台了吗?”

  肖战尴尬一笑,“算是有这个打算吧,有什么建议吗?”

  “现在各平台比较有名气的主播都出现了跳槽到LND的趋势,现在做平台的话压力会很大。”谈起自己知道的东西,王一博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还给肖战分析了一下市场上五大直播平台的优劣,肖战认真听着,时不时地点头认可,甚至开始做笔记。

  也许认真做游戏这一行也不错。

  “但是逆流而上没什么不好,”王一博去拿了两罐葡萄汁,这是肖战唯一爱喝的饮料,“李英实出差也是去谈合作,战哥你知道灰鲸吗?”

  “知道。”

  “他们公司要和灰鲸合作,还是做音游,其实我觉得现在音游的市场是一个上升趋势,就像买股票一样,不能在涨的时候买入,与其和大IP竞争,不如曲线救国。”王一博的想法很多,都是关于游戏的,有时他也会给李英实一点建议。

  肖战惊讶于王一博的清醒,他开始意识到王一博的能力决不能止步于一个普通的游戏主播,“怎么救?”

  王一博又撕开两袋每日坚果,按照肖战每天让他做的那样泡了两杯酸奶,“做比赛。”

  “音游竞赛?”还不错,“但是现在大型的音游竞赛太少了,我们还……不是,我是说他们,他们缺少经验吧?”

  “拿前人的经验固然重要,但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没什么不好,”王一博拿起酸奶猛喝了一口,放下的时候像是长了一圈白胡子,他又全部舔掉,“如果他们能做好,他们举办的比赛就能成为行业标杆。”

  肖战盯着王一博红润的嘴唇直发愣,“嗯,考虑一下。”

  “战哥,你要是做平台的话我第一个跳槽到你那里。”王一博不好意思但又像发誓一样认真。

  “好。”

  

  肖朗已经在酒店住了三天,这三天云路一点动静也没有,既然不打算合作,为什么要帮他们订酒店,但如果还想合作,云路又为什么公然违约,肖朗躺在沙发上,猜测云路应该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肖宁手里。

  “叮——”

  是微信的提示音。

  肖战:[录音文件]

  肖战:你觉得把王一博拉入伙怎么样?

  肖朗一开始觉得他哥疯了,听完录音后才觉得这是一个多么英明的决定。

  肖朗:厉害啊,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三管齐下。

  肖战:游戏、比赛、平台三个一起做?

  肖朗:它们为什么不能是同一个东西?

  肖战:灰鲸那边怎么样了?

  肖朗:我明天去摸一摸云路的情况,这次我绝对不让肖宁得逞。

  肖战:对了,帮我查一下林子钟最近和谁接触,今天他带过来的包子盒底下被装了窃听器。

  肖朗:他?

  肖战:应该不是他,他跟了我这么久要是有问题我早就发现了,肯定是有人利用他,估计是肖宁。

  肖朗:但就算你不发现,包子盒第二天也要被扔掉啊,一晚上他想听什么?

  肖战:他大概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和王一博同居。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0)

热度(24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