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11

非典型游戏人生

小氪肝帝技术流啵x土豪冲级黑洞赞

一款名叫【公主们的祖安之家】的养成游戏横空出世,提前拿到测试名额的王一博为了安娜公主奋战一年半之久终于成为应援位第一,却突然被一位叫“Sean1005”的用户挤到第二,自此小王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注:文中出现的祖安语录绝大部分来源于网络!

——————————————————

        肖战心里有事,顺手关掉了闹钟,等到把手头所有的工作处理完已经是晚上,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思考着白天肖宁的话,肖宁自然不会因为一个游戏幼稚地和他争个高低,对方八成是想告诉自己已经知道了他喜欢王一博的事情。

  肖宁想要什么呢,单单是肖氏吗,如果只想得到肖氏大可不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他本就比自己能力强上许多,只要再做出点成绩这继承人的身份自然又回到他手里。

  他还在想,胃疼得不行,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是林子钟,后面还跟着王一博。

  “一博?”

  肖战的声音透露着疲惫,王一博以为他不欢迎自己,慌忙解释道,“我真的只是路过,然后他把我带进来了。”

  其实不是,王一博上网查了肖战的公司地址,今天肖战又没看他的直播,也不回他的消息,一旦爱上一个人,他的心思都要随着那个人乱动,肖战平时半句话不和他说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感觉,偏偏肖战对他好了这么多天,突然联系不上人他心里慌得不行,他和肖战非亲非故,就是肖战路上出了车祸也没人通知他。

  林子钟手里提着两盒灌汤包,一盒蟹黄,一盒水晶虾仁,盖子刚被揭开,香味就弥漫了整间办公室,王一博闻着肉香肚子直接咕噜了几声,他窘迫地捂住自己的肚子辩解道,“我……我吃了晚饭出来的……”

  看见王一博之后肖战的心情都好了不少,他突然发现自己一整天的心烦只是在担心王一博的安危,现在人就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他的心一下子放下来。

  他把两盒包子都揽到自己面前,“哦~那我就自己吃了,好香。”他故意把鼻子凑到包装盒面前,猛吸一大口气,然后发出满足的呼声,王一博被他勾的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但也只能干看着。

  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一左一右捏住灌汤包的顶花,低下头将里面的汤汁吸进嘴里,然后两口把包子塞进嘴里嚼得香,“好吃!”

  王一博的目光一直在两盒灌汤包之间打转,蟹黄的是不是比虾仁的更好吃,不行,肖战做的就是最好吃的,没有比肖战做的东西更好吃,他不能动摇,但他还是直勾勾地盯着肖战唇边的汁水,下意识挪动了脚步,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之后他赶紧把脚收回来。

  肖战已经在心里笑趴了,拿出手机给林子钟发消息。

  ——

  肖战:再去买两盒吧。

  林子钟:好的。

  肖战:还有什么口味的,一样买一盒吧。

  林子钟:好的。

  ——

  林子钟兜里揣着肖战的卡,暗叹有钱人谈恋爱真是又烧脑又烧钱。

  包子店开在很偏僻的小胡同里,但酒香不怕巷子深,久而久之来买的人越来越多,鲜有人来的小胡同也要被人踏破门槛,林子钟歪头看了看前面的长队,给肖战发消息让他先带着人回去,等他买到送过去。

  消息刚发过去他就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附近的人——罗青,此时正坐在旁边的露天长椅上冲他笑着招手,怎么看都觉得不怀好意。

  他在这里做什么?林子钟只是余光瞥到了而已,便假装没看见继续排队,他最近在查王一博的事,万事要小心,要是和肖宁的争斗牵扯上了王一博他们总裁怕是要疯了。

  罗青见自己打了招呼没人理,直接起身朝着林子钟走了过来,把帽子摘下扣在了林子钟的头上。

  “你干嘛?!”林子钟手忙脚乱地想要把帽子拿下来,无奈罗青力气不小,按着他的头不肯松开。

  “和你打招呼你不理我,我就再来和你打一次招呼。”

  罗青的语气中带着威胁,旁边的大爷见义勇为道,“你这小伙子怎么回事,人家不就是没瞧见你吗?”

  罗青愣了一下,随后冲着大爷微微欠身,“不好意思啊大爷,我跟他逗着玩呢,他是我弟。”

  “屁,你怎么不说我是你爹?”

  大爷又在两人身上看了看,半信半疑地不再说话了。

  队伍排得长,包子又是现蒸,一条长龙半天也不见动,罗青就一直站在他旁边陪着,他往前挪一步罗青也往前挪一步,“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想干什么?”

  罗青看了眼手表,冲着林子钟晃了晃手腕,“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可以来见我想见的人?”

  想见的人,说的是他?还是他的女朋友或者其他朋友住在附近?林子钟不想和肖宁的人搭上关系,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机会。

  “女朋友?”

  “我就不能想见你?”罗青又帮他把帽子正了正,低头在他耳边说,“这么可爱不许给别人看。”

  林子钟被吓得直接跳出了队伍,罗青马上补进去,心安理得的样子仿佛一开始他就站在这里。

  “你有病吧!”林子钟把帽子甩回罗青怀里,万分嫌恶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罗青也不恼,把帽子戴回自己头上,看着林子钟说,“你去坐一会儿吧,我看你都排了半小时了,好了我拿给你。”

  “用不着,”林子钟咬着牙忍着不发火,“我们又不熟,更何况你居心不良进我们总裁办公室。”

  罗青摊手,“工作嘛,拿钱办事,他们斗他们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谁跟你我们,我就觉得你们居心叵测怎么了,快走,我用不着你帮。”林子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被个男人看上了,还是对手,虽然他接受同性恋,但不代表他也是啊。

  罗青站在队伍里理所当然,显得无理取闹的倒像是站在队伍外的林子钟,“你也说了,你觉得是你觉得,但事实是和我没有关系,那我现在想要追你也是我的事,而且,搞不好后面的人以为你要插队哦。”

  林子钟回过头去看,后面的一众大爷大妈都把他当做敌人一样看着,他实在是忍无可忍,“行,你厉害,你要排就排吧!”

  罗青看着林子钟负气离开的背影歪头一笑,大喊道,“什么口味啊——”

  林子钟真想当场把鞋脱下来拍他脸上,“一样一盒!”

  

  

  收到林子钟的消息后肖战随便收拾了一下,在这期间王一博已经学着他的样子吃掉了剩下的七个小包子。

  “你真的吃了晚饭吗?”没有嘲讽,他是单纯的关心,怎么像一天没吃过饭一样。

  王一博脸色红了红,把盒子收进袋子,“我真吃了……”

  他中午下播的时候六神无主,用粉丝的话来说就是郁郁寡欢不得志的样子,饿得像肚子里下了一场雷阵雨,或者说他就是馋,馋肖战……做的饭。

  但他发现高中学的睹物思人诚不欺他,看着那一块块西蓝花他都能想到肖战家里的盆栽,还有那根香肠,想到……算了不吃了,但他又舍不得倒掉,放在冰箱又怕肖战晚上回来念叨他。

  于是他硬着头皮一口一口将思念吃进肚子,第一次觉得吃东西像是在上刑,他合理推测人在不开心的时候消耗更大,吃了当没吃,一点饱腹感也没有,但他也不饿,他只想肖战快点下班回来。

  “那是不够?”肖战是按照自己的食量准备的饭菜,现在才发觉自己每天不按时吃饭胃口早就变小了,王一博还年轻,正是吃的多的时候,他就这么把人饿着了,还不让人家点外卖。

  王一博害羞地点了点头,他今天看见那一小盒午饭的时候真的惊了,他甚至想过肖战不让他吃外卖是嫌他胖了。

  “我的错,”肖战把西装外套穿好,“习惯了准备那么多,晚上多给你做一些。”

  “你每天就吃那么点?!”王一博回忆了一下饭盒里的东西,一小坨米饭,一小坨西蓝花,一小坨咖喱牛肉,一小坨小香肠,一小坨午餐肉,怎么看也不是正常男人的食量吧?

  他忽然想起那两盒包子,指着包装盒试探着问,“你该不会一天都没吃饭了吧……”

  肖战下意识想点头,但他看到了王一博脸上的自责,又马上改口,“不是,这是夜宵。”

  “啊我就说嘛,你一天就吃这些肯定会饿啊!”王一博如释重负,庆幸还好自己没把肖战一天的饭全都当做零食解决掉。

  肖战笑了笑,把办公室的灯关掉,“走吧,回家。”

  王一博最近总是对“家”这个字想入非非,李英实不在,他真的觉得那里就像他和肖战的家,哦,本来就是肖战的家。

  肖战知道自己今天不在状态,带着王一博他更不敢冒险,索性叫了个代驾,他就和王一博并排坐在后座。

  王一博一路上不好意思说话,他是没心思说话,临近下班的时候肖朗给他打电话,说灰鲸宁愿赔付违约金也要终止合作,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你哥回来了。”不用想肖战都知道这是肖宁干的好事。

  “你好中二,哥,你已经不是那个年纪了。”

  肖战有一瞬间怀疑肖朗和肖宁到底是不是亲兄弟,智商差距怎么这么大,“我说的是你亲哥,肖宁,他回来了。”

  肖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再开口语气不善,“我只有你一个哥哥。”

  紧接着就挂掉了电话。

  肖战叹了口气,王一博察觉到了,问,“我很烦吗?”

  “没有,”肖战闭着眼睛摇头,“你比地西泮的效果都要好。”

  王一博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地什么玩意儿?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这不就更新了吗,啪啪打脸

评论(15)

热度(25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