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8

非典型游戏人生

小氪肝帝技术流啵x土豪冲级黑洞赞

一款名叫【公主们的祖安之家】的养成游戏横空出世,提前拿到测试名额的王一博为了安娜公主奋战一年半之久终于成为应援位第一,却突然被一位叫“Sean1005”的用户挤到第二,自此小王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注:文中出现的祖安语录绝大部分来源于网络!

————————————————————

        “你你你你你放我下来!”王一博趴在肖战背上也不消停,引来了更多的目光,他快要被肖战气得气绝而亡了,什么叫医院轮椅不够用了,什么叫拐杖没有比他矮的,怎么不说海里的水不够了呢?还有什么叫没有比他矮的拐杖,他也就比肖战矮了三厘米而已啊!

  

  肖战铆了下劲,把王一博背的更稳了一些,耐心解释道,“护士说了,我的车就停在楼下,这两步你自己蹦跶蹦跶就下去了。”

  

  “那你倒是让我蹦啊!哎呦!”王一博又蹬了两下腿,换来肖战在他膝弯处轻轻一拧。

  

  “你看让你不要乱动,膝盖又疼了吧。”

  

  王一博深吸一口气,要不是大庭广众的他非要和肖战打一架,不过他也终于知道安静了,自己小声嘀咕道,“我昨天真是脑子坏了才觉得你好……”

  

  肖战的车里充斥着淡淡的柠檬香,不像他平时打到的那些出租车,只要一靠近就能闻见挥之不去的烟臭味,王一博还是第一次坐肖战的车,之前他和房东没什么交集,连交房租都是微信转账,也只有早上有时他去买早饭,肖战去上班,两个人在电梯里遇见聊两句。

  

  出了电梯,他去便利店买两个三明治或者饭团,肖战则去地下车库开车上班。

  

  “你这车还挺好看,”刘姥姥进游乐园,他上了车之后左看右看,肖战的车门还不像普通车门那样扣上就行,他在现在的指导下才在椅背右后方找到按钮,按下去后车门才缓缓关上,他尴尬地又往里坐了坐,“高级……”

  

  “饿了吗?”肖战直接把车开去了餐厅。

  

  王一博看着招牌上的一串韩文,怀疑地问,“你真的有准备参考我的回答吗?”

  

  肖战笑了一下,解开安全带回头看,“那我们回家?”

  

  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两声,王一博冲着餐厅的大门咽了下口水,率先瘸着腿下车,“知我莫若战哥,这餐厅吃啥的?”

  

  “韩餐,可以吗?”肖战锁了车摆了摆手,门口的服务生立马走过来带着他们进去。

  

  王一博挑了一个角落的座位,他好奇地看着菜单上的韩语,“好厉害,居然是韩文。”

  

  “这里的老板是韩国人,后面有中文译本。”肖战喝了一口大麦茶,把菜单放到一边等着王一博点餐。

  

  “안녕하세요.”老板笑眯眯地走到他们身边,打过招呼后就站在一旁。

  

  菜单上每道菜都贵的吓死人,王一博扭过头问,“추천할만한메뉴가있나요?”

  

  王一博流畅的韩语让肖战没想到,他饶有兴趣地问,“你会韩语?”

  

  “会一点,我去韩国交流过两年。”他按照老板的推荐随便点了些东西,有些是他在韩国时经常吃的,光是看见名字就觉得亲切。

  

  餐厅的服务生为他们上了一壶清酒,王一博回忆了一下刚刚点了单,“我们没要酒啊?”

  

  “这是我们老板送的。”服务生指着后厨的方向说。

  

  “谢谢。”王一博点点头,果然多一门语言多一条出路,最起码还有免费酒可以喝。

  

  

  “一博,一会儿去吃午饭吗?”

  

  一双手从颈后探到前面揽住他,王一博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他嫌弃地把身后人的胳膊拽开,“不去,食堂人多,还有,叫我学长。”

  

  “啊……但是我不会说韩语啊一博学长。”

  

  于川是王一博的学弟,来韩国的时候已经是他在韩国的第二年,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第二天便变成了他身边的跟屁虫。

  

  “不会就去学。”王一博又往旁边走了走,他不喜欢这种胳膊挨着胳膊肉贴着肉的感觉,还是和男人。

  

  于川仿佛没有感受到王一博的刻意疏远又凑了上去,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不知道拒绝是什么意思,“一博哥哥,陪我去呗,我请你吃午饭。”

  

  王一博嘴角一抽,直接站起来去排舞室练舞了,“有钱不如找人教你学韩语。”

  

  他听同级的学生说过,于川喜欢男人,而且私生活很乱,听说有人在那些网站上还看到过这家伙的脸,这样的人不会说韩语鬼才相信。

  

  为了练习昨天新学的舞蹈他扭伤了脚腕,去校医院看了医生帮他开了一瓶喷雾,下午他又来练习了,刚好认识的人也在排练室,他默默走到旁边活动了一下脚腕就开始练习。

  

  “你的动作不太标准,是受伤了吗?”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男人问他。

  

  王一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道,“扭伤了脚。”

  

  “哦,加油。”说完男人又去练习自己的舞蹈,这周末他们有考核,大家都忙着把自己选定的舞蹈跳得更加熟练一些。

  

  他淡淡的回了一句,“嗯,你也加油。”

  

  即便是说刚抢救回来他也只会说一声加油吧,王一博从那时候便意识到人都是冷漠的,人们嘘寒问暖只是出于礼貌,心里盼望着你千万不要有事只因为不想引出新的嘘寒问暖。

  

  

  “想什么呢?”肖战伸手在王一博眼前晃了晃,心想吃个饭怎么还把人吃傻了。

  

  王一博夹了一块炸地瓜放进嘴里嚼,甜味慢慢在口腔释放,这是不是叫苦尽甘来,如果一直走跳舞这条路,估计他现在还在辛苦的练习而不是坐在这里享受高档美食,“战哥你好傻。”

  

  顺流的过程明明一点都不辛苦,你偏要傻到对我这么好。

  

  “嘿?我请你吃饭你还骂我。”肖战差一点就要怀疑王一博有读心术听到他在心里说人傻了。

  

  一块年糕被夹进他的碗里,王一博笑嘻嘻地说,“战哥多吃。”

  

  把炒年糕吃出甜味也就肖战一个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不是不雅观,他现在就想给林子钟打电话让他带个四面通透的陈列箱来,他要亲自把这块年糕供起来每天观赏。

  

  他把车子暂存在餐厅的停车场,不知道从哪儿搞出一副轮椅推着王一博慢慢走回去。

  

  王一博坐在轮椅上终于明白过来一件事,他回头质问道,“肖战!你在医院是不是耍我!你明明有轮椅!”

  

  肖战眨眨眼睛,伸出食指晃了晃,“你都说了这是我的轮椅,给不给你用当然要看我的心情。”

  

  王一博想破脑袋也没找出这句话的漏洞,只能撒气一般狠狠坐了几下,轮椅质量很好,即便他再怎么折腾也稳稳当当的接着他。

  

  “坐坏了赔钱。”肖战有心要逗他,知道王一博的软肋就是钱,有钱能使王一博好好坐轮椅。

  

  王一博回家先去洗了个澡,洗完出来发现肖战还在他家看电视,并且趁他洗澡的时候上楼把睡衣都换好了,不止没有要走的样子,甚至大有留宿的可能。

  

  “战哥你这是?”睡衣为什么不能好好穿,露那么大一片胸口是给谁看?话说的义正严词,王一博还是忍不住一直瞟。

  

  肖战认真地说,“你现在是病人,我得照顾你。”

  

  逻辑合理,王一博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就算他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呢,人家可是房东啊!

  

  “那哥睡哪里?”王一博的眼神往沙发上瞟了又瞟,希望肖战能接收到他的暗示,但很明显他没有。

  

  肖战指着门户大开的房间,说,“英实不是出差了吗,我可以住在他那里。”

  

  说完迈着长腿就进了李英实的房间,关门之前还说了句晚安。

  

  王一博可受了这句晚安的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压了块石头一样烦躁,“阿西……烦死了!”

  

  他趿拉着拖鞋一瘸一拐地出了房间,走到李英实的房门前敲了敲,“战哥你睡了吗?”

  

  房间里马上传来肖战的声音,“还没,怎么了吗?”

  

  “我……”没怎么,但从小老师都教育他们,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于是王一博捂住自己的膝盖冲着房门卖惨,“我膝盖疼!”

  

  肖战果然马上开门,脸上带着焦急,目不转睛地盯着还泛着青紫的膝盖,“怎么回事,白天不是都不痛了吗?”

  

  现在也不痛,王一博又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可能是它……比较任性?”

  

  肖战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王一博,但有个词叫关心则乱,他想也没想就蹲下给王一博揉膝盖,在王一博的视角下,肖战像是在给他单膝下跪。

  心跳开始加速,他整个人向后踉跄了一下,幸好肖战反应快拉住了他,“这样还痛吗?”

  “不、不痛了……”王一博整个人像木头一样呆在原地。

  肖战揉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王一博还处在痴呆的状态没反应过来,见肖战起来了,傻傻地说,“又痛了。”

  肖战叹了口气,“我去你房间给你揉吧,你站着也加重膝盖的负担。”

  “好!”王一博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开心什么,用咳嗽掩饰过分的兴奋,“咳……我是说……好吧。”

  肖战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来回房间,王一博吓得紧紧搂住肖战的脖子,根本没心思思考肖战为什么要公主抱他。

  “好像忘记关灯了,我去英实的房间把灯关了。”

  肖战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王一博冷漠地盯着他一言不发,一直到他坐在床上才开口,“战哥,你是不是不知道李英实不姓英?”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14)

热度(30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