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战山为王】玩养成游戏也有人和我抢女儿? 7

非典型游戏人生

小氪肝帝技术流啵x土豪冲级黑洞赞

一款名叫【公主们的祖安之家】的养成游戏横空出世,提前拿到测试名额的王一博为了安娜公主奋战一年半之久终于成为应援位第一,却突然被一位叫“Sean1005”的用户挤到第二,自此小王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注:文中出现的祖安语录绝大部分来源于网络!

——————————————————————

        王一博在病床上睡得安稳,肖战就坐在病床边陪着,陪到后半夜自己也开始打瞌睡,他咬牙拧了自己的胳膊几下没什么用,无奈地去卫生间洗脸,洗完抬起头看着镜子,最近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导致他的皮肤差了很多,比在病床上躺着的王一博还要憔悴。


  钟表的时针指向“3”,肖战看了看自己的航程,纠结再三还是叹了口气打电话,“喂?肖朗,把我的航班取消吧,我不去了。”


  “你在开玩笑吗?算了反正你也没怎么管过橘色云。”肖朗扶着喝得晕头转向的李英实心里已经很窝火了,现在肖战又给他来这么一出,找人诉苦都没人听。


  肖战自知理亏,哑着嗓子说,“好了,是我的错,你之前不是想要去塔希提岛吗,出差回来给你放假。”


  肖朗语气里带着兴奋,“那公司呢?”


  “我来管。”他捏了捏眉心,这几年把公司交到肖朗手里运行的不错,他不能亏待了自家人。


  “好嘞哥!”


  挂掉电话肖战一个踉跄坐到了马桶上,眼前金星直冒,四肢开始麻木,他习以为常地仰着头去掏口袋里的糖块,剥开糖纸塞了一颗进嘴,没两分钟就恢复了知觉。


  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王一博翻了个身,把左手大拇指的指甲咬住,像婴儿一样睡着,医生和他说王一博没什么大碍,只是毕业那年的伤落下了病根,医嘱建议他不要再跳舞,今天不止跳了还用膝盖砸地,旧伤复发是肯定的。


  肖战把王一博的被子掖好,心疼地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这才明白当年王一博为什么不去找工作,也许毕业之前他早就为自己画好了蓝图,所有的计划却全都在毕业那天化为泡影。


  肖战想起护士让他联系一下王一博的家人,于是他对着刚刚查到的信息边读边按下号码,这是他的习惯,有助于提高注意力。


  “别打……”


  王一博转过身背对着他,声音有点哽咽,“别打给他们……求你……”


  肖战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从王一博嘴里听到“求”字,王一博是典型的人穷志不短,过着月光族的日子却总能拽得像是坐拥亿万家产。


  “好,不打。”肖战拍了拍隆起的被子安抚,为了让王一博放心,他把手机关机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谢谢你……”


  “你是怎么受伤的,我是说你毕业那年。”肖战语气轻柔得像是在哄孩子。


  “是一场意外……”


  毕业晚会前王一博带着街舞社进行了最后一次排练,把中点贴到舞台地板上,舞蹈是他精心编排的,在最后的一段音乐中,他被黑布蒙住双眼独舞,因此一定要在蒙眼前把点找好。


  “博哥,你看这里可以吗?”牧野把红色的十字贴在距离舞台边缘两米的地方,想了想又退了半米,他太担心王一博会跳出去了,虽然每次彩排都很成功。


  周围来准备的工作人员有不少喜欢他的,都看他彩排入了迷,王一博舔了下上唇,周围的女生便爆发出尖叫,这是他自信的表现,“这么远,观众都看不到我了。”


  “安全第一知道吗,更可况这是我们大学生涯最后一次一起跳舞了,一起把这里炸了吧bro!”牧野人如其名,一个“野”字贯穿整个人生,做事颇有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总之是越出格越好,也因此才和王一博做朋友,他看的出来王一博对街舞是狂热,与他不谋而合。


  王一博与他碰拳,而后两个人勾肩搭背地去后台换衣服化妆了,“可别抢了我的风头!”


  “放心放心,本人有家室,女生全是你的行了吧。”


  系上黑色丝巾时他觉得有一丝怪异,但表演还在继续,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束白色的聚光灯自头顶打下来,他按照编排好的舞步继续跳着,忽然听到了牧野的惊呼:


  “博哥!”


  失重感让他整个人陷入了恐慌,这是一个膝盖跪地的动作,他却跪到了舞台外面,随着身体的失衡,左腿的膝盖直直地磕在了舞台下的地面上。


  舞台足有一米高,现在回忆起来王一博还是后怕,他没那么悲观,反倒有时候庆幸自己当时是蹲着的,要是站着跳出去没准他整条腿都要废了。


  “你不是贴好点了吗?”光是听王一博叙述整个过程肖战就觉得自己的膝盖也一起隐隐作痛,他见到过王一博跳舞的样子了,每个动作都干脆利落带着劲,当年他年轻气盛,肯定更加用力。


  王一博苦笑了一声,说,“所以说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彩排了这么多次都没问题偏偏正式演出出了问题,估计这就是天意?”


  “什么天意?”肖战的眼睛一直往王一博裹在被子里的腿上瞥,心想怎么会有这么不要命的人。


  “打游戏啊,也许老天爷给我打开了另一扇门呢,现在生活也不错。”这是他的真心话,租房遇上好房东顶过找到一个好工作,他现在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肖战更好的房东了,给他做饭还送他来医院。


  肖战腹诽,这明明是我给你开的门。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你这是旧伤重在保养,不能再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了,明天出院之后我去买牛奶和坚果,这些可以补钙。”


  “嗯……”王一博低着头揪被子,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忽然又想到什么突然抬头,眼睛亮晶晶的,“你不是出差吗?”


  肖战理了理头发,“临时取消了,估计也是天意。”


  王一博登时心里满心愧疚,他之前怎么能怀疑肖战和李英实要一起出差,等等,就算他们一起出差又能说明什么,他为什么这么担心?


  “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身体不好就会耽误直播,我们上午才刚约定好。”


  肖战家世显赫,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跳过创业的阶段接管了家里的生意,中间经历了几次挫折,后来也管理得井井有条,还把爱玩的表弟拉回正途,他的智慧不光用在商业上,谈恋爱也一样。


  “战哥你真好。”王一博心里都快感动哭了,就因为喜欢看他打游戏对他这么好,他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履约。


  肖战帮他倒了杯温水,把止痛药递过去,“还痛吗?”


  王一博看着药片皱眉头,仰头一股脑全都吃了下去,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温水,“好苦……”


  肖战把口袋里剩下的糖掏出来,剥了一颗让王一博张嘴,“啊——”


  “干什么?我自己可以……男人吃什么草莓味的?”话说到一半肖战就把糖塞进他嘴里,苦涩的药味被草莓牛奶糖盖了过去,连他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男人怎么不能吃草莓味的,”糖还剩最后一颗,他自己吃了,把糖纸扔进垃圾桶,“喜欢就去吃,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


  “我不是说你—”


  “我知道,”肖战笑了一下,扶着王一博躺下,“吃了药睡一会儿,明早回家。”


  回家吗?王一博背过身去,不想让肖战看见他止不住的笑,对着自己的房东笑得那么猥琐说不定会被当成变态赶出去,他还想继续住肖战的大房子呢。


  肖战轻声哼着歌,声音低沉悠扬,王一博听了几句就睡着了,临睡前他想着睡醒以后一定要问问这首歌叫什么。


  看王一博重新入睡,肖战拿着手机走出病房,小心翼翼地把门带上,开机之后马上播了个电话出去,铃声响了很久才有人接起来。


  “喂……总裁……”林子钟揉了揉眼睛,把手机从耳边拿到面前抱怨道,“才四点半啊……”


  肖战忽略秘书的哈欠连天直接下任务,“给你放三天假,去A大问一问四年前毕业晚会的意外事故。”


  林子钟抽了一张便签纸,他已经习惯了肖战随时随地安排工作的行事风格,家里到处都有便签纸,方便他随时把任务记下来,“好的总裁。”


  挂掉电话后林子钟一边写字一边吐槽,“A大A大……呵欠……不就是王一博的大学嘛,总裁恋爱秘书受苦……”


  第二天他一早就到了A大,这里的各类舞蹈专业都是全市最好的,他先是找到了王一博那一届的辅导员,装成王一博的哥哥询问当年的意外,不出所料辅导员早就忘了有这么一个学生,他又去街舞社打听。


  刚进体育馆就有个穿着荧光绿冲锋衣的男孩冲了出来和他装了个满怀,男孩慌张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着急上厕所。”


  没等他回应男孩就从他身边跑过去了,他看了一眼体育馆左边,一群人围成一个大圈,叫好挑衅声快要掀翻房顶,他走过去拍了拍最外围一个女生的肩膀,问,“请问你们有负责人吗?”


  女生看着他红了脸,围着人群绕了小半圈找来了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头上编着烟紫色的脏辫,绿色的T恤上印着荧光色的“野”字,疑惑地问,“您好,我是他们的老师牧野,请问您是?”


  “哦,我叫……王子钟,是王一博的表哥。”回去之后他得去找总裁要奖金,为了查这个事情连自己的姓都改了,要是被他爸知道非把他的腿打断。


  “一博的哥哥?!”牧野马上伸手过去,“一博他现在……还在跳舞吗?”


喜欢的看官老爷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啵♡.


评论(9)

热度(30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