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缺章节看置顶】

wb:一毛钱本毛

【为爱发电六月限时活动】复读生

🔥战山为王

🔥校园

🔥HE

🔥全文4k左右

@为爱发电联盟 

——————————————

唾液,试卷,左手,向后,翻天的油墨味,似乎怕人不知道的盗版印刷,不断翻腾的试卷,有一张带着血珠,王一博把割伤的手指塞进嘴里,眼睛仍旧不敢离开题一寸。

  去年的高考他成绩不理想,被他爸打了一顿又重新塞回这所魔鬼般的高中,每月初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合金制作的自动栅栏门会吱呀着伸缩,露出一个小口,他要从那里进去,仿佛他见不得人一样,如同他的身份——复读生。

  高考的战场冷酷无情,老师曾经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在复读班,王一博第一次真切地有了这种体会。

  “你们都是上过一次战场的!被人家打败了!现在又有了一次机会!抓紧啊!把握啊!”

  王一博有一次写作文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奇妙的比喻,学校像他家的压面机,一块面团被不负责任地扔进料理盆,紧接着被压成薄厚一致的面片,再切割成粗细一致的面条。

  班主任每天换着方法地刺激他们,似乎这些人无论多么努力地让自己变成更筋道的面条都不能满足老师对努力的高标准,连轴转的学习当然会累,可他不敢停,因为没人停。

  冒着丝丝凉气的可乐把他的脸冻了个哆嗦。

  忘了,是有个人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是复读班最正面也是最反面的例子。

  毕竟谁也不能说年级第一学习不好,但人家照样来了复读班。

  “肖战,你别烦我,我做题呢。”王一博张开嘴巴,吸管就进了嘴,用力一嘬,凉丝丝的可乐就顺着喉管进到胃里,算是给那墙壁上四个嗡嗡作响的小电扇做了个夏日解暑的榜样。

  六十个人挤在闷热的教室里,巴掌大的地方升腾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潮气,连试卷都被水汽氤氲得皱皱巴巴,他脑门上的汗被人细心地擦掉,肖战就真静静地拉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看着,再也不打扰他。

  王一博对着那些数学符号抓耳挠腮,明明记得昨晚熄灯前肖战还给他讲过这个题型,当时他头点得像筛糠,觉得这题也没有那么难,可今天看来却又是左耳进右耳出,昨天听的那些解题方法和他的黄粱美梦一样烟消云散。

  “战哥,再给我讲讲这题呗?”按他妈妈的话来说,他没长那个学习的脑子,学知识学不来,一沾了玩儿就门儿清,这一点和总去他家的小肖同学可大相径庭。

  肖战被使唤习惯了,拿起笔就开始讲题,讲了一大半才发现人家根本没在听,一双眼睛直发木,盯得他发毛,前段时间听说自家表妹被些脏东西吓到了,离魂了,找了认识的人叫了魂回来才止住了高烧,眼下正是节骨眼,他伸手在王一博眼前晃了晃,“一博,一博?”

  “嗯?”王一博心里烦,这天气也不长眼,每天就顶着个大太阳晒他,“算了算了,我找学委去给我讲。”

  学委?肖战望着那个吊儿郎当的背影心下一沉,心里酸的很,跟有人拿着俩柠檬往他心里挤酸水一样,学委能有他学习好?

  眼看着自家小孩蹭到别人身边,越看他心里越不是个滋味,索性长臂一捞,把教室墙角的篮球抱到怀里出了教室,他并不担心高考,本来决定复读就是来陪王一博的。

  “战哥来了,复读还打篮球啊?”平时一起打篮球的小学弟们围着他起哄,其实是早就定好的,今天晚上有场比赛,只不过现在还是下午,他提前来了。

  把篮球抛起来顶在指尖,这要是让王一博看见没准要拉着他给他算个离心力,“那行,不打了,回去做题了。”

  小学弟们赶紧把他围起来不让走,只要有肖战在女生就多,他们打得也更有劲儿,没准就和哪个女同学看对眼了成全一段佳话,但这都是后话,那也得是肖战打完球去给王一博买夜宵之后那些女生的目光才投到其他男生身上。

  今天他带着闷气,投篮都带着发泄的意味,吓得学弟不敢来抢球,只敢一边陪跑一边问,“战哥,心情不好啊?”

  “好,好的很呢!”话音刚落,一个漂亮的空心三分,惊得学弟张大了嘴,这要是心情好,他把篮筐带球一起吃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嘴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他不明白,他们班学委一没他长得帅,二没他成绩好,三没他身材好,校服挂在身上咣咣荡荡,像个刚从水里烫完毛的白斩鸡。

  “你们今天怎么不好好打?!”在教室里不痛快,来打球也不痛快,他今天是没看黄历。

  “我们……”几个学弟对视一眼,推着最高的那个出来说话,“我们……养精蓄锐!”

  其他几个男生赶紧附和,“对对对,一会儿不还有比赛呢嘛战哥,现在不能浪费太多体力!”

  夜幕初上,篮球场旁的路灯亮起,把他们的比赛场地映得像万众瞩目的舞台,肖战觉得更像是地下拳击场,蜂拥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就为了看看赛场上谁更厉害。

  当然,更多是女生,看谁更帅。

  王一博正坐在教室里上晚自习,顺便生闷气,他死死盯着那个空了的座位,像是要盯出个窟窿来,肖战自从下午出去就跟失踪了一样,一直到班里有几个女生没忍住悄悄溜出去看篮球赛他才知道这人是又去打比赛了。

  篮球就这么香吗,现在连招呼都不跟他打一声了?

  心浮气躁地刷刷地写着数学题,说来也神奇,心里想着杀千刀的肖战把他扔下自己打篮球去,手上写得飞快,脑子里的思路也有如神助,平时要啃好久的题今天稍微动动脑子就解出来了,跟练武打通了任督二脉差不多。

  卷子写完就把笔一摔,不顾班主任震惊的眼神往外冲,胳膊被拉住,他恶狠狠地看向班主任,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老师,我去拉屎!”

  离门最近的男生没忍住趴着笑起来,后来趁着班主任不注意拿出偷偷带来的手机给王一博发消息:博哥,你那表情是吃屎还差不多,你都不知道,刚班主任还给保卫处打电话呢,怕你去炸茅房!

  王一博面无表情地回了一个“滚”字就气冲冲地往篮球场奔。

  人到的时候刚好中场休息,肖战浑身是汗,脸上的汗水顺着下颌线一直向下滴,他今天把毛巾忘在了教室,只能接过人群中不知道谁递过来的纸擦了两把,王一博倒是看得清楚,那是他们校花。

  顿时酸得牙根痒痒,把口袋里的半包纸掏出来撒气一样扔进垃圾桶,转身回去,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左思右想又走了回去,在人群里又钻又挤,居然还被他挤到了前两排。

  没别的,还不允许他来围观一下校草和校花之间的爱情了吗。

  校花喊得带劲,“肖战肖战”的,喊得真跟她男朋友一样,王一博撇了撇嘴,正琢磨着他要不要也喊喊,输人不输阵。

  呸,谁输人还不一定呢。

  半场比赛下来他光看人头晃了,至于球往哪儿去了是一点没看到,裁判吹哨的时候肖战刚好投进了一个三分,扳回了败局。

  身边的不管男生女生全都开始尖叫,也有几个对方球队的支持者骂骂咧咧地往教学楼或者宿舍的方向走,王一博又默默地挤出人群,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下,看见那些输了的队员都有水喝,才想到他是不是也该去给肖战买瓶水。

  他跑着去跑着回,生怕肖战已经走了,但他回来了又不敢去送,送水的全都是女孩,他去送算什么说法,而且肖战旁边长椅上的水攒起来都有一箱了,也不差自己这瓶。

  他恼怒地看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大力拧开瓶盖往自己喉咙里灌了一口,呛得他不停咳嗽,把那边人群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肖战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王一博,原来他来看自己比赛了,早知道刚才应该好好打,他小跑过去顺势蹲在人脚边,“怎么了,呛到了?”

  身后议论纷纷。

  “用……咳咳咳……用你管!”王一博把水瓶往旁边的座位一锤,还在生气。

  肖战看了一眼底部被压出印子的水瓶,恍然大悟道,“这是你给我买的吗?”

  “不是,”说着又灌了一口,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就喜欢坐在这儿喝水不行吗?”

  肖战无言以对,抓着还没来及盖上盖子的水瓶对着喝了一口,背对着吃瓜群众,他还恶意地舔了下瓶口,是王一博喝过的地方。

  “你!”王一博脸皮薄,轻易红了脸,他压下声音,“你要不要脸?咱俩就算是兄弟也不能……也不能这么喝啊。”

  “兄弟?”肖战又往前挪了一步,逼得更近了,要不是篮球场上还有大家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王一博都怕自己的心跳被听了去,“那你告诉我,我兄弟为什么吃女孩子的醋?”

  “什么、什么吃醋?你听谁瞎说的,我吃女孩的醋,怎么可能,你谈恋爱了我祝贺你都来不及呢……唔!”

  王一博瞪大了眼睛,看着忽然在他眼前放大的帅气的脸。(此处省略,拒绝那啥,从我做起)

  这,不太得体吧?

  于是王一博闭上眼睛,尽可能忽略那些嘈杂的背景音,(再次省略),可不能混进什么恶毒女配愤而离去的不美好回忆。

  肖战松开他的时候,他的脸红扑扑的,像挂着水珠的蜜桃,但还有一件事没明白,“你怎么知道我吃……我那什么的啊?”

  吃醋两个字,他实在说不出口,羞。

  “刚才替补学弟和我说,中场看见个男生跑过来像是赶着看球赛,结果刚跑到体育场看到我接了女生的纸又折回去,回到一半又跑回来挤进人群,比赛结束了又往……”肖战滔滔不绝地复述着师弟刚给他讲的,当时他就想,这要是王一博就好了。

  羞够了,王一博想起了他来这儿的目的,看热闹的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没人有兴趣围观别人谈恋爱,“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不见人,你知道我一下午都在想你去哪儿了吗?”

  肖战反问,“我为什么出来你不知道吗?”

  王一博懵了,“我该知道吗?”

  “我哪点不如学委了,你放着我不找要找他?”吃醋这事儿搁自己身上还真是不好意思,把这句话问出来之后闹了个大红脸。

  “噗——”王一博解释道,“他当然没有你好了,但是我看着肖校草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帅脸学不下去,你得负责啊肖……唔……”

        (无事发生)心跳如同擂鼓,松开的时候王一博还想说什么,突然就看见从教学楼方向跑过来的人影,想起自己出来的理由,暗叫不好。

  他赶紧拉着肖战的手在夜色中狂奔,红色的篮球服和蓝色的校服飘荡,肖战边跑边问,“干嘛去啊?!”

  “带你炸茅房!”

  “啊?!”

  

  班主任跑到厕所的时候直倒气,一股子氨气味儿全都进了他的肺,他惊讶地看着两个挨着坑蹲的人问,“肖战怎么也在这儿?”

  王一博抢先一步回答,“我来的时候他就在这儿了。”

  班主任又问,“那你们俩一直在这儿蹲了这么久?”看来是他眼花了,从楼上看见篮球场上两个人互啃,人不服老是不行,也不得不佩服年轻人的体力。

  王一博看了一眼肖战,说,“老师您不知道,肖战同学便秘,我就顺便让他给我讲了几个知识点。”

  “你!”肖战哪想到王一博骗人还要编排他,无奈地看了一眼老师,腼腆一笑,“对……不好意思啊老师……我便秘。”

评论(3)

热度(5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